飞花雨 作品

第51章:顾子寒和睿睿之间的巧合

    医院停车场。

    唐宁夏坐在全新的白色君越里,手肘抵在方向盘上,手虚握成拳头抵在唇边,大有分分钟会咬断自己手指的架势。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全是车辆,她仿佛已经淹没在车海中,没人能找得到她。

    只有这样,唐宁夏才有所谓的安全感。

    一大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孽真是造得深不见底了。

    不过话说回来……

    唐宁夏看向副驾座上的大白,“你家主人的身材还是不错的,那就是传说中的有着六块腹肌的黄金倒三角吧?”

    刚才虽然走得匆忙,但是唐宁夏没有忘记带走大白,毕竟大白是它和顾子寒两清的条件之一。

    大白无法回答唐宁夏的问题,只能对着唐宁夏傻笑,唐宁夏也对着它傻笑了两声,发动车子,回家。

    时间尚早,还不到上班高峰期,马路上车流量不是很大,唐宁夏的君越顺利地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车速也不断地加快,好像越快就越能把早上那一幕从脑海中甩出去。

    半个小时后,唐宁夏的车子停在了自家楼下,而早上那一幕,却依然停留在她的脑海中,顽固得像与生俱来。

    “嗷——”唐宁夏捂着脸仰天长啸了一声,然后果断打开车门,牵着大白下车,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

    事情已经发生了,彻底忘记是不可能的。与其在这里纠结懊悔,不如庆幸她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及时地清醒了过来,没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顶多,在顾子寒康复之前都不要见他,等他出院之后把大白送回去,和他就真的两清了。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陌路人,她的日子也会重归平静。

    此刻,在唐宁夏的想象里,她的未来是十分丰满的。

    至于现实是骨感或者丰满,要等未来来了才知道。

    几分钟后,唐宁夏牵着大白回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打开大门,第一眼就看见睡眼朦胧的睿睿穿着连体的熊猫睡衣从他的房间里面走出来,看见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白后瞪大眼睛“哇”了一声:“妈咪,你怎么把它带回来了?”

    其实只要唐宁夏稍稍琢磨一下睿睿的话,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睿睿是知道大白的。可是她没有,只是懒懒地“嗯”了一声,“帮人照顾几天,顺便让你玩几天?”

    睿睿庆幸自家妈咪在关键时刻总能掉链子变白痴,抿着嘴正儿八经地猛点头,“谢谢妈咪。”

    “唔,那你跟它玩,我去给你做早餐。哦,对了,它叫大白。”顿了顿,唐宁夏又说,“给它取名字的人一定是个白痴,不然不会取了个这么白的名字。”

    睿睿艰难地看着唐宁夏,半晌才“嗯”了一声。

    唐宁夏蹲下来顺着大白的毛指了指睿睿说:“这位小朋友是唐睿睿,我儿子,好好和他玩。”

    说完,唐宁夏把大白和狗粮一起交给了睿睿,进厨房去张罗早餐。

    七年的时间把唐宁夏从一个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分不清的厨房白痴,变成了一个拥有媲美星级厨师厨艺的女人,张罗一顿丰盛的早餐对她而言,不过是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唐宁夏端着早餐从厨房里面出来,看见睿睿居然骑在大白的背上,玩得正起兴,嘴里还不断地喊着:“驾!”。

    这个画面……真的很有喜感。

    “噗……”唐宁夏最终是没忍住,喷了。她无法想象,如果顾子寒知道他的爱犬被她的儿子当成马骑,会是什么感想。

    不过,传说中小畜生不是很慢热的吗?不是连米晓晨这种大牌都不愿意接近吗?为什么甘愿当了睿睿的坐骑?还傻傻的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唐宁夏摇了摇头,只是觉得大白的性格比顾子寒还要难以捉摸。

    睿睿和大白一起玩得正欢。

    事实证明睿睿小朋友是非常懂事的,骑上大白的背不到十分钟就自动滚了下来,趴在地上用双手支着下巴,用墨玉一样的乌黑的瞳仁盯着大白,指挥道:“坐下。”

    大白真的就乖乖听话地坐了下来。

    睿睿“嘻嘻”笑着爬起来,向大白伸出他嫩白的小手,“跟我握手。”

    大白反应很快地抬起右前爪,真的和睿睿握起了手。

    “咦?”睿睿握着大白的爪子打量了它片刻,疑惑地问,“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闻言,唐宁夏的脑海中瞬间浮起了顾子寒精壮的半个裸体,吞了口口水,“咳”了声看向睿睿:“现在是夏天,穿衣服会把它闷死。”

    “哦。”睿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说,“妈咪,你觉不觉得大白好胖?”

    萨摩属于体型比较大的犬种,大白又是成年萨摩,体型更是大得吓人,唐宁夏不知道该怎么跟睿睿解释,只好说:“还好,它的身材算是很不错的了。”

    说着唐宁夏又想起顾子寒,那货的身材确实……很不错。

    自然而然地,早上那暧昧迷乱的一幕又跃上唐宁夏的脑海,他忽然就很想咬舌自尽……

    “咦?妈咪,你的脸好像变红了,就跟苹果一样。”睿睿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家妈咪。

    唐宁夏尴尬地“咳”了一声,指了指外面的太阳,说:“天气太热了。”

    睿睿默默地看了眼柜式空调上显示的室内温度:26,然后扭过头,告诉自己他看到的是36。

    “好了,吃早餐。”唐宁夏不由分说地把睿睿拎到餐桌上,坐下后顺便跟他商量事情,“周末你要呆在家,还是选个兴趣班?”

    睿睿的很多事情现在唐宁夏这个当妈的都已经做不了主了,比如要不要给他报个周末兴趣班的事情,必须要征得这位小爷的同意。

    睿睿喝了口牛奶,说:“周末你又不能在家陪我玩,我只能去找别人玩了。”

    唐宁夏往睿睿的嘴巴里塞进去一块火龙果,“我周末也在工作是为了存你以后的老婆本,不然你以后娶不到老婆怎么办。”

    “唔,我有妈咪你就够了。”睿睿明亮清澈的眼睛含着亮晶晶的笑意,一脸的天真,声音也犹如天籁般洁净美好,没有人会怀疑他这番话。

    唐宁夏笑了笑,“那我们说好了,以后你不准谈女朋友。”

    睿睿点头,“一言为定。”说着还伸出手,要和唐宁夏拉钩。

    唐宁夏哭笑不得地勾上了睿睿的手,“那你想报什么班?”

    “国际象棋。”睿睿脱口而出。

    “国际象棋?”唐宁夏忽然想起上次去找顾子寒的办公室找他的时候,那货也在玩国际象棋。不吃西红柿和芹菜这个恶习睿睿也跟顾子寒一模一样……

    只能说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吃完了早餐之后,唐宁夏就坐在沙发上过滤剧本和新闻,睿睿把所有的玩具都搬了出来和大白一起在唐宁夏的脚边玩,笑声时不时传入唐宁夏的耳朵。

    唐宁夏偶尔会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向睿睿和大白,看着小鬼和大白开心的样子,她也打从心底觉得满足,就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只会撒娇卖萌的宠物,缺了一个……男人。

    唐宁夏想,缺失的那一角,大概永远都不会圆满了。爱情对她来说,在潜意识里就是奢侈品,她不相信爱情和男人,也不需要爱情和男人。她只想把睿睿抚养成才,不让睿睿的人生留下除了不知道生父是谁以外的任何缺憾。

    这七年来,唐宁夏一直都是为了睿睿而生,为了睿睿而活。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唐宁夏都刻意避开了顾子寒,不碰任何跟顾子寒有关的事情,更不去医院看顾子寒,许慕茹偶尔和她提起顾子寒,她也三言两语转移了话题。

    本来,唐宁夏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到顾子寒出院那天,可是就在第三天的上午,顾子寒给她打来了电话。

    白色的手机在茶几上响个不停,唐宁夏却迟迟没有接听的勇气。

    事实证明顾子寒的耐心果然不大,打了两遍没人接听就没有再打,唐宁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她就收到了顾子寒发来的一条颇具威胁意味的短信——唐宁夏,接电话!

    唐宁夏正看着短信犹豫着下次要不要接的时候,手机再度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顾子寒的名字。

    呃,她可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然后关机睡大觉?

    最终唐宁夏是没有那个胆子,还是接通了顾子寒的电话:“喂。”

    “把大白带到医院来。”顾子寒自然而然地直入主题,用的并不是和唐宁夏商量而是命令的语气,已然忘了三天前发生的事情。

    果然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啊。

    唐宁夏默默地在心里面“靠”了一声,想:顾子寒都这么淡定,我太疯狂岂不是会吓死人?

    “下午我有事情。”唐宁夏的声音也安然自若,拒绝得清楚明白。

    “一点钟之前出现,如果你真的想两清的话。”

    顾子寒总能精准地掐住唐宁夏的咽喉要害,唐宁夏狠狠地戳了戳手机屏幕挂断电话,一脸愤恨地看着手机,大有分分钟会摔了手机的架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