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0章:清晨迷情

    第二天。

    被大半夜的暴雨洗刷过的天地明净澄澈,一尘不染。清晨的风夹着雨后的清新和温暖的阳光一起涌进室内,把这个早晨渲染得分外美好。

    睡梦中,唐宁夏突然觉得脸颊很痒,意识慢慢地清醒过来之后,就意识到脸颊是真的很痒,好像有什么在脸颊上爬行一样。

    唐宁夏可以很淡定地面对雷电,但是这种时候她真的不能淡定了,眼睛倏地睁开,结果就看见了——

    大白近在眉睫的、挂着招牌的萨摩式微笑的脸。

    唐宁夏之所以觉得很痒,是大白在舔她的脸。

    “小畜生。”唐宁夏伸了个懒腰,顺便揉了揉大白的头,坐起来看着大白。

    大白也看着唐宁夏,脸上挂着天使的微笑。

    唐宁夏忍不住又伸手去揉大白的头,大白的脸上露出餍足的神情。

    这一刻,这一幕,唐宁夏忽然觉得好熟悉。可是她仔细想的时候,非但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头还隐隐作痛。

    有些场景是会莫名其妙地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科学和迷信都无法解释。最后,唐宁夏索性什么都不想了,只把这个当成偶然。

    “好了,我回家了。”唐宁夏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回去应该还可以陪睿睿吃早餐,于是跳下沙发,走向病房。

    唐宁夏没有敲门,直接就边推开门边说:“顾子寒,我先……”

    话说到一半,唐宁夏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

    她看见了顾子寒的半个裸体,裸体啊上帝!

    顾子寒应该是刚洗完澡,恰好从浴室出来,上衣还挂在手臂上没来得及穿上,裸露的上身就这样毫无遗漏地落入了唐宁夏的双眸……

    其实唐宁夏如果懂得享受的话,这就是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顾子寒的身材,绝对堪比一线封面男模,甚至比一线男模还要养眼,是无数人想看却看不到的。

    可惜唐宁夏不懂得享受,只是睖睁着双眼看着顾子寒,整个人好像瞬间变傻了一样……

    两人四目相对……

    慢慢地,唐宁夏的双颊升腾起两朵红晕……

    为了不让自己失态,唐宁夏在心里面不断地警告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淡定,绝对不能在顾子寒面前丢脸!

    做了半晌的心理建设后,唐宁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说:“我先走了。”

    说完,唐宁夏转身就想走人,就在她迈步的同一时间,顾子寒伸出手,不由分说地把她拉了回来。

    “顾子寒,你……你……”唐宁夏垂着双眸,不敢看向裸着上身的顾子寒,“你”了半天都你不出下文来,好像连语言功能都失去了。

    “你脸红什么?”顾子寒恶趣味地把唐宁夏拉得更靠近自己。

    唐宁夏只是觉得呼吸都失去了频率,心跳……居然加速了?

    呃,幻觉!一定是幻觉!心跳加速什么的,发生对象不可能是顾子寒!唐宁夏,你要有点骨气!要镇定!

    又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唐宁夏才淡定地抬头看向顾子寒,一脸茫然地问:“脸红?什么脸红?我脸红了吗?”

    顾子寒把唐宁夏拉到镜子前,示意她自己看看。

    唐宁夏面不改色地看着镜中自己泛红的双颊,摸了摸,说:“哦,温度太高了。”

    “……”这样的话,顾子寒只能让温度更高了。

    毫无预兆地,顾子寒拉着唐宁夏逼她面向自己,“看着我。”

    看就看!又不是没看过!

    唐宁夏狠了狠心,佯装出懒懒的表情掀起眼帘看向顾子寒,“有什么好看的?你……”说着眼角的余光就扫到顾子寒裸着的上身,她不自觉地顿了顿,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才接着说,“你脸上的亮点又不是很多,还不如我昨天晚上看的那本剧本呢!”

    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唐宁夏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完全紊乱。脑子滞住了一样,完全无法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只能且行且看。

    “那你应该发现一下我其他亮点。”毫无预兆地,顾子寒俯身下来靠近唐宁夏。

    顾子寒似笑非笑,俊朗的五官横生出一股邪气,让他看起来分外妖孽。

    唐宁夏被妖孽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在他的逼近下条件反射地往后仰,如果不是顾子寒攥着她的手臂,她早就已经摔倒了。

    “咳,顾子寒,你……”唐宁夏一脸的防备,清亮的瞳仁四处乱转着不敢看向顾子寒,好像视线找不到安放的地方,整个人都局促不安。

    “我什么?”顾子寒的姿态是和唐宁夏完全相反的闲适,甚至好整以暇。

    “你混……唔……”

    唐宁夏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双唇就被顾子寒的双唇不由分说地覆住了,她猝不及防,任何反抗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其实顾子寒对唐宁夏本来没存那份歪心思,可是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不安地乱转着双眸的样子,足够激发起他欺负她的冲动。所以,一切都是唐宁夏自找的。

    这样想着,顾子寒就发现自己好像……停不下来了。

    有人已经堕入看不见底的漩涡,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沉沦……

    渐渐地,顾子寒攥着唐宁夏的手绕到了她的腰上,把人箍在自己怀里,好像在宣示自己的所有权般,吻得越来越深。

    唐宁夏只是觉得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也一次比一次困难,最后不得不发出抗议声,然而顾子寒置若罔闻,用手把她困得越来越死,她也渐渐地只顾得上呼吸,淡忘了抗议……

    慢慢地,顾子寒箍着唐宁夏的手也松开,宽大的手掌扶在她的腰上,不轻不重,沿着她身体美好的线条一路向上……

    唐宁夏浑身的力气都在一点一点地消失,越来越依赖顾子寒的支撑……

    “唐宁夏,睁开眼睛,看着我……”顾子寒的声音已然不像平时那样低沉清晰,反而显得有些沙哑,就好像声音里的低沉破碎了一下,沙哑得性感且……蛊惑人心。

    最爱跟顾子寒唱反调的唐宁夏都被蛊惑了,她竟然真的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顾子寒,只是目光已经不如平时清醒冷静,反而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一样,迷离中透着一股妩媚,最是勾人。

    “我是谁?”顾子寒的吻离开唐宁夏的双唇,手上的力道也同时加大。

    “嗯……”一股颤栗在唐宁夏的身体里炸开,细细密密地遍布了全身,她不自觉地去迎合顾子寒的动作,叫出了他的名字,“顾子寒……”

    这无疑是最具诚意的邀请函,顾子寒在唐宁夏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继续蛊惑着唐宁夏,“说你想要。”

    唐宁夏的脑袋混混沌沌的,完全无法思考,她好像置身在无边无际的茫茫大雾里,只想抓紧什么来找个方向走下去,结果她的手一动,就触到了顾子寒冰凉的后背,她抱紧,在不知不觉中跟顾子寒一起堕入漩涡,再一次用娇软的声音唤出顾子寒的名字:“顾子寒……”

    这已经是最好的回应,顾子寒倏地抱紧唐宁夏转了个身,让她靠着墙壁,他颀长的身躯覆上去,不顾一切地半褪下唐宁夏的上衣……

    “嗯……”唐宁夏身上的力气已经全部流失,还能站着全凭顾子寒的支撑和墙壁。

    混沌中,唐宁夏感觉好像看见了自己。

    不自觉地,唐宁夏睁开迷离的双眸,从镜子中看见她和顾子寒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好像生来就是如此,紧密得无法分开。她潮红的脸,迷离妩媚的眼,也是自己都不曾见过的。

    唐宁夏,你自诩理智,为什么一而再地沉沦在这个男人毫不费力的挑逗之下?

    唐宁夏,你醒醒……

    脑袋里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唐宁夏挣扎着,可是顾子寒已经沉沦至谷底,攻势越来越凌厉,一点一滴地吞噬她的理智……

    渐渐地,唐宁夏也顺从了身体的发出的声音,不再挣扎……

    顾子寒引着唐宁夏躺到床上,修长的身躯压上去,凉凉的躯体和唐宁夏严丝合缝。

    唐宁夏体内火热的躁动被顾子寒的冰凉驱散了不少,她触电般猛然清醒过来,理智也回笼了一大半。

    对象是顾子寒,她怎么能放纵自己和他发生那种事呢?

    “不要。”唐宁夏用为数不多的理智去推顾子寒,双眸里的迷离和妩媚褪下去大半,取而代之的羞赧和不安,“顾子寒,你别忘了你身上的伤口。”

    唐宁夏自认为,她这么说,并不是有多关心顾子寒,只是想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顾子寒的动作顿住了,似乎也发现继续下去不太妥当,眼里的熊熊燃烧的欲火慢慢地熄灭……

    最后,顾子寒艰难地从情欲中抽身出来,拉过被子盖住衣衫半褪的唐宁夏。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护士悦耳的声音传入房间内:“顾先生,我们来给你换药。”

    唐宁夏翻身起来,不敢看向顾子寒,只是边慌乱地扣着上衣的扣子边说:“我先走了。”

    顾子寒及时地伸手拉住唐宁夏,“唐宁夏,我……”

    “我知道。”唐宁夏自以为知道顾子寒想说什么,看向顾子寒打断他的话,扣上最后一颗扣子,若无其事地说,“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说完,唐宁夏落荒而逃。

    顾子寒站在病房内,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又看向唐宁夏慌张的背影,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来日方长,唐宁夏,你只逃得了一时。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