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9章:离奇的夜

    顾子寒知道唐宁夏睡觉不安稳,不用多久肯定会把被子踢到地上,明智地选择回病房,眼不见为净。

    就在顾子寒转身的那一刻——

    “轰隆——”

    惊雷乍然响起,声音大得就像天空瞬间崩塌了,伴随着明晃晃的闪电,好像要把天地都粉碎了一样。

    顾子寒下意识地看向唐宁夏,她紧闭的双眸倏然睁开,明显的是被吓到了,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护在胸口的地方,瞪大了眼睛防备警惕地看着窗外。

    顾子寒正想开口的时候——

    “轰隆隆——”又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短暂地照亮了会客厅,把顾子寒的影子映到了墙上。

    唐宁夏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墙上的影子。仔细去看的时候,已然看不到。加上外面的树木被闪电照得忽明忽暗,这个场景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恐怖片的拍摄现场。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脑袋瞬间吓得空白,接着开始胡思乱想——

    有人站在她身后?还是说……根本不是人?又或者……根本没有人?

    越想唐宁夏的瞳孔就放得越大,恐惧从心底滋生出来,慢慢地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角落,她的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

    最后,唐宁夏还是决定用老方法——坐起来,缓缓地闭上眼睛,头慢慢地向后转……

    看着唐宁夏神经兮兮的动作,顾子寒的眉头也慢慢地皱了起来。

    不过顾子寒的脑子比唐宁夏好使一点,稍微一动就知道了唐宁夏的想法,恶趣味地勾了勾唇角,悄无声息地闪身躲到了沙发旁的柜子边,是一个超出唐宁夏视线范围的死角……

    于是,唐宁夏鼓起全身勇气睁开眼睛之后,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已经做好了看见一直怪物的准备的!

    瞬间,一万头草泥马从唐宁夏的心里奔腾而过,都说医院是最容易闹鬼的地方,还真的就是!

    可是,别以为这样她就怕了!唐宁夏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吓到。

    壮了壮胆,唐宁夏彻底掀开被子起床,小心翼翼地去找刚才那个影子是怎么回事。

    唐宁夏并不是不怕,但是搞不清楚那个影子的来源,她的害怕就是不明所以的,她不愿意担这样的惊。她宁愿把源源本本搞得清清楚楚,受明明白白的怕。

    况且,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会发现其实是自己在吓自己。

    会客厅内乌黑一片,只有闪电偶尔短暂地把房间照亮。唐宁夏光着脚底板踩在地板上,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尽管有外面风雨的沙沙声,会客厅还是安静得吓人。

    扫了整个会客厅一圈,唐宁夏什么都没发现,松了口气,忽然又想起顾子寒,就想进去看看他的情况。然而就在她转过身来的那一刻,长空划过一道闪电,照见了顾子寒就站在柜子的旁边。

    唐宁夏长长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花了好大力气才不让自己尖叫出声,瞪大眼睛问:“顾子寒,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顾子寒若无其事且风轻云淡,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一样。

    唐宁夏狐疑地看着顾子寒,三秒钟后,她指着顾子寒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声,“刚才那个影子是你的!难怪体型那么大!可是你站在这里,影子怎么会映到墙上去了?”

    就在唐宁夏苦苦思索的时候,顾子寒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我刚出来,什么影子?”

    顾子寒说得煞有介事,唐宁夏的大脑默认选择了相信他的话。

    于是,唐宁夏的脸色就白了,“那……那刚刚那个影子是怎么回事?”

    倏地,顾子寒俯身靠近唐宁夏,声音低沉得就像经过后期处理的恐怖片一样,散发出逼人的危险,“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有人回来找你了。嗯?”

    “……我知道了!”唐宁夏看着顾子寒正气凛然地说,“顾子寒,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至少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要是按照你这逻辑的话,肯定是回来找你的!”

    “……”这次脑袋怎么转得这么快了?

    顾子寒忽然就有了拆开唐宁夏的脑袋看看她的脑部构造的冲动……

    片刻后,顾子寒才不紧不慢地说:“那你转告他,走错方向了,我睡在里面。”

    说完,顾子寒转身,眼看着就要走进病房的时候,唐宁夏倏地扑上来攥住他的袖子:“等一下!刚才那个影子就是你对不对?你的目的是吓我!”唐宁夏目光如炬,语气更是笃定,她一定要搞清楚那个影子的来源。

    顾子寒这才知道唐宁夏的脑子虽然转得慢,但她也并不是那么好忽悠,勾了勾唇角,“是你害怕了吧?”说着看向唐宁夏攥住自己袖子的手,“目的是想跟着我进去?”

    “靠!”唐宁夏触到电一样迅速抽回自己的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了!”

    “轰隆——”就在唐宁夏的尾音落下的时候,又一声惊雷响起。

    这种时候,如果是在拍摄偶像剧的话,剧情的发展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倔强又口是心非的女主角“啊”地尖叫了一声,猛地扑入男主角的怀抱把男主角抱得紧紧的,大有一辈子都不松手的架势。然后,男主邪气且魅惑地笑了,说一句“别怕,有我在”,一句话秒杀了女主,顺利地把女主带进了房间……

    然而——

    唐宁夏很淡定,好像这种惊雷她早已司空见惯了,若无其事地看着顾子寒,用事实告诉顾子寒:她一点都不怕!

    “还有,”唐宁夏一脸正气地看着顾子寒,“你不要太自恋了,三更半夜的时候谁要跟你这种色狼呆在一起!”

    顾子寒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就跟色狼呆在一起。”

    唐宁夏垂眸想了想,后知后觉地发现顾子寒说的……貌似挺对。

    靠!怎么没人早点提醒她?

    唐宁夏下意识地就想后退,却被有先见之明的顾子寒攥住了手臂,想逃也逃不开。

    “顾子寒!”唐宁夏明智地伸手抵在顾子寒的胸膛上,不让他进一步靠近自己,“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还有,你不想两清了吗?”

    “想两清的人是你。”顾子寒闲闲地提醒唐宁夏。

    “那你想什么清?牵扯不清?”唐宁夏盯着顾子寒,笑眯眯地看着他。

    本来,唐宁夏以为这么说顾子寒肯定会松开她,然后哂笑一声说她想太多的,然而事实是——

    “你可以这么想。”顾子寒的手横过唐宁夏的后背把她搂向自己,“我不介意牵扯不清。”

    “……”唐宁夏默默地在心里面咆哮:可是老娘我介意啊啊啊!

    至此,唐宁夏也终于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情:就连嘴上功夫,她都斗不过顾子寒。

    “顾子寒,我承认我脸皮没你厚,我认输了。你放开我。”这句话,唐宁夏是翻着白眼说出来的,她有多么不服可想而知。

    顾子寒本来就没想过要对唐宁夏怎么样,就算他想,腰上的伤口也不允许,但还是过去片刻才不紧不慢地松开了唐宁夏,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服软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

    “没错。”唐宁夏倔强地看着顾子寒,“就跟要你放过我一样难。”

    其实,从一开始唐宁夏就知道,顾子寒对她没兴趣更没有性趣。但是有一件事她怎么也想不通:顾子寒为什么不愿意彻底放过她。

    顾子寒的唇翕动了一下,貌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半个字都没有说。看了顾子寒一眼,唐宁夏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回沙发上,躺下,同一时间,她听见关门声响起,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顾子寒终于回去了。

    不过,刚才那个影子真的不是他吗?

    想着,唐宁夏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刚才那个稍纵即逝的影子,身型跟顾子寒倒是像,可是顾子寒站在柜子后面,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影子不可能出现在墙上。唯一的解释就是:顾子寒吓了她之后,又躲回了柜子后面去了。

    可是,顾子寒那种人,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吧?

    这种时候,唐宁夏怎么都想不到,其实顾子寒就是那么无聊的一个人。

    不过,沙发上凭空多出来的被子唐宁夏倒是注意到了,她端详了被子半晌,“咦?”了一声,“这玩意儿是怎么冒出来的?”

    唐宁夏记得清清楚楚,会客厅没有被子,她不小心睡着之前,也没有拿任何东西盖在自己身上,可是刚才醒过来的时候,貌似有一床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呃,这比那个影子还要离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唐宁夏觉得自己好像明白过来了,也许就是像偶像剧中演的那样,顾子寒为她盖了床被子,所以他才会出现在客厅。

    可是……

    顾子寒是那么好的人吗?

    “除非他失忆了!”唐宁夏自问自答。

    在这雷雨交加的天气下,唐宁夏不愿多想,只当是风把被子刮过来盖在她身上的。

    雷电又齐齐大作,声势吓人,唐宁夏全程淡定地看着窗外,不断地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这种微凉的天气,拥着被子睡觉什么的最幸福了。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且行且看吧。

    结果,唐宁夏一觉到天明。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