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8章:别想两清了!

    最后,唐宁夏精准地、狠狠地砸在了顾子寒身上。

    “唐、宁、夏!”顾子寒一字一句,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迸射出危险的讯息。

    “靠!”唐宁夏明智地先发制人,“你养的什么狗啊,发起疯来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

    “起、来。”顾子寒实在忍无可忍,咬着牙才忍住吼人的冲动。

    唐宁夏迅速地站直了身子,这才注意到顾子寒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忙问:“你没事吧?”

    顾子寒看向腰际的伤口,也就是刚才被唐宁夏用手死死压住的地方,看见鲜红的血已经把白纱布染红,说:“唐宁夏,这下你别想两清了。”

    “我……”唐宁夏看着纱布还在不断地变红,知道顾子寒的血还在流,怒了,“这种时候谁有空跟你计较两清啊。”

    尾音落下的时候,唐宁夏也已经冲出病房,去找医生了。

    不是唐宁夏有多着急顾子寒,而是人命关天,她无法视若无睹。

    唐宁夏的速度很快,才出去一分钟不到就有好几个医生和护士涌进病房替顾子寒处理伤口。

    主治医生看着顾子寒怵目惊心的伤口,不由自主地问道:“顾先生,这是怎么弄的?”

    “被狗抓的。”

    顾子寒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众医生和护士只好“呵呵呵”地干笑。

    伤口很快就处理好,坐在会客厅的唐宁夏看见医生和护士出来,忙问:“情况怎么样?”

    “倒是没什么大碍。”医生说,“但是这很影响伤口的愈合。唐小姐,嗯,你还是看好顾先生家的宠物吧。”

    “哈?”唐宁夏不明所以。

    医生说:“顾先生说:他的伤口是被狗抓的。”

    唐宁夏艰难地吞了口口水,“是。”靠!姓顾的,你才是狗!汪汪汪地叫的那种狗!

    送走了医生和护士之后,唐宁夏艰难地走回了病房。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无愧于顾子寒,反而是顾子寒这个杀千刀的一直在刻意为难她,就连在这种两人即将两清的时候都不放过她,她真想再给顾子寒的伤口一刀子。

    可当她真的下去“一刀子”的时候,心里面忽然又有点……不忍心。

    然而不忍心之余,想起顾子寒痛得俊脸都扭曲的表情,又觉得……好爽。

    唐宁夏一直都说:我虽然不是什么恶人,但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良善之辈。

    直到现在,爽到和于心不忍的感觉同时在心里面膨胀,唐宁夏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大好人和大恶人的结合体。

    不过顾子寒应该真的很痛吧?毕竟刚才她那一下子,等同于在他的流血的伤口上洒下细盐。不然他这种向来云淡风轻的人,不会把眉头皱得那么深。

    “咳。”唐宁夏理直气壮惯了,道歉前际还得别扭地咳一下酝酿情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顾子寒冷厉的眼神瞥过来,“你敢说你没这么想过?”

    “……”唐宁夏用一种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眼神看着顾子寒,“你怎么知道我这么想过?”

    “……”

    看见顾子寒眼里的无语唐宁夏才蓦然醒过来,忙忙道:“不是不是!我虽然那么想过,但是我没想过我真的会那么做!哎,不对,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然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有意的。”顾子寒说得好像自己真的很善解人意。

    唐宁夏忙忙点头,正想说顾总英明的时候,顾子寒慢慢悠悠地来了一句:

    “你是有意识的。”

    “……”唐宁夏知道自己辩不过顾子寒,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那你就当我是有意识的吧。不用谢了,再见。”

    说完,唐宁夏牵上大白就要离开,可是脚步还没来得及迈开,就被顾子寒叫住了:“站住。”

    唐宁夏看向顾子寒,“还有什么事情?”

    “轰隆——”伴随着唐宁夏的尾音而至的,是惊天动地的雷声。

    顾子寒示意唐宁夏看乌黑的窗外,“这种天气,你觉得能走吗?”

    暴雨正是下到最暴的时候,加上电闪雷鸣,晴日里看起来璀璨无比、好像能把整个s市的夜空都照亮的灯光在茫茫雨雾中都显得十分微弱,这种天气开车,危险系数不是一般的高。

    然而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证明唐宁夏的不怕死。

    唐宁夏毫不在意地说:“比现在更恶劣的天气我都敢开车,没什么。”当生活把人逼得无从选择的时候,很多东西,非但不会去在意,还会去庆幸还好它只到这个程度而已,“只是暴雨而已,又不是冰雹。”

    “你要冒险随便。”顾子寒直接表明他关心的对象不是唐宁夏,“但是大白不可以。”

    “……”唐宁夏终于明白过来,顾子寒从头到尾,考虑到的只有大白。每一件和大白扯上关系的事情,顾子寒都在曲折地告诉她:她的分量不如大白。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唐宁夏当即松开大白的牵引绳,漠然道:“那大白就留在这里陪……”话还没说完,睿睿专属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她等不及把话说完,就走到了外面的会客厅接起电话。

    “妈咪,你在哪里?”

    睿睿熟悉的声音灌入耳膜,唐宁夏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想念这小子了,扬了扬唇角,柔声道:“我还在医院。”

    “唔,那你还能回来吗?”睿睿从许慕茹的口中,已经知道了顾子寒住院的事情。

    唐宁夏忧愁地看着还在持续的暴雨,“我想回去来着,可是……”

    “张阿姨说这种天气开车很危险。妈咪,你等雨停了再回来吧。”唐睿睿小朋友一副为他亲爱的妈咪着想的语气。

    “那这种天气你一个人呆在家就不怕啊?”

    “不怕!”睿睿回答得斩钉截铁。“有张阿姨陪着我!”

    “唔……”唐宁夏看向窗外,估摸着这天气如果开车回家的话,那明天就该把车开去维修了。加之有保姆陪着强大且神奇的唐睿睿小朋友,应该没有大碍,“嗯”了一声说,“那我等雨停了再回去。你不要等我,先睡。”

    唐睿睿领命挂了电话,唐宁夏收拾好心情转身回病房,看见了让她大跌眼镜的一幕——

    体型硕大的大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顾子寒的床,舒舒服服地闭着眼睛窝在床边,好像是睡着了,顾子寒正神色温柔地抚着它的头。

    唐宁夏压低声音说:“大白既然睡了,那我等它醒了再回去吧。”这样说,算是给彼此都留了面子。再说大白这畜生一觉醒来的时候,暴雨怎么都该停了吧。

    “嗯。”顾子寒的声音淡淡的。

    唐宁夏没有再废话,再度回到会客厅,掏出平板电脑,登陆qq,睿睿果然如她所料是在线的,发了个视频邀请过去,很快就被接起来。

    “唐女士!”睿睿朝气可爱的模样显示在屏幕上。

    唐宁夏笑了笑,瞬间变身睿睿的好朋友,和睿睿聊他的同学、老师……

    这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中间暴雨暂停过,但是唐宁夏并没有注意到。或者所,有人存心不让她注意到。

    将近九点的时候,唐宁夏看着窗外还在持续的暴雨叹了口气,“唐睿睿小朋友,你的休息时间到了。先睡吧。我估计还要很晚才能回去。”

    睿睿点了点头,“妈咪,那你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

    唐宁夏比了个“ok”的手势,切断了视频,开始过滤今天的娱乐新闻。

    一整天的娱乐新闻过来下来,花了唐宁夏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暴雨却依旧没有停,气象局发来警告,郊区地势较低的地区已经被水淹了,市民如非必要,最好别出门。

    “这造孽的天气哦。”唐宁夏叹着气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走回病房看了看,顾子寒还在看文件,大白依旧睡得很香,她认输了,重新窝回会客厅的三人沙发上,忧愁地看着窗外密得找不到一丝缝隙的雨帘……

    因为下雨,气温一下子降了很多,唐宁夏在沙发上坐久了,慢慢地就觉得遍体生凉,不自觉地用双手抱紧了自己,双眸渐渐地有了困意,眼皮不自觉地阖了起来……

    顾子寒从病房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陷入熟睡的唐宁夏。

    唐宁夏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睡着,她歪着头坐在沙发的角落,用双手把自己抱得很紧,右手上还拿着平板电脑,就像只是短暂的小憩一样。

    犹豫了片刻,顾子寒还是走到唐宁夏的身旁,伸手去轻拍她的手臂,“唐宁夏……”

    顾子寒的指间触到唐宁夏的手臂时,触到的是一阵蚀骨的凉意,就像指间下的那具躯体是尸体。他缩回手,按铃叫来了护士,示意护士给唐宁夏盖一床被子。

    年轻的护士十分善解人意,不但帮唐宁夏盖了被子,还帮唐宁夏把鞋脱了,把她放平在沙发上,给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确定一切顾子寒都满意了才离开。

    窗外的暴雨已经不那么暴了,凉凉的风从阳台上吹过来,偌大的会客厅内就只剩下顾子寒和睡着的唐宁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