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7章我的口水你吃得还少吗?

    其实事情并没有很严重,不过就是大白醒来找吃的,可是顾子寒不想开口叫唐宁夏,于是指挥大白把杯子碰倒引起唐宁夏的注意而已。

    事情又简单又单纯,可是唐宁夏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完全就是随时备战的状态。

    顾子寒无语地看着唐宁夏,“大白醒了,给他吃的。”

    唐宁夏:“……”

    默默地给大白准备好狗粮之后,唐宁夏又清理了地上的玻璃碎片,这才感觉到自己也饿了,恰好护士把两份午餐送进来,她把其中一份送到顾子寒面前,自己自然而然地吃起了另一份。

    两份午餐,毫无疑问一份是她的,另一份是顾子寒的,不吃白不吃。

    可是顾子寒就是不吃。

    顾子寒看着菜直皱眉,看向吃得正香的唐宁夏,不情不愿地开口:“唐宁夏。”

    唐宁夏吓得差点被噎到,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看向顾子寒:“干嘛?”

    “端上你的午餐,过来。”

    唐宁夏却是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午餐,“你想干嘛?”总不能当着她的面给她下药吧?

    顾子寒忍住掐死唐宁夏的冲动,“速度!”

    唐宁夏会速度才有鬼,她警惕地看着顾子寒,慢慢悠悠地端起饭菜走过去,放在顾子寒的移动桌子上,正想问顾子寒到底想要闹哪出的时候,顾子寒忽然把他的筷子塞到她手里,“把我的西红柿全都挑到你碗里。”

    “顾总,你是觉得我的分量太少了吗?”唐宁夏无语望天。

    “我不吃西红柿。”顾子寒往床头上舒舒服服地一靠,还不忘用眼神示意唐宁夏快点。

    唐宁夏忍住把全世界的西红柿都塞到顾子寒嘴里的冲动,看了眼顾子寒的筷子,“这筷子你还没用过吧?”要是筷子上沾了顾子寒的口水,她说什么都不用这筷子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顾子寒忽然靠向唐宁夏,唇角的弧度意味不明,邪气横生,“用过了又怎样?我的口水你吃得还少吗?”

    唐宁夏一愣,想起了两人多次的亲密接触,脸上红晕绽放,嘴巴却还是很硬:“难怪我觉得最近脑袋不怎么好使了,原来是传染。”

    闻言,顾子寒倏地伸手扣住唐宁夏的头,把唐宁夏带向自己,“我不介意让你的脑袋更迟钝点。”

    唐宁夏的心跳瞬间狂乱得失去了频率,表面上却还是微笑着、淡定地拨开顾子寒的手,一本正经地说:“谢谢,不用那么客气。”

    顾子寒不屑地看了唐宁夏一眼,“把芹菜也挑出来。”

    唐宁夏好奇地看向顾子寒,“你也不吃芹菜和西红柿?那么巧。”

    顾子寒关注的重点在唐宁夏的后半句上,“什么那么巧?”

    唐宁夏摇了摇头,“没什么。”

    睿睿也不吃西红柿和芹菜,而且是打死也不愿意吃的那种,每次见到这两样东西就皱眉,好像和它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但是这些,唐宁夏想她没必要告诉顾子寒。

    顾子寒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盯着唐宁夏把西红柿和芹菜挑得干干净净才放过她。

    唐宁夏再度坐回到沙发上,用一种通知的语气跟顾子寒说:“吃完饭我就带着大白走。你出院的时候让人通知我一声,我把它送回去。”

    “不行。”顾子寒的拒绝也是不容商量的语气。

    “为什么?”唐宁夏差点就从沙发上跳起来。

    顾子寒云淡风轻地看向唐宁夏:“你不是想要两清吗?如果真的想,那就什么都别问为什么。”

    “……”唐宁夏忍,反正也用不着忍几天了。忍过这几天之后,她的人生就是风和日丽,各种美好。

    可是事实证明,顾子寒就是上帝生来挑战唐宁夏的忍耐性的。

    午饭过后,唐宁夏就一直若有若无地看向大白,想着是不是该把它牵出去遛一遛,也趁机避开顾子寒几个小时。

    顾子寒就好像窥透了唐宁夏的心思一样,微微勾了勾唇角,开始粉碎唐宁夏的计划:“唐宁夏,过来。”

    唐宁夏心里面警铃又大作,警惕地走到病床边,还没来得及想顾子寒到底要做什么,顾子寒就把一份文件塞到她手里,命令道:

    “念!”

    “……”念?念文件?念你妹妹啊!

    此刻,唐宁夏只想在顾子寒的伤口又下去一刀子。

    顾子寒淡淡地提醒唐宁夏:“你不想两清了吗?”

    “……”为了两清,唐宁夏告诉自己:忍!

    淡定下来后,唐宁夏搬来一张凳子坐下,把长长的卷发全部捊到被后,翻开文件挡在面前念了起来:“20xx年7月15日顾氏集团……”

    这是顾氏集团45周年庆典的活动策划书,出自专业人士之手,企划书写得简明扼要,活动也策划得非常精彩,唐宁夏念着并不觉得乏味,反而越念越觉得有趣。

    三十分钟后,唐宁夏终于念完了这份精彩的活动策划,把文件从面前移开,“好了,完了。”

    “……”

    顾子寒抱着胸靠在床头上,不发出任何声音。

    实际上他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

    唐宁夏无语地朝着挺尸的顾子寒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地“靠”了一声,把文件放到床头柜上,又随手扯过被子给顾子寒盖好……

    这个时候唐宁夏才发现,顾子寒睡着的时候比他清醒着的时候讨喜多了。

    顾子寒的五官长得本就十分出众,只可惜气势太凌厉,唐宁夏这样自诩不怕死地活着的人都很少敢直视他。

    可是他睡着之后就不一样了,就像通话中沉睡中的王子一样,没有一点攻击性,轮廓都变得温润柔和,让人移不开目光。

    其实如果撇开他恶劣的性格不计,顾子寒那精致的长相是没话说的。

    唐宁夏默默地祈祷着顾子寒可以睡久一点,然后示意大白跟她走。

    大白大概是知道主人睡着了,不想往日那样人来疯,斯斯文文地走向唐宁夏,任由唐宁夏牵着走出了病房。

    唐宁夏把大白带到外面会客厅的阳台上,注意到乌云好像越来越密,好像要把整个s市的天空都覆盖了一样。

    “小畜生。”唐宁夏拍了拍大白的头说,“大暴雨很快就要来了。”

    大白似懂非懂地看着唐宁夏。

    就在这个时候,唐宁夏的手机收到了气象局发来的特大暴雨警告,让市民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最好是呆在家里不要出来,所有中小学校提前下课,提醒家长及时去接孩子。

    看到最后一句时,唐宁夏忙给睿睿的班主任去电,这才知道睿睿已经被保姆接回家了,顿时放下心来,但她还是想早点回去。

    可是顾子寒还没醒。

    “喂。”唐宁夏看向大白,“你去把你家主人咬醒好不好?我有急事。”

    大白用它招牌的萨摩式笑脸仰头看着唐宁夏,唐宁夏深深地感觉到了什么叫无可奈何。

    伸手不打笑脸人,其实笑脸狗也不能打啊!

    百无聊赖之下,唐宁夏坐回沙发上,继续忙自己的事情,每隔半个小时就要进病房去看一次顾子寒醒了没有,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多。

    时近六点,顾子寒还是没有醒,唐宁夏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

    六点整的时候,唐宁夏狠狠推开病房的门,打算顾子寒不醒也要用尽各种方法叫醒他了。

    可是她想出来的那些方法都没有用上,这次顾子寒已经醒了,正靠着床头翻阅文件,只是精神饱满得一点都不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醒的?”唐宁夏疑惑地问。十几分钟前她进来的时候,顾子寒的眼睛还紧闭着,就算她一出去他就醒了,那也没理由是这副清醒无比的模样。

    顾子寒云淡风轻地翻了页文件,“两点多的时候。”

    唐宁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什么?你几点醒的?”

    顾子寒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唐宁夏,并没有重复。他从来不重复任何话。

    唐宁夏狠狠地瞪了眼顾子寒,“那为什么我进来的时候你眼睛闭着!?”

    “我刚好又睡着了。”顾子寒淡淡地掀起眼帘看向唐宁夏,“有意见?”

    “没。”唐宁夏干干一笑,“没意见。”

    最后那三个字,唐宁夏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她就不相信自己已经衰到了那种地步,每次都刚好,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刚好?

    顾子寒明显很满意唐宁夏的答案,又把视线移回到文件上。

    “没什么事的话,我带大白先走了。”唐宁夏牵起大白的牵引绳,作势就要走。

    顾子寒不语,只是看着窗外被密布的乌云覆盖的天空。

    就在唐宁夏转身要出门的时候——

    “轰隆——”

    雷声大得好像天空乍然裂开了一样,一道长长的闪电劈向大地,好像要把这片土地劈成两半。

    胆大如唐宁夏都被吓得愣在原地,不能回神。

    大白的胆子明显比唐宁夏小了很多,失态地乱叫了起来,挣脱唐宁夏的手四处乱蹦。

    “大白!”顾子寒皱着眉想叫住大白,可是小畜生好像没听到他的叫声似的,乱蹦得更加疯狂。

    唐宁夏倒是听到顾子寒的叫声,魂魄瞬间归位,去抓大白。

    又一道惊雷遽然响起,刀锋一般的闪电划破长空,大白受惊,跳上茶几把所有的茶杯撞到之后,倏地跳向顾子寒的病床……

    唐宁夏当然不能让它跳上去,眼疾脚快地踩住他拖在地上的牵引绳,可是大白的力气实在不小,不但没被她踩下来,还把她带得摔向顾子寒……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