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6章顾总是最高级别的妖兽

    顾子寒住在s市最广为人知,但是从来没有外人能真正了解的别墅区。据说,这里就是香港的太平山,是洛杉矶的比弗利山庄,是中国富豪地位与财富的象征。

    可是对这里,唐宁夏只想吐槽,原因很简单——

    闻名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顶级豪宅,居然被唐宁夏发现了门禁漏洞!

    时间倒退到三分钟前——

    唐宁夏从市区开车到三十公里外的维多利亚山庄,在别墅区里绕了一圈后终于找到了顾子寒家,正愁着要怎么破这豪宅的门禁的时候,手心不小心碰到了掌纹收集仪的收集窗口,顾子寒家的大门竟然就这么……打开了!

    不过是误碰到掌纹收集仪而已,号称装备了美国最先进的防盗技术的镂空雕花大门就这样打开了!

    “靠!”唐宁夏无语地看着正缓缓向两边拉开的大门,“太受了!我家的防盗门都比你有骨气!真不知道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唐宁夏就这样一边纳闷着,一边走进了顾子寒家。

    顾子寒家很大,唐宁夏却还是一眼就看见了慵懒地窝在沙发旁边的大白,不用她开口招呼,大白就矫健地越过名贵的沙发,奔到她的脚边,脸上挂起了招牌的萨摩式微笑,讨好似的蹭着她的小腿。

    “你可不可以长点记性?”唐宁夏蹲下来,拍了拍大白的脸,“上次我摔了你的东西,还吼你,你就不会记恨我吗?”

    大白自然不会开口说话,只是依然仰着头,笑眯眯地看着唐宁夏。

    唐宁夏哭笑不得,心脏却仿佛被催化了一样,软成了一滩。

    其实唐宁夏从来都不喜欢宠物,但是对大白,她好像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它一样……

    “我们该不会真的认识吧?”唐宁夏“暴力”地拍着大白的头,纯粹开玩笑的语气里却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

    片刻后,唐宁夏站起来,想把大白带走,忽然发现小畜生的脖子上没有牵引绳,皱着眉问:“喂,平时圈在你脖子上的绳子呢?”

    大白笑眯眯地看了唐宁夏一眼,就像是在示意唐宁夏跟着它走一样,然后自顾自地往餐厅的方向走。<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疑惑和好奇之下唐宁夏跟上了大白的步伐,一直跟着它穿过了餐厅,来到了餐厅通往后花园的后门旁,大白示意她往门的右边看。

    后门的右边还有一扇门,唐宁夏打开,才知道这就是大白的狗窝。

    准确地说,这是一个豪华的狗窝,比唐宁夏的房间豪华了不止十倍。

    “你真是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畜生。”唐宁夏看大白的眼神,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各种羡慕嫉妒。

    大白的脸上依然挂着天使般的笑容,蹭了蹭一个小柜子,唐宁夏心领神会地把柜子打开,看见了上百根各色牵引绳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再次嫉妒地看着大白:“看来你真的很受宠啊!”

    说完唐宁夏随手从柜子里拎了根绳子出来圈在大白的脖子上,又打开另一个柜子,不出她所料,装的全部是进口狗粮,她随手收拾了一点,这才牵着大白出门,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唐宁夏才知道顾子寒那句“没有人敢拦你”真正的意思。

    她牵着大白下车之后,但凡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见了大白都是一句:

    “哇,顾先生家的宠物犬耶!好可爱”

    要不就是:

    “哇啊啊啊,顾先生家的萨摩耶!好优雅!”

    ……

    原来顾子寒说没人敢拦她,不是因为她长得太霸气,而是因为顾先生家那只很可爱很优雅的狗很有面子!

    好吧,有时候一个活生生的人真的比不过一只狗。

    唐宁夏就这样郁闷地牵着大白进了顾子寒的病房,大白自然是三下两下蹦到它主人的病床边,各种蹭和讨好,脸上是傻气的萨摩式微笑,顾子寒抚着小畜生的头,微微上扬的嘴角弧度温和,不像往日那样显得疏离和冷漠。

    等顾子寒和大白上演够了“人狗情深”的戏码后,唐宁夏问:“顾先生,我可以把大白带走了吗?”她没有继续呆着这间病房的想法。

    “不可以。”顾子寒拒绝得风轻云淡且理所当然。

    “……”唐宁夏知道主动权在顾子寒手里,只能默默地、认命地从包里掏出平板电脑,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给许慕茹挑剧本。

    唐宁夏不问顾子寒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走,她虽然不了解顾子寒,但至少知道他那样的人,想让你滚的时候自然会开口,他不开口,你做自己的事情不去招惹他就好。

    可是唐宁夏没想到这一坐就坐到了中午。

    十二点多的时候,唐宁夏看完了一本剧本,目光从平板电脑上移向顾子寒的病床,意外地发现大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安安静静地窝在顾子寒的床头边,一脸傻气的满足,而顾子寒则是姿态闲适地靠着床头,垂着眼帘看文件。

    “……”

    无语了片刻后,唐宁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看着顾子寒试探性地说:“有件事我想问你。”

    顾子寒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你家,我为什么可以进去?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掌纹收集仪的收集窗口而已。”唐宁夏并没有复杂的想法,她只是想委婉地告诉顾子寒:你家的门禁系统抽风了!

    “门禁系统故障了。”顾子寒瞎扯也扯得很淡定,且笃定得不容置疑。

    唐宁夏想也是这么回事,点了点头,没再说下去,并没有从这个门禁漏洞想到其他的可能性。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随之响起的,是米晓晨温柔得能融化人心的声音:“子寒,是我。”

    唐宁夏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遁走,可是马上又反应过来根本没必要遁走。她是受了顾子寒的控制留在这里的,并非出于自愿。更何况,她和顾子寒之间什么都没有,心虚个毛啊?

    “进来。”顾子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声音放得很轻,大概是怕惊醒大白。

    米晓晨推开门进来,首先见到了大白,愕然之下又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唐宁夏,笑容有些僵硬地问:“宁夏,你也来看子寒吗?”

    “没有。”唐宁夏一副“顾子寒关老娘屁事”的表情自然而然地说,“我只负责看顾子寒家的狗。”

    闻言,顾子寒表面上不为所动。可是没有人看到,他细长的双眸微微眯了眯,旋即,唇角勾起一个几乎不能察觉的弧度……

    米晓晨比两个当事人还要尴尬,维持着僵硬的笑容走到了顾子寒的病床边,关切地问:“子寒,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相较于米晓晨的关切,顾子寒的态度显得有些冷漠了。

    唐宁夏很有自知之明,默默地拿着自己的平板电脑飘出病房。

    俗话说得好:看情侣亲热会长针眼。妨碍情侣亲热会遭天谴。唐宁夏自认是很有操守的。

    病房的外间是会客厅,带了个小小的观景阳台,唐宁夏无聊之下走到了阳台上,发现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覆盖了s市大半个天空,黑沉沉得吓人。

    s市也许很快就会迎来今年的第一场特大暴雨。

    此刻,有人的心情比s市的天气还要糟糕——下起了暴雪。

    那个人就是呆在病房内的米晓晨。

    米晓晨用一种十分不解的眼神看着顾子寒,问道:“子寒,宁夏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看得出来,唐宁夏是被顾子寒逼着留在这里的。

    如果说唐宁夏是死皮赖脸留在这里,米晓晨倒不至于这么疑虑重重,然而不是,所以她很有危机感。

    “陈嫂有事,大白需要人照顾。”顾子寒的口吻里的理所当然好像与生俱来一样,毋庸置疑,让人无从辨别他的话是真是假,更找不到反驳点。

    米晓晨只能表示相信和理解,恰巧这个时候,有护士进来问顾子寒:“顾先生,您的午餐是准备一个人的分量,还是两个人的?”

    顾子寒想了想,说:“两个人的。”

    “好的。”护士微笑着离开。

    米晓晨也笑了,是那种发自心底的开心,正想问顾子寒要不要再叫人送点其他东西过来的时候,顾子寒掀起眼帘看她:“你下午没有通告?”

    “……有啊。”米晓晨的笑容第二次僵硬,上一秒她还以为顾子寒要把她留下来陪他吃午饭了。

    “那你先回片场。”顾子寒看了眼窗外黑压压的天空,“晚点会有雨。”

    顾子寒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可,米晓晨深知自己不能装傻,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那你好好调养,我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米晓晨转身离开,见到站在会客厅的阳台上的唐宁夏后,终于放肆地握紧了拳头,任由心底的恨意在眼底翻腾,好像要用眼神把唐宁夏杀死了一样……

    唐宁夏只是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底蔓延到背脊上,转身一看,正好对上了杀气腾腾的米晓晨,顿时觉得有兴趣,于是勾了勾唇角,闲闲地依靠在阳台的围护栏上,饶有兴趣地和米晓晨对视。

    米晓晨没想到唐宁夏会是这种反应,收敛了眼底的恨意,转身离开……反正,来日方长。

    “啐,级别也太低了。”唐宁夏转了个身趴在护栏上,百无聊赖地自言自语,“老娘的血槽还是满的,姓米的妖兽的就已经被秒了。怎么玩啊?”

    “砰!”

    杯子落地的声音从病房内传来,唐宁夏的大脑顿时警铃大作。

    唐宁夏有预感,这是一个比米晓晨高了无数个级别的妖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