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5章所谓两清

    晚上十点,s市的夜空最璀璨的时候,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唐宁夏却已经躺在床上。

    不过唐宁夏没有睡着,她只是抱着被子,直愣愣地看着窗外的夜空。

    这里是住宅区,夜空本来就没什么好看的,加上光害,更是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也许就是因为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她的脑海中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出顾子寒替她挡了一刀那个场景。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顾子寒抱着她转了个身,那一刀就落在她身上了。这样一来,现在躺在床上的人就是顾子寒,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她了。

    想着,一股烦躁倏地升上唐宁夏的心头,她烦躁地扯过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住,躲在被窝里哀嚎:“啊——”

    十几秒后,唐宁夏又倏地掀开被子,双眸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想着明天应该到底应该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去看看顾子寒。

    顾子寒对她做的那些混蛋事,唐宁夏觉得用那一刀来抵消刚刚好。这样一来他们之间就两清了,各不相欠,以后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这样算来,唐宁夏觉得明天她不该去找顾子寒了。

    可是,人家好歹替她挡了一刀,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不去看看又显得太没有良心。

    这个晚上,唐宁夏就是在这样的纠结中度过的,以至于第二天她连闹钟响都没有听见,十点多才醒过来。

    初夏早上的阳光已经带着热气,见缝插针地穿透厚厚的窗帘洒在窗前的地砖上,明晃晃的像一地的黄金。

    唐宁夏睁开眼睛看到已经十点多的时候吓了一跳,继而又想起今天早上没有会议,也没约了人谈事情,不去片场陪许慕茹排戏也没关系,于是又松了口气。

    可是还有一个顾子寒……

    就在唐宁夏又要开始纠结的前一秒,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陈玫丽打来的电话,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一整天,确定没做错什么事情后才接通了电话:“喂,陈姐。”

    “嗯?刚睡醒?”陈玫丽说,“不过没事,我就想告诉你,那支饮料广告的厂商找回来了,他们说经过了慎重的考虑后,还是决定用慕茹代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这件事在唐宁夏的意料之内,也在她的意料之外,毕竟昨天顾子寒曾经说过:“你想要的我全部还给你。”

    唐宁夏淡定地“嗯”了一声,“还有呢?”

    “还有,《全城搜爱》的主题曲又是慕茹唱了。”

    “我知道了。”唐宁夏的目光投向窗外,暗暗感叹起了顾子寒的办事速度。

    “好了,要跟你说的就这么多。”陈玫丽结束了正事,开始和唐宁夏八卦,“今天早上有消息传,顾子寒受伤住院了,是昨天晚上受的伤。宁夏,昨天晚上……你……嗯?”

    “呃,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唐宁夏汗颜,在心里面暗暗佩服陈玫丽的联想能力,说,“陈姐,你看我是那么野蛮不讲道理的人吗?再说,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彪悍吗,彪悍到能打得过顾子寒一个大男人?”

    “哎,也对。”陈玫丽恍然大悟似的说,“那就不管了,事情解决了就好。就这样,拜拜。”

    挂了电话之后,唐宁夏起床。她想,从现在开始在心里面默念“去”和“不去”,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念到哪个就做哪个决定。

    就这样,唐宁夏闭上了眼睛,神经兮兮地念着“去”和“不去”,走向门口……

    几分钟后,唐宁夏也不知道自己念了多少个“去”和“不去”,但是在手摸上门框的那一刹那,她念到的是——“去。”

    真的要去吗?

    唐宁夏哭着脸睁开眼睛,哀怨地看着门框……这货怎么就长在了这儿呢?要是远一步多好!只要远一步,她念到的就是“不去”了。

    “啊啊啊啊——”唐宁夏默默地在心里面仰天长啸了一番,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开车直奔医院。

    上班的高峰期早已过去,唐宁夏的车子一路畅通无阻。

    这种情况下唐宁夏倒是不介意堵车来着,但是马路都跟她作对。

    三十五分钟后,唐宁夏的车子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她的视线越过车窗看向窗外的一栋栋楼,她知道,顾子寒就在其中一栋楼的某间房里,忽然又开始犹豫着要不要上去。

    唐宁夏还没来得及犹豫出个答案来,耳边忽然想起了车窗被敲响的声音,她循声望过去,看见了秦宇哲。

    秦宇哲笑眯眯地抬起手晃了晃,算是跟唐宁夏打招呼,唐宁夏也只能牵起唇角笑了笑,然后降下车窗。

    “早。”秦宇哲的声音从车窗与窗框之间的罅隙里钻进唐宁夏的耳朵,“你来看子寒吧。”

    “……”唐宁夏忽然很想否认,说来看其他人或者是自己来看病的都无所谓,只要别是顾子寒。

    秦宇哲把唐宁夏的心理活动尽收眼底,笑了笑,手从车窗里伸进车内,趁着唐宁夏还没反应过来,他先是拔了车钥匙,接着打开车门,最后把唐宁夏拖下车,一路拖进了顾子寒的病房。

    顾子寒住在一套宽敞的豪华套间里,该有的设备都有,唐宁夏甚至感觉这里的设施比自己家还要齐全。而顾子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靠着病床的床头坐着,正翻阅着文件。

    也许是因为现在的顾子寒穿着病号服,加上他是坐在病床上,无端给了人一种虚弱的感觉,唐宁夏竟然觉得,他现在这淡然且认真地翻阅着文件的模样,比往日好看了很多。

    不过顾子寒本身就有一张好看的侧脸,英挺绝伦,就好像艺术家悉心雕刻出来的杰作,完美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没有表情,也让人惊叹,仿佛随时可以入画。

    “家里面情况怎么样?”顾子寒在文件翻页的时候,忽然头也不抬地吐出来这么一句。

    唐宁夏不明所以地看向秦宇哲,看见秦宇哲敛容正色,一本正经地说:“大白看起来很郁闷,早上都不肯吃东西。也就是说,总裁您的爱犬到现在还在饿肚子,可是它已经被你惯坏了,我也没有办法。”

    陈嫂有急事告假,顾子寒又躺在医院里面,顾子寒那么大的一个家就剩下大白这只畜生,它已经郁闷了一个晚上了。

    唐宁夏不清楚状况,听得一头雾水。

    闻言,顾子寒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向秦宇哲,同时也看见了绝对在意料之外的唐宁夏,又联想到了大白,目光顿时变成了若有所思……

    唐宁夏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后退了两步,正想说她还有急事先走的时候,顾子寒抢先一步交代秦宇哲:“宇哲,你先出去。”

    秦宇哲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眼顾子寒,又看了眼唐宁夏,做了个遵命的手,用最快的速度闪出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内,就剩下顾子寒和唐宁夏。

    瞬间,唐宁夏觉得空气都不太流通了,只想逃走。特别是还被顾子寒用那种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她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迫力,真的不是一般般的难受,顾子寒能不能别再看她了?

    过去片刻,顾子寒终于开口问唐宁夏:“你来做什么?”

    唐宁夏的双手已经不安地绞在了一起,不过她的表面上还是很镇定的,说:“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我说了,那是我欠你的。”顾子寒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文件说,“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可以再跟我要补偿。”

    “不用了。”唐宁夏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毕竟顾子寒已经付出了真正血淋淋的代价了,她唯一的要求就是——“顾子寒,以后我们可不可以就当从来不认识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我们两清。”

    “两清?”顾子寒好像在品味这两个字的味道一样,最后眉头一皱,似乎感觉很不好,最后还是风轻云淡地勾了勾唇角,拿过床头柜上的一串钥匙扔给唐宁夏,“去我家把大白接到你家照顾到我出院。”

    “……”唐宁夏愣愣地看着躺在手心里的钥匙,“为什么?”

    “你和大白之间不要两清一下吗?”顾子寒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唐宁夏。

    唐宁夏深刻地感觉到了什么叫无语,可是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打破了那只畜生的药水,照顾它几天补偿也可以安慰一下自己的良心,又可以彻底摆脱顾子寒,于是点了点头,说:“好。你出院之后,我们就彻底两清。”

    顾子寒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勾了勾唇角,眼底的笑意意味不明。

    唐宁夏只想着尽快摆脱顾子寒,于是敛容正色说:“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顾子寒慢悠悠地说,“下午把大白带过来。”

    “……医院不让携带宠物的。”特别是一只傻傻呆呆的萨摩耶。

    顾子寒淡淡地掀了掀眼帘看向唐宁夏:“没有人敢拦你。”

    “……”唐宁夏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长得这么霸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