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4章顾子寒受伤(下)

    “切——”秦宇哲似乎十分不屑的样子,“谁关心这个啊!我只想知道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唐宁夏深深地感觉到了什么叫无语。有谁见过这样的下属吗?上司受伤了,他恶趣味地只关心上司受伤的那个过程,却不关心上司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哎,宁夏,你不要这个表情嘛。不管我现在问不问顾子寒的情况,他都是那个情况是不是?他的情况不会因为我的一句问候就变好是不是?”

    唐宁夏想了想,说得似乎有道理,于是点头。

    “呐,所以呢,我应该问的就是他怎么受伤的才对,这叫起因调查,可以预防他下次再受伤!”秦宇哲为自己的八卦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正气凛然地说了出来。

    唐宁夏仔细想了想,虽然不怎么认同这句话,但是也找不出来一丝一毫的漏洞,最后只能愣愣地点头。

    “所以说嘛!”秦宇哲打了个响亮的弹指,“来来来,你给我说说当时情况呗,我们家顾总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唐宁夏当然不会把真实情况告诉秦宇哲,“咳”了一声,说:“就,他跟一个抢劫犯搏斗,被那个抢劫犯扎了一刀。”

    “嗯?”秦宇哲不可置信地皱起眉头,“这么简单?”

    唐宁夏以一种誓天断发的表情点头,“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秦宇哲笃定地说,“顾子寒的身手我最清楚了,我和南飞两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抢劫犯放倒了?除非……”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唐宁夏,“除非,他是为了要保护什么东西,没来得及反击!”

    “……”唐宁夏一直以为顾子寒这种脾性,不可能有人彻底地了解他,没想到他的助理还是挺了解他的。

    见唐宁夏没有说话,秦宇哲兴奋地打了个响亮的弹指,“我猜中了吧!呐,你否认也没有用了啊,沉默等于默认知道么?”

    “……”唐宁夏非常艰难地点了点头。

    “唔,那我再来猜猜,那个‘东西’,是个人吧?如果是身外物,顾子寒是不会拼了自己的命是保护的。嗯?”说完,秦宇哲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盯着唐宁夏看,仿佛一切他都已经了然于心。<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唐宁夏闭了闭眼,这种时候还否认的话,那就是矫情了,于是——

    “没错!顾子寒那一刀是为我挡下的!”她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说什么!?”——这是一道被惊诧充斥的女声,并非属于秦宇哲。

    唐宁夏和秦宇哲同时循声看向说话的人,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内的人——米晓晨。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秦宇哲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其实,是他打电话告诉米晓晨顾子寒受伤的事情的,为的……就是让米晓晨听见唐宁夏的这句话。

    就如秦宇哲所料,米晓晨既生气又不可置信地疾步走向唐宁夏,整个人已经游走在失态的边缘:“你说什么?唐宁夏,你给说清楚了,子寒受伤是你害的是不是?”

    唐宁夏看见米晓晨这没出息的样子就想让她更没出息点,笑眯眯地说:“首先呢,我丝毫没有要害他受伤的意思。其次,这次是他心甘情愿为我受伤的。”说完还用看傻子的眼神骄傲地看着米晓晨。

    “不可能,你撒谎。”米晓晨怒视着唐宁夏,一副打死也不愿意相信的表情。

    “啐,米晓晨,我真心看不起你。”唐宁夏哂谑地笑着说,“就算按照你的说法,是我害顾子寒受伤了,那他不也一样是因为我受伤的吗?顾子寒那种人,如果不是他心甘情愿,我能逼着他因为我受伤吗?这样一来不就是顾子寒心甘情愿地为我受伤吗?所以,米小姐,不是我撒谎,是你不愿意面对现实。”

    米晓晨被唐宁夏堵得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不由得看向秦宇哲,想从秦宇哲那里得到一点帮助,却看到秦宇哲在微笑地看着唐宁夏。

    瞬间,米晓晨懂了,秦宇哲是站在唐宁夏那边的。尽管七年过去,尽管秦宇哲和唐宁夏已经七年不见,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从小就是同一类人。这七年来无论她如何讨好秦宇哲,他都是站在唐宁夏那边的。

    但是,总不会所有人都站在唐宁夏那边。

    想到这里,米晓晨不动声色地在心里面冷笑了一声,表面上却只是摇了摇头,说:“宁夏,我不管你想说明什么,我都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和子寒,是没有可能的。”

    “噗……”唐宁夏笑了,“米晓晨,你脑子里有个巨坑吧?谁要和顾子寒有可能随便,我还真是不稀罕。”拜托,如果真的和顾子寒有可能,那才会把她吓死好吧?

    “好,宁夏,这是你说的。”米晓晨在人前说话的声音永远都很小,看起来好像她很虚弱的样子,“那么现在,请你走。”

    秦宇哲反应很快,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时间也不是很早了,你们都走吧,这边交给我就可以。”

    “那好,再见。”唐宁夏潇潇洒洒地转身离开,一丝犹豫都不带。

    米晓晨却还停留在原地,她看着秦宇哲,说:“宇哲,还是你回家,我留下来吧。你工作了一天也累了。再说,你们男生都粗枝大叶的,哪里懂得照顾伤患啊。”

    “我是子寒的助理,留下来理所当然。”秦宇哲微笑地看着米晓晨,“可是晓晨,你用什么身份留下来呢?外人疯传你是子寒的女朋友,可实际上是个什么情况,我以为你有自知之明的。”

    一瞬间,米晓晨的脸色变得惨白,“宇哲,你以前不是这么对我的。”在唐宁夏回来之前,秦宇哲从没这样直接过。

    “因为宁夏回来了。”秦宇哲丝毫不委婉地说,“晓晨,你对子寒的心我懂。可是你自己问自己一声,你配吗?”

    “唐宁夏又配吗?”米晓晨终于不再拼命地维持温婉大方的形象,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唐宁夏到底哪里好?唐宁夏到底哪里比我好?”

    米晓晨自问是个绝对的贤妻良母,对顾子寒也是真的一心一意,比唐宁夏好了不止一倍。

    “如果你说的是身材,长相,或者名气,宁夏确实没有哪里比得上你。可是,她曾经全心全意地爱着子寒,她给子寒的爱比你纯净,为了子寒她愿意比你付出更多的东西。你呢?你没想过为子寒做些什么吧?你整天在想的,只有从子寒这里得到什么。……话我就说到这里,以后工作上难免有接触,我不想我们都觉得难堪。”

    米晓晨用漂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秦宇哲,这双被粉丝和媒体称为“会善良地微笑”的眼睛升腾起了一股怒火,好像要把一切都燃烧殆尽:

    “自从宁夏回来之后,你们都变了。”沈南飞变了,秦宇哲变了,最重要的是……顾子寒也变了。

    所以说,她讨厌唐宁夏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七年来,米晓晨小心翼翼地和秦宇哲还有沈南飞相处,只因为沈南飞和秦宇哲是跟顾子寒一起长大的朋友,还有唐宁夏。她知道,在沈南飞和秦宇哲的心目中,唐宁夏肯定会比她重要很多。所以这七年来,她努力地让秦宇哲和沈南飞接受自己,就算不接受也要习惯。

    七年的时间一闪而过,秦宇哲和沈南飞跟她虽然没有变得多么亲厚,但至少不再是七年前那副疏离冷淡的样子。然而唐宁夏的死而复生,把一切又打回原点,让她这七年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我不否认我偏心宁夏。”秦宇哲直言不讳,“好了,再说下去以后就真的可以不用见面了。你走吧。”

    米晓晨的眼眶倏地红了,她在眼泪夺眶而出之前冲进了电梯。

    看着电梯在缓缓下降,秦宇哲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个女人送走了,他也终于可以清净一会儿了。

    然而,事实证明,秦宇哲把现实想得太美了。

    就在秦宇哲打算坐下的时候,左边忽然传来一道带着调侃意味的熟悉女声——

    “秦宇哲,我忽然发现其实你不是那么讨厌。”

    闻言,秦宇哲浑身一颤,像是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召唤一样倏地站起来,警惕地看向许慕茹:“你怎么会来?”他绝对不会相信许慕茹是来看顾子寒的,如果说是来幸灾乐祸的他还勉强可以相信。还有,有一件事他一定要强调——他一直都不讨厌!

    “顾子寒住院了啊,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来幸灾乐祸一下就是浪费老天爷一番心意的王八蛋!”许慕茹笑眯眯地说。

    秦宇哲:“……”你不觉得你这样来幸灾乐祸更加王八蛋吗?

    许慕茹拍了拍秦宇哲的肩膀,又说,“幸好我来了,不然就要错过米晓晨刚才那表情了。”

    秦宇哲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你到底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看顾子寒死了没有。”

    许慕茹不客气的尾音刚刚落下,顾子寒就被推了出来。

    顾子寒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倒是安安静静的样子比平时容易亲近了许多。

    “嗯。”许慕茹点了点头,“看来没死,我走了。”说完,她真的就潇潇洒洒地离开了。

    看着许慕茹的背影,秦宇哲摇了摇头,他知道许慕茹其实是关心顾子寒的,只是……这两个算得上是家人的人都太骄傲太别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