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3章顾子寒受伤(上)

    顾子寒想起了那天中午,米晓晨一把东西交到唐宁夏的手上,东西就从她手里滑了下来,看起来像足了是故意的,原来是因为根本拿不住吗?

    而拿不住是因为……七年前为了他自杀过。

    就是这一瞬间,顾子寒清楚地感觉到心里面划过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就看见许慕茹的脸色倏地变白了,大惊失色地喊了声:“宁夏,小心后面!”

    顾子寒回头看过去,就看见了站在他身后十几米远处的唐宁夏的身后,站了一个持刀的男人。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刚才落荒而逃的抢劫犯。

    刚才在停车场看见唐宁夏颤抖着手拿起刀子的时候,顾子寒对于要不要过去帮她曾经犹豫过,可是这一次,他没有片刻的犹豫,迈步跑过去……

    抢劫犯本来就记恨着顾子寒,此刻看见他这样毫不犹豫地跑过来,以为唐宁夏是他女朋友,冷冷一笑,扬起手,手中的刀对准了唐宁夏的要害……

    唐宁夏在刚才许慕茹叫了那一声之后就转过身来面对着抢劫犯,看不到自己身后有谁跑了过来,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明晃晃的刀锋吸引了过去,她忍不住想:这东西,不久后就会插进她的体内,让她血流如注……

    靠!刚才她要是下手快一点,那么该血流如注的就是这个持刀的男人了!

    就是这一瞬间,唐宁夏忽然不那么感谢顾子寒的出现了。

    唐宁夏就这样一边嫌弃着顾子寒,一边想着待会要从哪个方向跑才能让这个歹徒措手不及,然而还没想清楚,歹徒就好像能窥透她的心思一样,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手上的刀子朝着她的腹部落下来……

    一般电视剧进行到这个时候,歹徒都会放几句狠话,然后男主角就有了时间和机会忽然出现救了女主角。

    事实证明唐宁夏是个悲催到了极点的女主角,她遇上的歹徒不是脑残,别说狠话了,人家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放出来,手上的刀直接就刺向她。

    就在歹徒的刀子快要刺进唐宁夏的皮肉里那一刻,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手臂上传来一股拉力,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收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这个胸膛,唐宁夏靠过不止一次,每一次都是被迫的,可是没有一次有像现在这样的感觉——安心,还有……熟悉。

    顾子寒……唐宁夏觉得自己越来越恨他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其实歹徒等的就是顾子寒,刚才的所有动作都只是为了把顾子寒吸引过来而已,和顾子寒一对一他没把握伤得了顾子寒,但是如果顾子寒有了羁绊,就不一样了。就像此刻,顾子寒只记得护住唐宁夏,就算他的刀刺过去,顾子寒能反应过来放开唐宁夏再闪躲,也已经来不及了……

    一切就像歹徒想的那样,顾子寒看见刀子向着唐宁夏刺过来,下意识地就抱着唐宁夏转了个身,把唐宁夏推出去,就是那一瞬间,锋利的刀子刺破他精致的手工西装,插进了他的后腰,鲜血流出来,把他黑色的西装染成了一种暗红的颜色……

    唐宁夏捂住嘴巴,看着顾子寒的身上流出越来越多的血,把他的西装一点一点地染红,就像一朵妖异暗红罂粟在夜里徐徐盛开……

    歹徒报了一箭之仇,唇角发出一声冷笑,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唐宁夏才反应过来,心脏的地方忽然一抽,她来不及想明白心脏为什么会有反应,就跑上前去扶住了顾子寒,手颤抖地捂住了他的伤口,回头看向许慕茹,想让许慕茹打急救电话,却看见许慕茹正在挂电话,然后朝着她点了点头。

    唐宁夏心领神会,又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回顾子寒身上。

    这个时候顾子寒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唐宁夏能感觉到他的伤口在不断地流出温热的鲜血,浸润了她的掌心……

    顾子寒有多痛唐宁夏都能想象得到,可是他依然是一脸漠然的表情,如果他不是要扶着车子才能站稳,唐宁夏几乎要以为刀子根本没有刺到他。

    看着淡定到了冷漠的程度的顾子寒,唐宁夏一直堵在心口的问题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要救我?”他不是很厌恶她吗?不是嫌弃她脏吗?那为什么还要救她?

    “我欠你的。”顾子寒皱着眉头,声音有略显虚弱。

    唐宁夏张了张嘴,想把问题问得清楚仔细一点,可是听见顾子寒虚弱成这样的声音,又把问题吞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呼啸而来。

    顾子寒试图挣脱唐宁夏的手,说:“你走,你想要的我全部还给你。还有……”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有良心吗?”唐宁夏冷冷地打断顾子寒。

    顾子寒本来是想让唐宁夏走,不要让他再看见她的,可是后话被唐宁夏堵了回去,同时,救护车停在了他的身边。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救护车上下来,要顾子寒躺上去,可是顾子寒皱着眉头,迟迟不躺上去。

    唐宁夏和医护人员一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顾子寒,不过唐宁夏很快就明白过来是什么原因,也不劝顾子寒,只是出声催促:“躺上去啊。”

    顾子寒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担架,眉头皱得越来越深。

    “看不习惯,不愿意躺上去是吧?”看在顾子寒确实是个很挑剔的人,而让他躺在担架上确实显得有点挫的份上,唐宁夏忍住一掌拍在他头上的冲动,问,“顾子寒,你还要不要命了?”

    顾子寒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唐宁夏,依然不为所动。

    医护人员跑到顾子寒的背后,大概是想看看顾子寒的伤口,却发现被唐宁夏捂住了,只好对唐宁夏说:“小姐,麻烦你的手移开一下。”

    唐宁夏移开被顾子寒的鲜血染红的手,看见了他怵目惊心的伤口,忍不住问医护人员:“医生,是不是很严重?”

    “应该没有伤到内脏。”医护人员说,“严重倒不是特别严重,但是这位先生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就会很严重的。”

    众医生用一种“怎么办”的眼神看着唐宁夏,唐宁夏只好推了推顾子寒,头疼地说:“要么自己躺上去,要么我们把你敲晕抬走,自己选。”

    这个时候许慕茹抄着手闲闲地走过来,凉凉地说:“顾子寒,你以为当男主容易吗?以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容易吗?这就是代价啊!不过敲晕你我倒是很乐意代劳……”

    顾子寒看了眼许慕茹,默默地闭上眼睛不情不愿地躺在了担架上。

    看着担架上的顾子寒,唐宁夏终于理解他迟迟不愿意躺上来了,因为真的很……违和。

    顾子寒起码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躺在一米九八的担架上,其实也才刚刚好,加上担架那么小,顾子寒又是一脸别扭的表情躺上去的,还被人抬着走,他的气场什么的瞬间被削弱,变成了一个被迫做某些事的委屈青年。

    唐宁夏忍住笑出声来的冲动,欣赏着顾子寒那一脸的别扭,跟着上了救护车。

    一上车医生就开始为顾子寒清理伤口和止血,唐宁夏不用想都知道那有多痛,想看却又不敢。

    想看,是因为顾子寒这货终于倒下了,她想看看他受折磨的时的样子,虽然是为了她才要受这样的折磨,她还有这样的心里显得有些忘恩负义。不敢看,是因为那个伤口实在不浅,看着她都觉得腿软。

    如果不是顾子寒,那么现在躺下去的人就是她了。

    可是顾子寒说得也没有错,这是他欠她的。

    那么从此以后,他们就可以两清了吧?

    想到这里,唐宁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可以摆脱顾子寒了。

    跟车的医生也长长地松了口气,因为顾子寒的伤口深是深了点,不过百分之九十没有伤到内脏,失血虽然有点多,但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

    很快地,救护车开到了医院,顾子寒被送去处理伤口,唐宁夏等在门外,拨通了秦宇哲的电话,说明了情况,让秦宇哲帮忙通知顾子寒的家人。

    “咳,通知家人这个就……”秦宇哲的语气有些犹豫地说,“这个就不用了,在哪个医院,你告诉我吧,我过去就可以了。”

    “哦……”唐宁夏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了秦宇哲,然后就挂了电话,虽然有点奇怪顾子寒受伤为什么不告诉他的家人,但是也没有去问,毕竟……和她关系不大。

    不过,唐宁夏倒是想起了顾子寒家那只大白。这几天顾子寒肯定要住院,那只畜生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孤单?她把它的药水打破了,对它会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在唐宁夏的种种疑惑中,秦宇哲欢天喜地出现了。

    没错,确实是欢天喜地。老板被人刺了一刀,秦宇哲这家伙,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忧,还是笑嘻嘻的,一来,他首先问的不是顾子寒的情况,而是——

    “来来来,宁夏,你把当时那个情景再跟我说一遍呗。”

    “……医生说,顾子寒没有伤到内脏,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唐宁夏觉得自己还是告诉秦宇哲这个比较合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