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1章酒店里的纠缠(下)

    本来,顾子寒以为唐宁夏会选择夺门而出的。可是没有,她选择了擦干泪水,用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看着他,好像是在告诉他没事,完全可以继续下去。

    顾子寒唇角的笑意更冷了,“明明不愿意,为了许慕茹,还是选择了委屈自己是吗?”

    唐宁夏也笑了,只不过是讥笑,“顾子寒,你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吧?你这辈子都不会想明白的,因为你根本没有心,没有要保护的人。”

    “唐宁夏,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你和许慕茹所谓的友情,很可笑。”顾子寒的眼底满是不屑。“你当然觉得可笑,因为你没有真正的朋友,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朋友间的付出和信任。知道吗?在我眼里,你更可笑。”唐宁夏对答如流,字字珠玑,仿佛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付出?信任?嗤——”顾子寒嘲弄的语气里夹着笃定,好像他知道一些唐宁夏不知道的事情,“知道许慕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后,你最好是还能这样义正言辞。”有些事情唐宁夏确实是不知道的,比如许慕茹为什么对她那么好。七年前,她在医院里醒来,脑袋一片空白,茫然无措,许慕茹为她打点一切,把她照顾得妥妥当当,一点一点消除了她心里的不安,让她平静地接受了失忆的事实,她就一直记着这份恩情,不断地告诉自己日后要报答。

    至于许慕茹为什么心甘情愿地做这一切,唐宁夏从来没有多想过,因为……她感受得到许慕茹是真心的,她也相信许慕茹是真心的。“顾子寒,你真可怜。”唐宁夏说,“因为你从来没有被真正地爱过。”因为没有被真正地爱过,所以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别人的真心,才会怀疑别人的真心。

    唐宁夏又说:“现在你那位所谓的女朋友,爱的也不过是你的金钱地位吧?幸好你有一流的头脑和一副好皮囊,不是一无所有,否则……”“闭嘴!”顾子寒的脸色倏地阴沉下去,狭长的双眸里迸射出来危险的光芒,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堵住了唐宁夏的后话。可是唐宁夏哪里是那么听话的人?她好像没有听见顾子寒的话一样,接着说:“否则,你就是没有心,没有人爱,强势自负的可怜虫。”闻言,顾子寒的胸膛竟然有了明显的起伏,双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唐宁夏只当顾子寒是被自己说中了痛处,无声地笑了,然后,她伸手脱去自己的衬衣,整个上身裸露在顾子寒的眼前,“顾子寒,你不是要我吗?怎么,还有心情吗?”毫无预兆地,顾子寒伸出手,掐住了唐宁夏的咽喉……唐宁夏只是感觉到喉咙的地方一痛,然后呼吸就不顺畅了。她知道自己也许会被顾子寒就这样掐死,但是看向顾子寒的眼神依然是倔强无比的。

    顾子寒自上到下扫视了一圈唐宁夏,想起了那些新闻——h&r经纪人为推出专辑甘被潜规则……h&r经纪人与组合成员集体淫乱……“脏。”顾子寒眼里厌弃一点一点地凝聚,厌弃到了他这双狭长的眸子再也装不下的时候,他推开唐宁夏,“滚!”语毕,顾子寒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向了房间。房间的自动门开了又关上,就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唐宁夏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光,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眼泪再也无法抑制,大滴大滴地从眼眶里流出来……大概这一辈子,唐宁夏都不会忘记顾子寒刚才那种厌恶到了极点的眼神,好像她是垃圾一样廉价的东西。<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没错,她廉价,为了生活为了事业,甘愿躺到他的身下。可是顾子寒有什么资格说他脏?就算她在十八岁就生了一个儿子,那也比他用权势打压她光明正大得多,凭什么说她脏?这个姓顾名子寒的人,唐宁夏想,她大概是要恨一辈子了。片刻后,唐宁夏收拾好情绪抹去脸上的泪水,穿上衬衣,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几百年不带一次的墨镜戴上,遮住红肿的双眼,这才离开这套房子。乘电梯的时候巧遇两个英国人,他们用字正腔圆的英式英语问清洁阿姨新天地怎么去,清洁阿姨连连摆手,表示自己听不懂英文,两个英国人大概是懂得清洁阿姨的意思,无奈地笑着跟清洁阿姨说了声谢谢。“出酒店之后左拐直走,十号线地铁直接到新天地站下车。”唐宁夏刚好知道路线,加之英国人让她有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随口就说了出来。两个英国人十分惊喜和意外,绅士地跟唐宁夏道谢,赞她的英语口音很纯正,好像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唐宁夏笑了笑,“我在英国生活了七年。”“哦,那为什么回中国了呢?”其中一个英国人问。为什么回来了?

    唐宁夏一愣,正想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电梯抵达一楼,她匆匆道别,逃走一般走向停车场,就像几个月前从英国逃回中国。

    如出一辙的狼狈。

    找到了自己的车子后,唐宁夏钻上车把自己紧紧锁在小小的车厢内,仿佛这样,那些谩骂声和厌恶的眼神就能离自己远去……她在英国呆了七年,前几年为了生活而边上学边工作,还要抚养睿睿,虽然辛苦,但是却远远不像最后那一年那么狼狈。最后那一年,已经当了一年的职业经纪人的她,在英国的娱乐圈里已经小有名气,带的组合乐队从寂寂无名到红遍了欧美,斩获了不少奖项,本来她和乐队的未来都是一片光明,可是四个月前爆发的绯闻却彻底毁了她,什么和乐队成员集体淫乱,什么为了捧红组合甘愿被制作人潜规则……乐队的粉丝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同行对她嗤之以鼻。为了保住乐队,加之她不想多做解释,于是她选择了辞职,回国。唐宁夏以为回国是全新的开始,可是没想到会遇上顾子寒,没想到会被他这样刁难和……羞辱。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生活。

    但是唐宁夏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把生活过得这么曲曲折折,十八岁就怀孕,失忆,独自在国外漂泊,产子,进入英国的演艺圈,又被绯闻逼着退出演艺圈……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唐宁夏忽然感觉有些透不气来,她降下车窗,拧开一瓶矿泉水,还没来得及喝,手机就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许慕茹。

    唐宁夏的眉头禁不住微微皱了起来,这个时候许慕茹在拍戏才对啊,怎么会有空给她打电话?难道是……倏地,唐宁夏的心里面滋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被这种不好的预感吞没之前,她接通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许慕茹急急忙忙的声音就撞进了耳膜里——“你在哪里?别跟我说在家,我打你家固定电话没人接。打给睿睿,睿睿说他在我奶奶家,还说你是因为要来陪我拍戏才把他送到我奶奶家的。你跟陈姐说所有的事情明天就可以解决。宁夏,今天晚上,你要做什么?”“我在花园酒店。”唐宁夏知道是瞒不下去了,反正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告诉许慕茹省得她想太多和瞎担心。“等我,我现在马上过去。”“哎……”唐宁夏想问许慕茹为什么不拍戏的,但是许慕茹已经把电话挂了,她只能坐在车子里面,等许慕茹过来。这个时候,s市的华灯已经亮起,把整个s市点缀得璀璨魔幻,只要透过这灯光就能看见人们的纸醉金迷。三十分钟后,许慕茹火红的法拉利停在唐宁夏新买的君越旁边,她匆匆下车,把唐宁夏的副驾座的车门敲打得“咚咚”直响。唐宁夏打开车门,许慕茹一把钻进来,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就抓住唐宁夏的双肩问:“你有没有怎么样?”问完,还不等唐宁夏回答,她就看见了被唐宁夏随手放在一旁的房卡,她恨恨地抓起房卡,转头又注意到了唐宁夏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老天……”许慕茹感觉自己几乎要崩溃了,大脑空白了三秒后,她攥住了唐宁夏的肩膀摇晃起来,“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为什么!?顾子寒这个混蛋,他……他……他妈的,我要杀了他!”“不要!”唐宁夏倏地抱住了许慕茹的肩膀,把许慕茹往驾驶座这个方向拖,“求你,不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伤害她。”许慕茹被唐宁夏像抱小孩一样抱着当然不舒服,加上听见这样的话,顿时就怒了,边挣扎边骂道:“唐宁夏!你丫脑袋是进水了么?进的还是工厂的排污水吧?你居然……”骂到一半许慕茹忽然停了下来,因为她从车窗上的倒影上看见了自己身后的情况,倒抽一口凉气,终于明白过来唐宁夏那句话的意思,惊恐地回过头就看见了——

    一个蒙面持刀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半个身子探进了车子内,明晃晃的刀锋距离她的脖子不到两寸的距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