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40章酒店里的纠缠(上)

    唐宁夏被自己疯狂的想法吓到了,要是待会顾子寒来了,她真的一手把他推下去了怎么办?

    想着,唐宁夏慌忙退回客厅。

    客厅很宽敞,黑白两个颜色是主色系,搭配得刚刚好,简单却不单调。这里好像有专人定期打扫,每个角落都一尘不染,干净得像刚刚装修好。

    唐宁夏看着深棕色的木门,想着待会顾子寒从这里进来之后,她应该说什么,做什么……

    想着想着唐宁夏就发现自己真的是傻得可以,待会说什么、做什么,决定权不在她手里,根本不用费心费力去想,因为她处于被动的位置,只有顾子寒指挥她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就像今天中午,顾子寒让她来酒店,她就得来酒店,虽然她并不愿意。

    这样深刻到要出卖自己的无奈,唐宁夏从来没有尝试过。

    虽然知道潜规则,也晓得这东西确确实实存在,但唐宁夏曾经坚决地认为永远不会让自己走到这一步。

    可是现在,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踏出这一步之后,她会不会从此堕落没有底限?

    想到这种可能性,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就在唐宁夏的心里面扩散。

    在唐宁夏的恐惧达到顶点的时候,她忽然听见了一阵有规律的脚步声从她的身后传来,整个人瞬间变得僵直……刚才她进来的时候,这里面空无一人,这脚步声是哪里来的?大门并没有被打开过,她的身后又是什么人?

    难道是小偷?

    唐宁夏更加不敢动了,她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视线能及的范围内扫视了一圈,发现左手边就有一个三十公分高的花瓶,是目前防身的最佳武器了。

    在心里面盘算了一番之后,唐宁夏以一种谁都想不到的速度迅速抄起花瓶转过身,看见的却是——

    穿着白色浴袍的顾子寒。

    平时见到的顾子寒总是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和皮鞋,就连他穿休闲装的样子都没见过,此刻见到他穿浴袍的模样,不得不说,很养眼——

    顾子寒颀长的身躯裹在白色的浴袍里,有些随意,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却丝毫不显邋遢,反而有种凌乱的美感。所以说,人长得好,怎么都好。<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唐宁夏,这就是你的诚意?”顾子寒勾了勾唇角,笑意里满是哂谑。

    唐宁夏讪讪地收回手,把花瓶放回茶几上,“我以为不是你。“那你现在看清楚是我了,还不知道该做什么?”顾子寒的潜台词呼之欲出。

    唐宁夏知道装傻没有用,该发生的迟早都要发生,不接受也要面对。她的双手放到了胸前的扣子上,“顾子寒,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从第一次见面顾子寒就在逼她。或许她错了,从第一次去找顾子寒的时候起就错了。

    “……”顾子寒并不说话,只是漠然看着唐宁夏的动作越来越颤抖。

    唐宁夏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才解掉第一颗扣子,只是觉得扣子和衣襟分离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正在离她远去……

    到了解第二颗扣子的时候,唐宁夏已经不再颤抖,速度也快了不少,也许是终于肯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了。

    第三颗扣子解开的时候,唐宁夏胸前的风光已经若隐若现,在她伸手去解第四颗扣子的时候,顾子寒倏地伸手攥住她的手,冷冷地问:“为了自己的未来,许慕茹就能眼睁睁看着你这么做?”

    “慕茹不知道。”她根本没打算告诉许慕茹,只是打算隐瞒一辈子,她不想让许慕茹感到愧疚。

    顾子寒哂笑,“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我怕她杀了你。”唐宁夏平静地抬起双眸看向顾子寒,语气跟眼神一样平静,“哦,你不要误会,你死了我倒是不介意,还有可能会感觉到很高兴。我只是不想让慕茹惹上官司,她有很高的演艺天赋,不能毁在这里。”

    闻言,顾子寒眯了眯眼,平静的双眸背后是熊熊燃烧的怒火,他攥着唐宁夏的手倏地加大了力道……

    唐宁夏吃了痛,却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眉头短暂地蹙了蹙,在心里面祈祷着顾子寒快点放手,她的左手已经接近残废了,顾子寒再这样捏着,估计会彻底残废。

    这一次幸运之神很眷顾唐宁夏,顾子寒果然很快就松手了,因为……他看见了唐宁夏手上那条横过动脉血管的伤疤。这条伤疤,是因为他才有的。

    顾子寒的目光移向唐宁夏,看见她眼底的恐惧和抗拒,也看见了她脸上的……倔强。

    明明很害怕却还倔强地不肯承认,这一点唐宁夏还是和七年前一样,没有变。

    唐宁夏却误解了顾子寒的目光,以为他这样看着自己,是在督促她,于是重新解起了衬衣的扣子……

    看见唐宁夏的动作,顾子寒已经到嘴边的“够了”两个字又被他吞回去,他倒是要看看,唐宁夏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唐宁夏解开了衬衣所有的扣子后,看向顾子寒,听见他说:“你应该知道什么叫主动。”

    “……”唐宁夏当然知道什么叫主动,可是——“顾子寒,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你良心上真的过得去吗?”

    唐宁夏企图用米晓晨唤醒顾子寒,然而——

    “这是我的事。”顾子寒冷冷地说,“你只需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就好。”

    唐宁夏听得出来顾子寒是叫她别多管闲事,最后一点希望破灭,她做起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踮起脚尖,唇碰上了顾子寒的唇,用她生涩的吻技吻着顾子寒,双手有些颤抖地环住了顾子寒的腰。

    顾子寒却是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地步,他好像根本不这个局内,而是个袖手旁观的局外人,把唐宁夏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顾子寒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许慕茹,倔强的唐宁夏居然真的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她真的把许慕茹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吗?

    想到这里,顾子寒倏地伸手横过唐宁夏的腰,手上一用力,唐宁夏的身体瞬间和他严丝合缝……

    唐宁夏错愕地抬头看着顾子寒,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顾子寒说:“我教教你什么叫主动。”

    在唐宁夏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子寒低头攫住了她的双唇……

    这近乎肆虐的接吻。

    唐宁夏只是觉得顾子寒就跟一头猛兽一样在吞噬着她,她肺里的空气都被顾子寒抽干了,无法呼吸……她估计自己随时都能晕过去……

    然而在下一秒,唐宁夏立马清醒了过来——

    顾子寒环在她腰间的手倏地往上游走……

    一股颤栗传遍唐宁夏的全身,某种陌生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炸开,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这种感觉跟上次在顾子寒家一模一样,是让人沦陷的预兆。

    唯一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唐宁夏有了浓浓的屈辱感。

    比屈辱感更明显的,是那种陌生的渴望。

    明明是被逼的,却还是不争气地……

    唐宁夏忽然慌了,下意识地就要推开顾子寒:“不要,顾子寒,放开我。”

    顾子寒感觉到唐宁夏的抗拒,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把她搂得更紧,好像要把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面一样,热切的吻从她的双唇来到她的脸颊……

    为了配合顾子寒的侵犯,唐宁夏不得不仰着头。

    如果是在电视剧里,女主角此刻一定是媚眼如丝,一脸迷醉的表情。

    可是现实中,唐宁夏睁着眼睛,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好像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白天唐宁夏把一切都做到自然而然,以为自己能坦然面对今晚的一切,可是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那种浓浓的屈辱感还是一拥而上,把她彻底地淹没了。

    为了工作,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想着,唐宁夏的眼眶就热了,咸咸的泪水夺眶而出…… [^*]

    顾子寒的舌尖尝到了咸咸的液体,一愣,掀起眼帘就看见唐宁夏红红的眼眶,身体里熊熊燃烧的欲火顿时就熄灭了一大半。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顾子寒所料未及的,他不过是想看看唐宁夏为了许慕茹,到底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而已。

    那他现在是在干什么?

    顾子寒瞬间清醒过来,看见了唐宁夏红肿的双唇、她脖子上的吻痕,以及……他的双手居然把唐宁夏搂得紧紧的。

    就像被电击了一样,顾子寒倏地松开了唐宁夏,甚至是有点慌乱的,为了掩饰自己的这种慌乱,他的唇角勾起哂谑的弧度,“为了许慕茹,你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吗?哭什么?”

    唐宁夏看着顾子寒,咬紧牙关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忍住,一脸的倔强。

    顾子寒皱了皱眉头,不近人情地扔出一句:“我没兴趣和一个哭着的女人做。要么把眼泪吞回去,要么你滚回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