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38章去找顾子寒

    唐宁夏错了,而且还错得很彻底,顾子寒还真的就能一手遮住她的天。

    第二天,唐宁夏到公司之后才发现,许慕茹几乎是被变相地封杀了。不管是剧组还是广告代言,没人敢再考虑用许慕茹这个人。《全城搜爱》的主题曲原定是由许慕茹来唱的,可是唐宁夏一觉醒来,许慕茹就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了。

    如果不是《全城搜爱》的拍摄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临时换人要耗费太大的物力和财力的话,唐宁夏估计许慕茹都要被剧组踢出来。

    “我靠!”唐宁夏拍桌,愤愤地盯着电脑屏幕,在脑海里面把顾子寒虐杀了一万遍,还是觉得不解恨。

    唐宁夏忽然想去问顾子寒为什么要这么做,许慕茹并没有做错什么,责任全部在她身上,顾子寒为什么要连带着把许慕茹也报复了?

    陈玫丽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急急忙忙来找唐宁夏,问:“宁夏,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去和顾子寒谈个合作,怎么会谈成这个样子了呢?”

    “陈经理,对不起。”唐宁夏低下头,“是我做事不够谨慎,得罪了顾子寒。”

    “马上把事情解决了!”陈玫丽本来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此刻疾言厉色的模样不是不吓人,“宁夏,再这样下去,你不但会毁了自己,还会毁了慕茹。你们都是好苗子,事业才刚刚开始,可千万不要就这样毁了。”

    “我了解。”唐宁夏点了点头,态度虚心,又语气坚决地说,“我不会让慕茹就这样被毁了的。”

    唐宁夏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是属杂草的,怎么都能活下去,顶多转行。可是许慕茹不行,慕茹天生就属于舞台,有极高的演绎天赋,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华人的骄傲。她就算毁了自己也要成全许慕茹。

    当下,唐宁夏就抓起包,冲出办公室直奔公司的停车场取车,往顾氏企业大楼开去。

    上班高峰期,道路不是很通畅,车速要比平时慢很多,偶尔还会遇上堵车,此起彼伏的喇叭声里透出难耐的烦躁来,每个人都恨不得这长长的马路上只有自己这一辆车。

    唐宁夏第三次被堵住,她慢慢踩下刹车,不按喇叭也不骂粗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驾驶座上,目光平静地望着前方的车龙,脑袋在飞速运转……

    反正你狂按喇叭或者大爆粗口,这拥挤都得不到改善,白白浪费表情和力气而已,还不如用这些力气来思考某些事情该怎么解决。

    一直到长长的车龙动起来,唐宁夏都没能想出一个方法来,主要还是她摸不清顾子寒的脾气,而且顾子寒这个人软硬不吃,她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九点三十分的时候,唐宁夏的车子停在了顾氏大楼的露天停车场,但是她没有下车,只是拨通了秦宇哲的电话。<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电话很快地就被接了起来,唐宁夏直接且坚定地说:“我要见顾子寒,无论如何。”

    “唔。”秦宇哲好像长长地松口气一样,“你终于来了。”

    “……”唐宁夏的脑子里满是疑惑,原谅她无法跟上秦宇哲的节奏,为什么他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在等她来一样?

    “好了。”秦宇哲的声音又在唐宁夏的手机里响起,“前台那边交代好了,你上来吧。呃,还是我下去接你?”

    “不用了。”唐宁夏打开车门下车,走向顾氏企业大楼,“我自己上去就好。”

    说完唐宁夏就挂了电话,高跟鞋踩出有规律的节奏,在前台惊愕的目光中进了电梯,上楼。

    都说前台是公司最佳的八卦地点,果然不假,唐宁夏一进电梯,漂亮的前台就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同事,满脸诧异地说:“那个女人又来找总裁了,今天她的表情好恐怖啊,好像要杀了总裁一样。”

    其实这位同事看唐宁夏的表情也像是这样子来着,可是这个——“不太可能吧。”

    实际上如果可以,唐宁夏是真的想杀了顾子寒,可是她上有许慕茹下有唐睿睿,一个要她将其捧红,一个要她照顾长大,还是算了,走法律允许的途径,好好和顾子寒谈谈吧。

    然而——

    顾大总裁没空!今天一上午都没空!

    唐宁夏目光犀利地看着一脸苦逼表情的秦宇哲,逼问:“顾子寒故意的是不是?”

    “咳咳。”秦宇哲立正站定,表情正气十足。

    唐宁夏点了点头,“我懂了。”如果给顾子寒真的那么忙,那么刚才在电话里秦宇哲就该和她说清楚的,可是上来之后顾子寒才突然忙了起来,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混蛋!”——唐宁夏狠狠地在心里面骂了一声。

    “那……你在这里等等,我先去忙,有需要的话叫我,或者秘书。”秦宇哲把一切交代妥当才出了会客室。

    唐宁夏把包包扔到沙发的角落,把自己摔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开始等顾子寒有空的时候到来。

    这一等就是一个上午。

    中午十二点整的时候,唐宁夏的耐心终于消耗殆尽,拍桌而起,疾步走到助理办公室问秦宇哲:“顾子寒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有空见我?”

    “这个……”秦宇哲沉吟了片刻,终于想到了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得看顾总什么时候高兴。”

    “他现在不高兴是吗?”唐宁夏眯着眼睛问,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秦宇哲被唐宁夏的表情吓到了,愣了半晌才连连点头:“……嗯嗯嗯。”

    唐宁夏忽然勾起唇角,笑得阳光明媚,“很好,那我只能……让他更加不高兴了。”

    说完,唐宁夏不给秦宇哲任何反应的时间,就转身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哎哎,宁夏!”秦宇哲想阻止已经来不及,看着唐宁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顾子寒跟他说唐宁夏没变,可是这死丫头明明变了好不好,越来越敢了。

    唐宁夏确实很敢——她冷着一张脸气冲冲地出现,把几个秘书吓得愣在了座位上,然后……很霸气地一脚踢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门板和墙壁遽然强烈撞击,发出吓人的声音,也成功地把顾子寒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只不过顾大总裁的眼神仍是风轻云淡的,并没有被那突如其来的恐怖撞击声吓到。

    倒是唐宁夏被气到了,而且是差点气得晕过去——顾子寒在下国际象棋,他在和自己下国际象棋!

    靠你大爷的!你不是没空吗?不是很忙吗?很忙没空是因为要和自己下国际象棋吗!?

    唐宁夏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顾总,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我没什么事好和你谈的。”顾子寒闲适自得,低下头去继续自己的棋局,根本不为所动。

    唐宁夏忍住去掀了顾子寒的桌子的冲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也很有诚意:“那天打破了那瓶东西,我道歉。”

    “道歉?有用吗?”顾子寒终于掀起眼帘看向唐宁夏,目光却是冷厉的。

    “那你这样打击报复我又有用吗?”唐宁夏的怒气渐渐地压抑不住了,“顾子寒,你高高在上,你掌握着别人的生杀大权。你知道辛辛苦苦争取到的东西,被人毫不费力地捏碎是什么滋味吗?不知道吧,如果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这么做了。”

    “这种滋味,就是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的代价。”顾子寒将那种不近人情的气场发挥到极致,让人感觉凉到了心脏的最深处。

    闻言,唐宁夏的左手下意识地收紧,连拳头都握不起来。——这就是太傻的代价。

    “我知道那是大白的药,他靠着这个延长寿命。”唐宁夏的语气终于低了下去,“我也知道在你眼里,我连你家那只狗都不如。可是,顾子寒……你家的狗要活下去,我就不要活下去了吗?”

    一般小说进行到这种时候,女主角说出这么有冲击力的台词时,眼泪也该下来了,这样子男主角才会心软,才会显得女主角更加惹人心疼。

    可是事实证明唐宁夏真的是属于奇葩杂草形的,这种时候她的目光反而更加倔强。其实她心里也觉得难受,也感觉到委屈,可是却死死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她的眼泪只留给愿意包容她、关心她的人看,顾子寒现在在打击她,报复她,是她的仇人,对手,她怎么能在对手仇人的面前露出那软弱的一面来呢?再说顾子寒这种不近人情的,大概只会把她的泪水当成笑话看。

    “顾子寒,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讨厌我,那你想怎么打击我报复我都随便。但是,请你不要影响到慕茹。这件事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做人总要讲讲道理的。”唐宁夏说。

    顾子寒眯了眯眼,哂笑着说:“要不是因为影响到许慕茹,唐宁夏,你就不会找到这里来了是吗?”

    “没错。”唐宁夏直言不讳,她为什么要找到这来呢?她讨厌顾子寒,顾子寒也厌弃她,既然两看两相厌,她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很好。”顾子寒的表情意味不明,也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什么,丢给唐宁夏一张房卡,“让我看看你为了许慕茹,愿意做到什么程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