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35章唐睿睿和顾子寒(上)

    唐宁夏很给许慕茹面子,牵起唇角笑了笑,上车赶往郊外。

    其实从七年前在医院里醒来,脑袋一片空白,又从许慕茹口中得知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唐宁夏就知道,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是尽职尽责的好妈咪。

    天底下,大概没有几个女人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爸爸是谁吧?

    她就是为数不多的奇葩之一。

    唐宁夏无法给睿睿一个完整的家庭和正常的生长环境。所以,她永远不可能是个称职的好妈咪。

    许慕茹一眼就看穿唐宁夏在想什么,叹了口气,“好了,宁夏,别想了。有些事情,我们都没有办法。”比如她失忆的事情。

    “我没想什么啊。”唐宁夏的双手交叠在后脑勺上,充当了枕头的角色,她装出一副轻松惬意的模样说,“你说得对,有些事情我们都没有办法。还有些事情,是我们怎么想都不可能想通的。”比如——

    七年前,她醒来后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身无分文却还坚持要生下睿睿这件事。

    当时,许慕茹对她说:“宁夏,不要害怕,忘记了那些破事对你而言是好的。你就当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获得新生了吧。”

    那个时候唐宁夏正因为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而处于震惊又惶惶不安的状态,许慕茹的话无疑是紧接着给了她第二波震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许慕茹:“你是说……我怀孕了?”

    “嗯。”许慕茹点头,“但是宁夏,你现在才十八岁,不过你已经没有任何亲人,这个孩子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当时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她点头,“我要把孩子生下来。”她没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时至今日,她依然不能想明白为什么当时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只是记得当时有一道声音在心里呼唤,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一定要生下来。

    虽然想不明白,但是唐宁夏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在异国漂泊了漫长的七年,两千五百多个日夜,睿睿是唯一一直陪着她的人。

    七年的时光匆匆流逝,那个孩子,也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祸害人间的小正太。

    此时此刻,这个小正太正在郊外一个别墅区里晃悠。<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郊外的高档别墅区,依山傍水,仿佛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经过精心的规划一样,整个别墅区绿油油的一片,中间掺杂着开得正好的花朵,景色不是一般般的好。

    一个粉雕玉琢一样眉目精致的小孩,正行走在这大好的景色里,小孩有着柔软的黑发和墨玉一样的眼睛,皮肤白嫩得像牛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学校制服,领口系着红色的蝴蝶结,小书包在他的背后晃啊晃的,他不算长的双手抓着双肩包的肩带,一边走一边张望,墨玉一样的双眸转来转去,尽显古灵精怪。

    本来,今天老师把全班同学带出来上室外课,是要去农场的,不巧农场正好在这个别墅区附近,她趁着老师和同学都不注意的时候偷溜了出来,就连被找到之后的台词都想好了:我只是去撒尿,不小心迷路了!到时候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去撒尿不告诉老师,他还可以义正言辞地说:我是男孩子,老师都是女的!——多么无懈可击。

    最无懈可击的,是某个他很想见一面的人,就住在这个别墅区,而且是前面不远处那栋别墅!

    越想越高兴,小孩子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很快地,他就走到了那栋别墅的门前。

    这是一栋三层的欧式建筑,落日的余晖洒在白色的墙垣上,把这栋别墅渲染得更加漂亮。

    小孩子四周看了看,注意到别墅门前有两个圆滚滚的大理石圆球,刚好在车道的旁边,他走路也走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趴到圆球上休息。

    可是才休息了不到两分钟,他一个不经意的抬眸就看见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开了过来,他愣住,确认了一遍车牌号,立马就反应过来车里面的人是谁,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惊讶,冷不防从圆球上滚了下来,很不巧滚到了车道上……

    顾子寒只是看见一团黑色的东西突然从家门口滚到车道上,及时地踩下刹车,他的视线越过车子的挡风玻璃,定睛确认了好几遍才敢相信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个……小孩子。

    居然是小孩子。他家门前,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生物的?

    顾子寒闲闲地往座椅的靠背上一靠,抄着手看着这个孩子——他半边脸颊贴在地趴在车道上,像只死鱼一样,而他在他快要到家的时候突然滚到车道上来,不是不可疑。

    就这样过去半晌,顾子寒按兵不动,那个孩子也就这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渐渐的,顾子寒抄着的手放下,眉头皱起……那个孩子看起来还很小,会不会是他想太多了,这个孩子没什么阴谋诡计,他可能出了什么事……

    想着,顾子寒已经打开车门下车,走到了孩子的身边蹲下,打量起了这个孩子……刚才在车上他看不到这个孩子的脸,现在一看,心脏里面竟然划过一种异样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这个孩子长得……过于漂亮了,他有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此刻正看着他,不停地转着,显得古灵精怪,很讨人喜欢,所以他才会忍不住问道——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沾在校服上的沙尘,双眸亮得像天际的星星,说:“唐睿!”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顾子寒暂时还不能把“唐睿”两个字跟任何一个认识的人关联起来。

    “我们班在附近的农场上室外课,我……我迷路了。”睿睿低下头,双手不安地绞着衣角。他的不安是因为说谎。

    顾子寒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小孩子的掩饰,一挑眉梢,好整以暇地问:“这么巧迷到我家门口来了?”

    睿睿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顾子寒,猛点头,纯洁无邪的模样让人觉得怀疑他都是种罪过。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滚到路上来?”

    唐睿睿小朋友很无辜地指了指大理石圆球,“我本来是趴在上面休息的,不小心摔下来了。”实际上是被毫无预兆地出现的顾子寒吓得滚下来的。

    “这样……”顾子寒若有所思地看了大理石圆球,又看了眼近在眉睫的家,在唐睿小朋友以为他会把他请进屋去的时候,冷不防吐出一句:“那你可以趴回去继续休息了,再见。”

    “……”唐睿睿小朋友努力地忍住眼泪,扁着嘴攥住顾子寒的衣袖撒娇,“叔叔,我迷路了。”

    “我知道。”顾子寒不冷不热的,用一种“你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的眼神看着唐睿睿。

    唐睿睿小朋友完全没想到顾先生不近人情到这种地步,嘴巴更扁了,可怜兮兮地看着顾子寒。

    “你这样看着我是没用的。”顾子寒看着眼前的小鬼,“不如想想怎么迷过来的,然后怎么迷回去,这样你下次才不会迷路。”

    唐睿睿看着长长的路,很忧愁地说:“我要是迷不回去了呢?”

    “那我劝你趁着天还没黑,四周看看哪棵树可以过夜。”

    事实证明顾先生没有最无情,只有更无情,唐睿睿小朋友所有的幻梦全部破灭,扁着嘴吧说了声“好吧”,然后伤心地转身,默默地走上了回农场的路,默默地在心里哀嚎:还有好长啊啊啊!

    顾子寒看着小孩子的背影,上了自己的车,往着家里的车库开去。

    而可怜的自找虐的唐睿小朋友默默地走在看不见尽头的路上,在心里默默地给顾子寒打上了“坏人”的标签,然而标签还没来得及贴上,身后就响起了喇叭声:“叭叭——”他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又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保时捷,脚步不由得顿住,愣愣地看着那辆车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他的身旁。

    顾子寒降下车窗,看着都还没车子高的小鬼,“上车,我送你到农场。”

    唐睿睿小朋友的眼睛一亮,利索地跑到副驾座的车门边,爬上车,用亮晶晶的双眸看着顾子寒。

    顾子寒第一次觉得小孩子也是有趣的生物,“很高兴?”

    “嗯嗯。”唐睿睿使劲地点头。

    “为什么?”

    “因为你其实是个好人啊!”

    顾子寒还是第一次被说是个好人,也许因为对方是个孩子,他破天荒地笑了笑,“不怕我把你带到没人的地方卖给人贩子?”

    “唔,我可以卖很多钱的,如果帮你数钱,可不可以分我一点?”唐睿睿的双眸已经冒出金光闪闪的人民币符号。

    顾子寒忍俊不禁,忽然转移了话题:“刚才你为什么骗我?”

    唐睿睿一愣,失望地说:“被你知道了啊。”说着他举手做投降状,“好吧,我不是迷路,是逃课。”说完不给顾子寒任何时间,立马又问道,“叔叔,你念书的时候有没有逃过课?”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