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34章顾子寒的刁难

    今天上午一整个上午许慕茹都在拍戏,过程很顺利,基本上都不带ng的,唐宁夏认为这是个好预兆。

    午饭过后,唐宁夏立马拉着许慕茹直奔和厂商约好的酒店,路上还不忘叮嘱许慕茹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许慕茹也格外用心,一一记下,再不是以往那副傲然散漫的样子。

    唐宁夏就在想,她们都这么努力,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名贵的法拉利在马路上稳稳地疾驰着,仿佛有自信在飞扬。

    一点四十分的时候,许慕茹的车子停在了咖啡厅门前,两人下车,进入了咖啡厅。

    咖啡厅装修得大气而又不失温馨,把休闲和商务洽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也许这就是它能成为闻名全世界的连锁咖啡厅的原因。

    唐宁夏和许慕茹等了几分钟厂商的代表才到,唐宁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这个厂商代表的表情十分不对劲,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欲言又止。

    倏地,唐宁夏的心里面滋生出来一种不好的预感。

    厂商代表坐下来,唐宁夏就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安之若素地跟他打招呼,作介绍。不过这一整个过程下来,厂商代表脸上的笑容都非常牵强,好像觉得愧对唐宁夏一样,却迟迟不说实话。

    唐宁夏不想再浪费时间,反正该面对的事情迟早要面对的,直接说:“陈先生,代言广告……是不是出了问题?”

    “呃……”姓陈的厂商代表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是的。唐小姐,我们审慎地考虑一下,觉得许慕茹小姐其实不太适合代言我们的产品。”

    许慕茹眯了眯眼,这个她要发飙或者开毒舌之前的预兆,唐宁夏忙忙握紧她的手,捏了捏她的虎口,示意她冷静,自己抢在她前头开口:“陈先生,你这么说,是想告诉我昨天那通电话,你们并没有经过审慎的考虑吗?贵公司就是这样办事的?”

    唐宁夏的语气不重,甚至还有些温和,但是藏在温和里的诘问和哂谑,地球人都听得出来。

    厂商代表擦了擦汗,公司说这是个新晋经纪人,道行不是很高,所以才派他来的,可是现在看来……公司错了啊,人家的道行不止高,还不知道有多高!他只能道歉——

    “唐小姐,许小姐,抱歉。这样吧,为了补偿你们……”

    “送我们几箱我没有代言成功的饮料是吗?”许慕茹饶有兴趣地把弄着自己的美甲,凉凉地看向厂商代表,唇角微微翘起……她的淡定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厂商代表终于知道老板为什么会选中这个女人当代言人了,可惜的是……她得罪了大人物。

    过去半晌,厂商代表一只是叹了口气,“是的,许小姐,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不用了。”许慕茹倏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冷地轻拍了一下桌子,“陈先生,几箱饮料,我还是买得起的。你走吧,我想和我经纪人说点事。”

    厂商代表脸上浮出类似于愧疚的表情,站起身来,刚要离开的时候又被唐宁夏叫住:“等一下!”

    这次唐宁夏并不显得咄咄逼人,反而是语气里的那股子笃定让人害怕:“有人阻止你们是不是?那个人不让你们找慕茹代言是不是?谁?姓米还是……姓顾?”

    “呃……”厂商代表的身体忍不住颤了颤,心想还好,这女人还记得自己得罪过谁,但是他不能说实话,只能说,“唐小姐,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懂。希望下次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再见。”

    看着厂商代表以一种风一样的速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唐宁夏笃定地说,“我知道了,是顾子寒。”

    “这年头啊……”许慕茹叹着气靠在沙发椅的靠背上,“顾子寒也卑鄙了。”

    唐宁夏的脸上迅速露出一种“加一”的表情,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接到了陈玫丽的电话,陈玫丽说明天许慕茹的面试资格被莫名其妙地取消了,问她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唐宁夏闭了闭眼,终于知道顾子寒有多狠,但是别以为这样她就会放弃了——“陈姐,代言这边也谈崩了。我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大概知道。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很快就会解决好。

    挂了电话之后,唐宁夏当下就想去找顾子寒,可这也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已,最后她还是冷静了下来,毕竟无凭无据就去找顾子寒,就算顾子寒矢口否认她也没有办法。所以她要给自己时间冷静,慢慢地好好解决这件事情。

    不过有一件事情唐宁夏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顾子寒这个混蛋,人渣!”粗口是现在的唐宁夏唯一的发泄途径了。

    “唔。”许慕茹好整以暇地看着唐宁夏,整个人显得闲适散漫,“唐小姐,你还没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

    唐宁宁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许慕茹。

    听完后,许慕茹笑了,“所以说,亲爱的唐宁夏小姐,你得罪的不是顾子寒,而是顾子寒家的狗?”

    唐宁夏无力地软下了肩膀,“我知道我连一只狗都不如,你不用再强调了。”也只有在许慕茹的面前,唐宁夏才会放纵自己露出这颓丧的一面。

    许慕茹笑了笑,“你确定是顾子寒?”

    “除了他还有谁能这样一手就把我的天遮住?”唐宁夏趴在桌子上,搅动着杯子里的浓香咖啡,“我恨顾子寒!”

    许慕茹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然后迅速地在心里面暗暗盘算起下一步该怎么办,她一定会让顾子寒后悔这么做的。

    下午唐宁夏和许慕茹都没事,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咖啡厅里,一个肆意各种吐槽顾子寒,一个支着下巴充当倾听者的角色。

    四点多的时候,许慕茹揉了揉听了一下午顾子寒的坏话的耳朵,说:“走吧,我们去接睿睿放学。”

    这段时间以来唐宁夏一直都很忙,除了有时候能在早上把睿睿送到学校去之外,大部分时间是帮佣阿姨帮忙接送的,她都觉得愧对睿睿。今天难得有空,她收拾了一下心情,直奔学校。只要见到睿睿,她所有的伤都会瞬间得到治愈。

    在去学校的路上,唐宁夏并没有再提起顾子寒,尽管两个大好机会因为顾子寒而失去了,但是她也相信,机会肯定不止这两个,收拾好心情,等待和把握下一次机会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到学校的时候,学校还有十分钟才放学。

    这是s市最负盛名的贵族学校,设计建筑由许氏一手包揽,所以许慕茹毫不费劲地就把睿睿送进了这所学校,每到这个时间,学校门前满是接孩子放学的名车。

    唐宁夏放眼望去,来接孩子的不是保姆就是司机,极少有父母来接孩子。她松了口气,“本来我还担心,我老是不能来接睿睿放学,他心里会不会觉得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好了,现在我不担心这个问题了。”

    “你就放心吧,唐睿睿小朋友不是那种喜欢胡思乱想的孩子,小鬼的心理强大得很。”许慕茹也不知道是在夸睿睿还是在吐槽,就这样笑着,等着睿睿放学。

    十分钟后,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环境优美的校园内有了骚动,不久后,小学部的一大批孩子鱼贯而出。

    以前在英国的时候,唐宁夏总是能在一大群孩子当中一眼就认出睿睿来,她觉得那是因为在众多金发碧眼的外国孩子当中,睿睿是唯一一个黑头发的人,所以很好认,可是回国之后,她依然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睿睿,终于懂得这就是血缘。

    可是今天,她没能找到睿睿。

    整个小学部不过一百多个孩子,在这一百多个孩子里面,她怎么看都没有睿睿的身影。

    “怎么回事?”唐宁夏有些慌了,很多事情,很多磨难,她可以微笑着接受,然后冷静地挑战。可是只要睿睿出事,她就会崩溃,好像全身的力量瞬间被抽光。

    其实睿睿就是唐宁夏的死穴。

    “别慌。”许慕茹拍了拍唐宁夏的肩膀,“我去问清楚,你等等。”

    说完许慕茹跑进了学校,问门口的保安,“大叔,二年级一班还没有放学吗?”

    “哦,二年一班啊。”保安指了指校门外,“我记得今天下午他们是室外课,具体你要到教务处去问问了。”

    许慕茹点头道谢,跑回去正想告诉唐宁夏,却被唐宁夏抢在前头开口了,只是她的语气十分低落:“在郊外。我刚刚打给阿姨了,说睿睿他们班今天室外课。……慕茹,我是不是很不负责任?”身为一个妈妈,却连儿子下午要上室外课都不知道。

    许慕茹打量着唐宁夏,用一种很淡定的语气说:“我已经习惯了。大概睿睿也已经习惯了。”

    本来唐宁夏就已经够自责了,现在许慕茹这么一说,她只想撞到学校的围墙上去。

    许慕茹一眼窥透唐宁夏的想法,拉住她说:“可别寻短见,不然留下唐睿睿小朋友一个人很可怜的,你忍心看着他当孤儿吗?”

    “……”

    “再说了,小唐很强大的,你在英国把他弄丢无数次他都没有怪你,更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怪你的,他又不是不知道你忙。所以呢,别自责了,还是赶到郊外去接他吧,说不定还能给小唐一个惊喜。”许慕茹的语气很轻松,力图让唐宁夏开心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