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31章诱拐大白

    顾子寒就站在唐宁夏身后的不远处,安之若素地看着唐宁夏教唆大白来咬他。而他的身旁,站的是米晓晨。

    相对于顾子寒,米晓晨就显得有些不淡定了,她不可置信地微张着嘴,好半晌才艰难地吐出一句:“唐宁夏她,她是疯了吗?”

    顾子寒不置可否,早在七年前,他就已经习惯唐宁夏这傻缺的一面了,只是蹲下来喊了声:“大白。”

    尾音落下的时候,顾子寒清清楚楚地看见唐宁夏的背影颤了一下,然后愣住不动了,好像一座石雕蹲在那边,一直到大白跑过来了,她都还不敢看过来……

    顾子寒就这样以一种优雅的姿势蹲着,抚着大白的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唐宁夏僵直的背影,等着看她转过头来会是什么表情。

    唐宁夏迟迟没有转头,她一直在纠结刚才那句话顾子寒到底有没有听到,如果听到了,按照顾子寒那么记仇的性格,他多半会指挥他家那只萨摩耶来咬她吧?

    越想唐宁夏就越懊悔,恨不得把刚才那句话从顾子寒的耳朵里掏出来,然后吞回肚子里,不然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顾子寒。

    幸好,一道略显苍老却也显得中气十足的男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解救了唐宁夏——

    “子寒,让你久等了。”

    唐宁夏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循着声源看过去,看见了一位已经将近六十岁的老人,他虽然已经满头银发,但却容光焕发,步履稳健,动作方面完全不像个老人。

    顾子寒这种人,一看就是那种不尊老也不爱幼的,唐宁夏笃定他一定会给这个老人甩冷脸。

    可是没有。顾子寒从容地站起来,对着老人扬了扬唇角,是那种发自心底的微笑,平时萦绕在他身旁的寒气早就无影无踪,整个人瞬间变得温和,就连声音都亲和了不少:“秦叔。”

    唐宁夏忍住揉眼睛的冲动,目不转睛地盯着顾子寒看……是错觉吧?还是眼睛出了毛病看错了?不近人情的顾子寒耶,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平易近人?

    相对于唐宁夏的反应,米晓晨完全可以用安之若素来形容个,毕竟他知道这个秦叔对顾子寒而言意味着什么,对着秦厚天笑了笑,“秦行长,好久不见。”

    “米小姐,好久不见。”秦厚天笑着回应米晓晨。

    这个时候唐宁夏才发现秦厚天也是个变脸的高手,上一秒对着顾子寒,明明还是长辈看晚辈的和蔼眼神,可是下一秒对着米晓晨,虽然语气很客套很礼貌,三百六十度无漏洞,但是却已经显得十分疏离。<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唐宁夏正想着,秦厚天忽然看向她,疑惑地问:“这位是?”

    “呃,你好,我是……”唐宁夏头皮一硬,礼貌地开口回答问题,然而没来得及自报家门就被顾子寒打断——

    “我叫来照顾大白的,姓唐。”顾子寒拍了拍大白的头,示意大白去找唐宁夏。

    大白居然真的就懂了顾子寒的意思,屁颠屁颠跑向唐宁夏了,又是各种蹭和谄媚。

    “哎哟,不容易啊!”秦厚天拍着掌大笑,“子寒,你家这大白居然还会讨好除了你之外的人。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现在才愿意让我偶尔摸一摸的吧?”

    “它慢热。”

    此刻的顾子寒,从容不迫,语调不疾不徐,有一种淡然的气质。他的唇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很容易就给人一种他本性温柔的错觉,米晓晨看着看着就入迷,幻想着有朝一日,顾子寒也可以用这种眼神和语气看着自己。

    而唐宁夏,或许是因为早就见过顾子寒的这一面,所以并不怎么感到诧异,只是记得吐槽。

    不过唐宁夏吐槽的对象是那只狗,顾子寒说它慢热,这只畜生哪里慢热了?上次第一次见面就猛地朝着她扑过来,分明是人来疯好不好!?

    “但是它对熟人就不一样了,很热情,就跟人来疯似的。”秦厚天忽然笑着说。

    闻言,唐宁夏有片刻的愣怔,她看着大白,不解地“嗯?”了一声,这个畜生对熟人很热情?可是,貌似……她和这个畜生……不是很熟啊。

    “我一直很喜欢大白。”秦厚天笑着走过来,抚了抚大白的头,大白的眼里浮现出一种类似于抗拒的情绪,往唐宁夏身边缩了缩,秦厚天也不生气,还笑眯眯地说,“很有个性。”

    这个时候,大白忽然扭头看向唐宁夏,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又就着唐宁夏的腿蹭了起来,各种谄媚和讨好,脸上挂着招牌的“萨摩式微笑”。

    “……”唐宁夏无语,什么有个性?这只畜生分明没有底线好不好?!

    “怪了。”秦厚天若有所思地看向米晓晨,“晓晨,你花了这么多年时间大白都不愿意接受你,可是它怎么对这位唐小姐这么热情?”

    唐宁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秦厚天这句话别有深意。

    米晓晨也许是和唐宁夏有同感,并且懂得了秦厚天的“深意”,脸色僵了好几秒才绽开一抹微笑,“也许是我不懂得怎么去哄宠物。”

    秦厚天笑了笑,这个话题也就此结束,秦厚天和顾子寒谈起了正事,而顾子寒,也真的就这么把大白丢给唐宁夏,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带着米晓晨走了。

    唐宁夏对着顾子寒和米晓晨成双成对的背影咬牙切齿,片刻后看向大白,说:“你居然可以跟这样的人生活,真服了你了。”

    大白只是看着唐宁夏,它的眼睛很亮,表情看起来像是在笑,雪白的毛发毛茸茸的,手感很好,加上萨摩耶独有的可爱又纯洁的表情,简直就是萌死人不偿命。

    “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笑?”唐宁夏一脸疑惑的表情,“不过你笑起来的时候还蛮好看的,比你那个主人可爱多了。让你主人跟你学习学习吧。”

    大白当然不能回答唐宁夏,只是眨了眨眼,纯洁里带点傻气,让人很想欺负却又不忍心。

    看着大白,唐宁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一种心软的感觉,就这样盘着腿坐在草地上,不再看顾子寒和米晓晨,抚着大白的头开始……各种吐槽顾子寒。

    “跟顾子寒那种人生活在一起很辛苦吧?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想干什么,更不会知道他接下来想干什么……喂,你跟我走吧,跟顾子寒一起生活你不觉得很苦逼么?……”

    就在唐宁夏诱拐顾子寒的宠物时,顾子寒接到了一个来自秦宇哲的电话,秦宇哲跟他报告了一件事情,听着,他的目光渐渐移到唐宁夏身上,脸色一点一点地冷了下去。

    跟在顾子寒身边的米晓晨很快就注意到了顾子寒的不对劲,偏头看着他:“子寒,有事吗?”

    “没事。”顾子寒收回目光,从容地挥杆,球进,干脆而又利落。

    米晓晨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顾子寒在敷衍她,顾子寒不但有事,而且事情还和唐宁夏有关。

    旁边的秦厚天笑而不语地看着这一切,心如明镜,把事情和顾子寒谈妥后,先行离开。

    秦厚天一离开顾子寒就看向米晓晨,“你到车上等我。”

    米晓晨咬着唇点了点头,走向顾子寒的车子,她自己也知道,秦厚天不在了,她就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看着米晓晨上了车,顾子寒才走向唐宁夏。唐宁夏背对着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靠近,还在不遗余力地吐槽着他,力图把大白诱拐到她家去……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满是哂谑,冷不防开口:“唐宁夏。”

    唐宁夏被吓了结结实实的一跳,站起来转过身,这才发现偌大的球场只剩下她和顾子寒两个人了。

    “其他人呢?”其实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其他人肯定是离开了,可是唐宁夏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而顾子寒却不答,反问道:“你有事和我谈?”

    唐宁夏点头,“嗯,我代表……”

    “不是说不愿意再跟我有任何关系吗?”顾子寒打断了唐宁夏的话,唇角满是嘲弄,“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靠!还真不是一般般的记仇。 [$].com

    唐宁夏腹诽完后,勉强牵了牵唇角,“顾先生,公事,逼不得已。”

    顾子寒想起秦宇哲那通电话的内容,就连那个也是逼不得已吗?

    想着,顾子寒唇角的嘲弄更加明显,头也不回地给唐宁夏甩下一句:“到公司等我。”

    “……”

    一直到顾子寒那辆黑色的车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唐宁夏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还一脸无知的大白,叹了口气,“喂,你被抛弃了。”可是那语气听起来,好像是她被抛弃了一样。

    人狗对视了半晌,唐宁夏无力地软下肩膀,牵着大白走出高尔夫球场,把许慕茹的百万豪车的副驾座车门打开,不用她说一句话,大白居然自己跳了上去,完了回头一种“求称赞”的表情看着唐宁夏。

    唐宁夏忍俊不禁,“你果然比你家主人可爱多了。”说完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上,把车子往顾氏企业大楼开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