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9章他对唐宁夏才有兴趣?

    s市作为国际顶尖的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素来有魔都之称。这座璀璨繁华的石头森林,只有领略过它的人才知道它为什么被称为魔都,比如,到过这家天空餐厅。

    天空餐厅虽然不是真的建在天空之上,但确实是世界上最高的餐厅,在s市的金融贸易中心一栋高达五百多米的大厦的顶楼,能俯瞰s市所有的繁华。夜幕降临时,站在这里看魔都的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来,最后构成一副璀璨得让人惊叹的画卷,是最享受不过的事情。

    不过,有的人坐在这里,却只是感觉到忐忑,比如米晓晨。

    米晓晨选择这家餐厅,不但是因为这是她和顾子寒第一次共进晚餐的餐厅,更因为这里实在高,狗仔没法上来,就算上来了也没法进来,她可以安安静静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自作主张帮你点了你常吃的牛排。是十分熟没错吧?”米晓晨的脸上挂着微笑,总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好像生怕顾子寒会生气不满一样。

    “嗯。”顾子寒偏头看向s市的金融贸易中心,目光平静淡然,他在想事情,但是没人能看懂他在想什么。

    “每次来这里,你知道我最喜欢看什么吗?”米晓晨的视线看向金融贸易中心林立的写字楼里最高的那栋楼。

    “什么?”顾子寒的视线移回米晓晨的脸上,并没有起任何波澜。

    “顾氏企业大楼。”米晓晨微笑着看向顾子寒,“顾氏企业大楼是金融中心最高最雄伟的那栋楼,我不看它看谁?”就像喜欢的人一样,顾子寒在她眼里是最帅最优秀的男人,她不喜欢他喜欢谁?

    顾子寒难得地翘了翘唇角,当是回应了米晓晨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你约我出来,只是为了说这个?”

    “当然不是。”米晓晨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互相握着,垂下头,声音很小地说,“子寒,我想跟你说说唐宁夏的事情。”

    “……”提起唐宁夏,顾子寒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她用冷淡到极度的态度说:“顾子寒,你是不是记错了什么?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顾子寒的眉头不着痕迹地微微皱了皱,拿起桌上的高脚杯呷了口红酒,“唐宁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她在算计你!”米晓晨有些激动地说,“她亲口说的,她接近你,是另有目的的!子寒,她虽然失忆了,但是她没有变!”

    顾子寒的唇角冷冷地勾了起来,“借着我炒作许慕茹是么?”

    米晓晨一愣,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顾子寒没有再说话,只是目光变得比刚才更加深沉,就如沉沉的夜色,更加没人能看懂他在想什么了。

    “原来你也知道了。其实那天在酒店见到宁夏,我就知道,她肯定又要做什么事情了。”米晓晨忽然仰头,猛喝下去大半杯红酒,“只要遇见唐宁夏,我就要……”

    米晓晨的脸上浮出痛苦的神色,十指深深地插入到头发里面,低下头去开始语无伦次,“子寒,她还活着,但是为什么要回来?她真的失忆了吗?她会不会是装的……会不会把七年前的事情……会不会……”

    “不会。”顾子寒的声音很低,但是笃定得让人无法怀疑,好像他有十足的把握,极容易让人信服。

    米晓晨抬起头来,“真的吗?”她的眼眶已经红了,打理得端庄大方的发型也微微凌乱,泫然欲泣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看着米晓晨,顾子寒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张倔强得像一根钢管的脸,怎么掰怎么折都是那副样子,似乎从来不认识“屈服”两个字。

    花了半晌的时间顾子寒才说服自己想起唐宁夏只是偶然,给了米晓晨一个肯定的答案:“真的。”

    “可是我……”米晓晨略显慌乱地拿起酒杯,一口气喝光所有的酒,“可是我还是害怕。”说完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刚放下酒瓶就拿起酒杯,又是半杯下肚。

    看着米晓晨还有继续喝的迹象,顾子寒及时伸手阻止了她,“你怕什么?”

    “七年前的事情。”米晓晨的眼泪忽然涌了出来,“子寒,要是唐宁夏曝光七年前的事情,我……我……我可能会活不下去的。子寒,帮我,求你。”

    “……她已经失忆了。”这一点,现在的顾子寒已经确信不疑。

    “万一她是假装的呢?说不定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假装的呢?七年前那件事已经毁了我的人生。我不希望七年后,我的事业也被这件事毁了。”米晓晨抓住顾子寒的衣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所以,子寒,求你帮我。”

    “你不会有事。”这是他唯一能做出的承诺。

    米晓晨忽然就笑了,只不过笑容是苦涩的,“你能对我说的,也就只有这句话了。七年前就说过的话。不过,你很守信用,这七年前,我很好,没有一点事。我知道,是你在背后帮了我。就连我有今天这个成就,也少不了你的帮忙。可是,你永远只能做到这个地步。我最想要的,你从来没有给过我。”说完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看起来楚楚可怜。

    顾子寒却只是皱眉,“你喝多了。”

    “我没有!”米晓晨嘴上否认着,却完完全全是醉汉的姿态和语气,“我没有醉,我很清醒!子寒,我知道,七年前那件事,你是介意的,就是因为七年前那件事情,你不肯接受我。所以……我恨唐宁夏。可是我不能对她怎么样,我们毕竟是同学,毕竟是……”

    “你醉了,我送你去休息。”顾子寒站起来扶起米晓晨,带着她进电梯,按下八十八层。在这栋高大五百多米的大厦的八十八层,有一家酒店。

    光可鉴人的电梯门缓缓合上,电梯晃晃下降。

    米晓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靠在顾子寒的肩膀上,清纯得像一朵莲花的脸上还挂着泪水,分外惹人心疼,嘴里还在不断地呢喃着,“子寒,唐宁夏要算计你,她要算计你……”

    顾子寒一言不发,到了八十八层之后带着米晓晨出了电梯,穿过酒店辉煌璀璨的走廊,把她送进房间。

    套房里面一切应有的设施都有,顾子寒把米晓晨放到床上,正想让她躺下去的时候,米晓晨忽然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毫无预兆地说了一句:“子寒,我是真的喜欢你。”

    米晓晨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顾子寒的脖子上也传来一阵凉凉的触感,是米晓晨在吻他的脖子。

    喝醉了,只有两个人,在酒店的房间里,有一方主动且热情,上演十八禁画面的条件都具备了,然而——

    顾子寒推开了米晓晨。

    “你醉了,我叫人上来照顾你。”说完,顾子寒毫不犹豫地离开,不带一丝留恋。

    空气中的暧昧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一直到听到关门声响起,躺在床上的米晓晨才睁开眼睛,眼神清醒无比,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醉酒的人,反而格外清醒。

    没错,她不过是装醉而已。如果是在清醒的时候,她绝对不敢对顾子寒说那些话做那些事,打着醉了的名目,以为能挑起顾子寒的欲望,可是他却毫不留恋地把她推开,这比拒绝还要让她难堪。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她是米晓晨,没有男人能拒绝的米晓晨,为什么顾子寒一直都在拒绝她?

    是因为对她没有兴趣吗?

    那他对谁才有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米晓晨忽然记起了一件事——顾子寒把唐宁夏带回了自己家,甚至让唐宁夏穿上了该给她的衣服,那一晚,他们……

    竟然是对唐宁夏有兴趣……吗?

    “啊——”忽然,米晓晨就像是疯了一样,胡乱把床上的棉被扔下床,床头柜的装饰品和电话机也被她统统扫到了地毯上。

    “呃,小姐,需要帮助吗?”专业的服务员就在米晓晨失态的时候推门进来,嘴角不可避免地抽搐了两下,脸上勉强维持着微笑。她是被安排上来照顾米晓晨的,据说是喝醉了,现在看来……嗯,醉得很严重。

    “滚!”米晓晨披散着头发,指着大门怒吼。

    服务员好像是很乐意听到这句话,也许是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干活了,她的微笑变得灿烂:“好的,我滚了。”

    关门声二度响起,米晓晨从路易威登的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交好的周刊杂志主编的电话:“喂?静雅吗?……”

    挂了电话之后,米晓晨的嘴角浮出浅笑。

    顾子寒,你对唐宁夏才有兴趣是吗?等这期的杂志出来,看看你对她还有没有兴趣。

    想着想着,米晓晨就想起了莫英石这号人物,毫不犹豫地翻出莫英石的电话,拨过去——

    “莫制作,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目标?还记得唐宁夏吗?我有方法让你得到她,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在顾子寒面前,你要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