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8章不可理喻的顾子寒

    求之不得?

    顾子寒的双眸微微眯起,吐出来的每个字都饱含危险的讯息,“你就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

    唐宁夏冷冷淡淡的,好像毫不在乎的样子:“顾子寒,你是不是记错了什么?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既然这样,何来撇清一说?

    “没有关系?”顾子寒的每个字都咬得极重,好像每个字都凝聚了他胸腔里所有的怒气,“唐宁夏,七年……”

    七年前,如果顾子寒让那场订婚宴顺利进行下去的话,现在的唐宁夏,或许早就是顾太太了。

    顾子寒并没有把话说完,说到一半就刹车,看着唐宁夏,平静的双眸背后,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想说什么?”唐宁夏的底气足到不能再足,昂首挺胸看着顾子寒,“难道你想说我们有关系?哈——,别开玩笑了,我们什么时候有关系了?上次被你带回家那次?拜托,那次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不好?你真当我白痴啊?你……”

    唐宁夏话还没说完,忽然被顾子寒往后一推,整个人抵到了车门上,身体下意识地往后仰,顾子寒俯身下来,双手抵在她身体两侧的车门上,把她困死在小小的空间里……

    唐宁夏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说话都不利索,“顾、顾子寒,你想干什么?”

    唐宁夏长长的眼睫毛扑闪着,明明已经怕得要死了,却还是强装出一副镇定冷静的样子,让顾子寒越看越想看……她流泪的样子。

    “想干什么?”顾子寒看着唐宁夏,似乎心里面有跟唐宁夏一样的疑问。

    “……我不是让你学我!是让你回答我的问题!是回答!回答!”唐宁夏专业镇定的形象在顾子寒的气场和行为的双重逼迫下,终于全部坍塌了,就差爆粗了。

    “我也不知道。你配合就好。”顾子寒语气是一贯的理所当然,好像不管他想怎样,这个世界都要来配合。

    “什么?”

    唐宁夏露出“你丫丫的不可理喻”的表情,伸手就要推顾子寒,却没想到被顾子寒反抓住双手,被顾子寒带着撞向他的胸膛……

    唐宁夏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双唇已经被顾子寒落下来的唇覆住。<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唔……顾子寒!”

    唐宁夏这回很清醒,她用尽了全力想要把顾子寒推开,可是她的力度大一分,顾子寒的力度也大一分。

    男人和女人比力气,除非女方是举重冠军,否则结果根本没有悬念。

    最后,唐宁夏认输了,她放弃了挣扎,闭着眼睛任由顾子寒蹂躏她的双唇,不为所动,就像是一具尸体。

    顾子寒感觉不到唐宁夏的挣扎,手上的力道渐渐地放小了,按在唐宁夏后脑勺上的右手慢慢地滑向她的肩膀,把人搂紧,刚才近乎啃咬的吻也渐渐地正常了,虽然远远不到温柔的程度,可是对于他这样不近人情的人而言,已经不容易,所以——

    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的米晓晨,才会愣怔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六月的阳光下,米晓晨藏身在一棵树的背后,脸色比照在花草上那些稀薄的阳光还要苍白。

    顾子寒吻了唐宁夏。七年前他最讨厌的唐宁夏,现在他吻了她。

    亲眼目睹的事实,米晓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渐渐地,米晓晨垂在身体两侧纤细白嫩的双手握成了拳头……

    知道唐宁夏又回来了之后,米晓晨一直都觉得:唐宁夏而已,被唐家抛弃的女儿,一个什么人脉关系都没有的、寂寂无名的小小经纪人,还不足以让她产生危机感。可是现在看来,她错了。她还是不应该掉以轻心,就算不能像七年前那样毁了唐宁夏,也要让顾子寒像七年前那样讨厌她才行。

    暗暗下了决定之后,米晓晨转身离开,每一个脚步都透着坚定的决心。

    被顾子寒禁锢着的唐宁夏也很想就这样转身离开,但是她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按兵不动,静静地等一个机会到来,然后紧紧抓住。

    唐宁夏不再反抗就会变得顺从,顾子寒一时间没有防备,力道越来越小,唐宁夏看准了机会,倏地一把把人推开。

    原本紧贴的四片唇瓣忽然分开,顾子寒难得地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情况。

    唐宁夏迅速地后退了几步跟顾子寒拉开距离,脸上满是防备,然后,她抬手,擦起了嘴巴。

    顾子寒不悦地眯起眼睛,正想开口的时候,唐宁夏问:“顾子寒,你三番两次这样对我,到底什么意思?”

    一次又一次重复同一个游戏,就算顾子寒不厌倦,唐宁夏都已经视觉疲劳了。

    “对你而言,这不是更好的机会吗?”顾子寒满脸都是寒峭,毕竟接吻照比什么共进晚餐的照片劲爆多了。

    可惜顾子寒的意思唐宁夏领会不到,她云里雾里地愣怔了几秒钟才问,“什么更好的机会?”

    还装傻?

    顾子寒在心里冷笑,双眸盯着唐宁夏,不错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却没找到丝毫漏洞,“原来,你比许慕茹更适合当演员。”

    “……”唐宁夏深深地感觉到了什么叫无语,她抚着额头问,“所以?”

    “所以——”顾子寒忽然俯身靠近唐宁夏,眼神带着警告,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威胁,“你最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不要让他找出任何漏洞来。

    “……老娘什么状态关你屁事!”

    唐宁夏忍无可忍,终于彻底颠覆了自己专业冷静的经纪人形象,爆了句粗然后潇洒离开。

    这回,专业冷静的经纪人、醉酒发疯和满口粗话的唐宁夏顾子寒都见过了,无所谓了。

    顾子寒当场就想把唐宁夏拖回来,无奈手机比他的动作快了一步,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是米晓晨的名字,他皱着眉头接通,听见米晓晨问:“在忙吗?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顾子寒的语气淡淡的,目光胶着在唐宁夏的背影上。

    “那就好。”米晓晨的声音倒是很轻快,她不是没有注意到顾子寒的冷淡,可是这么多年顾子寒一直是这个态度,她要是在意,就得放弃,“今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晚餐?”

    “……你安排好了给宇哲电话。”语毕,顾子寒挂了电话,唐宁夏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视线内,他只能收好手机,上车离开。

    顾子寒的黑色保时捷开出别墅的时候,米晓晨站在别墅的三楼目不转睛地看着……

    不久后,保时捷消失在视线范围内,阳台上的米晓晨也忍不住握紧了双手。

    她给顾子寒打电话,真正目的并非约他吃晚餐,只想知道这个从来不踏步片场的男人到底是来找谁的,结果他没见到她就走了,答案其实……呼之欲出。

    望着顾子寒的车子消失的方向,米晓晨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狠戾,拳头越握越紧,直到手机突然响起来。

    米晓晨看了眼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满脸都是厌恶的神色,可是电话接通后,声音却是甜美无比的,好像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一脸厌恶的人是谁一样:“喂?金记者?”

    “晓晨,你好你好。难得你还记得我。嗯,这次我打电话来……”

    “我知道。”米晓晨语气温和得像轻轻佛过湖面的春风,“照片上那个女孩我也认识,跟我和子寒是高中同学,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呢。昨天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聚餐而已。金记者,请不要乱写,给我们添加不必要的麻烦和烦恼好吗?代我向杜主编问好。”

    语毕,米晓晨厌恶地看了眼手机,狠狠戳手机屏幕,挂断了电话。

    “啧,这变脸的速度,神速啊!”

    一道满是调侃揶揄的女声响起,亮丽而又张扬,米晓晨倒抽了一口凉气,循着声源转头看过去,果然是许慕茹。

    许慕茹闲闲地抄着手走进来,倚在阳台的门框上,“米晓晨,你累么?”

    米晓晨自然没有好语气和好脸色给许慕茹,“你不是应该在拍戏吗?”

    “拍完了。”许慕茹耸耸肩膀,毫无压力的样子,“我也想多拍几次的。”说着撩了撩刘海,自恋得自然而然,“可是没有办法,姐姐我角色附体了,都不带ng的。”

    “哼——”米晓晨笑得促狭,“许慕茹,你只是比较走运而已。看在是老同学的面子上,南飞也不会过分为难你。”

    这是赤裸裸的质疑,质疑许慕茹的演技。可是许慕茹也不感到生气,单手夹到腋下,另一手抬起来,姿态悠闲地打量着手上华丽丽的美甲图案,“是吗?那——米晓晨,我们等着看好了。”

    “我等着看你怎么在这个圈子出糗。”米晓晨表情阴毒。

    “唔,姐姐我会不会出糗,这还真的说不定。但是——”说到这里许慕茹倏地顿下来,微笑里暗藏着危险,看着米晓晨,“但是,我敢确定,你的面具一定会被揭开,一定!”

    米晓晨脸色煞白,“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许慕茹优雅地转身,边走边说,“粉丝应该有知情权,米晓晨,你的粉丝很快就会看到你的真面目了。bye,愿主与你同在。”说完,刚好走到门口,忽然又转身回来,“不过,主应该不会庇佑你这种人。所以,姓米的,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