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7章从此再无瓜葛

    早上八点,有魔都之称的s市到处都是人群,人人行色匆匆,好像都在跟时间赛跑,只慢一步就要输了这一仗一样。

    唐宁夏也是这步履匆忙的人群中的一员,她一出地铁就走到了地铁口的报摊,还没找到自己想要的杂志,首先就看到了自己的八卦。

    没错,就是她的八卦,男主角是顾子寒。

    《全民娱乐》是著名的娱乐八卦杂志,据说这家杂志社有一定的背景,而且有一批无孔不入的狗仔,所以爆出来的八卦往往都很火爆,一直以来都是娱乐周刊的销量翘楚,他们家的头条新闻,往往都是一线大明星。

    唐宁夏看着封面上她上了顾子寒的车的照片,还有两个人一起进餐厅的照片,在心里默默感叹:何其幸运啊,一个寂寂无名的经纪人居然上了《全民娱乐》的头条,许慕茹这个所谓的明星一定会各种羡慕嫉妒恨的。

    可是……

    靠!这标题也太扯了!

    “顾子寒新欢曝光!米晓晨恐遭抛弃!”——这是什么栏标题,谁是顾子寒的新欢?谁要当顾混蛋的新欢?新欢你妹啊!

    唐宁夏低着头拿了一本《全民娱乐》,付钱的时候更是连看都不敢看报摊的老板。

    虽然杂志社的编辑好心在唐宁夏的脸上打了马赛克,但是她已经风声鹤唳,生怕被认出来。毕竟街上这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个个都有可能是米晓晨的粉丝,她怕遭到围殴。

    正怕着的时候,她忽然听见旁边的一个小女生说:“杂志社干嘛要在这女人的脸上打马赛克啊?曝光她多好,下次在街上我见她一次打一次!敢抢晓晨的男朋友,不要脸!”

    闻言,唐宁夏一抖。

    另一个说:“就是,不要脸!我想往她脸上泼硫酸!”

    这次唐宁夏不抖了,而是狠狠地一颤,找零的钱也不要了,攥着杂志以光速离开。

    于是,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很多人都看到一个一手攥着杂志,一手拎着单肩包走得飞快的女人,好像她的后头就是洪水猛兽一样,最后,这个女人冲进了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的办公大楼。

    倚着公司厚实的墙壁,唐宁夏这才松了口气。<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粉丝果然是不理智的,见一次打一次就算了,还带泼硫酸的……

    想着,唐宁夏赶紧看照片中的自己穿的是哪套衣服,看了才反应过来那是许慕茹的衣服,决定回去之后马上剪烂了扔垃圾桶里,省得像上次一样,因为衣服而被记者包围了。

    过去片刻,唐宁夏才翻开杂志,看起了这篇报道。

    报道的内容倒不是那么离谱,就说顾子寒去接她,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饭。

    这件事情要是换个男主角,造成的效果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解释成朋友聚餐,是很正常的现象。

    可惜的是,顾子寒怪异的性格路人皆知,除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和应酬,他从来不和除了米晓晨以外的女人吃过饭。而且,还是去了整个s市最为神秘的那家餐厅。

    于是,正常的朋友聚餐在众多因素的作用下,华丽丽地变得不正常了。

    或许唐宁夏应该感谢这篇报道,因为如果不是它,她不会知道自己进了一家什么样的餐厅。

    据说那是一家只有能进去的人才知道它的名字的餐厅,而能进去的人必定是有一定的身份背景的,老板是时尚界的知名人士,完美主义者一枚。——关于这家餐厅,外界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也只需要这些,就能勾起唐宁夏无限的好奇心。

    在唐宁夏的好奇心膨胀的同时,赶到公司的员工也越来越多,唐宁夏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怎样,总觉得每个人都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她,最后她很没出息地躲进了会议室里,等着每周一次的例会开始。

    这次理会的内容很简单,就说公司挖到了一名乐坛金牌制作人,陈玫丽故意卖弄神秘,不揭晓名字,大家讨论得热烈,唐宁夏却兴致缺缺,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心上。

    例会结束后,唐宁夏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片场。她几乎是应着头皮进入片场的,因为这里不但是熟人最多的地方,而且最难摆平的许慕茹、她最怕遇上的米晓晨,都在这里了。

    “唐宁夏!”

    就在唐宁夏默念着“谁都看不见我,谁都看不见我”的时候,米晓晨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无奈地看向米晓晨,牵了牵唇角:“米小姐,找我有事?”

    米晓晨也许是碍于这里人多,明显在压抑着怒气,说:“你跟我走,我觉得我应该和你谈谈。”

    唐宁夏打量了眼米晓晨,也不知道是因为和顾子寒的绯闻感到心虚还是怎样,反正最后,她跟着米晓晨走进了她的休息室。

    米晓晨的休息室是独立专属的,设备齐全,阳光充足,景观更是没话说,可以看到别墅的花园和远处的连绵起伏的山峦。

    一关上休息室的大门米晓晨的脸色就不像刚才那么压抑,彻底释放了出来——她抓起茶几上的杂志狠狠掷向唐宁夏,“你到底使了什么样的手段?”

    “嗤——”唐宁夏闲闲地抄着手,凉凉地说,“米晓晨,你真悲哀。你为什么觉得别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在耍手段?哦,忘了,你就是这样的人。”

    “你昨天到底和子寒说了什么?”米晓晨几乎是小心翼翼地问出这句话的,昨天她打顾子寒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

    米晓晨实她比谁都清楚,顾子寒的电话是永远不会关机的,如果你打他电话是关机状态,那只能说明他不方便接电话,或者……不想接你电话。

    唐宁夏看米晓晨这机关算尽之后这风声鹤唳的模样,就打从心里面哂笑了出来,“说了一些你绝对不想听到的话。”

    “你故意的!唐宁夏,你绝对是故意的!”米晓晨已经状似疯狂,忽然抓住了唐宁夏的手。

    唐宁夏一边在心里想顾子寒和米晓晨真是绝配,都喜欢抓人的手,一边极力挣脱。

    可是米晓晨已经爆发了,死死攥着唐宁夏的手不放开,大有就这么攥着她一辈子不放手的架势。

    “对对对,我就是故意的!”唐宁夏举白旗投降,并没有注意到就在此刻,有一个男人来到了米晓晨的休息室门前,男人正要伸手敲门的时候,她说:

    “我接近顾子寒是故意的,制造出这一切也是故意的,就连狗仔都是我故意通知去拍我们一起吃饭的。你信不信?不用再过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顾子寒的新欢是许慕茹的经纪人,这是炒作慕茹最好的方法!米晓晨,你没想到自己和顾子寒会被我利用吧?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唐宁夏,你疯了。”米晓晨有些不可置信,没人比她更清楚那些狗仔是谁叫去的,唐宁夏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这样胡说一通?

    “我早就疯了。”唐宁夏忽然冷笑着,语气却无比冷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站在门外的男人脸色一沉,阴沉沉地转身离去。

    而室内的唐宁夏完全不知道自己害了自己,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从米晓晨的手里抽出来,离开了米晓晨的休息室。

    回到一楼的拍摄现场就听剧组的工作人员说顾子寒来探班了,唐宁夏赶忙问他现在在哪里,工作人员说:“很奇怪啊,一上楼就下来了,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唐宁夏疑惑地蹙了蹙眉头,小跑着追出去。她和顾子寒之间还有一些瓜葛,必须马上理清楚。

    在门外的停车场内,唐宁夏看到了顾子寒,他那张脸冷沉沉的,好像全世界联手得罪了他一样。

    “顾子寒,等一下。”唐宁夏叫着顾子寒,却不是向他跑去,反而是去打开了许慕茹那辆法拉利的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袋子,这才跑向顾子寒,把袋子递给他,“喏,还你。”

    这件衣服是他们仅存的一点点瓜葛,断了,他们就会回到各自的世界,过各自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这正是唐宁夏想要的。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弧度是哂谑的,“何必这么急?”

    “……”唐宁夏当然急,她早就不想再和顾子寒有任何牵扯瓜葛。

    顾子寒眯着眼,看唐宁夏用这副无辜的表情仰着头看自己,又想起她刚才那番话——就连狗仔都是我通知去拍我们一起吃饭的……这是炒作慕茹最好的方法!

    眼前这个人,和说出那番话的人,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不过,唐宁夏的本性果真是没有变,就算她失忆了,耍手段算计人的功夫还是一流的,他差点就以为她已经变了。 [^*]

    想到这里,顾子寒唇角的哂笑变成了自嘲的笑,他接过唐宁夏手中的袋子,往后一抛,袋子分毫不差地落入了垃圾桶里。

    可是唐宁夏看到的是一捆人民币被顾子寒扔进了垃圾桶里,毕竟这衣服是真的价值不菲。

    靠!有钱人都这德行吗?不过……

    顾子寒的表情不对劲。

    “顾子寒,你什么意思?”唐宁夏冷静地问。

    “没什么。唐宁夏,从此以后,我们再没有一点关系。”

    顾子寒的表情和语气是如出一辙的冷漠,唐宁夏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感觉到心脏微微一抽,但是她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甚至能微笑着说:“求之不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