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5章终于把顾子寒惹毛了

    听不见对方的回应,唐宁夏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摇了摇手机,“喂?”

    “……”还是沉默。

    唐宁夏又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确定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后以及对方不说话后,耸了耸肩膀,把电话挂断。

    既然不说话,何必浪费时间呢?说不定是不小心打错了。

    可是三秒后,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

    这一次,唐宁夏毫不犹豫地接通,语气并不怎么好:“谁?”

    “你在哪里?”电话彼端的人比她的语气更不好。

    “顾子寒……?”顿时,唐宁夏浑身一阵寒颤,她底气瞬间消失,语气都弱了下去,“我……我在……”

    “小姐,你快叫你朋友来接你啊。”交警的声音明显地开始不耐烦了。

    “你到底在哪里?”顾子寒的声音倒不显得不耐烦,就是阴沉沉的吓人。

    唐宁夏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说:“交通局。那个,我可能……”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传来通话结束的通知声,把她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看着手机,唐宁夏只能丧气地叹气,她终于把顾子寒惹毛了。

    “小姐……”交警的声音又响起,唐宁夏烦躁地打断她,“知道了。”

    “那你快点。”交警也终于没了好脸色,说完就抱着他的文件夹离开。

    唐宁夏在联系人上翻找着,可是翻出来的大多都是一些导演、制作人和公司高层的电话,唯一的朋友,是许慕茹。可是打给许慕茹是不实际的,她还在拍戏,不可能接电话。更何况,她也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许慕茹的发挥。

    可是,除了许慕茹,她没有第二个可以找的人了。在国内,她根本就还没有什么朋友。<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原来到了有需要的时候,人才会知道自己有多悲哀。

    唐宁夏自嘲地笑了笑,正思忖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交通局内忽然起了不小的骚动,有人在喊:“局长来了!”

    唐宁夏承认她失望了,这种时候,不都是男主角突然降临的么?局长跑来凑什么热闹?临时查岗?

    很多人跟唐宁夏的想法一个样,局长是来查岗的。于是每个人都开始整理仪容和工作台,力求把最好的状态展现给局长。

    可是年已五旬的局长一进来,没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话,他们整理得齐齐整整的工作台也没有看一眼,直接就问:“唐宁夏,女,25岁,谁负责的?”

    无端被点到名字的唐宁夏吓了一大跳,几乎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她不就是没有国内的驾照驾驶吗?居然惊动了局长?!

    呃……该不会在她失忆之前,曾经导致了什么重大的交通事故吧?

    负责处理唐宁夏无证驾驶的警员笔直地站起来,“局长,是我负责的。”

    局长看向这名警员,然而也只是一眼,他目光就移到了唐宁夏身上。

    唐宁夏也看着这位看起来似乎极度不悦的局长,心里面一直在打鼓,脑海中浮出这样的一个场面——局长看着她的双眸越来越阴厉,好像她是局长几辈子的仇人一样。然后,局长大人倏地抬手直指向她,狠狠地说:“把她给我带走!通缉了七年,这次绝对不能让她再逃走了!”

    然而实际上——

    “唐小姐,请你跟我走。”局长说出来的是这样的话,态度还十分温和客气。

    事实跟唐宁夏的想象相去不啻天渊,她愣怔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不太确定地问:“你是……叫我。”真的好客气啊。

    “是的。唐小姐,请你跟我走。”局长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唐宁夏终于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从愣怔中回过神来,跟上了局长的脚步,离开这个地方。

    局长和唐宁夏一离开,议论声立即四起。

    “哎哎,那女人什么来头?局长居然那么客气地把她请走了?”

    “有背景的吧?可是看起来完全不像啊。”

    “谁知道呢……”

    这些纷纷的议论,唐宁夏一句都没有听到,她的双手不安地互相握着,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局长进了上楼的电梯,心里面被疑问充斥,却一个都不敢问。

    缓缓上升的电梯在七楼停了下来,光可鉴人的电梯门慢吞吞地打开时,局长回头看了一眼唐宁夏:“唐小姐,到了,跟我走吧。”

    “这个……”唐宁夏犹豫着,并没有迈步出去。已经被莫名其妙地带上来,不能再莫名其妙地被带进去了。该知道的还是要问一下的——“请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严肃了一路的局长终于在这个时候扬了扬唇角,感觉平易近人多了,“有人来接你了,在我的办公室。”

    这么一说唐宁夏更加不敢进去了,她无证驾驶被抓的事情还没有告诉任何人,虽然刚才那个警员一直嚷嚷着让她打电话给朋友过来接她,可是她电话还没打出去啊!谁这么强悍,这么快就知道她在交通局的事情?

    就是这个时候,某个人的脸倏然跃上唐宁夏的脑海。她在交通局的事情,只有他知道。

    难道来的人就是他?

    不可能!

    唐宁夏第一时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货不可能这么无聊也不可能这么闲。再说,他和她是什么关系,怎么可能会来接她?

    “唐小姐?”看唐宁夏站着不动,局长忍不住出声不着痕迹地催促。

    “哈?”唐宁夏回过神来,却在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哦。”

    “跟我走吧。”语毕,局长不再给唐宁夏任何犹豫的机会,直接领着她向办公室走去。

    到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前,立马就有人上来开门,局长却很绅士给唐宁夏让出路:“唐小姐,请进。”

    唐宁夏却像是就从原地长出来的一样,已经扎根在这儿,一动不动。

    没有人能懂她此刻的心情,有点忐忑,又有点期待,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忐忑,又在期待着什么。

    一番挣扎和犹豫之后,唐宁夏还是走进了办公室,只是脚步里透出来的小心翼翼连自己都不曾发现。

    办公室很大,装修风格大方简朴,办公桌旁边摆了一组黑色的沙发,一个穿着合身的手工西装的男人优雅地交叠着双腿,面无表情地坐在黑色的沙发上,衬得他的侧脸完美的线条更加冷峻。

    这个可以冷峻寒峭得像魔鬼,也可以温和地抚摸宠物的男人……唐宁夏忽然怀疑他是假的,毕竟他实在没有理由来到这个地方接她。

    “顾先生。”局长走到顾子寒的面前,“唐小姐带过来了。”

    顾子寒站起来,唇角虽然没有笑意,但至少不是那副不近人情的模样:“谢谢。”他并没有看唐宁夏。

    局长摆了摆手,“小忙,不足挂齿。”他需要求到顾子寒的地方更多,相比之下,这实在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

    顾子寒微微翘了翘唇角,示意他要离开,然后转身就拉住还在发愣的唐宁夏的手,把她往外拖。

    一直到被拖进电梯,唐宁夏才反应过来。

    电梯门合上,电梯开始缓缓下降。

    此刻,顾子寒就站在唐宁夏的身后,唐宁夏清楚地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力,就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平时遇上上下班的高峰期,唐宁夏跟十几个人挤一部电梯都可以忍受。可是此刻,偌大的轿厢内只有他和顾子寒,她却觉得这空间分外逼仄。

    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顾子寒拉着唐宁夏出去。

    或许是因为俊男靓女的组合本来就很吸睛,又或许是顾子寒和唐宁夏的表情都过于怪异,总之,他们一出现,就成了整个大厅的焦点。

    大厅人很多,警员也不少,很快就有人认出来唐宁夏就是那个无证驾驶被抓,又被局长带走的女人。

    顿时,议论声又四起。可是唐宁夏还是没有听到,她被顾子寒拉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交通局。

    今天的天气好像格外炎热,正午的阳光更是灼得人肌肤发烫,唐宁夏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是被烈日灼的还是怎样,竟然有些发烫,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确定的颤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子寒风轻云淡地拿出车钥匙,很随意地说:“路过。”

    唐宁夏的紧张兮兮被顾子寒的不以为然衬托得格外可笑,她无语又纠结地问:“真的有那么巧吗?”

    “不然你以为?”顾子寒淡淡地看了眼唐宁夏,“上车。”

    唐宁夏深情地注视着顾子寒这车,总结了一下以往的经验,得出来的结论是:不管上不上去,接下来发生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她抚了抚额头,“我大概跟你这车犯冲,还是不上去了。” [ 首发

    “……”这是什么逻辑?

    还不等顾子寒理解透唐宁夏的逻辑,他眼角的余光就扫到了一抹黑色的身影,还有一台单反相机,镜头对准的是他和唐宁夏,眉头不由得皱起来,语气也重了不少:“上车!”

    “我……喂!你干嘛!”

    唐宁夏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顾子寒就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顺便把门锁死,让她想下车都难。于是,她只能坐在车里面拍着车窗,怒吼:“顾子寒!我要下车!”

    车外的顾子寒好整以暇地看着在车内大呼小叫的唐宁夏,因为听不见声音,所以就好像在看一出表情丰富的默剧,唇角勾起一个微乎其微的弧度,坐进了驾驶座,安全带还没扣上就听见了唐宁夏的声音——

    “顾子寒,你混蛋,我要下车!”

    顾子寒掀起眼帘,看了看前方那个鬼鬼祟祟的黑色身影,“你想下去让狗仔跟踪?”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