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4章当恶毒的女配好爽

    唐宁夏这一身衣服,米晓晨最熟悉不过了。这是elie

    saab今夏的限量单品,全球仅有八件,其中六件在好莱坞当红女星的身上,一件在国内当红女星罗薇薇的身上,另一件……她跟顾子寒暗示过无数次想要。

    上次顾子寒送她的玉镯被摔碎之后,根据顾子寒的秘书说的,顾子寒已经在购买这件全球仅剩的衣服,估计是想补偿。

    虽然说这件衣服的价值和意义远远不如顾家的传家玉镯,但是米晓晨的虚荣心也是满足的了。

    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这衣服会到了唐宁夏的身上?

    唐宁夏看不到米晓晨内心的波涛汹涌,风轻云淡地“哦”了一声,“这是你的吧,顾子寒……”

    “真的是子寒给你的!”不用唐宁夏把话说完,米晓晨的情绪就已经达到爆点,她激动地揪住了唐宁夏的衣领,“唐宁夏,为什么?你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这衣服子寒本来是要送给我的,本来应该是我的!顾子寒本来也应该是我的,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唐宁夏,七年前,你就因为家境比我优越,就比我更有资格得到子寒。”米晓晨赤着双目,好像要裂开一样,整个人状似疯狂,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用力吼出来的一样,“可是七年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不一样了唐宁夏!你已经不是尊贵的大小姐,在这个圈子里,你只是一个什么资本都没有的新人,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把你逼到绝境里!”

    就凭米晓晨此刻狠到了极点的语气和神情,没人会怀疑她的决心。

    唐宁夏也不怀疑,也相信现在的米晓晨有捏死自己的能力,但是她不怕。

    七年前唐宁夏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这条命完全是捡回来,她比这些没死过的人更加不怕死。

    再说,唐宁夏一个人在英国独自生活了七年,比这个更加恐怖有力的威胁都听过了,这个……她实在是不放在眼里。

    “那你就逼逼看吧。”唐宁夏闲适地倚靠着墙壁,饶有兴趣地玩弄着自己的指甲,勾起唇角闲闲地说,“你是台前明星,一言一行都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会被一个负面新闻毁了,永无翻身之日。我呢?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而已,无所顾忌,没有什么不敢做的,顶多转行。”

    说到这里唐宁夏忽然顿住,目光坚毅地看向米晓晨,“你看,你想像我这样随意地靠在墙上随意说话都不行。还有,别在脑子里想象那种把我逼到绝境,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画面。米晓晨,我告诉你,我就是从绝境里走出来的。”这七年来,她不是没有陷入过绝境,可是她还是活到了现在。

    “你想干什么!”米晓晨怒目圆瞪,“唐宁夏,你回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说着,眼帘一个不经意的低垂,就看见了唐宁夏脖子上的吻痕。

    吻痕……衣服……<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这两条线索在米晓晨的脑海里串联成一个可怕的事实——“你昨天晚上在子寒家!”她几乎是要疯狂了。

    “……”唐宁夏眯着眼打量着米晓晨,发现她好像快要失去理智,那她……就扮演推波助澜的角色吧——“对啊。”

    唐宁夏就这么轻松大方地承认了,终于把米晓晨刺激得失去了理智。而米晓晨失去理智的后果是——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唐宁夏的脸颊上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火辣辣的疼痛。

    唐宁夏并不像电视剧中被打的女主角一样捂着脸颊,她只是看着米晓晨冷笑了一声:“米晓晨,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吗?看来你和顾子寒,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啊。”

    外界传顾子寒和米晓晨恩恩爱爱,可是现在看来……还有待考究。

    “你——”米晓晨气急败坏,扬手又想给唐宁夏一巴掌。

    唐宁夏哪里会那么傻?七年前她就警告过自己,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刚才猝不及防才挨了米晓晨那一巴掌,这一次——她劈手把米晓晨打下来的手接住,目光顿时变得凌厉:“米晓晨,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伤害我第二次?”

    第二次……伤害……

    唐宁夏的话本来没有深意,可是听在米晓晨的耳里,却有了更深的一层意思,她的脸色倏地白了……

    唐宁夏欣赏着米晓晨惨白的脸色,只当她是被自己吓到了,扬了扬唇角,转身想走进更衣室,却不料再次被米晓晨叫住,她回过头,闲闲地看着米晓晨问:“还有事吗?”

    米晓晨的口吻里有笃定,也有鄙夷,“唐宁夏,子寒最讨厌的就是心机重的女人,你永远不可能得到他!昨天之所以会在子寒家,是你精心设计的吧?”

    “唉——”唐宁夏叹气叹得有模有样,“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是顾子寒自己把我带回家的。”

    “不可能,你骗我!”米晓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相信这句话,毕竟顾子寒是那么讨厌唐宁夏。

    “不信?那你去问顾子寒好了。”唐宁夏的底气倒是很足,毕竟这句话是十足十的实话。

    米晓晨好像听到了天大噩耗一样,无力地后退了两步……

    这次,唐宁夏终于心满意足地进了更衣室。

    换衣服的时候,唐宁夏忽然觉得自己就像电视剧里恶毒的女配角,扮演着破坏男女主角的角色。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

    好爽!

    再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时候,唐宁夏手上多了个袋子,里面装着那件本该属于米晓晨的衣服。

    唐宁夏拎着袋子,找许慕茹拿了车钥匙,去车库取车,接着给秦宇哲打电话。

    要见顾子寒,必须得预约。但是她只是还件衣服而已,犯不着真的去找顾子寒,送到顾氏大楼的楼下给秦宇哲带上去就可以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她说清楚情况后,秦宇哲说:“这个,老板的事情,我还真不能做主。你等等啊,我去帮你问问。”

    唐宁夏愣愣的,想不通这么小的事情秦宇哲干嘛还要跑去问顾子寒。

    等了三分钟,手机听筒才重新响起了秦宇哲的声音,他说:“总裁说:你要还东西,就有点诚意。”

    “什么意思?”

    “十二点,xx大酒店,你到了之后只要说出‘顾子寒’三个字,就会有人带你入座的。”

    “……”秦宇哲的话在唐宁夏的脑海里转了好几圈她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顾子寒要我去酒店?”

    “嗯,他下午还有会议,只能给你午餐的时间。”

    唐宁夏终于明白只是吃个午饭而已,“哦”了声,“那我过去等他。”

    “嗯。哦,还有,顺便提醒你一下,顾子寒这货一向没什么耐心,而且最讨厌等人。也就是说,你只能早到不能迟到。”秦宇哲完全是好心提醒的语调。

    “……谢谢提醒。”

    挂电话的时候,唐宁夏顺便看了看时间,才是十点多。在十二点之前赶到秦宇哲说的那个酒店是毫无压力的事情。

    然而,有句话说得很好,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唐宁夏刚刚放好手机,视线越过车头的挡风玻璃,就看见一名交警帅哥在示意自己停车。

    这个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某件很严重的事情。

    停车,交警肯定会跟她要一样东西,而那样东西她没有。不停车吧,又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跑掉。而且就算逃得了初一,也逃不过十五。

    最后,唐宁夏还是乖乖把车子听到了交警的旁边,交警二话不说,直接伸出手来:“小姐,请出示你的驾驶证。”

    唐宁夏弱弱地从包里掏出英国的驾驶证,没有勇气去看交警。

    交警把驾驶证还给唐宁夏,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姐,请跟我走一趟。”

    “不可以!”唐宁夏并没有忘记她还约了顾子寒,跟着交警走一趟的话,肯定是要迟到的。秦宇哲特别提醒过她,顾子寒最讨厌别人迟到了。

    “小姐,你无证驾驶,危及公共安全。必须得跟我走一趟。”交警终于开始疾言厉色。

    唐宁夏举手做发誓状,用一种誓天断发的口吻说:“我现在赶着要去一个地方办事,完事之后我马上就去局里找你!决不食言!怎么样?”

    交警显然被唐宁夏天才的想法雷到了,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坚定不移地说:“小姐,请你现、在、就跟我们走一趟。”

    唐宁夏知道再说下去已经无益,还不如跟着交警走,早点把该办的手续办完,说不定还能准时赶到酒店去见顾子寒,于是她配合地点头“好。我跟你走。但是待会的手续麻烦你快点,我真的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

    交警只是表示尽量,然后就把唐宁夏塞上了警车。

    唐宁夏坐在车子里面,单手支着下巴,看着车窗外那些疯狂倒退的风景。

    这里是市郊,风景自然很好,掠过唐宁夏的双眸都是鲜活的绿色,每一棵大树都好像是要插入云霄一样,气势磅礴。唐宁夏看得出神,一直到车子停在交通局的门前才反应过来。

    跟着交警进入交通局的时候,唐宁夏以为只是交个罚款什么的就完了,可是事实要比她想象中复杂出很多,等着她的是一大堆繁琐的手续。她一边处理一边看时间,看时间一分一秒地逼近十二点,恨不得扭转时间。

    时间到了十二点的时候,唐宁夏掏出手机,打算给秦宇哲打电话说她不能去了,可是还没来得及拨号,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同时,交警“啪”一声把所有单子钉在一起,说:“小姐,你的车子我们要留几天,交一下罚款,叫你一个朋友来接你,就可以走了。”

    交警说话时唐宁夏的手机一直在响,来不及回交警的话她就先接通了电话:“你好。”

    “……”沉默。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