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3章闻出来的?

    顾子寒居然蹲了下来,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他的眼角眉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柔和,抚了抚大白的头,然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看都不看唐宁夏一眼。

    倒是一脸餍足的大白看着唐宁夏。

    大白站立着,一双眼睛明亮又清澈,就跟夏天的夜空中最亮的那两颗星星一样,让人打从心底喜欢它。

    唐宁夏忍不住弯身抚了抚大白的头,“喂,我走了啊。”

    大白的眼睛眨了两下,尾巴摇了两圈,好像真的听懂了唐宁夏的话似的。

    唐宁夏忍不住扬了扬唇角,离开别墅。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顾子寒的车子刚好从车库里面出来,大门打开,唐宁夏怕来不及,疾步走了出去。

    唐宁夏以为出了大门就是迎来光明了,可是看清楚情况后,她默默地在心里面骂了句法克。

    这里是别墅区,具体有多大她看不出来,但是能看出来这里别墅跟别墅之间的距离很大,她不认识路不说,就算认识,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出这个别墅区。

    正当唐宁夏愁眉苦脸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她的身边,驾驶座旁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顾子寒那张英俊绝伦的侧脸。

    顾子寒骨节修长的双手握在方向盘上,偏头看着唐宁夏,“上车。”

    “……”唐宁夏被顾子寒突如其来的大发善心吓到了,睖睁了片刻,刚想拉开车门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件事——每次上了顾子寒的车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唐宁夏本来要去拉车门的手默默地握成拳头收回来,说:“不用了。”

    “你确定?”顾子寒挑眉,看了看前方的路,唐宁夏如果要用走的,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确定!”唐宁夏的语气非常笃定,因为她不但是要说给顾子寒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顾子寒再没有一句废话,关上车窗,离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看着顾子寒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唐宁夏才恍然记起一件事:忘了问他怎么走出去了。

    不过就算是问了,顾子寒那种恶趣味的人大概也不会说吧?还是自己慢慢走好了。

    这七年来唐宁夏都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被锻炼得很好,可以算得上是女人中的汉子了。可是在走了一个小时还是看不到一辆出租车,人影也不见一个后,她有点崩溃了。

    拒绝顾子寒果然是不明智的决定啊……

    正想着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在唐宁夏的身旁停了下来,她一惊,难道顾子寒又回来了?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来的却是秦宇哲的脸。

    “美女,你这样走下去,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到马路上,出租车还不一定拦得到。怎么样,要不要上车?”

    秦宇哲的表情虽然有点痞气,但是唐宁夏看得出来,这痞气是刻意伪装出来的,纯粹跟她开玩笑。她点了点头,要,太要了!

    上了他秦宇哲的车后,唐宁夏才问:“你也住在这附近吗?”

    “切——”秦宇哲的脸上是十足十的嫌弃,“这么偏远的地方,只有顾子寒那个变态会喜欢。本少爷还是喜欢住在市中心的小公寓,泡、妞、很、方、便!”

    唐宁夏降下车窗去看这个别墅区——

    风景很好,入目皆是绿色,每一棵树每一株花都好像是经过精心的摆放一样,在那个位置上刚刚好。风夹着草木清爽的清香钻入她的鼻息,空气清新得让人忍不住贪婪地多呼吸两口。远处,就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峦,如果唐宁夏没有猜错,山下就是一条江。

    这是个很好的别墅区,谁都不能否认。虽然在郊外,但是这么好的风景和绿化,也只能在郊外有。

    唐宁夏是喜欢这里的,正想有感而发的时候,忽然记起来这里刚刚才被秦宇哲吐槽过,于是把话吞回去,吐出一句:“你不住在这里,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秦宇哲眯了眯眼,想起了早上那个情形——

    早上他正从公寓的地下车库里把车取出来,就接到了顾子寒的电话。顾子寒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直接就说:“今天要用的文件落在家里了,你过去拿。”

    结果到了顾子寒家后,陈嫂却告诉他,书房里所有的文件都放在顾子寒的车里了,他打电话过去问,顾子寒只是风轻云淡的一句:“是在车上,刚才看错了。”

    秦宇哲当场就想吼一句:看错你妹啊!从来没有在工作上出过错的人怎么可能看错!!怎么可能!!

    然而在回程上看见了唐宁夏后,秦宇哲瞬间明白过来顾子寒为什么会看错。

    秦宇哲眯着的眼睛倏地绽成一抹微笑,“我来一个朋友家拿点东西。你呢?一大早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宁夏的嘴角抽了抽,“我……我来这儿有点事。”

    秦宇哲笑了,没有再追问下去。反正已经没必要了。跟唐宁夏交换了电话以备不时之需,然后问清楚唐宁夏要去哪里后,直接把唐宁夏送到了目的地。

    唐宁夏的目的地是片场,到了之后匆匆跟秦宇哲道了个谢,她就跑去找许慕茹了。

    许慕茹刚好下戏,见到她,唐宁夏忽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那件事。

    但是许慕茹有一大堆的事情要问唐宁夏:“为什么夜不归宿?昨天晚上跟哪个男人在一起?今天早上电话为什么还关机?”

    听到最后一条的时候,唐宁夏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然后在许慕茹面前晃了晃,“喏,没电了。”

    许慕茹接过手机,“嗯哼,那最后一条不追究了,前面两条,好好交代清楚。”说着她在唐宁夏的脖子上闻了闻,“宿醉,还有呢?”说着忽然就发现了唐宁夏衣领下的吻痕,眯了眯眼,“嗯?难道还有……”

    最后那句话听得唐宁夏一阵心惊肉跳,“还有什么?”

    许慕茹摇了摇头,“没有。呃,唐宁夏,你应该反省反省自己了,喝醉了顾子寒居然都没对你下手,这不是人品问题,而是魅力指数的问题。”

    “……滚!”唐宁夏忽然松了口气,没发生什么就好。不过,许慕茹是怎么看出来的?呃,准确地说,是闻出来的。

    靠!是狗鼻子还是经验充足啊!

    这次,换唐宁夏目光如炬地盯着许慕茹,“说,你是怎么闻出来的。”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本小姐鼻子犀利不行吗!”说着她就示意唐宁夏看米晓晨,“那位妞昨晚就鬼混去了。”

    唐宁夏对着许慕茹伸出了大拇指,一脸五体投地的表情。可是她仔细一想,又总归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片刻后反应过来,指着米晓晨目瞪口呆地说:“顾子寒昨晚在家啊,米晓晨和谁鬼混?”

    许慕茹耸肩,一副“天知道”的表情。

    唐宁夏仔细一想,又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许慕茹,你怎么知道昨晚我在顾子寒家。”她就不相信这个也是许慕茹看出来的!

    “呵呵……呵呵……”许慕茹干笑着,她要怎么告诉唐宁夏这是从睿睿口中得知的呢?如果说出来,那些事情可就要暴露了!

    唐宁夏是了解许慕茹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掩饰什么,目光也越来越犀利,不想错过任何细节。

    “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许慕茹屈起手指狠狠在唐宁夏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昨天睿睿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到了那是顾子寒的声音好不好!”

    许慕茹不愧是个演员,一席谎话说得自然而然,比珍珠还真,完了还不忘提醒唐宁夏:“你还是好好想想今天回去怎么跟睿睿解释吧!”

    唐宁夏的注意力果然全部被转移了,她苦恼地抚了抚额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为什么我夜不归宿,而且是呆在了一个男人家里……”

    “嗯哼。”许慕茹抄着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隐藏在衣领内的吻痕,“特别是你的脖子上还有犯罪证据。”

    “……”唐宁夏慌忙伸手掩住自己的脖子,“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你刚才不是说了吗!?”

    许慕茹翻了个白眼,使劲戳唐宁夏脖子上的吻痕:“那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来的,蚊子咬的吗?你们虽然没有那个啥,但是至少接吻了。”说着目光就变得暧昧起来,她用手肘撞了撞唐宁夏,“哎,你们俩,谁先吻的谁啊?”

    其实昨天晚上在顾子寒家发生的所有事情,唐宁夏都已经不记得了,不然早上起来她也不会为了到底有没有和顾子寒发生什么而惶惶不安。所以许慕茹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无法回答。

    场面似乎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唐宁夏也不知道为什么,脑袋就好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开始用力地想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然而昨晚的记忆不知道被打包扔到了大脑的哪个角落,她根本找不到,记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唐宁夏眼角的余光一个不经意的扫视,就看见不远处的泳池旁边,米晓晨正在和男主角演对手戏。

    这一场戏是什么剧情唐宁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看见米晓晨强吻男主角的时候,她如醍醐灌顶……

    昨晚的事情,她想起来了。

    难怪一大早起来顾子寒说是她主动的。

    靠!那她岂不是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小三?唐宁夏借着咳嗽来掩饰自己瞬间膨胀的情绪,瞪着许慕茹说:“醉酒之后的事情,我、全、都、忘、了!”

    “哦,你吻了人家顾子寒,我知道了。”

    “……”许慕茹这货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过……”许慕茹扯了扯她身上的衣服,“顾子寒对你也不错啦,你身上可是eliesaab今夏最新的限量单品。”

    “……”许慕茹这么一提唐宁夏才发现不对劲,顾子寒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女装?

    不用想得太深入,唐宁夏的目光就移到了不远处的米晓晨身上……她身上的衣服,是米晓晨的吧。米晓晨和顾子寒是男女朋友,顾子寒家有米晓晨的衣服,再正常不过了。

    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唐宁夏的心里就是没由来地滋生出来一股厌恶。她脚步匆匆地走向别墅,头也不回地丢给许慕茹一句:“我去换件衣服。”

    许慕茹肯定是带了衣服来的,唐宁夏觉得随便穿一件都比身上这身衣服强。

    很巧,这个时候,米晓晨的戏也刚好结束,她一下戏,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去追唐宁夏了。

    从刚才第一眼看到唐宁夏开始,米晓晨就开始注意唐宁夏了。 360搜索 :深深星动 更新快

    在更衣室的门前,米晓晨追上了唐宁夏。

    二楼的更衣室是给一些小咖或者剧组的工作人员用的,米晓晨这样的大咖在片场,一般都有自己的专属更衣室。所以看见米晓晨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唐宁夏是吃惊的。

    可是唐宁夏并不打算多管闲事,连招呼都不和米晓晨打,转身就想进更衣室,却听到——

    “站住!”米晓晨是理所当然的命令口吻。

    唐宁夏的嘴角勾起一抹哂笑,转过身来微笑地看着米晓晨,语调不疾不徐:“米小姐,如果真的想和我说什么,就不要用这种语气。”

    米晓晨虽然是个一线明星,但是唐宁夏并不觉得她因此就高人一等。所以,米晓晨凭什么用命令的口吻和她说话?她又为什么要忍受?

    米晓晨盯着唐宁夏身上的衣服,语气非但不再高傲,反而低了不少:“唐宁夏,你身上的衣服哪里来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