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2章巨大的响动

    “陈嫂。”

    这个时候,顾子寒一如既往的冷静声音响起,他疾步走过来,身姿却依然显得从容自若。

    顾子寒扶住陈嫂,然而就算这样也还是不能安慰过度震惊的陈嫂。他也可以理解,毕竟唐宁夏已经死了七年了。

    陈嫂指着唐宁夏,眼里说不出来是激动还是震惊:“宁夏,宁夏,宁夏怎么会……”

    “陈嫂,你先下去休息,我待会跟你说。”顾子寒镇定地送走了陈嫂,动作语气都温和得不像是唐宁夏认识的顾子寒,所以他回头时就看见了一个一脸震惊的唐宁夏,眉头微微皱起,“你那是什么表情?”

    “吃惊。”唐宁夏不可置信地说,“顾子寒,你居然……”也是可以这么温和的。

    她的下半句还来不及问世,人就被顾子寒拉进了一间房里面,顾子寒不悦地问:“你跑出来干什么?”

    “找你!”唐宁夏终于也怒了,“你为什么要接我的电话。”

    “……它在响。”

    “响了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接!?”唐宁夏的语气并不轻,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

    顾子寒眯了眯眼,语气里迸射出来危险的气息:“唐宁夏,你够了。如果我不接那个孩子就会一直打下去,不要告诉我你能爬起来接电话。”

    “可是……”

    可是顾子寒毕竟是个男人,她一整夜不归宿,电话还是一个男人接的……回去之后她要怎么面对睿睿,要怎么跟睿睿交代?

    唐宁夏扶了扶额头,终于骂出了那一句:“顾子寒,你混蛋!”

    顾子寒倏地抓住唐宁夏的手,俯身靠近她,“这句话你昨天晚上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所以,在唐宁夏心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已经知道了,不用再重复。

    “……”<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我没想到在那种时候,你喜欢说这句话。”顾子寒的唇角微微勾起,整个人顿时变得异常邪气魅惑。

    唐宁夏努力保持镇定,不让自己脸红也不让自己失态,狠狠甩开顾子寒的手,“变态!重新体验一次你还是分文不值!再也不见!”

    说完唐宁夏就夺门而出,房门被她摔得发出巨大的响动。

    离开了有顾子寒的空间,唐宁夏的镇定就彻底崩塌了,脚步加快,几乎是用逃的离开了这座房子,却被一扇精致的雕花大门挡住了。

    出大门需要指纹感应,她的指纹不可能存在这里。也就是说,除非有人给她开门,否则她这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唐宁夏怒气冲冲地转身,想回去叫人给她开门,没想到一转身就看见顾子寒牵着一条萨摩耶犬走出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那条萨摩耶忽然挣脱顾子寒的手,朝着她飞奔过来……

    靠你大爷的,不就是骂了句混蛋吗?犯得着放狗咬人吗?

    顾总,做人要厚道啊!

    刚才还积压在唐宁夏胸口的怒气一下子无影无踪了,她只记得害怕,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

    可是唐宁夏发软的两条腿是不可能比得上飞奔的萨摩耶那四条腿的,很快地,萨摩耶朝着她扑过来……舔她的腿。

    萨摩耶仰头看着她,脸上是招牌的萨摩式微笑,亮晶晶的双眸里满是讨好的光,尾巴摇啊摇的,就好像是在……谄媚?

    呃,什么情况?不是要咬人的吗?

    唐宁夏扶着墙站定,拍了拍胸口,然后赏了一掌给这只萨摩耶,“狗崽子!吓死老娘了!”

    萨摩耶的尾巴又摇了两下,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唐宁夏,模样楚楚可怜,让人不忍心责怪……

    唐宁夏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蹲下来,抚了抚萨摩耶的头,“喂,你家主人给你取了什么名字。”

    “大白。”不远处的顾子寒蹲下来,朝着萨摩耶招手,示意萨摩耶过去。

    “大白”就是萨摩耶的名字?

    “噗——”唐宁夏很不厚道地笑了,指着萨摩耶当面吐槽,“你的名字好烂啊。”

    “……”萨摩耶不会说话,只是用楚楚可怜的目光抗议似的看着唐宁夏。

    “哎,谁给你取的名字啊?”唐宁夏又问。

    唐宁夏此刻的眼神翻译成白话文的话,大概意思就是:我鄙视那个人一百遍一千遍!

    然而,如果唐宁夏知道大白的名字是谁取的,那她不会露出这种眼神。

    大白和顾子寒同时别有深意地看了唐宁夏一眼,可惜的是唐宁夏并没有注意到顾子寒的眼神,也没有解读出大白眼里的深意,自顾自地说:

    “算了,你说了我也听不懂狗语。你家主人叫你了,回去吧。”语毕她站起来,作势就要离开,大白蹭了蹭她的腿,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顾子寒,好像很舍不得她似的。

    唐宁夏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或许她很讨狗的喜欢!

    呃,这是个不怎么美好的发现。

    她看向顾子寒,“哎,给我开开门。”

    顾子寒只是看了唐宁夏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径自牵着他家大白进入了屋内。

    “……”唐宁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从背后踢顾子寒一脚,特别是想起昨天晚上可能被顾子寒占了便宜之后。

    然而她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实际上,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也不能把顾子寒怎么样。就算能把顾子寒怎么样吧,除了能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平之后,没有第二个用处了……

    所以,她还是想开点,把这件事彻底忘了,好好生活比较好。总不能因为这么一件事就纠结寻死。

    又在花园里站了几分钟,唐宁夏等到那股想踢顾子寒一脚的冲动淡下去后,才进屋找人。

    一进屋就看见顾子寒在光线明亮的餐厅里吃早餐,阳光从他的背后涌进来,把他身后的地砖照成了浅浅的金色,衬得逆光的他更加身姿优雅。

    英俊绝伦的男人在华美精致的餐厅里优雅地吃着精致的食物,旁边是一条毛发油亮的萨摩耶,就和主人一样,萨摩耶的一举一动都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优雅,这个画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完美,就是缺少了点什么。

    可是到底是缺少了什么,唐宁夏已经无暇去想了,她走到餐厅直接就说,“顾子寒,我要出去。”

    “请便。”顾子寒头也不抬,一副“没有人拦你”的口吻。

    “……你的大门关了,我、很、不、便!”

    最后三个字,唐宁夏几乎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挤出来的。她敢打赌,顾子寒对情况一清二楚,不过是眼睁睁地看着她出糗而已。

    顾子寒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唐宁夏,“你可以出去的。”

    “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家的大门有指纹门禁。”唐宁夏尽量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并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

    “哦。”顾子寒恍若没听见唐宁夏的话一样,风轻云淡地说,“那你自己想想办法。”说到这里抬起头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唐宁夏,“说不定可以找到机会出去。”

    “……”可以说“找你妹”吗?

    “宁夏。”

    不算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唐宁夏转过身去,见到了一脸慈祥的微笑的、刚才差点被她吓晕的老阿姨,好奇了——老阿姨为什么能那么自然而然地叫出自己的名字?而她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她才好。

    见唐宁夏没有出声,陈嫂笑了笑,“你个小丫头,还真的把陈嫂给忘了。”她的语气和神情都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面对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就算是她是顾子寒家的,唐宁夏也无法对她凶起来,反而是歉然一笑,“不好意思。”

    陈嫂微微一愣,七年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活力四射得有点过头的小姑娘,现在居然怯生生地跟她道歉。看来就像顾子寒说的,唐宁夏已经什么都忘了……

    “丫头,你千万别这样子,怪吓人的。”陈嫂不太习惯地摆了摆手,接着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里面给你准备了洗漱用具和衣服,进去洗洗再走吧。”

    唐宁夏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陈嫂对自己的态度不太对劲,好像她们很熟稔的样子,难道以前认识?

    “……”

    “宁夏,怎么还愣着,快去洗洗啊。”陈嫂又催促道。

    “……”其实唐宁夏也想去洗洗的,毕竟这是夏天,而且昨晚明显地没有洗澡。可是关键是这里是顾子寒家啊,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太自在。

    就在这个时候,顾子寒凉凉的眼神看向唐宁夏,语气里有一种笃定的嘲笑:“她怎么可能敢在这里洗澡?”

    其实平时唐宁夏是个挺理智的人,可是现在看着顾子寒那眼神和语气,她的理智就不知道是去了外婆家还是奶奶家,反正最后,她仰起头傲然看着顾子寒,“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敢在这里洗?”反正昨天晚上,他们很有可能已经……那个了。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好整以暇地看着唐宁夏,那眼神就好像在说:那你就去洗给我看看呀!

    唐宁夏下巴一抬,就这样上了顾子寒的当,二话不说进了卫生间。

    把衣服脱了之后唐宁夏才发现,她全身除了脖子那块有几个明显的吻痕之外,其他什么都没了,身体上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如果按照小说里写的,今天她不是应该感到腰酸腿痛才对么?

    可是现在她身上除了那几个吻痕比较暧昧之外,就再也没有暧昧的痕迹了。

    呃,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唐宁夏花了洗一个澡的时间都没能纠结出答案来,最后索性不纠结了,决定待会去找许慕茹断定一下。

    或许是太专注于想事情,唐宁夏并没有注意到陈嫂给她准备的衣服都是全新的。

    出了浴室,扫了一圈整个一楼,顾子寒好像不在,这反倒让唐宁夏松了口气。

    陈嫂笑眯眯地走过来,“你的衣服你就不用管了,我待会替你洗干净收拾好,有空过来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核桃松仁粟米羹和水果酸奶,快去尝尝。”

    “……”唐宁夏有些吃惊地看着陈嫂,“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那两样东西?”

    “很早以前就知道了。”陈嫂一句打发了唐宁夏,推着她往餐厅那边走去。

    唐宁夏在椅子上坐下时,那只有一个很挫的名字的萨摩耶犬再度奔过来,舔了舔她的腿,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看着她,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唐宁夏也很高兴,她伸出手揉了揉大白的头,“你比你家主人可爱多了。”不是说什么人养什么狗吗?顾子寒和他家的狗怎么差那么多?

    想了想,唐宁夏又对大白说:“哎,要不你跟我走吧,我怕你再跟着顾子寒,不用多久也变成个一座面瘫的冰山。”

    站在一旁的陈嫂笑眯眯的,她心想:宁夏大概还不知道大白真正的主人是谁。

    吃完了早餐,唐宁夏客客气气地跟陈嫂道了个谢,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让陈嫂给她开门出去。

    陈嫂正要把唐宁夏送出去的时候,顾子寒从楼上下来了。

    顾子寒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带整齐,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脸上是唐宁夏熟悉的疏离冷漠的表情。

    “刚好。”陈嫂说,“宁夏,你就跟着少爷出去吧。我正好还有事情要忙。”

    顾子寒淡淡地看了陈嫂一眼,眼神若有所思。就在这个时候,大白朝着他奔过来,讨好似的用头蹭他的小腿。

    看见这一幕,唐宁夏就在想:按照顾子寒的性格,他应该把大白一脚踢开才对。如果是在拍电视剧,大白大概还会被踢得撞到墙上,七窍流血……

    然而事实差点碎了唐宁夏的钛合金狗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