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1章唔,唔,报仇

    实际上,唐宁夏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她只是恍惚记得顾混蛋似乎经常这样占她便宜,今天她只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

    唐宁夏的脑袋不够清醒,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以牙还牙会让自己吃亏。

    顾子寒很清醒,他推开唐宁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唔,报仇。”唐宁夏一脸的纯洁,“谁叫你老是这样欺负我!”

    说完,唐宁夏一口狠狠咬在顾子寒菲薄的嘴唇上。

    顾子寒眯了眯双眸,捏住唐宁夏的下巴,每个字都散发出危险的讯息:“错了,你在自寻死路。”或者说是……玩火自焚。

    语毕,顾子寒低头攫住唐宁夏的双唇……

    唐宁夏的双唇温软柔润,触感很好,顾子寒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横过她的后背把人搂紧,灵巧地攫取着属于唐宁夏的味道,越吻越深,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好像要把唐宁夏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一样。

    而唐宁夏不知道是愣住了还是被顾子寒的攻势吓傻了,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顾子寒没入唐宁夏黑发的手慢慢地移向她的后背,扶着她倒在床上……

    一切好像都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某种渴望在膨胀……

    女性身体的馨香窜入顾子寒的鼻息,顾子寒猛然清醒过来。

    顾子寒,你在干什么?唐宁夏这么毫不费劲的一招惹,你就上钩了吗?

    顾子寒的唇倏地离开唐宁夏,想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又是一脸的冷峻。可是唐宁夏的脖子上那几个吻痕……他根本无法忽视。

    看向唐宁夏,顾子寒忽然想掐死她,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居然睡着了!

    他挣扎纠结的时候,她已经安然入梦。

    不过她安安静静地睡着,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没心没肺好像对谁都不设防的样子,看着比白天那个专业干练的经纪人顺眼多了。

    可是再怎么顺眼,七年前那些事情,顾子寒都无法当做没发生过。

    最后,顾子寒随意扯过被子给唐宁夏盖上,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色笼罩着大地,直到第二天的第一缕曙光把它驱走。

    翌日,顾子寒醒得很早,手机上收到秦宇哲发来的消息——总裁,提示您一下,昨天因为您心血来潮突然去参加了饭局,落下了不少文件没处理,而且都是今天要用的,都给送到您的书房里了。该怎么做,你懂的。

    顾子寒揉着太阳穴删掉了短信,昨天那个饭局,他要是没去的话,唐宁夏……

    想起唐宁夏,他的脚步已经不受控制地走到了唐宁夏的房前,推开门,看见唐宁夏以一种极其不美观的姿势躺在床上,而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地上……

    他皱着眉头走过去把被子拿起来,扔到唐宁夏身上,没想到力道没控制好,被子把唐宁夏的头也蒙住了……他只能弯身下去,给唐宁夏把被子盖好,看见几咎头发贴在她的脖子上,顺手拨开,却没想到唐宁夏觉醒了,倏地睁开了眼睛。

    唐宁夏的眼里满是防备,忙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胸口,瞪着顾子寒:“你干什么!”

    “……”

    “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里?”唐宁夏的诘问理直气壮。

    顾子寒的唇角勾出一个哂笑的弧度,“看清楚这是哪里。”

    唐宁夏扫了一圈整个房间,愣住……这里她并不陌生,几天前她也在这里醒来。可是——

    “我为什么会在你家?你……你……”“你”之后的下文,唐宁夏怎么也说不出口。

    然而不用听顾子寒也知道唐宁夏的下文,他唇角的笑意忽然变得邪魅:“唐宁夏,昨天晚上,是你主动的。”

    顾子寒没有说谎,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是真的,昨天晚上,确实是唐宁夏主动吻他的。

    昨晚的事情慢慢地浮上唐宁夏的脑海,她记得她喝醉了,被莫英石强迫带走……

    可是醒来后为什么会在顾子寒家?难道那个时候强迫带走她的人是顾混蛋?

    不可能,昨天晚上顾子寒比所有人都先离开。而她记得清清楚楚,是莫英石强行把她塞上车,上车之后……

    仔细一想,唐宁夏才发现上车之后的记忆在她的脑海里,跟七年前一样,是空白的。

    一万头草泥马再度从唐宁夏的心里奔腾而过,不管她昏睡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最后肯定是顾子寒把她带来这里的,最后还……

    “禽兽!”唐宁夏怒瞪着顾子寒,真的生气了。

    “要不要再禽兽一次给你看看?”顾子寒不为所动,倏地俯身靠近唐宁夏,语气和神情是一样的邪魅。

    唐宁夏吓得倒抽一口凉气,抱紧被子护住自己的胸口,忙忙往后退,不知道是哪根骨头撞上了坚硬的床头,她疼得皱眉,但怒吼还是有力的:“滚!”

    顾子寒直起身来,唇角隐隐有笑意……

    “还不走,难道是想收服务费?想收多少?”唐宁夏直接把堂堂顾氏总裁划分到mb的行列里。

    顾子寒一眯狭长的双眸,“我做生意信奉互惠双赢,昨天唐小姐睡着了没体验到我的服务,现在免费再体验一次再定价格?”

    “不用了。”唐宁夏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我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传说中不是这样的。所以说……顾总,你根本分文不值。”

    “传说中应该是怎么样的?”顾子寒非但不怒,反而好整以暇地看着唐宁夏。

    “……”三天三夜下不了床。要这样说吗?

    最后唐宁夏没有说出来,但是细微的眼神和表情并没有逃过顾子寒的眼睛……

    顾子寒眯了眯双眸,倏地俯身下来,双手撑在床上,脸部和唐宁夏的脸部距离不到五厘米,大有下一秒就会吻上唐宁夏的架势,唇角的弧度邪气而又魅惑:“形容不出来?不如……体验一下?”

    “……”

    一时间唐宁夏根本反应不过来,脑袋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顾子寒已经伸手扯开她衬衣的扣子,她倒抽一口凉气,下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双唇就被顾子寒攫住……

    “唔……放开……”

    唐宁夏艰难地发出来的抗议声含糊不清,顾子寒嫌弃她太吵影响环境,堵住她肆意蹂躏,于是唐宁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渐渐地,唐宁夏呼吸花费的力气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感觉到呼吸很困难,自然也就忘了挣扎……

    感觉不到唐宁夏的挣扎,顾子寒的动作也就变得轻柔起来,原本按在唐宁夏背上防止她乱动的手慢慢地往下游,停留在她的纤腰上,不松不紧地把唐宁夏搂住,好像在亲吻着自己最亲密的爱人。

    这样一来,唐宁夏就能呼吸了。

    讶然之下,唐宁夏睁开眼睛,看见顾子寒闭着双眸,皮肤好得连一个毛孔都看不见,最重要的是他的表情,平静中带着……沉醉。

    这一瞬间,唐宁夏忽然有种错觉——她和顾子寒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情侣之间是怎么接吻的?

    不自觉地,唐宁夏回应起了顾子寒。她第一次去感受这个强势的男人温柔的吻,竟然觉得滋味……还不错。

    感觉到唐宁夏的回应,顾子寒好像被点燃了一样,忘了思考唐宁夏这样做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忘了唐宁夏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此刻,顾子寒只知道这个正在回应他的女人叫唐宁夏,一切他都顺从身体最原始的反应,把唐宁夏放倒在床上,颀长的身躯压了上去……

    顾子寒的呼吸渐渐地失去了频率。

    一种陌生的感觉在唐宁夏的身体里慢慢地滋生,不着痕迹地无限膨胀……

    唐宁夏感觉自己已经堕进了某种漩涡当中。她明明知道身上的男人是顾子寒,顾混蛋,她应该把他推到天涯海角去。然而事实上,她在抱着顾子寒,并且……回应着他。

    是疯了吧?

    到这个时候,唐宁夏才知道顾子寒这种冷硬强势的男人偶尔的柔情有多大的杀伤力,简直就是摧枯拉朽,让人扼腕。

    可就算是这么清楚地知道,唐宁夏还是没有推开顾子寒……

    一定是疯了!

    顾子寒也觉得自己疯了,他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亲吻,而是……想要唐宁夏。

    明知道不应该,却怎么也放不开……

    一晌贪欢。

    顾子寒抛开了一切,无所顾忌……

    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唐宁夏的体内一圈圈地扩散,抵达身体的每个角落,随之扩散的,还有一种要命的空虚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应?

    唐宁夏的脑袋混混沌沌的,脑袋的反应系统好像也变迟钝了,想不出个答案来。索性,她什么都不想了……

    顾子寒彻底扯开了唐宁夏上衣的扣子……

    什么都不重要了……

    顾子寒的手又沿着唐宁夏的腰往下,正要把她最大的障碍除去的时候——

    “少爷,你在里面吗?”

    “扣扣”响的敲门声和佣人陈嫂的声音同时响起,顿时就破了空气里的暧昧,把快要沉沦至谷底的两个人拉回了现实当中。

    唐宁夏顿时被惊醒,第一时间推开了顾子寒,拉过旁边的被子把自己紧紧捂住,用一种“你快滚出去”的眼神看着顾子寒。

    顾子寒完美地掩饰着自己的狼狈,表面上不紧不慢,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淡淡地扫了一眼唐宁夏,很不屑地说:“你有什么好遮掩的?”

    说完,顾子寒转身走出了房间。

    “……”

    一时间唐宁夏还反应不过来这句话,半晌后她才猛地反应过来顾子寒是说她……没料。

    靠!姑娘的身材虽然没有到魔鬼的地步,但至少是明星级别的好吧!

    唐宁夏表示很想撕了顾子寒,然后把自己也撕了。

    刚才怎么会沦陷得那么彻底呢?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发生了。

    不对,也许昨天晚上就发生了!

    唐宁夏跳下床跑到镜子前一看,脖子上今天和昨天的吻痕同时映入眼帘……

    是真的……发生了……吧?

    可是身体真的没有特别的感觉啊,传说中不是这样的啊啊!

    唐宁夏慌忙把手机翻找出来,想给许慕茹打电话,却意外地看见手机上有六十多通未接来电,全部来自同一个人,每一通响了不到两秒就被挂断,只有最后一通接了。

    呃,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挂过睿睿这么多通电话?好像也没接他的电话啊。

    但是有一件事她是知道的——睿睿给她打了这么多通电话都不接,短信箱肯定要爆满了。

    打开短信箱,意外的没有爆满,只有一组对话,看完这组对话后,唐宁夏暴走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睿睿居然要叫顾子寒爸爸?!

    连头发都顾不上打理,唐宁夏整理好衣服就拿着手机冲出了房间,没撞上顾子寒,却撞上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阿姨。

    唐宁夏也不知道是自己长得太吓人还是怎样,这位和颜悦色的阿姨见了她,直接就愣了,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不一会,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

    “哎哎,阿姨,你没事吧?”唐宁夏忙上前扶住被自己吓到的老阿姨,却没想到引来了老阿姨更大的反应——见鬼一样把她推开。

    “活的,活的!宁夏,宁夏……你……你不是已经……”老阿姨的胸膛剧烈地起伏,好像见到唐宁夏,就等于给她带来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刺激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