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0章看清楚,我是谁?

    顾子寒拿起水杯打算下楼的时候,唐宁夏放在单肩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还会找她?

    鬼使神差地,顾子寒打开了唐宁夏的单肩包,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

    睿睿。

    就是那个睿睿?

    挂掉,不接。

    事实证明睿睿同学是个很有毅力的人,他很快就再次拨了过来。

    顾子寒再挂掉。

    又响,又挂……

    如此反复了几遍之后,顾子寒好像就和这个叫睿睿的杠上了,甚至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一遍遍地挂电话,不厌其烦,乐此不疲,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有多幼稚。

    不知道重复了几遍之后,手机里进来一条短信——这是唐宁夏的手机,还给她!

    顾子寒顿时就觉得有趣,从来不发短信的人居然翘起唇角,回复起了这条短信——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唐宁夏?

    ——废话!唐宁夏从来不会挂我的电话!你是谁?

    顾子寒想既然谁都不知道谁,而且玩都玩上了,还玩了这么久,干脆回了两个字——你爸。

    ——爸爸,那你接电话呀!接了我就叫你爸!不接是孙子!

    顾子寒愣了,就在这个瞬间,手机第n遍响起。<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犹豫了片刻,他的拇指最终是轻轻滑过手机屏幕,接通了电话。

    “你到底是谁?唐宁夏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是还很稚嫩却故意装得一派老成和严肃的童声,纯净悦耳得犹如天籁。

    顾子寒如遭雷击般愣住,这个睿睿居然是个小孩,而且从声音上听来,不过就是个六七岁的小孩。他刚才……在和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鬼头玩了一出很幼稚的游戏。

    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幼稚的?

    其实顾子寒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了?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的潜意识去做什么。

    睖睁了片刻之后,顾子寒回过神来,记着自己是个大人,于是用一贯冷静沉稳的口吻说:“唐宁夏喝醉了,在休息。”

    “爸爸……”稚嫩的声音里,满是震惊。

    “……”什么情况?

    “爸爸”两个字就好像什么东西挠在了顾子寒的心尖上一样,不轻不重,无法忽视,心里面忽然涌出来一种异样的感觉,像是渴望,也像是急着要确认什么:“你叫我什么?”

    顾子寒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是急迫的。

    手机听筒沉默了片刻后,可爱纯真的童声才再度响起:“‘爸爸’啊!不是说好了只要你接电话我就叫你‘爸爸’的嘛……”

    “……”也许是被那句突如其来的“爸爸”震惊到了,顾子寒已经完全忘了那么一回事,现在他才觉得自己失态了,暗自懊恼。

    双方就这样沉默了半晌,顾子寒才问出一个好奇已久的问题:“喂,你和唐宁夏是什么关系?”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小鬼的语气里有一种和他如出一辙的笃定,又说,“好了,我要去睡了,晚安。”

    顾子寒还来不及回应,电话就被挂断了。他看着手机屏幕,忽然对那个小鬼好奇起来。

    小鬼那么坚持不懈地打电话,不就是为了问唐宁夏的情况么?为什么到了最后什么都没问就挂断了?他和唐宁夏,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子寒好像已经忘了时间一样,若有所思地坐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那道可爱纯净的童声……

    最后,是唐宁夏在床上的动静打断了顾子寒的思绪。

    唐宁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她的手捂在胃上,五官都快要皱成一团,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顾子寒皱着眉头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唐宁夏忽然扶住了床沿,上身探出来,他以为唐宁夏是要吐了,一伸手就……捂住了唐宁夏的嘴巴。

    唐宁夏要是敢吐,他保证用被子把她卷住,连人带被一起丢出去。

    “唔……”唐宁夏发出难受的呜咽,推开顾子寒的手,又是一句,“混蛋!”

    在唐宁夏心里他到底是有多混蛋?

    顾子寒皱了皱眉,目光如炬地盯着唐宁夏,“看清楚,我是谁?”

    唐宁夏懒懒地掀起眼帘来看了顾子寒一眼,忽然抬起手直指向他,十分嫌弃地说:“世界第一渣男顾子寒!”

    顾子寒眯了眯眼……他知道,如果是清醒的时候,唐宁夏肯定会扬起找不到漏洞的笑容说:顾氏集团总裁顾子寒。现在喝醉了,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是吗?终于说实话了是吗?

    很好!

    “唐宁夏,七年前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顾子寒看着唐宁夏,不错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眼神和动作。

    然而唐宁夏什么细微的动作和眼神都没有,只是摇了摇头,“慕茹说忘记了对我更好。”

    “你为什么会失忆?”

    唐宁夏还是摇头,“我只记得我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忘记了。”

    在医院里醒来,失忆……把这两个关键词联在一起,顾子寒可以想到一些什么,也几乎可以确定唐宁夏是真的失忆了,但是——

    “你为什么要对米晓晨说‘好久不见’?”就是这句话,让他认定了唐宁夏是假装失忆。

    “慕茹说我们是高中同学。”

    “……”原来是这样。

    顾子寒的唇张了张,好像是要说什么,但最终说出来的只有两个字:“睡吧。”

    “我……”唐宁夏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口里的唾液忽然一阵翻腾,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顾子寒皱着眉头不情不愿地伸手扶住唐宁夏,这才开始想她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

    “呜,难受……”唐宁夏就像一个正在承受着折磨的小孩一样,抓着顾子寒的衬衫衣襟求安慰,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酝酿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现在的唐宁夏和白天的她差别实在大,顾子寒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想怎么样?”

    唐宁夏没有说话,只是抓着顾子寒衣襟的手忽然用力一扯,顾子寒猝不及防,被唐宁夏扯得不得不弯身下来,没想到这一弯身就压上了她送过来的双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