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9章你混蛋,大混蛋

    莫英石的车子在大马路上疾驰了近半个小时之后,唐宁夏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见状,莫英石猥琐一笑,车子拐进了一条车流较少的小路。

    莫英石绝对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他左边的那辆车忽然毫无预兆地改道,开到他的这条车道上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如果不是他的反应快,早就撞上去了。

    “妈的!会不会开车!”莫英石怒气冲冲地降下车窗,探出头去,瞪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出现。他又爆了句粗,正想打开车门下车去找对方算账的时候,头部忽然遭到甚么重击,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打晕莫英石的男人面不改色地把莫英石挂在外面的头推回去,然后开了后座的车门,动作迅速且准确,加上他那身专业的黑色装备,一看就知道是专业保镖。

    保镖看着后座上双眸紧闭的唐宁夏,又看了看正不紧不慢地从保时捷上下来的另一个男人,问道:“总裁,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了。”顾子寒走过来,保镖马上把车门前的位置让出来,然后听见他说,“你们走吧。”

    “是,总裁。”

    夜色静静地笼罩着大地,这个时间点的s市住宅区,安宁静谧,偶尔汽车开过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单薄。

    顾子寒看着车内睡得不省人事的唐宁夏,忽然听见驾驶座上的莫英石嘟囔了一声,好像是要醒了,他眉头一皱,看见莫英石的手边有一台摄像机,随手抄起来,风轻云淡地往莫英石的头上一砸……

    一秒钟的时间,相机报废了,莫英石也立刻没声了……

    世界瞬间变得安静,顾子寒弯腰把唐宁夏抱回自己的车子里面,发动车子的时候,忽然想起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

    本来是可以打电话让秦宇哲查一查的,可是这样一来他都没有把握秦宇哲会八卦多久,以后还会八卦多久,他要头疼多久……至于问许慕茹,他是从来不打许慕茹的电话的,就像她也从来不给他打电话一样。

    最后,只能把唐宁夏带回自己家。

    他住在郊外的别墅区,上高架之前要遇到好几个红绿灯。在最后一个红绿灯前,他停下车,偏头看向副驾座上的唐宁夏——<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此刻的唐宁夏也许是因为睡着了,没有了专业的职业微笑,那股随时备战的劲头也无影无踪,安安静静的,睡得随意而又舒适,恍若七年前那个没心没肺的唐宁夏。

    刚才在停车场,如果不是看见了她徒劳无功的挣扎,顾子寒几乎要以为,她是心甘情愿地跟着莫英石走的。

    如果她真的被莫英石带走,那么……

    就在顾子寒假设着后果的时候,忽然——

    “顾子寒,你混蛋!”

    唐宁夏虽然睡着了,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里的感情还是很充沛的——满满的都是愤恨。手还狠狠地一甩,一掌拍在了……车窗玻璃上。

    或许是因为她用力过大,把手拍痛了,顾子寒看见她的眉头难受地微微皱了起来。

    这一刻,顾子寒才发现自己是个恶趣味的人,看着唐宁夏皱眉,他的心情竟然出奇地好了,唇角微微扬了起来。

    “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话,我没有,真的没有……”唐宁夏带了轻微的鼻音,本来就委屈的口吻听起来愈发委屈。

    顾子寒唇角的笑意瞬间凝固……她说的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

    阴霾重新把顾子寒笼罩,幸好这个时候红灯转换成了绿灯,他可以借着开车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一个不经意的扫视,他又看见唐宁夏手上那条浅浅的伤疤……

    烦躁升级,车速也随着烦躁的升级而升级……

    三十分钟后,顾子寒的车子停在了别墅的车库里。

    偌大的三层别墅,只住了他一个人,白天的时候还有个从十岁照顾他到现在的佣人陈嫂,但是到了晚上八点,陈嫂就下班了。所以抱着唐宁夏上楼的时候,只能是她来给唐宁夏脱了鞋袜,给她盖上被子,虽然一整个过程他的动作都粗鲁至极……

    很久以后秦宇哲意外得知这件事,当场就狠狠地鄙视了他,说:“你居然不把她的衣服顺便脱了,没出息!”

    秦宇哲会这么说,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顾子寒隐瞒了——

    刚刚给唐宁夏盖好被子,她就皱着眉头不满地嘤咛了一声,一脚把被子踢开,像极了一个任性的小孩。

    “……”顾子寒看在唐宁夏醉酒的份上,忍她这一次,被子重新拉上给她盖好。

    “顾子寒,你混蛋,大混蛋……”唐宁夏就像是在不满地抗议什么一样,幼稚地再度把被子踢开,和白天那个专业睿智的经纪人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

    “……”本来,顾子寒是打算唐宁夏再骂就把她丢到大门口去的,可是现在,他承认他不忍心把她丢出去了,只想现在就……把她掐死。

    “水……我要喝水……”咄嗟之间,唐宁夏又换了一种语气,就像慵懒的猫咪软软的哀求。

    顾子寒虽然不情不愿,但是脚步终究是动了起来,下楼去给唐宁夏倒了杯水上来,放在床头柜上,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唐宁夏现在神志不清,根本喝不了水,要他……喂。

    那是不可能的。

    顾子寒扯了扯唐宁夏的被角,“唐宁夏,起来。”

    “我要喝水……”

    “起来。”

    “呜,我要喝水……”

    “……”

    “呜呜,我要……”

    顾子寒果断捂住唐宁夏的嘴巴,把她扶起来,水杯递到她的唇边。

    唐宁夏大概是真的很渴了,一杯水很快就被她喝得一滴不剩,完了还打了个嗝,满是酒气,顾子寒毫不犹豫地松手把她扔回床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