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7章威胁我?

    唐宁夏的手很漂亮,除了掌心上长了一些薄薄的茧子之外,就如凝脂般雪白细嫩。

    只是,一条明显的细细伤疤无声地横过她左手的动脉血管。

    米晓晨也看见了,睖睁着双眸后退了两步。

    是真的,七年前,唐宁夏割腕自杀的事情是真的!

    七年前,唐宁夏和顾子寒的订婚典礼之后,唐宁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不久后,许慕茹告诉所有人,唐宁夏已经死了,割腕自杀的。

    七年后,唐宁夏满身谜团地上演了一出死而复生的戏码,在所有人都以为七年被许慕茹骗了的时候,他们看见了唐宁夏手上的伤疤。

    “宁夏,你是回来报复我的对不对?包括你进入这个圈子,也只是为了报复我。”米晓晨的口吻柔弱到惹人怜惜的地步,里面有三分恐惧,三分不可置信,四分淡淡的指责。

    唐宁夏翻了个白眼,懒懒地说:“米小姐,我知道你现在算是新创的一姐,一线大牌。但是讨厌你嫌弃你太作的人也数不胜数。你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良好了一点?”

    说完,唐宁夏将左手风轻云淡地从顾子寒的手里慢慢地抽回,快要完全脱离他手心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他的手收紧了一下,却又马上松开,她的手得以顺利抽回……

    她怀疑刚才那一下,只是自己的错觉。

    很小幅度地活动了一下左手,唐宁夏毫无畏惧地看向顾子寒,“好了,这次我是真的把你镯子摔了,你想怎样?”

    唐宁夏以为这样气焰嚣张一点就能气到顾子寒,却不料顾子寒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只是抿着唇把她拉了出去,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门外,听见米晓晨焦急的叫声——

    “子寒!”

    顾子寒却置若罔闻,一个劲地拉着她往前走。

    “喂!放开我!”唐宁夏试图挣脱,可是顾子寒拉的是她的左手,那只手……

    根本没有力气。<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

    “顾子寒!你女朋友在叫你!”在女朋友面前拉着另一个女人走,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

    “喂,姓顾的,你女朋友喊你回去!”

    “……”

    顾子寒还是置若罔闻,唐宁夏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正好一个剧务走过来,唐宁夏对着他喊:“救命啊,这个男人他要……”

    “开门。”顾子寒打断了唐宁夏的话,口吻并不重,却透出一股不容置喙来,那个剧务立马唯唯诺诺地打开了一间房的大门。

    顾子寒把唐宁夏拽进去,“啪”地关上门,攥着她的左手问:“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唐宁夏明知故问,还一脸“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故意的!”的表情。

    “伤疤,怎么回事。”顾子寒今天空前地有耐心,要是以前,他保证会一眯狭长的双眸,把唐宁夏逼到窗边,恐吓唐宁夏再装傻就把她扔下去。

    唐宁夏微微一笑,“关你什么事?”

    “……刚刚开机,许慕茹这个角色还可以换别人。”顾子寒毫无预兆地来了这么一句,潜台词很明显。他向来沉稳,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话。

    唐宁夏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你就不会拿别的威胁我吗?”

    顾子寒不答,兀自掏出手机拨通了秦宇哲的电话,“原定的女配角什么时候能出院?”

    唐宁夏暗暗地在心里面“靠”了一声,劈手夺过顾子寒的手机,不情不愿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七年前我从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手上就有这条疤了。也许是胎记。也许……是别的。”

    顾子寒松开唐宁夏的手,目光莫测地看着唐宁夏:“不要让我发现你又在撒谎。”

    说完,顾子寒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怎么办呢?唐宁夏想,这次,她确实说谎了……

    恍恍惚惚地离开房间,唐宁夏看见了屋外明亮得晃眼的阳光,穿过树叶与树叶之间的罅隙,像一把把吹毛利刃一样插向大地,总觉得……

    以后的生活,也许不能平静了。

    《全城搜爱》的拍摄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

    许慕茹在《全城搜爱》的表现得到了一致的肯定,也让新创决定下大力气捧红她。

    能不能把一个新人捧红,除了艺人本身的潜力外,经纪人的人脉关系和能力也是一大关键点。

    没有人质疑唐宁夏的能力,可是国内的演艺圈里,她自己也还是个新人,根本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只靠她的冲劲去拼的话,没有人知道还要等多久。

    于是,在捧红许慕茹之前,先把唐宁夏带起来成了新创的一大要事。

    就在唐宁夏好奇公司会安排谁来带她的时候,身为经理的陈玫丽说:“宁夏,我来带你。”

    陈玫丽是新创的金牌经纪人,闻名整个演艺圈,不知道多少人渴望得到她的一些指点,当然,也包括唐宁夏。所以乍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宁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过去半晌,唐宁夏才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陈姐,为什么?”

    陈玫丽笑了笑,“就……觉得你很像年轻时候的我。这个圈子太复杂,一失足就成千古恨,我只是不希望你下错任何一步棋。” [^*]

    “……”唐宁夏看着陈玫丽,看见她的双眸隐隐含着笑意,也看见那笑意是充满了遗憾的。

    直觉告诉唐宁夏,陈玫丽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是他们目前毕竟只是上司和下级的关系,不宜问太多,她只能笑着点头:“谢谢陈姐。”

    “谢倒是不用。”陈玫丽呷了口咖啡,“下午准备一下,晚上跟我一起去个饭局。微微的亚洲巡演要拉赞助,我顺便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也许是因为一下子和陈玫丽亲近了许多,唐宁夏卸掉专业的微笑,放纵自己露出激动的笑容,重重地点头,离开了陈玫丽的办公室。

    片刻后,陈玫丽才恍然想起来一件事——她忘了告诉唐宁夏今晚的饭局都有谁。

    一天的时间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傍晚六点的时候,唐宁夏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开车赶往酒店。

    因为陈玫丽没告诉她饭局上都有谁,所以在推开包厢的门,见到莫英石这个人渣的时候,唐宁夏的脚步倏地顿住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