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6章黑地里张弓

    有那么一瞬间,唐宁夏的脑袋是空白的,仿佛看见两千万的人民币摔碎在地上,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着奔腾而过……

    再看向米晓晨的时候,她已经蹲在地上,双手捧着破碎的玉镯,就跟捧着自己死去的孩子似的,哭得我见犹怜。

    唐宁夏抚额,“哎哎”了两声,想说“你他妈活该!”,可是又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开始响起了合适的台词。

    就在这个时候,沉稳有规律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米晓晨的眼泪顿时流得就跟决堤的河水似的。

    顾子寒迈进休息室的时候,唐宁夏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却不语,只是在心里面冷笑……

    顾子寒并没有像唐宁夏预料中那样当场大发雷霆,而是冷眼看着一切。

    所以,唐宁夏根本无从知道顾子寒到底是看清了真相,还是被蒙蔽了双眼。

    不过唐宁夏清楚地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顾子寒百分之九十五会选择相信米晓晨。毕竟米晓晨才是他的女朋友。

    唐宁夏忽然意识到自己要孤身作战,不过没关系,她已经习惯了。

    “宁夏……”这个时候,米晓晨泪眼婆娑地站起来,肝肠正在一寸寸地断掉似的,痛苦地走到唐宁夏面前,“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做。为什么?七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是这样?”

    唐宁夏头疼地扶额,“你要找茬可以,我陪你玩。但是能不能麻烦你,说一些我听得懂的话,不然牛头不对马嘴的,我怎么陪你玩啊?”

    顿了顿,唐宁夏又似笑非笑地说,“还有,你不愧是‘一哭成名’的。”哭得忒楚楚可怜惹人怜爱了啊有木有!

    “你怎么能这样?宁夏,你得不到子寒,就一定要一直用这种手段来报复我吗?”米晓晨的语气依然是柔软的,听起来她像是很大方,很善解人意。

    唐宁夏偏头看向顾子寒,放纵眼里的不屑流露出来:“你们两真是绝配。”一样的神经病!

    “你不应该这样的。”米晓晨就像是唐宁夏人生的导师一样劝道,“这是子寒家祖传下来的东西,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你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嫉妒心就这样毁了呢?你如果喜欢,可以跟我要啊,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

    这女人可真极品。<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唐宁夏嗤笑了一声,说:“米小姐,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我对你男人没兴趣,对你男人送你的玉镯子也没兴趣!倒是对你自己摔了这镯子又赖到我头上来挺感兴趣的,来来来,说说嘛,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学学。”说到最后,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带着微笑的循循善诱,只是显得分外冷静和理智。

    “……”米晓晨明显的没有想到唐宁夏会是这种反应,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宁夏,明明就是你……”

    “是我?”唐宁夏迅速地扫了一圈整个休息室,在心里“靠”了一声,这里怎么没有监控?

    “我知道你不甘心。”米晓晨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兮兮,“但是你怎么能这样?这样子,真的有些过分了。”

    唐宁夏翻了个白眼,“怎么样扭曲事实我倒是跟你学会了,但是我觉得我不可能哭得跟你一样逼真。所以,不玩了,拜拜!”

    说完,唐宁夏利落地转身,想离开,却在门口被顾子寒毫无预兆地攥住了手……

    唐宁夏偏头看向顾子寒,对上了顾子寒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的目光,瞬间感觉全世界都在飘雪,也感觉到……

    事情要闹大了。

    可是就算事情要闹大,唐宁夏也不怕。

    人活着嘛,不就是在不断地面对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么?扛过去了,你就会变得比现在更加强大,扛不过去,那就回去流着泪舔伤口。

    唐宁夏都已经扛了七年了。

    她在英国混了七年了,其中四年在半工半读,三年在上社会大学,米晓晨经历过的事情她经历过了,但是很多她尝过个中滋味的事情,米晓晨可能连轮廓都看不清。

    所以,她不怕,也不必害怕。

    因为没有惧怕,所以看向顾子寒的双眸,满满都是坚定的倔强:“放、开、我!”

    顾子寒满脸都是寒冷的讥诮,“你以为可以一走了之吗?这场游戏,既然你开了头,那什么时候结束,应该我说了算。”

    “……”大哥,谁有空跟你玩游戏啊!?

    唐宁夏在心里面咆哮了好一会才慢慢地淡定下来,十分冷静地给了顾子寒一个建议:“你们结婚吧,祝福你们的下一代不是弱智也没有幻想症更不是神经病患者。”

    米晓晨的脸色霎时就白了,在这个世界上,她记得只有一个女人敢骂顾子寒,那就是许慕茹,唐宁夏居然……

    更加令米晓晨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顾子寒的反应。

    顾子寒好像压根儿没是听见唐宁夏那句夹枪带棒的话一样,唇角勾出一个讥诮的弧度:“唐宁夏,你也就这点长进。”

    这个时候,米晓晨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底气,忽然说道:“宁夏,你确实并没有多大的长进,还是只会在黑地里张弓。”

    “黑地里张弓?”唐宁夏的目光饶有兴趣地投向米晓晨,微笑着说,“我喜欢这句话。而米小姐你……”看了眼破碎的镯子,接着说,“是这方面的高手。我佩服。”

    “……”米晓晨用一种很委屈的错愕表情看着唐宁夏,不说话。

    唐宁夏暗暗佩服米晓晨不愧是影后,这表情、这动作,都他妈太到位了,估计全天下的导演都会觉得很满意的!但是……

    “我不是导演,你不用对着我演戏。”唐宁夏冷笑着戳破米晓晨的面具。接着看向顾子寒,问,“你是不是也觉得这镯子是我摔的?”

    说完,唐宁夏没有给任何人一丁点的反应时间,就劈手夺米晓晨手上的镯子……

    顾子寒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去拉唐宁夏,却已来不及,唐宁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把镯子狠狠摔向墙壁……

    名贵的镯子跟坚硬的墙壁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又落到地板上,彻底碎了……

    然而——

    摔了价值两千万的镯子这么壮观的场面,顾子寒没有看一眼,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唐宁夏的左手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