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2章娱乐头条

    看似根本毫不在意地抱着唐宁夏,却记得不让她被记者拍到,这样的细节是为了保护谁?

    她?他自己?还是……唐宁夏?

    答案,其实她是知道的。

    还有一个知道答案的人——正在开车的秦宇哲。

    可是秦宇哲什么都不说,只是别有深意地微笑着,时不时看向坐在后座的顾子寒。

    顾子寒在秦宇哲第十二次看过来的时候说:“再回头,你就准备好去非洲出差三年。”

    秦宇哲立即坐正不回头。他知道,顾子寒绝对可以面不改色地把他调到非洲去,可是他不知道——

    “唐宁夏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只有顾子寒家那位经验丰富的家庭医生能回答——

    “腰病。不是腰间盘突出也不是骨质增生,可能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之后,生理性缺钙或者肾气不足引起的,应该有五六年的历史了。这种病想要彻底根治不太可能,只能靠着平时调理和注意行动,不让它发作。”

    秦宇哲送走了家庭医生后,回来若有所思地说:“这七年来,唐宁夏这个死丫头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又是失忆又是一身病的。”

    “……”

    “哎,顾总,说句话啊!”

    “不知道。”顾子寒的语气淡淡的,听起来似乎他对这件事丝毫不在意。

    “有个人肯定知道。”语毕,秦宇哲已经把手机掏出来,正想拨许慕茹的电话时,许慕茹打进来了。

    这就是传说中凑巧的缘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接通了电话,秦宇哲还什么都来不及说,许慕茹就厉声问道:“顾子寒把宁夏带到哪儿去了?”

    “在他家。”

    许慕茹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语气冷静却危险地压低了声音问:“你说什么?”

    “我说,唐宁夏在子寒家!”

    “靠!顾子寒想干什么?!”

    “刚才我看见唐宁夏好像晕倒了。”

    “他妈的!顾子寒干了什么?!

    “……”秦宇哲终于发现不管怎样都不对,正愁着应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顾子寒把他的手机拿了过去……

    “三十分钟之内赶到,把唐宁夏接回去。”顾子寒的语气就像是在暗示如果许慕茹三十分钟之内赶不过来的话,他就把唐宁夏丢出去。

    语毕,顾子寒挂了电话,秦宇哲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说:“能治得了许慕茹,不愧是我们英明神武的顾总。”

    “不过,英明神武的顾总,我得走了。”说着秦宇哲站起来,“留在这儿,只能沦为你和许慕茹的炮灰。”

    秦宇哲没有在开玩笑。顾子寒和许慕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许慕茹从小就看顾子寒不顺眼,顾子寒也不喜欢许慕茹。这两人见面的地方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想要活命,只有远离。

    秦宇哲离开后不久,顾子寒家的门铃遽然急促地响了起来,听得出来按门铃的人是在猛戳门铃,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

    顾子寒示意家里唯一的长期佣人陈嫂去开了门,许慕茹就急匆匆地冲进来,就差揪住顾子寒的衣领了,“宁夏呢?!”

    许慕茹显得匆匆忙忙,平时总是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长卷发微微凌乱了,眼底是无法掩饰的焦急。

    这样失措的许慕茹是极少见到的,遇上大多数事情,她都能闲闲地抄着手镇定自若地处理好,只有唐宁夏的事情能让她方寸大乱。

    顾子寒不语,自顾自地看了眼时间,许慕茹居然真的在三十分钟之内赶过来了。

    顾子寒住在郊外的别墅区,他可以想象许慕茹是以什么样的车速赶过来的。

    “你真的很关心唐宁夏。”顾子寒意味不明地看着许慕茹的双眸,忽然说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似乎别有深意。

    许慕茹知道顾子寒的“深意”,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底气再也不像刚才那样足了,“废话!”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似是哂笑,“是因为愧疚吧?”

    七年前的事情又一次浮上许慕茹的脑海,她闭了闭眼,冷静地说:“没错,顾子寒,我是愧对宁夏。可是最对不起她的人是……”

    “慕茹?”

    楼梯上忽然传来唐宁夏的声音,许慕茹循声望过去,看到了脸色苍白的唐宁夏,心里一紧,回头狠狠地瞪着顾子寒:“顾子寒!你到底做了什么?”

    唐宁夏倒是很平静,她看顾子寒那副主人之姿就知道这里是顾子寒家,扶着腰走下楼,说:“我们走吧。”

    许慕茹把车钥匙给唐宁夏,让她先出去,她还有事情和顾子寒说。

    唐宁夏平静地看了眼顾子寒,压抑住汹涌的恨意和翻白眼的冲动,平静地离开。

    一百多平方的客厅内,只剩下顾子寒和许慕茹两个人。

    “顾子寒,有些事情我觉得我应该和你说清楚。”许慕茹难得这样冷静地跟顾子寒说话,“第一,七年前,宁夏失忆了,她早就什么都记不得。第二,她回国,不是针对你更不是针对米晓晨,你不用疑神疑鬼,除非你自己心虚。”

    本来许慕茹是想瞒着顾子寒好好玩玩他的,可是看见首先受伤的人是唐宁夏,她宁愿不要了。

    顾子寒张了张薄唇,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许慕茹抢先在他前头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关心七年前宁夏为什么会失忆,也知道你不会关心这七年唐宁夏都经历过什么,所以就不说了。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说着,许慕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跟顾子寒平时的冷笑竟然如出一辙,接着说,“会不会对她年纪轻轻就有腰病感到好奇?这也是因为你。现在唐宁夏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是你亲手刻上去的。顾子寒,宁夏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落下腰病就是她付出的代价。但是她失忆了,早就不记得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再为难宁夏。否则……”

    许慕茹并没有把“否则”之后的话说出来就离开了顾子寒家,但是她笃定的语气却能让人嗅到危险的气息。

    不一会,跑车发动的声音响起,呼啸着离开这片奢华的别墅区。

    许慕茹把车速控制在正常范围内,看着副驾座上面色苍白的唐宁夏问:“要不要去医院?”

    唐宁夏摇了摇头,“撑得住。”都已经撑了这么多年了,不差这一次,有件事倒是刻不容缓的——“我想休息一下。去你家吧。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吓人,不想吓到睿睿。”

    许慕茹偏头看了眼脸色惨白的唐宁夏,笑出声来,“的确会吓到睿睿。”

    唐宁夏翻了个白眼,并没有忘记工作,“《全城搜爱》很快就要开拍了,回去好好背台词。”

    “放心吧,那点台词,难不倒我。”

    许慕茹一直都这么自信,而她也确实有自信的资本,唐宁夏扬了扬唇角,等着开拍那天的到来。

    比《全城搜爱》开拍更快到来的,是一则顾子寒的绯闻。

    第二天一大早,唐宁夏翻开报纸的娱乐版,头条不是“《全城搜爱》开机,轰动全城”,更不是“《全城搜爱》开机,米晓晨顾子寒恋情升温,晒千万生日礼物”,而是——

    《全爱》开机,顾氏总裁抱着神秘女离开酒店,米晓晨尽显落寞。

    那个神秘女对别人来说可能很神秘,但是对唐宁夏来说……一点也不神秘。

    那不就是她自己嘛!

    为了不被家里的某个人看到,唐宁夏迅速把报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紧接着打开电脑。

    这件事作为头条,早就出现在主页上,唐宁夏颤颤巍巍地点击进去,跳过正文,去看网友的评论——

    “这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呀?不用看脸就知道长得很丑,居然跟晓晨抢顾子寒,不要脸!”

    “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谁来咬死她?”

    很明显,这些评论无一例外都是对唐宁夏的人身攻击。

    “我靠!”唐宁夏不屑地哂笑着,“这群人,当自己长了透视眼还是把自己当成狗了啊?”

    不过,她痛到已经没有了知觉的时候,居然是顾子寒抱着她离开酒店的,倒是挺让她意外。

    意外着,她忽然看见了一条很特别的评论——

    你们悲愤什么?顾子寒又不是米晓晨的。如果说跟顾子寒一起吃过饭就是顾子寒的女朋友的话,那算上顾子寒的生意伙伴,他的女朋友都有一火车了好吧?再说顾子寒从来就没有承认过米晓晨是他女朋友,你们在这里yy得倒是很爽。还有,楼上那位喊人来咬人的兄台,你是说米晓晨的粉丝都是……狗……吗?

    自然而然地,这个人遭到了围攻,还有人扬言要人肉她。

    不用人肉唐宁夏都知道这个人是谁,笑着关了网页,给许慕茹发去一条短信——你真的好无聊,给老娘好好背台词!

    许慕茹的回复简短且肯定:“遵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