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1章致命的危险

    她唐宁夏自认善良无公害属于纯天然良民,居然有人怕她?

    出自于一种恶作剧的心理,唐宁夏用一种不阴不阳的语气说:“当然是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明白了。”米晓晨摇着头后退了两步,“宁夏,你比七年前更加恐怖了。”

    “……”唐宁夏把米晓晨的话理解为是在夸奖她越来越强大了,点了点头,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谢谢夸奖。”

    说完,唐宁夏颇具御姐气势地洒然转身,踩着高跟鞋走了,并没有看见她身后的米晓晨悄然握紧了拳头,目光狰狞地看着她,漂亮的脸上是带着肃杀的表情……

    走出去七八米之后,一件完全在唐宁夏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在哪个房间的门口,她的手臂忽然被一只手攥住,她倒抽了一口凉气,连尖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拖进了一间房里……

    一时间唐宁夏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终于看清把她拉进来的人是顾子寒的时候,顾子寒已经把门锁上了。

    “你想做什么?”唐宁夏警惕地看着顾子寒,每次跟这个男人单独在一个空间内,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

    顾子寒冷沉沉地看着她,表情寒峭:“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

    “我……”话还没说完,唐宁夏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唐宁夏迅速地走到阳台上去把电话接起来。

    “结果怎么样?……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唔,我也想你。……嗯,那你在家等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顾子寒站在客厅里面,看着唐宁夏的侧脸,看着她唇角柔软的笑意。

    阳台上那个唐宁夏和他不过是七米的距离,可感觉上却好像相距七万光年,因为那是一个和面对他时完全不一样的唐宁夏。

    是谁让她放下了浑身的戒备?<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家人是不可能的了,唐家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知道唐宁夏死而复生的事情。朋友之间不太可能有这么亲昵到幼稚的对话。那是……

    唐宁夏的一通电话很快就结束了,很明显这通电话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回客厅的时候,唇角还残留着笑意,却在目光和顾子寒对上的那一刻僵硬了。

    此刻,唐宁夏比刚才冷静了许多。

    准确地说,无论遇上什么事,只要能听到家里那个人的声音,她都能瞬间冷静下来。

    而顾子寒,却恰恰和他相反,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地被什么东西吞噬了,快要没了……

    唐宁夏走到顾子寒的面前,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我最后跟你说一遍,替我的艺人争取到演出机会之后,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没有第二样想从你这里得到的东西。说难听点,顾总,你别太看得起自己。”她软硬兼施,张弛有度,以为这样顾子寒就能相信她。

    可是没有。

    顾子寒冷峭地扬了扬唇角,“唐宁夏,你和米晓晨什么关系?”

    “高中同学。”唐宁夏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尾音落下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对劲的地方,错愕地抬头看向顾子寒,看见了他森冷的目光里那抹赤裸裸的嘲讽,就好像在说:唐宁夏,你的智商真低。

    从这一刻起,唐宁夏不会再怪顾子寒误会和怀疑她,是她亲口把误会加深的。

    “唐宁夏,你不是失忆了吗?嗯?”顾子寒浑身散发出致命的危险讯息,一步步地逼近唐宁夏。

    “我……”唐宁夏不知道从哪里解释起。但是她知道,不管怎么解释,顾子寒都不会相信她了。

    所以,她只能后退。

    在气势上,唐宁夏弱了顾子寒不止十个等级。

    顾子寒就像一个势在必得也唾手可得的冷厉猎人,唐宁夏是负隅顽抗的临死猎物。

    这一次,唐宁夏还没有退到墙角,手就再度被顾子寒攥住了,顾子寒带着她撞向他的胸膛,她条件反射地抬头去看顾子寒,唇却被他落下来的唇瓣覆住……

    “唔……顾子寒……”唐宁夏在错愕过后下意识地开始挣扎,双手在顾子寒的肩膀上没有目标地又是抓又是打,企图让顾子寒松开她。

    可顾子寒却只是把她圈得更紧,用力得好像要折断她的腰。

    唐宁夏倔强地紧咬着牙关,顾子寒就不遗余力地蹂躏她的双唇。

    渐渐地,唐宁夏感觉都发麻了。她依然不放弃,使劲地推顾子寒。

    顾子寒对她的抗拒似乎感到十分不满,圈在她腰上的手忽然一用力,她猝不及防,两个人的身体瞬间严丝合缝,同时,她的腰上传来久违的痛感……

    但凡腰痛过的人肯定都知道,这种时候,什么姿势都不对,什么姿势都是一种折磨,更何况现在唐宁夏的腰还被顾子寒紧紧圈在臂弯里。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感,唐宁夏感觉腰脊椎好像错位了,深深地插入心脏里面,血淋淋的痛,痛得她无法再去紧咬牙关……

    顾子寒终于有了攻城掠池的机会,他灵活地探进唐宁夏的领地,手上的力道也愈发地紧……

    终于,唐宁夏再也经受不住,喉里逸出来一声痛苦的呻吟,也无法支撑住自己,整个人倒向顾子寒。

    “顾子寒……放开我,好痛……”她的声音近乎虚弱无力,第一次哀求一个男人,她伸手去推顾子寒。

    可是……

    丫的!推不开。

    顾子寒或许是感觉到她的挣扎,手又稍稍用了点力,把唐宁夏箍的紧紧的。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这么短短的一个瞬间,唐宁夏感觉好像有人拿了一根手指粗的针狠狠扎进了腰脊椎里一样,一阵巨痛从她的腰上炸开,直接就把意识炸得模糊了,身体里的力量瞬间被抽走,整个人倒向顾子寒……

    顾子寒迟疑了一秒钟,最终还是接住了近乎晕厥的唐宁夏,抱起来,往外走。

    秦宇哲赶到的时候,目瞪口呆地看着顾子寒:“你、你对唐宁夏做了什么了?”

    “去开车。”顾子寒面无表情。

    秦宇哲沉吟了一下,“你就这样抱着宁夏出去,不太好吧?外头都是记者,你上个星期才被拍到和米晓晨一起午餐的……”

    “去开车,或者写辞职信。”顾子寒向来没什么耐心。

    秦宇哲一边在心里诅咒着顾子寒待会被记者堵死,一边往停车场走去。

    只能说秦宇哲心想事成了,顾子寒刚从电梯里面出来,还守在酒店门口的记者立马就发现了他,自然而然地也发现了他怀中的唐宁夏,脸上顿时露出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表情,一拥而上。

    顾子寒皱眉,酒店经理马上叫来保安,在记者群中给顾子寒开辟了一条可以畅通无阻的道路。

    记者疯狂地拍照,却只能拍到冷然的顾子寒和他怀里那个女人的身体,至于那个女人的脸,他们根本找不到拍摄的角度。于是,一大堆的问题涌向顾子寒——

    “顾总,请问你抱着的这位小姐是谁?”

    “顾总,现在晓晨还在酒店,你这样做不怕她生气吗?”

    “顾总,请问你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顾总……”

    没有任何一个问题得到顾子寒的回答,他甚至看都不看记者一眼,直接走向酒店门外的车子。

    这一幕,如数落入了米晓晨的眼里,让米晓晨的拳头在不经意间紧握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