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10章红牡丹

    这是唐宁夏第一次看到米晓晨的本尊。

    米晓晨的漂亮路人皆知,最重要的是,人家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清纯气息来,那双眼睛清澈得好像跟尘世没有接触的深山清泉,整个人仿若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笑的时候灿若莲花,流泪的时候梨花带雨,怎么整都是一朵花。据说只要是男人,见了这样的女人都想要呵护。

    跟她的美貌一样路人皆知的,是她的平易近人。米晓晨的粉丝说,晓晨就像是她们的邻家姐姐,笑起来的时候更像。

    也因此,米晓晨走的一直是玉女路线,一跃成为国内拥有超高人气的一线女星。

    只是,唐宁夏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米晓晨的脸时,她心里对米晓晨没有丝毫好感,不是因为之前许慕茹的那番警告,而是……打从心里排斥。特别是她和顾子寒走在一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

    “狗、男、女!”许慕茹适时且字正腔圆地吐出这三个字。

    唐宁夏的眼睛一亮,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拍了拍许慕茹的肩膀,“没错,形容得非常贴切。”

    许慕茹骄傲一笑,“那是,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顿了顿,又说,“我再叮嘱你一次,高中的时候米晓晨和我们有恩怨,她很记仇,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你小心点儿,不要轻信她的话。米晓晨今非昔比,弄死你都有可能。”

    唐宁夏竟然丝毫都不害怕,安详地点了点头,以示了解:“来呗,唐宁夏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在一路上做掉了无数对她下手的人。”

    “……”许慕茹一脸佩服地对着唐宁夏伸出大拇指,“姑娘,你真是越来越强悍了。”

    唐宁夏牵了牵唇角,不语。

    实际上,不是她越来越强悍了,而是她只能越来越强悍。

    在这个世界上,许慕茹是她唯一的倚仗。可是这个倚仗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有她自己的事情需要忙碌,不可能让她倚仗一辈子。而她,从七年前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会孤孤单单一辈子。于是,她只能不断强大自己。

    到底要强大到什么地步唐宁夏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至少,她希望自己能做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淡定自若地应付;像对待那种在背后插了她一刀的人,能微笑着在他们的心脏上也插上致命的一刀。

    就在这个时候,《全城搜爱》剧组的一名剧务跑过来告诉唐宁夏,开机发布会快要开始了,让许慕茹去准备一下。

    唐宁夏拉着许慕茹去化妆,她要许慕茹以最好的状态首次露面。<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许慕茹却丝毫都不担心,化妆的时候甚至用一种慢悠悠的口吻说:“本小姐天生丽质难自弃,不用化妆都能艳压群芳。”说完用一种很自恋的眼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唐宁夏做了个呕吐的动作,睫毛膏不受控制地刷到了许慕茹的上眼睑上……

    开机发布会正式开始,沈南飞这个备受瞩目的新锐导演,隆重地向媒体介绍了许慕茹这个新人。

    而许慕茹的表现也落落大方。她今天一身合身的迪奥高级定制服装,卷发散在脑后,笑容明丽,那股子妩媚和张扬若隐若现,谋杀了不少观众,差点盖过了女主角米晓晨的光芒。

    唐宁夏感到很满意,而总有一天,她会让许慕茹的光芒盖过米晓晨。

    其实本来现在就可以的。

    米晓晨走的是温婉清纯的路线,以前在一群刻意张扬性感的女艺人里面,确实很特别,很容易瞬间成为焦点。但是遇到许慕茹这样从骨子里张扬性感出来的,她只有被晾起来的份。

    只是现在时机还未到。如果现在许慕茹过分张扬,百分之九十五的观众只会以为她在卖弄。

    如果今天她给许慕茹化上浓妆,穿上火红色的长裙,那她绝对是今天的焦点。

    火一样张扬炽热的红色,唐宁夏一直觉得这个圈子里没人能比许慕茹驾驭得更好。

    开机发布会接近尾声的时候,唐宁夏才知道,今天是天后米晓晨的生日。

    媒体问米晓晨:“你生日这么特别的日子,顾总裁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表示呢?”

    米晓晨羞涩地笑着低了低头,不说话,只是抬手撩了一下刘海,手腕上那只翠绿欲滴的手镯十分明显。

    那只手镯,别说是这些天天过滤八卦新闻的记者了,连唐宁夏都知道。

    据说这是顾子寒祖传下来的玉镯,价值接近千万,顾子寒在一场慈善晚会上公开拍卖,拍到了两千万的价格,却是他自己叫人拍回去的。现在,很明显的,他把这玉镯送给了米晓晨。

    媒体沸腾了,一大把问题抛向米晓晨——

    “晓晨,顾总裁把祖传的玉镯送给你,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是顾家默认的儿媳妇?”

    “晓晨,除了这只玉镯之外,顾总裁今天晚上还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

    “晓晨……”

    在一大堆疯狂的提问中,《全城搜爱》的开机发布会落下帷幕。

    许慕茹去换衣服,唐宁夏无聊地走在长长的走廊里,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前方有个人,掀起眼帘,正好对上一双充满了错愕的漂亮眼睛,她愣住了。

    唐宁夏没想到真的就像许慕茹说的那样,见到她,米晓晨这位天后级别的人物,会是一脸吃惊的表情,好像……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她这个人,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唐、唐宁夏?你是唐宁夏!你居然是唐宁夏!”米晓晨漂亮的眸子因为错愕而睁大,她好像忘了自己是台前光芒万丈的玉女明星,快要失控了。

    唐宁夏很忧郁地望天,她是唐宁夏没错,可是米晓晨这反应……是不是太激烈了点?

    这个时候,唐宁夏和米晓晨都没有注意走廊的转角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男人的五官俊朗分明,侧脸的线条优更是深刻优美。他的头微微垂着,仿佛在倾听着什么。

    唐宁夏倒是记得许慕茹的话:见到米晓晨的时候,一定要镇定冷静,更冷静更镇定!

    于是,本来只是想简单地跟米晓晨打个招呼的唐宁夏,就像见到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说了四个字:“好久不见。”

    简单平常的四个字,却好像惊天噩耗一样,倏地刷白了米晓晨的脸色。 [$].com

    米晓晨不可置信地看着唐宁夏,睖睁着双眸,半晌,只是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句:“宁夏,你居然……居然没有死。”

    “……”这话的意思是……很希望她死了?

    唐宁夏皱了皱眉,又想起许慕茹的话:高中时代,米晓晨和她们是死对头。

    果然是死对头啊,既然这样——

    “不好意思啊。”唐宁夏笑得绝对绿色健康无害,“让你失望了。”

    闻言,米晓晨的脸色更白,就好像全身的血都被抽干了一样,站不稳似的后退了两步:“宁夏,你为什么要骗我们?你回来,又是想做什么?”

    唐宁夏饶有兴趣地看着米晓晨,这货……似乎有点怕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