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9章白莲花

    唐宁夏睖睁半晌,良久才恢复了语言功能,艰难地问:“你撤掉慕茹的演出资格,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吗?”

    “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顾子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

    “……”

    顾子寒的不近人情、没有同情心、冷漠倨傲,唐宁夏觉得自己早该知道的,也早该知道,和顾子寒说这些根本没用。

    好吧,她又一次在顾子寒面前把自己推进了坑里。

    深呼吸了一口气,唐宁夏正要再度开口,却听见顾子寒毫无预兆地问:“七年前的事情,你是不是真的全部忘了。”

    “……”唐宁夏脑海中的记忆,确实只有最近七年的。十八岁之前的一切,她毫无印象。这件事,她瞒着很多人,可是顾子寒为什么会知道,还特地这么一问?

    “是。”唐宁夏抬头直视着顾子寒的双眸,“怎么?顾总裁是因为我这个经纪人失忆了,才没有用我的艺人?”

    顾子寒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一步一步地走近唐宁夏。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唐宁夏每次都会被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他靠近,她唯有后退,别无选择,否则就会窒息而死。

    可是后退的路总是有限的,最后,她的后背和墙壁之间简直严丝合缝,抬头,看见了顾子寒黑沉沉的眸底哂谑的笑意,“你是想要一个演出的机会,还是一个卷土重来的机会?”

    “……”这位先生,可不可以说国语?

    顾子寒倏地抬起手按在唐宁夏的肩膀上,推着她撞向墙壁……

    中午的时候从床上摔下来硌到地板,唐宁夏的肩膀本来就淤青了,还没来得及上药,现在顾子寒再这么一撞,她直接就痛到五官都扭曲,却闭着眼睛死死紧咬着牙关,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顾子寒只当唐宁夏是在假装,唇角的笑意更冷,手上的力度也更大。

    唐宁夏只是感觉伤口好像被人狠狠插了一刀一样,痛上加痛,她咬着牙,艰难地问:“顾子寒,你到底要干什么?”<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我要你……”

    要她?

    唐宁夏的大脑好像瞬间被抽空了一样,过了片刻才重新运转,然后,她思考起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据说,顾子寒是个魅力非常大的男人,大到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想睡了他的地步。被这样一个男人盯上了,她是该觉得自己魅力大呢,还是该觉得顾子寒非常有眼光呢?

    这是一道令人纠结的选择题。

    然而,还没等唐宁夏纠结出个答案来,顾子寒就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接着刚才的话,吐出三个字:“说实话。”

    所以,他要的不是唐宁夏,而是唐宁夏的实话。

    唐宁夏当着顾子寒的面当即就翻了个白眼,“你下次说话可不可以连贯着一次性说完!?”不带这样断句的,会让人吓出心脏病来的好吧?

    “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顾子寒是百分之两百的嘲弄语气。

    唐宁夏表情僵硬地干干一笑,“顾先生,其实我不需要你对我感兴趣,你只需要对我的艺人感兴趣就好。”

    顾子寒眯了眯双眸,“我说过,说实话。”

    唐宁夏用一种确定以及肯定的语气说:“我对你说过的所有话,都是实话。确定要我再重复一遍?”

    失忆也是实话吗?

    “最好是这样。”顾子寒冷笑一声,“下周三开机发布会,准时出席。”

    说完,顾子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会议室,挺拔颀长的背影和那一下一下的脚步声都给人一种无形却强大的压迫感。

    唐宁夏像是刚刚大战过三百回合一样,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总算是成功了。

    不过顾子寒刚才那种怀疑到底,彻底不愿意相信的眼神,唐宁夏总觉得似曾相识。

    实际上,在顾子寒这个男人身上,唐宁夏看到了很多的似曾相识。可是她都把原因归咎为是在杂志上见过太多次顾子寒。

    至于顾子寒对她的误会……

    不要去解释,相信你的人不用你解释,不相信你的人怎么解释都没用。——这句话,唐宁夏一直以来都不怎么认同,总觉得既然有误会就要解释,你不去解释别人怎么相信你?

    然而现在,当需要她去解释的对象换成了顾子寒,她忽然就有了一种无力感,深深地认同了这句话。

    所以,一切随缘吧。

    所有事情都办妥后,唐宁夏离开顾氏企业大楼,去找许慕茹,把得到了演出机会,和《全城搜爱》的女主角是米晓晨的消息同时告诉了许慕茹。

    许慕茹先是一喜,然后是一怒,“靠!怎么那么倒霉?女主角居然是米晓晨!?”

    米晓晨是当红天后,走红之路比励志小说还要励志,如今又是顾子寒唯一的绯闻女友,多少入行的新人都把她当成楷模,许慕茹的这个反应,唐宁夏十分不解。

    “虽然米晓晨看起来跟朵莲花似的,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她跟我们是高中同学,见到她的时候你一定要淡定淡定再淡定,提防着她点,不管她要你做什么,你都要跟我说一声。记住,米晓晨是我们永远的敌人,不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朋友。”

    “……”唐宁夏被许慕茹这冷肃的态度吓到了,底气不足地说,“米晓晨的成名之路很励志,我还想让你向她看齐来着。”

    许慕茹抱着手狠狠地“呸”了一声。

    唐宁夏无语望苍天,不过许慕茹这么一说,她意外地也觉得“米晓晨”这三个字有点讨厌,难道她和这个素未谋面的米晓晨之间,真的有过恩怨?

    今天,是《全城搜爱》开机的日子。

    开机现场人很多,但几乎都是不被熟知的幕后工作人员,那些接受鲜花掌声和欢呼的艺人,要么是躲在休息室,要么就是还没到。

    现场唯一的艺人,就是许慕茹了,可惜的是没有人认识她,倒是有不少米晓晨的粉丝举着牌子抻长脖子等着偶像出现。

    唐宁夏戳了戳许慕茹的肩膀,“喂,总有一天,也会有一大群人,喊着你的名字等你出现的。”

    许慕茹笑了笑,“靠你了,经纪人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现场忽然有了骚动,很多人往同一个方向看去,守在现场的娱乐记者也往同一个方向跑去。

    那个方向,开过来一辆豪车,而从车上下来的,是米晓晨和……顾子寒。

    顾子寒一身合身的深色手工西装,英俊挺拔,携带着那股强大的气场,看都不看记者的镜头,径自往某个方向走去,也没人敢拦着他。

    而米晓晨,微微笑着,恍若阳光下静静绽放的白莲花,美好而又圣洁,小鸟依人地跟在顾子寒身旁,就好像……天造地设的一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