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7章呼吸没了章法

    “嗯……”瞬间,唐宁夏所有的火热和难耐的折磨都找到了缓解,唐宁夏像是得到了满足的猫咪一样发出舒服的呻吟,身体不自觉地去贴近连长相都没看清的男人,胡乱蹭着,手在他的胸膛和后背不安分地乱抓……

    “唐宁夏,你嗑药!”男人声音的温度绝对在零下,微微眯起的细长眸子却好像能喷出火来……

    “嗯……”唐宁夏浑身燥热难耐,体内某种因子躁动着亟需安抚,这个男人的身体就是她最好的选择,她只是想要贴近这个男人,再贴近他一点,最好是彼此间一点障碍都没有……

    渐渐地,唐宁夏的呼吸没了章法,手摸索着要去解开男人衬衫的扣子,却被用力地扣住手,男人压抑得低沉的声音传来:“唐宁夏,我是谁?”

    “顾子寒……”

    唐宁夏用绵软柔媚的声音带着渴求唤出顾子寒的名字,半睁开的媚眼如丝……这简直就是……

    诱惑的邀约。

    顾子寒倏地扣住唐宁夏的后脑勺,把她按在墙壁上,低头攫住她花瓣一般美好的双唇,狠狠地蹂躏,疯狂地汲取她的味道……

    唐宁夏生涩地回应着顾子寒——她解开顾子寒衬衫上的扣子,手滑入顾子寒的胸膛,燥热得到了更多的缓解,于是她渴望更多,更渴望……顾子寒。

    顾子寒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好像恨不得把唐宁夏拆开了吞入腹一样,唐宁夏的回应让他的动作更加没有节制。

    如果刚才进来的人是莫英石,唐宁夏是不是也会这样?

    无明业火突然蹿起,顾子寒倏地打横抱起唐宁夏,走出房间。

    长长的走廊,面色潮红的唐宁夏无力地挂在一脸阴沉的顾子寒手上,柔和的暖橘色灯光散落在她五官精致的脸上,衬得她的妩媚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样。

    顾子寒低下头,看见了唐宁夏纤长优美的颈项上暧昧的吻痕,是他留下的;再往下,是唐宁夏因为敞开领口而半露的美好风光……

    他的呼吸渐渐地也没了频率,身体好像凝聚了一团火……

    顾子寒加快脚步走到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门口,毫不犹豫地踢开门,抱着唐宁夏绕过奢华的客厅走向浴室……<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唐宁夏猫咪一样蜷缩在顾子寒怀里,不停地往顾子寒的怀里蹭,好像要钻到顾子寒的心脏里去一样,含糊不清地呢喃:“热……好热……帮我……”

    顾子寒暗骂了一声“shit”,烦躁地一脚踢开浴室的门,想把唐宁夏扔到浴缸里泡冷水,可唐宁夏抓着他领口的手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抱住他,主动献上自己的双唇……

    “嗯……热……”

    唐宁夏不安分地扭动着,一下一下地蹭在顾子寒身上,小手胡乱摸索,这样才能缓解她身上蚀骨般的燥热。

    殊不知,这根本就是挑逗,她身上的热量全都跑到了顾子寒的身上。

    顾子寒越来越热,目光越来越深沉,一团火在他体内炸开,他伸手猛然扣住唐宁夏的后脑勺:“唐宁夏,你成功了。”

    语毕,顾子寒反客为主,攫住唐宁夏新开的鲜花瓣般柔美的双唇,狂风暴雨一般的吻肆虐着唐宁夏……

    唐宁夏不自觉地往后仰,把自己所有的重量都交给了顾子寒……

    “顾子寒……”不期然,唐宁夏叫出了顾子寒的名字,声音是沉醉的、忘情的。

    这种时候,男人应该疯狂的。然而,顾子寒却蓦然想起了……

    “唐宁夏,我不会和你这样的女人订婚。和你的婚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唐宁夏只是一个被他抛弃的女人而已,他怎么可能对她产生反应?

    顾子寒漠然推开唐宁夏,把她扔进浴缸,放冷水。

    冰冷的水兜头盖脸地朝着唐宁夏淋下来,刺骨的冷让她浑身一阵哆嗦,身上火热的难受也得到了缓解。

    水还在不断地淋下来,唐宁夏从哆哆嗦嗦变成平静,大脑的思考能力也在渐渐恢复,就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泡在冰冷的水里,她想,这水或许会把她淹死。

    唐宁夏搞不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只是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有一双类似于手的东西在她的身上游走,很恶心……

    她想挣脱,可是搜遍了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力气。

    忽然,顾子寒出现了。

    她用眼神向顾子寒求助,可顾子寒却闲适地抄着手站在一旁,静静欣赏,好像在看一出能拿奥斯卡金奖的好戏。

    她清楚地感觉到心脏一寸一寸地凉了下去,同时,看见顾子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诡谲的微笑,两只獠牙露了出来,他的背后……张开了一对黑色的翅膀。

    呃,他到底是什么物种?恶魔还是吸血鬼?

    还没等她想出个答案来,顾子寒忽然张开嘴,朝着她飞过来……

    完了,她肯定会被吸干所有的血,然后被吃得只剩下骨头。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在涔涔冷汗中醒过来。

    这才反应过来是恶梦一场。

    抹着冷汗扫视了一圈身处的地方,发现自己是在许慕茹的公寓里,正躺在许慕茹的床上。

    这个时候唐宁夏才想起中午发生的事情,却只是记得自己喝了咖啡之后整个人都瘫软了,被莫英石带到了酒店房间,中途遇上了顾子寒,然后,莫英石有事急匆匆地走了,再然后的事情……她一丁点都不记得了。

    起床走到客厅,看见许慕茹正把双腿搁在茶几上玩平板电脑,见她出来,忙站起来问:“没事了吧?”

    唐宁夏活动了一下手脚,走到沙发上坐下,说:“没事了。”

    许慕茹倒了杯水递给她,“如果把你送回你家去,我不知道怎么跟睿睿解释,所以把你送到我这儿了。”

    唐宁夏接过水,点了点头,“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怎么带回来的?”

    “哦,酒店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在世纪酒店出了事情,我就赶过去了。”说着她抽出一张粉红的严重超速罚单拍到唐宁夏面前,“喏,这就是救你的代价,记得去替我把罚款交了。”

    唐宁夏弹了弹粉红的罚单,“以后别开那么快的车了,要是两个人都出事了怎么办?”

    “我的车技你就放心吧!”这个十八岁就开始飙车的疯女人信心满满地说,“警察大叔都追不上我,我把你从酒店了带出来的时候他才赶到给我罚单。怎么样?牛吧?”

    唐宁夏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对着许慕茹伸出了大拇指:“很牛!”

    许慕茹很有成就感地笑了,笑吟吟拧住了唐宁夏的耳朵,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好好交代交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唔,痛!”唐宁夏皱着眉头把自己记得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许慕茹,最后说,“但是莫英石离开之后的事情我完全不记得了。”

    许慕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倏地伸手扒开唐宁夏的衣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