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6章喝醉了

    至此,陈玫丽干练的语气变成了语重心长,“宁夏,你能在英国做出一番业绩来,在国内肯定也能。你是被很多前辈看好的新锐经纪人。许慕茹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只要操作准确,成为新生代花旦不是问题。你们在一起好好努力拼搏,我敢说你们可以有很好的未来。”

    唐宁夏重重地点头,准备了一番,满怀信心地提前赶往世纪酒店。

    满怀的信心,却被打击了。

    对方是业内出名精明的制作人,委婉地表示只要许慕茹带投资进组,这个角色完全不成问题,否则……

    他是冲着许慕茹背后的许家来的。

    许慕茹背后的许氏集团财力雄厚,许慕茹更是许家的掌上明珠,据说她十八岁的成人礼物就是一栋豪华至极的海景别墅。

    进入演艺圈,这样雄厚的背景能让许慕茹比一般的新人赢得更多的关注。

    可是许大小姐对自己很有信心,早就发话了,但凡是冲着许家来的角色,一律拒绝了,在这个圈子里,她要靠的是自己的实力,不是家族的势力。

    送走了这位制作人,唐宁夏跟喝白开水似的把咖啡往胃里倒,然后就瘫软在了沙发上。

    她怎么强悍都好,遇到挫折的时候,也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体力和调整心态的。

    然而,调整着调整着,她渐渐地就感觉头有些晕了,就连近在眉睫的景物都看得不是很分明,紧接着,身体里滋生出来一股虚弱的无力感……

    这种感觉……

    唐宁夏知道代表着什么。

    趁着身上的力气还没完全消失,她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了“许慕茹”三个字……

    就在这个时候,唐宁夏看见了莫英石。

    莫英石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笑吟吟地站在唐宁夏的面前,如一个势在必得且胸有成竹的猎豹看着自己的猎物。<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瞬间,唐宁夏明白过来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喊人来救自己,张开嘴却发现,她根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靠你大爷的!

    唐宁夏一边在心里狠狠咒着莫英石,一边飞速运转着脑袋想对策。

    “别想着怎么逃跑了。”莫英石走到唐宁夏的侧边蹲下,伸出两个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我有办法在你的咖啡里下药,就说明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万无一失。你……等着好好体会什么叫‘欲仙欲死’吧。”

    唐宁夏恶心得想逃,结果却是被莫英石架了起来,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唐宁夏不用想都知道会被莫英石带到哪里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出自于本能地挣扎。

    可是她全身上下的力气加起来都没一只蚂蚁那么大,拼尽全力的挣扎对莫英石来说,连挠痒痒都不算。

    很快地,电梯到了,光可鉴人的电梯门打开,令唐宁夏意外的是,里面站着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男人……

    唐宁夏的视线已经被药力模糊,但还是一眼就看出这个轮廓分明、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疏离气息的男人,是顾子寒。

    她暗叫不好,顾子寒听到了她在茶水间里和莫英石的一大半对话,彻底误会了她,现在又被他看到这一幕,他只会以为她在和莫英石“商量”吧?

    这下就算长了一万张嘴巴也解释不清了。

    “顾总,真巧。”见到顾子寒,莫英石的嘴脸瞬间从咄咄逼人变成阿谀奉承,赔着笑脸跟顾子寒打招呼。

    “不巧。”说话间,顾子寒阴沉森冷的眼风扫过唐宁夏。

    莫英石摸不准顾子寒这简单至极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又看见顾子寒对唐宁夏似乎颇感兴趣,忙解释道:“新入行的经纪人,新创的。来和我谈事情,喝醉了。”

    “是吗?”顾子寒似笑非笑,好像一切他都了然于心。

    莫英石低声下气地询问道:“那,顾总,关于《迷失》的投资,您看您……”

    “秦特助会联系你。”

    顾子寒冷冷地打断莫英石,尾音落下的同时,“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打开,他毫不犹豫地迈开步子出去,好像根本没看见唐宁夏一样。

    看着顾子寒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莫英石脸上的微笑瞬间崩塌。

    “呸!”莫英石狠狠啐了一口,“拽什么拽!一个妓女生的私生子而已!挂着顾家少爷的名目当顾家的赚钱机器!”

    莫英石一直骂到电梯门再度打开才停下来,脸上浮上来猥琐的笑意,拥着唐宁夏出了电梯,进房间。

    把唐宁夏摔在床上,莫英石站在床边边解衬衫的扣子边恶狠狠地说:“唐宁夏是吗?这长相和身段,跑来当经纪人,不是明摆着勾引人么!”

    “……”唐宁夏在心里面冷笑,当人人都和你一样下流贱格吗?

    “真不知道谁给你资本嚣张,嚣张到我都敢惹。”莫英石解开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说得不可一世,色眯眯地看着唐宁夏。

    “嗤——”唐宁夏没有力气也要让莫英石看清楚自己,吐字艰难地说,“别把自己说得好像能一手遮天一样,刚才在顾子寒面前,你就像是一条哈巴狗。”

    “你——!”莫英石怒了,但是咄嗟之间又笑出声来,“能说话了啊,那就好,省得待会叫不出声来,跟个自慰器似的。”

    莫英石冷笑一声,脱去衬衫,魔抓伸向唐宁夏……

    就在莫英石的手快要碰上唐宁夏的时候,敲门声乍然响起,十分急促,大有再不开门就破门而入的架势。

    “妈的!”这种情况下莫英石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骂骂咧咧地转身走出了房间……

    再回来的时候,莫英石明显地憋了一肚子的气,他匆匆套上衬衫,不忘警告唐宁夏:“你最好是安安分分躺在这里等我回来,别想着逃跑。否则,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莫英石剪断了房间的电话线后摔门而出,唐宁夏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呼吸,感觉流失的力气一点一点地回笼,然后,她一个翻身,从床上摔了下来……

    “嘭!”

    房间没有铺地毯,唐宁夏的后背被生硬的地板硌得生疼。

    被疼痛刺激了一下,唐宁夏感觉大脑好像清醒了不少,身体的力量回来了一点点。

    原来这种时候,疼痛是最好的解药。

    唐宁夏狠狠掐了掐自己,爬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这是逃走的最好时机,如果不走,那才真的是脑袋有问题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唐宁夏的身体忽然热了起来,她整个人变得燥热难耐,身体忍不住蜷缩了起来,好像有千百根羽毛在轻轻扫过她的身体,那种空虚和渴望一层、一层地扩大……

    更令唐宁夏羞愧欲死的是,她居然想……把自己剥光。

    唐宁夏不是单纯无知的少女,自然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莫英石给她下了不止一种药!

    摔你大爷的!

    唐宁夏咬着牙去打开门,只要出去就能找到人救自己,然而就在她的手快要够上门把手的那一刻,门毫无预兆地被推开,她的手找不到支撑点,向前倾的身体瞬间失衡,她落进了一个有着淡淡香味的怀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