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5章死人渣,欠修理

    唐宁夏第一时间冷静地拨通了沈南飞的电话,再三逼问之后,沈南飞叹了口气说:“是顾总亲自交代下来的。”

    就好像事件重演一样,唐宁夏又来到星海咖啡厅,盯着顾氏大楼的门口等顾子寒出现。

    这一次只等了一个多小时,远远地就看见顾子寒从公司里面走出来。

    这个男人的身姿永远优雅从容,唐宁夏绷着脸如索命的厉鬼般疾步走向他。

    中途,顾子寒的目光忽然毫无预兆地看向唐宁夏,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接上榫,但只那么一秒钟,顾子寒就漠然移开了目光。

    被彻底无视了。

    唐宁夏一愣,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失落感从心脏深处蔓延出来。

    这种熟悉感让她感到害怕,就好像……她曾经这样被顾子寒无视了无数遍。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她不是那些盲目爱慕顾子寒的女人,不需要勾起他的兴趣,对顾子寒也没有半点兴趣。

    她感兴趣的,是顾子寒投资的片子。

    这么一愣神的时间,顾子寒已经走到了他的车子旁边,准备上车,唐宁夏反应过来,匆匆喊了一声:“等一下!”

    顾子寒置若罔闻,径自拉开车门上车。

    唐宁夏使了全身的力气往前跑去,在扶上顾子寒的车尾那一秒,顾子寒的车子从她的手下滑了出去……

    “……”靠!不带这样的!

    一直以来唐宁夏身上都有一种愈挫愈勇的魄力,顾子寒这样,只能把她好像没有尽头的斗志激发起来。她用尽全身力气跺了跺脚,高跟鞋的鞋跟就这样就被她踢掉了……

    通过车子的外后视镜,顾子寒看见了唐宁夏在追他的车子,脸上那股誓不罢休的的倔强,还是他记忆中那个模样。<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他却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一样,没有心软,更没有踩下刹车。直到看见唐宁夏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他的脚才放到刹车上,慢慢地踩下去。

    这个时候唐宁夏距离车子还有十几米,早已气喘吁吁,但是顾子寒的车子总算是停了下来,也算是值了,她再一次一鼓作气,跑到了驾驶座的车窗旁。

    顾子寒降下车窗,只给唐宁夏一张俊美却冷若冰霜的侧脸,看都不看唐宁夏一眼。

    唐宁夏喘着气问:“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慕茹明明是你们最适合的人选。”犹豫了一下,她艰难地提起她一直努力想忘记的事情,“你要我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不是吗?”

    顾子寒偏头看向唐宁夏,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冷峭:“错了,我要你做的事情,你一件都没有做到。”

    “昨天……”唐宁夏咬着牙,“顾子寒,是你把我推开的。你对我根本就没有兴趣。我们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

    素不相识,无仇无怨?

    顾子寒眯起双眸,说得很好,他勾起唇角,讥讽地说:“你又何苦执着于一个小小的配角?跟制作人‘商量商量’,有得是角色等着你去选。”

    “你什么意思?”唐宁夏激动却又冷静地盯着顾子寒,“你把话说清楚!”她最讨厌这种意味不明却若有所指的话。

    顾子寒哂谑地看着唐宁夏,“你不当演员真是可惜。”

    说完,他关上车窗,发动车子离开。

    顾子寒的车子融入车流,很快就消失在唐宁夏的视线内,唐宁夏这才想起莫英石昨天那句话:你来找我,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到时候所有的角色,包括女主角,随便你的艺人挑!

    难道当时顾子寒听到了她和莫英石在茶水间的对话,却没有听到最后?

    衰!偷听得一点也不专业!彻底误会了她。

    唐宁夏心里炸开了一股莫名的感觉,好像胸口被堵住了,难受得想要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好好呼吸。

    可是她现在明明就站在很空旷的地方。

    自从七年前在死寂的病房里醒来,她就开始极度讨厌被误会,就好像是得了强迫症一样,不管是大大小小的事情,不管花多少力气,她都要把事情解释得清清楚楚,就是不能容忍别人误会自己。

    可是现在顾子寒对她的误会这样大,她却没有去解释的欲望,只是心里莫名地觉得……酸涩。

    仰望着s市蔚蓝的天空,唐宁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拨通了许慕茹的电话,把事情源源本本告诉了许慕茹。

    许慕茹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有些小心翼翼地问她:“宁夏,你是说,你见过顾子寒了?”

    “呃……”唐宁夏一边奇怪许慕茹的反应一边说,“见过好几次了。”

    “他什么反应?”许慕茹的口吻里透着紧张和隐约的期待。

    禽兽一样的反应!——唐宁夏想这么说的,可是怕许慕茹会去把顾子寒撕成两半,只好轻描淡写,“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啊。”

    “不可能!”许慕茹回答得斩钉截铁,旋即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似的“呃”了一声,试图掩饰,“咳咳,宁夏,你听我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唐宁夏冷肃地问,许慕茹接二连三的不对劲,让她有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没什么!”许慕茹回答得很果断。

    “那我说顾子寒见到我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你为什么说‘不可能’?”唐宁夏好整以暇地反问,她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靠,见到大美女,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没有特别的反应好吧?”许慕茹的口吻轻飘飘的,却透出来一股百分百的笃定,“除非顾子寒是个x冷淡!”

    “……”唐宁夏无语地向着苍天翻了个白眼。

    许慕茹明智地在这个时候转移了话题,“那个莫英石最后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气冲冲地走了,大概是回家喷香水去了吧。”

    “死人渣!”许慕茹愤愤地咒着,“长得那么丑还出来吓人我就原谅他了,居然还想吃天鹅肉,欠修理!”

    “你别冲动啊。现在你已经是个艺人了,一言一行都给我悠着点!”唐宁夏了解许慕茹的性格,修理一个莫英石对她而言也不是难事,但是现在许慕茹不能做出任何有损形象的事情。

    “放心,我有分寸。”

    说完,许慕茹笑着挂了电话。

    夏天快要到了,路两旁的草木愈发翠绿葳蕤起来,天气明明已经不冷了,唐宁夏却还是用手抱紧了自己,穿过一片又一片树荫,走向地铁站,回家……

    那套小小的公寓里的那个人,是她努力生活和用力拼搏的动力。 [$].com

    第二天。

    唐宁夏再度出现在新创艺人经纪公司的大门口时,又是那斗志昂扬,随时备战的模样。

    昨天的事情,丝毫影响不了她。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这七年以来,她不怕死地活着,早已学会了什么叫“看开”和“想开”。她也知道,成功,是因为失败过无数次。

    一进办公室,唐宁夏还没来得及处理自己的事情,就被叫到了经理办公室。

    自然是被问为什么没有把《全城搜爱》那个角色谈下来,她不敢说真正的原因,只说制作方觉得许慕茹不适合他们。

    经理陈玫丽是个三十七岁的女人,干练利落,雷厉风行,失去的机会她不会懊悔责怪,只要手下的经纪人抓住即将到来的机会,拿了一份文件递给唐宁夏,言简意赅地交代:“中午十二点,世纪酒店七十二楼的餐厅。这个角色也很适合许慕茹,一定要拿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