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3章神秘、俊美、邪气

    “对不起。”唐宁夏很不耐烦似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歉意。

    顾子寒把唐宁夏和她的道歉全然无视了,漠然走进了她身后的电梯。

    唐宁夏转过身去翻了个白眼,啐,耍什么酷啊,在这个圈子里她见过会耍酷的艺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好吧!

    不过话说回来,确实只有顾子寒能把这种带着极冷的酷做到浑然天成。

    想着,唐宁夏只是感觉肩膀被什么东西抓住,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带进电梯里面……

    衰!这是在拍《电梯惊魂》吗?

    在电梯里站定之后唐宁夏才看清楚,是顾子寒把她拉进来的。

    顾子寒抿着菲薄的两片唇,显得不近人情,声音里有一抹骇人的低沉阴冷:“你就是这样道歉的?”

    唐宁夏扬起唇角笑了笑,笑容干净迷人,声音里有一股不露痕迹的张狂:“没错,爱接受不接受!”

    顾子寒也勾起唇角,只不过是冷笑,“是不是没人告诉你,许慕茹这个角色的决定权在我手上?”

    “你想怎么样?”唐宁夏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警惕地看着顾子寒。她相信,顾子寒这种人,绝对可以因为这件事就不看许慕茹的表现,直接把许慕茹踢出局。

    “你昨天就应该知道了。”

    唐宁夏想起昨天顾子寒对自己做的事情,倏地笑了,闲闲地问:“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说一句‘取悦我’什么的?”

    顾子寒的初衷一直没有变——要一个解释。

    可是很明显,唐宁夏的思维和他不在同一条轨道上。

    诈死七年,唐宁夏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既然这样——<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没错。”顾子寒冷峭的目光里夹着嘲弄,“既然都知道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靠!还真是!

    唐宁夏的笑容一僵,一秒后迅速恢复正常,朝着监控摄像头扬了扬下巴:“顾总,有人在看着。”

    顾子寒毫不犹豫地反手拧下摄像头,掼到地上。

    唐宁夏呆愣了两秒,看了看楼层显示板上不断变大的数字,还来不及开口,顾子寒就取下电话机,按下通话键,冷冷地吩咐:“把电梯停了。”

    说完顾子寒就扣上电话机,冷笑着看向唐宁夏。

    这次唐宁夏愣了三秒,三秒后,仍然找不到任何借口,只好问:“如果我不愿意呢?”

    “你知道后果。”顾子寒冷漠至极,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唐宁夏当然知道后果,无非就是许慕茹失去这个演出机会。

    可是,许慕茹不能失去这个演出机会,她也不会让许慕茹失去这个演出机会。至于顾子寒,她有自己的方法应付。

    她在英国混了七年又不是白混的!

    “这样啊……”唐宁夏做出一副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的样子,毫无预兆地伸出手把顾子寒往轿厢的围壁上推过去,学着顾子寒昨天强吻自己的样子,踮起脚尖狠狠吻了上去……

    唐宁夏没有接吻的经历,自然没有丝毫吻技可言,她只是记着顾子寒昨天那笔帐,所以……她根本就是在咬顾子寒。

    这纯属复仇,别当她真的很好欺负。

    顾子寒怎么可能看不出唐宁夏的意图?他一把推开唐宁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接吻。”

    语毕,顾子寒不由分说地一手扣住唐宁夏的后脑勺,一手绕过她纤细的腰,狂风暴雨一样的吻袭向唐宁夏……

    “唔……”电梯里的空气本来就不怎么好,唐宁夏很快就呼吸不过来了,下意识地挣扎。

    唐宁夏忘了一件事——她的身体和顾子寒严丝合缝。现在她这么一挣扎,一下一下地蹭在顾子寒坚硬的胸膛上,就像一种无声的引诱,很快地,顾子寒身下就凝聚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顾子寒在心里骂了声“shit”,力道恰到好处地咬了咬唐宁夏白玉一样的耳垂,用沙哑破碎的声音警告她:“不想我把你剥光就别乱动。”

    唐宁夏知道顾子寒说到就绝对做到,警惕地看着她不敢再乱动,大口大口地呼吸,却不知道胸前的明显的起伏晃得顾子寒的眸色越来越沉……

    半晌过去,唐宁夏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怒骂了一句:“色狼!”

    顾子寒勾了勾唇角,华丽的邪气四溢。顿时,他变身成了暗夜里俊美无双的魔,神秘、俊美、邪气。

    唐宁夏看愣了,她从未想过顾子寒也有这一面。

    就是这个空当,顾子寒用行动向唐宁夏证明什么叫没有最色狼,只有更色狼——

    他倏地抱紧了唐宁夏,蓄势待发:“该是你取悦我的时候了。”

    唐宁夏又羞又怒,可是她不能退避也不能爆发,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步不反抗。

    牵起唇角,唐宁夏把自己伪装得自然:“不知道顾先生想我怎么样取悦呢?”

    “唐小姐不是经验丰富的熟手了么?”顾子寒的每个音节都夹着讥讽。

    一股屈辱感在唐宁夏心里炸开,却被扬起的微笑完美地掩饰过去,“就是不知道顾先生喜欢哪种方式。”

    “唐宁夏。”顾子寒深邃的眸底迅速布了一层骇人的冷厉,“你取悦过多少男人,嗯?”

    “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唐宁夏的语气淡淡的,就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我让你舒服不就好了么?”

    顾子寒眯了眯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很好。”他倒是要看看,唐宁夏能用什么方法取悦他。

    唐宁夏虽然从来没有切身经历过,但是身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对某些方面的事情她是懂的,自然知道此刻该用什么什么方法取悦顾子寒。 [$].com

    只是下手的时候困难了点而已。

    半晌过去,唐宁夏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吻上了顾子寒的唇,右手颤抖着覆在顾子寒的小腹上,慢慢地往下……

    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委屈和屈辱在心里面翻滚,可是她需要那个演出机会,必须赌一把。

    这点小小的牺牲和许慕茹的未来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再说,顾子寒的唇温热柔软,触感很好,她也算赚到了……

    就在唐宁夏豁出去的时候,顾子寒倏地把他推开了——

    “一个小小的面试机会就能没了底线。唐宁夏,你还能不能再廉价一点?”他的眼底满是厌恶。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