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雨 作品

第2章撞上,一堵肉墙

    他的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

    “……”唐宁夏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

    顾子寒向来没什么耐心,见唐宁夏没有马上做出反应,他眯了眯眼,微皱着眉头不悦地站起来一步步地逼近唐宁夏……

    唐宁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被顾子寒身上的巨大压迫力笼罩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只能后退。

    可是退到了墙边,就无路可退了……

    唐宁夏背靠着墙,双手已经紧张地握成了拳头,却依然强装着镇定,清醒且清楚地说:“顾先生,我没骗你,我只是个经纪人。”

    还在装?

    顾子寒漆黑深邃的双眸里布满了讥诮,目光又冷又沉,他就看看唐宁夏能装多久。

    毫无预兆地,顾子寒的上身微微向前倾,双手抵到墙壁上,把唐宁夏困在狭小的范围内,散发着危险讯息的目光胶着在唐宁夏脸上,好像要把唐宁夏看穿了……

    唐宁夏忽然间觉得顾子寒的双眸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不由自主地问:“那个,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闻言,顾子寒的目光瞬间冷得能射出冰铸的尖刀来。

    七年前唐宁夏跟在他的身后,死缠烂打阴魂不散。现在她居然来问他,他们是不是见过?

    很好!

    倏地,顾子寒伸手绕过唐宁夏的后背把她搂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样,你是不是就能记起来了?”

    唐宁夏愣住。她家里也有个男的,亲过抱过无数次,可是和顾子寒不一样。

    她无法坦然地跟顾子寒演绎这么亲密的姿势。<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放开!”唐宁夏的右手抵在顾子寒的胸膛处,想要把他推开。可是她都已经使出了浑身的劲,顾子寒还是安之若素,好像她不过是在给他挠痒痒一样。

    唐宁夏也是个硬骨头,愈发用力起来,心里想着数三声,顾子寒再不放开她,她就使出流传多年经久不衰的经典防狼绝招!

    “一……二……三……”

    她的脚才刚刚抬起,还来不及顶上顾子寒的胯下,就被他用手按住,同时,他低下头来,狠狠攫住了她的双唇……

    四唇相贴,每一缕空气都充斥了暧昧。

    顾子寒吻得霸道,每一次吮吸都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发狠地蹂躏着唐宁夏的双唇。

    唐宁夏紧咬牙关,顾子寒的手就霸道地从她的衣摆探进去,在她的腰间不轻不重地抚摩着,一路向上……

    七年以来唐宁夏第一次跟一个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倒抽气,顾子寒趁着这个空当越过了她的齿关……

    啊,舌尖都发麻。

    这不是接吻,更像是惩罚。

    唐宁夏在顾子寒的身上没有嗅到情欲的气息,却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为什么生气?因为她的不配合?

    好,那她就再不配合一点好了。

    唐宁夏倏地抓起了旁边鞋柜上有棱有角的水晶装饰品,还没来得及砸到顾子寒的头上,就被他劈手夺了过去。

    顾子寒瞥了眼手中的有一定重量的水晶装饰品,倏地掼到地上,按住唐宁夏的肩膀把她钉到了墙壁上,整个人冷漠阴沉得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你还想装多久?”诈死七年,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时却装出一副根本不认识他的样子,还想装多久?

    “……”唐宁夏以为顾子寒在说她装纯情欲拒还迎,只想骂一句“装你妹”。

    唐宁夏半晌不语,顾子寒的怒气更盛,再度伸出手把唐宁夏带向自己,身体和唐宁夏严丝合缝,双手几乎要折断唐宁夏的纤腰。

    唐宁夏被迫和顾子寒紧密贴合……这姿势,暧昧至极,也让他恐惧至极。

    “顾子寒……”唐宁夏强装镇定发出的抗议只开了个头,双唇就再度被顾子寒封住。

    顾子寒的吻来势汹汹,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吞入腹。

    唐宁夏只能挣扎,然而她越是挣扎顾子寒手上的力度就越大,吻得也越深越用力……

    渐渐地,顾子寒的呼吸变得清晰可闻,他箍在唐宁夏腰上的手也慢慢地往上移,扯开了唐宁夏衬衣的扣子。

    唐宁夏只是感觉胸口的地方一凉,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在她的身上了……

    居然是顾子寒的手。

    靠,这个混蛋死色狼!

    还没骂完,唐宁夏内衣的肩带被顾子寒推了下去……

    渐渐地,一种陌生的酥麻感觉在唐宁夏的身体内一寸寸地扩散,同时,她感觉到顾子寒已经有了狼变的迹象。

    唐宁夏狠下心一咬牙,狠狠咬破了顾子寒的下唇。

    顾子寒吃了痛,睁开眼睛看见唐宁夏的脸,瞬间清醒,从情欲的漩涡里抽身出来,蓦地推开了唐宁夏……

    他怎么会对这个被他抛弃的女人有了反应?

    唐宁夏被推得撞到墙壁上,有些痛,但她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双手往后扶着墙,怒瞪着顾子寒,“顾总,你满意了吗?”

    顾子寒抚了抚破掉的下唇,唇角勾起冷笑,“你觉得我会满意吗?”

    “哦,不好意思。”唐宁夏风轻云淡地说,“失口了。”

    顾子寒俊美的脸上迅速地布了一层寒冰,吐出来的每个音节都夹带着致命的危险讯息:“唐宁夏!”

    “怎么?顾总生气了吗?”唐宁夏慢条斯理地当着顾子寒的面调整好内衣的肩带,然后风轻云淡地扣起了衬衣的扣子,淡定地说,“男人就是易怒。”

    看着唐宁夏这好像已经阅人无数的样子,顾子寒讥诮地勾了勾唇角:“你还没有让我生气的资格。”

    “是吗?那面试的资格总有了吧?”唐宁夏微笑着扣上最后一个扣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顾子寒的脸色更冷,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像是从北极穿越而来:“明早十点,极光传媒。”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间。

    看着枣红色的大门关上,唐宁夏脸上的微笑瞬间坍塌。

    “顾子寒,人渣!混蛋!”

    瞬间,唐宁夏化身暴怒的怪兽,也不管这房间里的东西价值多少,能摔的全摔了,却还是不解气,一脚狠狠踢在枣红色的木门上:“顾子寒,老娘记住你这笔账了!”

    刚才她不是没有扇顾子寒巴掌的冲动,可是形势比人强,面试资格她一定要拿到,只能在最后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顾子寒那种人,哭哭啼啼求他骂他禽兽之类的,他完全可以做到不为所动。

    无论如何,她算是已经帮许慕茹争取到面试机会了。这点小小的牺牲,明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就再也记不起来了。就像七年前,她在医院里面一觉醒来,过去就一片空白。

    时间从来不等人,黑白更迭一遍,已经是第二天。

    昨天晚上唐宁夏看了《全城搜爱》的原著和许慕茹研究角色研究了大半夜,直接导致今天起晚了,吃了早餐匆忙赶往极光传媒。

    她要去陪许慕茹试镜。

    许慕茹虽然科班出身,但是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演出经验。她能不能跨出演艺事业上的第一步,就看这次试镜了。

    匆忙之下,唐宁夏彻底忘了一件事——走路的时候应该看路。

    进了极光传媒的大门,唐宁夏匆忙跑向电梯,拐弯的时候速度丝毫没有放慢,于是——

    她只来得及看到一团黑色,然后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痛!

    特别痛!

    唐宁夏怀疑自己撞上的是铜墙铁壁,可是掀起眼帘,看到的是一片黑色的衣角,顺着衣角看上去,是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

    这个男人比例完美的颀长身躯裹在量身定制的黑色纯手工西装里,人和西装一样,处处精致到了极致,透着一股低调却无法忽视的奢华,只是他的英俊绝伦的脸沉着,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鬼畜退散的冷漠气息。

    顾子寒。

    唐宁夏暗暗头疼,撞上谁不好,偏偏撞上这混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