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67章 两个男人之间的摊牌

    子熏的歌声一顿,室内气氛一下子僵滞起来,他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转开话题,“子熏,你那么路痴,以后不许开车,上次发生车祸,把我吓了一大跳。”

    开着导航仪也没用。

    子熏顿时忘了刚才的不自在,不满的顶回去,“什么呀?是人家撞我的,关我什么事?跟路痴没关系,不,我才不是路痴呢。”

    很丢脸啊,干吗说出来?

    赫连昭霆忍不住逗她,“不是路痴?那上次谁找不到商场的出口呢?”

    她在商场里面转了二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出口,最后是他进去将她带出来。

    胸口一疼,他低头一看,只见小家伙瞪着一双乌黑的眼晴。

    “不许笑我妈咪,她就算是路痴,也是天底下最漂亮的路痴。”

    他护母心切,但这话怎么不对味呢?

    子熏嘴角直抽,这算是维护?还是贬低?

    她恼羞成怒,“我不是路痴!”

    她像个委屈的小女孩,气鼓鼓的瞪大眼晴,可爱极了。

    赫连昭霆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好滑,“好好,不是就不是。”

    子熏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本来就不是。”

    小家伙眼珠滴溜溜的转,“妈咪,他嘲笑你,不要跟他好了。”

    落井下石的小家伙,赫连昭霆嘴角直抽,了“臭小子,你也嘲笑她了,子熏,不要跟他好。”

    小家伙小手抱着子熏,冷哼一声,“她是我妈咪。”

    赫连昭霆淡淡的道,“她是我的女人。”

    子熏的脸爆红,一颗心如小鹿乱撞。

    小家伙沉默几秒,冷不防问道,“你会抛弃她吗?”

    这话风不对啊,怎么转到这里?

    赫连昭霆没有敷衍,而是把他当成平等的人,耐着性子跟他沟通,“不会,她是我找了半生的灵魂伴侣,在人海中寻寻觅觅,好不容易找到的,怎么可能会抛弃?”

    子熏眼眶一红,心底浮起一丝热流,在体内乱撞。

    小家伙非懂非懂,他毕竟年纪小,“什么是灵魂伴侣?”

    “就是……”赫连昭霆卡词了,跟个孩子怎么解释呢?他思索了半响,“你看过那个故事吗?据说造物主用泥土造男人时,怕男人太孤单,所以趁男人熟睡时从他身上抽走一根肋骨,这根肋骨便化成女人,男人只要能找到自己身上遗落的肋骨后他才会完整。才不会隐隐作痛。”

    “明白了。”这么一说,小家伙就理解了,乖乖点头,眉眼沉静。

    赫连昭霆痴痴的看着子熏,深情款款的表白,“你妈咪是我失落的肋骨。”

    子熏热泪盈眶,这是她听过的最朴实最诚恳,也是最打动人心的表白,比任何甜言蜜语都动人。

    小家伙眨巴着眼晴,似是纠结,又似烦恼,又似满怀期待,“那我呢?”

    这个……赫连昭霆纵然智商超群,也被难住了。

    小家伙的眼神一黯,“是拖油瓶吗?”

    子熏的脸色一白,这孩子怎么会这么想?再自信再乐观的外表下,内心的彷徨和不安无处不在,是她的错,没有给儿子够多的安全感。

    赫连昭霆的心口一疼,摸摸他的小脑袋,“不是,你是我儿子。”

    他的语气很坚定,很果决,也很认真。

    小家伙鼻子一酸,神情恹恹的,“那是假的,哄人玩的。”

    他也很想当他的儿子,可是,这是天生的,呜呜。

    孩子委屈又无辜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赫连昭霆的心,“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儿子,我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星宇眼晴一亮,故意板起小脸,嘟着小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小脸却红了,两眼晶晶亮,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赫连昭霆忍不住将宝宝抱进怀里,柔声安慰,“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你叫我爹地,我就把你当成我的亲儿子。”

    爱屋及乌,他不光喜欢子熏的坚强勇敢,纯净率真,更喜欢她的一切。

    星宇是她的儿子,那就是他的儿子。

    小家伙大为心动,一家人?感觉好好,他一直想要个家,完整的家。“可你们没结婚呀。”

    赫连昭霆心中大喜,却不敢流露出来,“你妈咪没答应我, 我有什么办法?要不,你帮我想想办法?我是恨不得明天起来就娶你妈咪过门。”

    小家伙转过头看向子熏,“妈咪。”

    妈咪到底是怎么想的呀?真的

    子熏暗叫不好,闭着眼晴不肯理会,“我睡着了。”

    她不想发表任何意见,顺其自然吧。

    赫连昭霆愣了一下,朗声大笑,好可爱,他越来越喜欢她了。

    小星宇也被逗乐了,伸手刮刮子熏的鼻子,“扑哧,妈咪,你是大傻瓜。”

    子熏小脸涨的通红,又窘又恼,“臭小子,无法无天了,我是大傻瓜,你是什么?”

    小家伙冲她甜甜的笑,“小傻瓜呀。”

    子熏的脸绿了,赫连昭霆笑了,“哈哈哈。”

    一对活宝母子,一个迷糊天真,一个精灵古怪,却出奇的和谐。

    天亮了,明亮的光线透过窗帘照进来,星宇的眉头皱了皱,肉乎乎的小手捂着额头,好半响才艰难的睁开眼晴,一侧头就见到最爱的妈咪,忍不住轻笑,“妈……”

    “嘘。”

    有人?小星宇一扭头,看到赫连昭霆,茫然的睁大眼晴,忽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心底溢出一丝快乐。

    赫连昭霆托着脑袋半倚在床边,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子熏,做了安静的手势,又指了指门口。

    小家伙无声的点头,蹑手蹑脚翻身下床,跟着赫连昭霆走出房间。

    赫连昭霆带他回去儿童房漱洗,像模像样的照顾小家伙。

    其实小家伙很独立,从小就会照顾自己,不过呢,他故意不动手,暗中观察对方。

    赫连昭霆没有特意讨好,只是将他当成一个平等的同辈,没有过多的娇宠,却很尊重他的感受。

    这让小星宇很满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平等,尊重,还有自由!

    “我们谈谈。”

    他稚气的脸一本正经,极为严肃。

    赫连昭霆微微点头,没有笑话他,将他带到餐厅,“好,过来,一边吃一边谈。”

    厨师送上中西合壁的早餐,面包,水果沙拉,牛奶,小米粥,凉拌菜,炒鸡蛋,各种配菜。

    小家伙要了一碗白粥,哗拉拉的喝起来。

    “你是认真的吗?”

    赫连昭霆拿起一片面包,眼神深沉,“前所未有的认真。”

    小家伙的动作一顿,认真的打量他,“你会爱她多久?”

    他像个小大人般,考查对方,对妈咪的幸福把关。

    既然无法阻止,那就让妈咪得到幸福吧。

    赫连昭霆没有将他当成不懂事的小孩子,不瞒不藏,目光坦坦荡荡,“一辈子都不够。”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对,是男人坐下来谈判,为了共同深爱的女人。

    星宇狠狠咬了一口萝卜干,咔次咔次咬的很响,“光说好听的有什么用?要是办不到呢?”

    他以子熏保护者的身份说话,小脸绷的紧紧,别提有多严肃了。

    赫连昭霆对他的喜欢更深了一层,重情重义,以保护妈咪为已任的孩子,深得他心。

    “发誓没用,但会尽我所能。”

    星宇心情很复杂,不舍,心酸,又有一丝淡淡的欢喜,矛盾的要命。

    “要是你伤害她,我会将她带走,让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她。”

    赫连昭霆眼中浮起一丝淡笑,“好。”

    是个好孩子,懂得体谅别人的感受。

    星宇有些不甘心,凶巴巴的叫道,“不许让她哭。”

    “嗯。”赫连昭霆的心里一片柔软。“在我身边只有欢笑。”

    他的眼神太过温柔,小家伙有些尴尬,有些紧张,但也有些放松,“要是你不能给她幸福,就放她离开。”

    赫连昭霆默了默,哭笑不得,“好。”

    星宇抿着小嘴,眉头皱的很紧,“你不考虑一下?她有许多缺点的。”

    赫连昭霆淡淡一笑,“在我眼里,她是最完美的。”

    一想起心爱的女人,他满眼的柔情,嘴角轻扬。

    星宇见状,小嘴撇了撇,不吭声了,笑的真恶心。

    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真心的。

    赫连昭霆终于回过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我算合格了吗?”

    星宇心不甘情不愿的扁嘴,“只有六分,勉强及格,我会随时监督你的。”

    赫连昭微微一笑,这一关算是过了,“好,欢迎。”

    小家伙托着下巴,好奇的不行,犹豫了半响,“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赫连昭霆给他夹了一块炒蛋,“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我比谁都希望她能幸福。”

    星宇眨巴着大眼晴,好像……似乎……他蛮不错的。

    “想当我的爹地,没有那么简单。”

    当妈咪的老公,跟当他的爹地是两回事。

    赫连昭霆对他很包容,“我会努力让你心甘情愿当我的儿子。”

    亲情是需要培养的,他有这个信心,他们会成为人人羡慕的父子。

    两个人相视一眼,极有默契。

    子熏闯进餐厅,就见到这融洽的一幕,惊讶的揉了揉眼晴,肿么回事?“这么早?你们聊什么?”

    小家伙笑眯眯的挥手,“你猜。”

    赫连昭霆站起来,帮她拉开椅子,笑的神秘兮兮,“秘密。”

    这两人的口径很统一,默契十足,子熏怀疑的看着他们,搞什么鬼?不过只要不掐架就好,她不管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