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64章 傲娇宝宝

    “还好。”周清远挤出一丝笑容,动了动身体,却牵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呲。”

    子熏连忙按住他,“你别动,好好躺着。”

    赫连昭霆看向一边的主治医生,他请了最好的专科专家,“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一脸的庆幸,“幸好衣服穿的多,挡了挡,否则整个后背全完了。”

    赫连昭霆倒抽一口冷气,心有余悸,这要是全洒在子熏的脸上,轻则毁容,重则丧命,不管哪种下场,都惨不忍睹。

    一想到这,他吓出一身冷汗,忍不住回头看了子熏一眼。

    子熏的脸色惨白如纸,显然也被吓到了。“那他现在?”

    医生微微蹙眉,“伤的挺重,需要再做几次植皮手术,但不会有生命危险。”

    子熏重重吁了口气,还好还好。

    赫连昭霆轻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不要怕,没事了。”

    他的脸色也很差,灰扑扑的,看着很吓人。

    子熏的心跳很快,越想越心惊肉跳,女人疯起来太可怕了。“要不是周清远帮我挡了灾,恐怕我……”

    赫连昭霆下颌收紧,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我不会放过那个贱人。”

    子熏同样记下了这笔账,暂且放下,她看向满头大汗的男子,满心的感激。

    “周清远,谢谢你,要不是你……”

    周清远淡淡的笑道,“这只是一种本能,你不必放在心上。”

    他本来就是帅哥,笑起来更好看了。

    子熏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会忘记帮助过她的人,“那怎么行,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放心,所有的费用都由我出,你只需好好养伤。”

    “谢谢。”周清远没有拒绝,笑着接受了。

    子熏心里好受多了,“是我该说谢谢。”

    寒暄了几句,周清远看向站在一边的医生,“医生,我还要住多久?我不能住太久,还要上班,那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医生想了想,“最起码一个月。”

    周清远不禁急了,“那不行,请不了那么长的病假。”

    子熏轻轻劝道,“身体最要紧。”

    周清远面露惶恐之色,“不不,我家中有老母要养,我不能没有工作。”

    子熏沉吟半响,有了主意,“这样吧,你慢慢养伤,等你伤好了,来我公司上班。”

    反正她打算将温家的摊子重新撑起来,将来传给宝宝。

    宝宝没有爹地,只有妈咪,她必须为宝宝创造最好的条件。

    “这……”周清远眼晴一亮,面有喜色,但很快消失了,“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子熏倒是真心看重他,“怎么会?你是个很难得的好人,公司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谢谢。”

    子熏默默的走着,小家伙眼珠一转,将小手塞到她手掌里,子熏低头看了他一眼,宝宝露出灿烂的笑容,如一抹阳光,点亮她的世界。

    她不禁笑了笑,心情大好,不值得为那些贱人影响好心情。

    宝宝敏感的查觉到妈咪的情绪变化,笑的越发甜蜜。

    宝宝的右手一热,不禁看过去,小小的手被赫连昭霆握着,大手握小手,对比鲜明。

    宝宝心中涌起一丝热流,左边是妈咪,右边是坏叔叔,他们像是一家人哦。

    不过呢,他从来都不是乖宝宝,故作不满的开口,“坏叔叔,干吗牵我的手?”

    这种感觉真不赖,如被温暖包围着,真幸福。

    赫连昭霆挑了挑眉,“想牵就牵,需要理由吗?”

    又拽又傲,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不羁。

    “扑哧。”子熏笑喷了。

    宝宝皱了皱小鼻子,“讨厌,干吗学我说话?”

    赫连昭霆为了逗子熏开心,也是蛮拼的,“我哪有?”

    宝宝是小人精,想了想就明白了,原来是哄妈咪高兴啊,他也来!“你就有,就有。”

    三个人逗乐子,玩的很嗨皮,气氛极为融洽。

    子熏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心中溢满了柔情,被他们这么宠着,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经过一间病房,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姜彩儿极为亢奋,“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医生满脸笑容,“恭喜两位,尊夫人怀孕了。”

    姜彩儿喜极而泣,开心的大笑,“太好了,天阳,我有你的孩子了。”

    这下子,他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

    这孩子来的太及时了,是她的福星。

    子熏呆了呆,忍不住停下脚步偷听,“孩子?”

    滕天阳的表情复杂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惊讶,担心,焦虑,就是没有喜欢。

    姜彩儿前一刻如身坠地狱,见不到未来。

    可这一会儿如置身天堂,怀孕了,她不但不用坐牢,还能母凭子贵,顺利的嫁进滕家当少奶奶。

    她终于要实现毕生的愿望了!

    “天阳,我们马上结婚,我能等,孩子等不了,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天阳,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她喜欢男孩,能继承家业,也能帮她稳固豪门的地位。

    医生看看欣喜若狂的孕妇,又看看冷冰冰的男人,奇怪的不行,这是什么情况?

    滕天阳冷冷的声音响起,“你确定是我的吗?”

    “你什么意思?我……”如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姜彩儿的脸色绿了,如见鬼般,她终于想起那晚上的事情。

    可是,只有一次,不会那么巧吧。

    滕天阳敢肯定不是他的,他每次的措施都做的滴水不漏,不可能有差错。

    “医生,她怀孕多久?”

    医生眯起眼晴,看向化验单上的日期,“应该是六周左右。”

    “六周?”姜彩儿的脸色变白了,如吃了绿头苍蝇。算算时间差不多。

    “天阳,一定是你的孩子,我可以肯定。”

    她咬死了这一点,只有这样,她才有希望跟他在一起。

    医生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敢情是这样,怪不得呢。

    滕天阳嗤之以鼻,“肯定?别开玩笑了。”

    姜彩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你什么意思?不肯认?”

    那个老家伙怎么可能让她怀孕?

    滕天阳的态度没有一点软化,“是不是,你心里最明白。”

    姜彩儿皱着眉头,眼珠乱转,“天阳,肯定是你的,我把套套偷偷戳了几个洞……”

    她为了跟他结婚,想尽了办法,包括母凭子贵这一招。

    有了儿子,什么都好说,儿子就是豪门的敲门砖,这是四周的人经验之谈,可惜一直不成功。

    她一直怀不上,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所以当她得到怀孕的消息,顿时欣喜若狂,开心坏了。

    滕天阳冷冷淡淡,“我不当冤大头。”

    他扔下这句话,不耐烦的拂袖而去。

    姜彩儿没想到他会如此绝情,她爬下床扑过来抱着他的后背不放,“不许走,你不要这样,我们都有孩子了,就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了,不要再提。”

    她声音又软又嗲,身体蹭来蹭去,柔若无骨,眼神风骚,整一个妖精。

    医生的眼神都看直了,一代尤物。

    滕天阳无动于衷,对她没有任何感觉了,“打掉它。”

    姜彩儿的媚笑僵在脸上,怒气冲冲,“不,你休想,天阳,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滕天阳拉开她的胳膊,眼神冰冷,“我忘了告诉你,每次我都吃药,所以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他就是不放心这个女人,才多做了一层准备。

    自始至终,他都没打算要娶她。

    姜彩儿呆若木鸡,眼前发黑,受了极大的打击。“不!”

    天啊,怎么会是那个老东西的孽种?老天爷对她太残忍了!

    不,她不能要这个孽种!它是她的拌脚石!

    “你好自为之。”滕天阳拉开房门,顿时傻眼了。

    他不禁惨笑,“你都听到了?呵呵,我都成了一个笑话。”

    在她面前,他早就没有了脸面。

    子熏一点都不同情他,活该,这就是害人害已的下场,“本来就是。”

    滕天阳身心俱疲,极度渴望关爱,“你安慰我一句,不行吗?”

    子熏嘴角抽了抽,还没有开口,就被星宇抢先一步,“不行,一个大男人装什么可怜啊,妈咪,宝宝脚疼。”

    他冲子熏伸出双手,眼巴巴的看着她,要她抱,这是撒娇呢。

    子熏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走,“来,抱抱。”

    儿子永远是第一位,谁都比不上的。

    宝宝的小脑袋埋在子熏的肩膀处,冲滕天阳得意的笑。

    滕天阳的脸都黑了,整一个小恶魔。

    “小盆友,你乱认妈咪,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他至今都不知道,他们是亲母子。

    宝宝不厚道的笑了,大白痴,“老伯,你管的太宽了,羡慕就回去找你妈要抱抱,少管不我们家的闲事。”

    滕天阳的脸绿了,纠结的不行。

    子熏忍俊不禁,亲了亲宝宝的脸,“哈哈哈,宝宝真棒。”

    “臭小子。”赫连昭霆疼爱的摸摸宝宝的小脑袋,一副慈父模样。

    他以前没当过父亲,但迅速进入状况,毫无违和之感。

    可能是缘分吧,只要一看到这孩子,他就感觉很亲切,想跟孩子亲近,这几乎是一种本能。

    姜彩儿听到外面的动静,猛的冲过来,恶狠狠的大叫,“温子熏,你满意了?我被你坑苦了!你凭什么这么幸福?我就这么不堪?”

    小家伙眨巴着无辜的大眼晴,“很简单啊,她长的好看,你长的太丑,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姜彩儿差点 吐血,什么鬼理由?什么眼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