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63章 惊魂一刻

    姜彩儿潸然泪下,痛不欲生,有如千百支箭直刺她的胸口,“我做不到啊,只要一闭上眼晴,全是你的影子,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让我怎么割舍这段感情?”

    滕天阳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心软,“那你让我怎么办?看到你就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和我父亲缠在一起的场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就算不爱,也是相伴了多年的女人,他感受到背叛的滋味,很不爽。

    换了个男人,他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但偏偏那个人是爹地,他最尊敬的人。

    他唯有眼不见为净,从此了断这段孽缘。

    姜彩儿泪如泉下,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叫声,心底全是绝望。

    她和他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明明每一步都精心算计过,却落到如此不堪的下场。

    想爱的人不能爱,却要陪在一个不爱的老家伙身边?忍受着公众异样的眼神?受着巨大的屈辱?

    不,她受不了!

    她心底全是不甘,全是恨意,“温子熏,我恨你,跟你誓不两立。”

    她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将所有的错都怪在别人身上。

    滕天阳微微蹙眉,“她只是自卫。”

    话一说出口,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不敢相信。

    他真的是这样想的?

    他忽然想到,如果那晚上是子熏……他打了个冷战,想都不能想,一想就会疯。

    姜彩儿看着他发呆的样子,怒火攻心。“你到了现在还帮着她说话?你说句实话,在你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滕天阳吃软不吃硬,特别反感她的语气,“这不关你的事。”

    他转身就走,一刻都待不下去。

    姜彩儿流下绝望的眼泪,跪倒在地,“你真的不爱她?”

    她对这一点始终耿耿于怀,无法释怀,女人就是这么的奇怪,最爱计较这一点。

    天阳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开口,直直的离开了。

    绿树成荫,曲径幽幽,亭台阁楼错落有间,一条玉带般的小河碧绿清澈,九曲桥弯弯转转,颇有韵味,两岸景色如画。

    子熏沿着河流慢慢走,边走边看,欣赏着景色。

    “妈咪,快来。”

    子熏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儿子和赫连昭霆坐在不远处的亭子中,石桌上摆着茶点。

    子熏冲他们挥了挥手,快步走过去,看似不远的路,却隔着无数个转弯。

    近在咫尺,却一时之间走不到他们身边。

    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迎面撞上,“不好意思。”

    “没关系。”子熏抬头一看,不禁愣了一下,“咦,怎么是你?”

    周清远清秀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真巧,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你。”

    是挺巧的,子熏微微一笑,笑容清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忽然耳边传来惊恐的怒吼声,“子熏,小心。”

    “妈咪,快闪开。”

    子熏猛的回头,惊见姜彩儿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手拿着一个杯子,将里面的液体洒过来。

    她嘴角挂着古怪的笑,那么阴森,那么恐怖,“温子熏,你去死。”

    子熏措手不及,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不明液体洒过来,下意识的抱着脸,“啊。”

    赫连昭霆站的远,救之不及,吓的魂飞魄散,狂奔过来。“子熏,子熏。”

    但还是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姜彩儿像个神经病般的攻击。

    子熏闭着眼晴,感受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咦,感觉不到痛意?

    耳边传来痛叫声,“啊啊。”

    子熏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僵硬,不知所措。

    赫连昭霆扑过来,将子熏拉入自己怀里,紧紧抱着不放,满脸的急色,“子熏,子熏,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

    一颗心怦怦乱跳,完全乱了方寸,吓出一身冷汗。

    子熏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瓶子摔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姜彩儿被一名保镖扭住胳膊,拼命挣扎。

    周清远后背衣服被腐蚀,疼的满头大汗。

    “我没事。”子熏如梦初醒,忽然醒悟过来,是周清远在关键时刻扑过来救了她,“周清远,快快脱下外套,快啊。”

    周清远疼的面容扭曲,想脱也脱不了,子熏想上前帮忙,却被赫连昭霆一把推开,他亲自上前,帮着周清远脱下衣服,西装外套,白衬衫,背心全都破了,露出通红的皮肤,还冒着白烟,腐蚀力好可怕。

    赫连昭霆倒抽一口冷气,后怕不已,差一点点,子熏的脸就毁了。

    他怒从心起,就是一巴掌拍过去。

    “啪,你这个疯女人,居然用硫酸泼人。”

    他盛怒之下,力气极大,打的姜彩儿飞起来,重重摔倒在地。

    姜彩儿嘴边溢出一丝鲜血,挣扎着爬起来,脸肿了,眼中的恨意触目惊心。

    “温子熏,你的运气真好,这样都能被你躲过。”

    她被那个男人抛弃,心灰意冷,却看到温子熏幸福快乐的模样,这让她怎么能不恨?

    那一瞬间,她只有一个念头,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她得不到的东西,谁都休想别得到。

    她得不到的幸福,温子熏也休想拥有。

    小家伙紧紧抱住子熏的大腿,浑身发抖,惊吓过度。

    子熏心疼坏了,弯腰抱起儿子又亲又哄,让孩子看到这一幕,确实太残酷了。

    她越发的生气,狠狠瞪了姜彩儿一眼。

    赫连昭霆想掐死姜彩儿的心都有了,整一个贱人。

    他直接下令,“先送这位先生去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救他。打110,找我的律师,直接告她,让她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

    姜彩儿两眼赤红,满眼凶光,“温子熏,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我会灭了你。”

    子熏气的不轻,“你简直是疯了,害人害已,有意思吗?”

    做事太疯狂了,全然不顾后果,只图眼下痛快。

    姜彩儿这些日子受了极大的压力,精神早就在崩溃的边缘,又被滕天阳拒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已经被你毁了,你也别想好过。”

    被她毁了?子熏深感可笑,到底是谁害谁?

    刚想开口,一道惊惶失措的声音响起,“子熏,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是滕天阳,他得知这一消息时,眼前一黑,一颗心全被恐惧占据,慌乱的像天都快塌下来了。

    这一生,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他一双眼晴紧紧的看着子熏,左看右看,紧张坏了。

    姜彩儿气的浑身发抖,他的眼里只有温子熏吗?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滕天阳心里真正爱的人是温子熏!

    这怎么可以?

    她恶从心来,“天阳,对不起,我没有完成你交待的任务,是我没用。”

    滕天阳呆了呆,还没有反应过来,子熏就勃然大怒,“任务?你跟她是一伙的?是你安排的?”

    她惊魂未定,整个人都不好了。

    滕天阳这才明白过来,狠狠瞪了姜彩儿一眼,这个女人太狠了,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要将他拖下水。

    “子熏,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卑鄙的人吗?”

    子熏根本不相信他,“难道不是吗?”

    他连她的父母都害,更不要说别人了。

    滕天阳深情的看着她,眼神痛楚,“我从来不想伤害你。”

    他对她的感情,只有自己知道,当初明明可以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却没舍得下手……

    姜彩儿受不了如此温情脉脉的滕天阳,他对她好残忍,却对别人好温柔。

    “天阳,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所有的事情我一个人扛,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等我出来后,让我跟在你身边。”

    滕天阳脑中的一根筋彻底崩断了,重重挥起胳膊,“啪啪,胡说八道,姜彩儿,你真的疯了。”

    像疯狗,到处乱咬人。

    姜彩儿破罐子破摔,反正没希望了,那就让所有人都不痛快。

    “你打吧,干脆打死我,我也不想活了。”

    她的脸都被打肿了,却始终不肯认错。

    滕天阳没想到她偏激至此,心中发寒。“姜彩儿。”

    姜彩儿状若疯狂,忽然扑过来紧紧缠着他不放,可怜兮兮的流泪,“天阳,我真的很爱你,愿愿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杀人放火。”

    滕天阳拼命推开她,这都什么人呀?“我没有,子熏,你一定要相信我。”

    “天阳。”姜彩儿一激动,眼前一阵发黑,晕了过去。

    一阵兵慌马乱,全乱套了。

    子熏坐在手术室门口,心情很紧张,宝宝坐在她怀里,小手紧紧抱着她的脖子,别提有多乖巧了。

    赫连昭霆揽着她的肩膀,一颗心总算落到实地,后怕不已。

    他生平不知遇到多少惊风骇浪,却远没有今天来的吓人。

    在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她对他意味着什么。

    他宁愿以身相代,也不愿意看到她受半点伤,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是他身体的部分,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比他的命更重要!

    他忍不住喃喃自语,叫着她的名字,“子熏,子熏。”

    仿佛这样就能安心点。

    子熏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冲他安抚的笑了笑,“我在。”

    夕阳照进来,将两条人影拉的很长很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如一个人。

    手术室的灯亮了,子熏连忙站了起来,赫连昭霆接过宝宝,一手揽着她,跟到病房。

    周清远的意识很清醒,面色很苍白,额头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子熏感到很抱歉,“你还好吗?”

    他是代她受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