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62章 是爱情呀

    子熏的目光被帅气的跑车牢牢吸引,舍不得眨眼,“很不错,颜色很漂亮,新买的车子?我喜欢。”

    自从出车祸后,那部车子就被赫连昭霆给卖了,不许她再开车。

    把她气坏了,太专制了,偏偏儿子难得一见的跟他站在同一立场,二票对一票,她惨败。

    赫连昭霆微微一笑,“喜欢就好,送给你。”

    子熏一怔,“送给我的礼物?我不要。”

    赫连昭霆揽着她肩膀,亲了亲她的眉眼,“我从来没送过你什么东西,走出去都不好意思说是你男朋友,估计他们都没见过像我这么小气的男人。”

    这话说的太心酸了,子熏下意识的抱住他,柔声安慰。

    “胡说什么呢,你帮了我许多忙,为我做了许多事情。”

    要不是他,她也不可能轻轻松松的拿回家业和那么多钱。

    那些东西足以买下一百辆跑车了!

    赫连昭霆深深的看着她,薄唇一吐,只有两个字,“收下。”

    小家伙东摸西摸,两眼晶亮,难掩狂热之色,“妈咪收下吧,宝宝也很喜欢呢。”

    只要是男人,不管年纪大小,对汽车都有一种狂热的爱。

    子熏想了想,“好吧,我收下。”

    大不了回一份礼物,姐也是有钱人了!哈哈哈!

    赫连昭霆打开后座的车门,子熏刚想钻进去,就被眼前堆积如山的礼物惊呆了,大大小小包装精美的礼盒,全堆在后座上。“咦,这又是什么?”

    赫连昭霆深情的看着她,“这整部车包括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嗯,我也是你的。”

    子熏的小脸一红,心里甜滋滋的,“我不好意思收呀。”

    他也是她的?这是她听过的最甜蜜的情话,好开心。

    赫连昭霆挑了挑眉,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不好意思?那就多亲我几下。”

    子熏脖子都红了,如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让人忍不住想凑过去轻嗅。

    “想的美。”

    她坐在车子里,一样样的拆礼物,有名牌鞋子,衣服,包包,应有尽有,都是最新款的。

    一只粉红色的包包里放着一个品牌钱包,打开钱包一看,里面塞了满满一叠的钱,还有各式的附属卡。

    子熏的眼眶红了,“赫连昭霆,这些卡……”

    这哪是普通的卡,满满是他的爱。

    不露山不露水,却在不知不觉中将她包围,让她习惯了他在身边。

    赫连昭霆摸摸她的小脸,满眼的温柔。

    “是我的附属卡,你放心的用吧,没上限。”

    子熏感动的热泪盈眶,“你对我这么好,我却……”

    赫连昭霆将她拥入怀中,在嘴角落下一个吻,含糊不清的低语,“你就在我身边,我已经很开心了。”

    她主动迎上去回吻,紧紧缠着他,将满心的欢喜和感动全都传递给对方……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放开她的嘴唇,气息微乱,心中盈满了柔情。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就是他想要的。

    子熏一脸迷醉,软倒在他怀里,不知今日是何夕。

    一张小脸不知从冒出来,眼晴晶晶亮。“坏叔叔,那两人是谁?”

    他手指着车外的两个黑衣男子,好奇的不行。

    他刚才想靠过来,被他们都拦住,好像有功夫哦。

    子熏大为羞窘,又被小家伙抓包了,小脑袋埋在赫连昭霆怀里,不敢抬头。

    赫连昭霆轻拍她的后背,她是他见过的最容易害羞的女人。

    要不是亲眼所见,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六岁孩子的母亲。

    “没看到,不要紧张。”

    小家伙看到他们抱在一起,顿时吃醋了,小嘴一撅,“坏叔叔,你抱我妈咪要抱到什么时候?”

    他还没有正式同意呢,顶多是……默许!

    子熏更加的窘迫,轻轻推他,赫连昭霆却抱着她不肯放,“我们是男女朋友,抱在一起很正常。”

    小家伙小手叉腰,气势汹汹,“这是我妈咪。”

    赫连昭霆嘴角抽了抽,这对母子都是醋坛子,“行了,过来,让你妈咪抱着你。”

    小家伙眼珠一转,犹豫了一下,蹭蹭的跑过来,爬到子熏腿上坐好。

    赫连昭霆一手抱着子熏,一手扶着小家伙的身体,等于是抱着他们母子,还蛮新奇的,很不赖的感觉。

    小家伙出奇的安静,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子熏摸摸他的小脑袋,有些担心,孩子太聪明了,也担心,真愁。

    小家伙抬起头冲她笑了笑,笑容是前所未见的明朗。

    他忽然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人,一家三口,爹地妈咪,还有宝宝,像个完整的家。

    他第一次觉得有这样一个爹地,也挺好的。

    有时候,接受一个人,只需要一个拥抱,就这么简单。

    子熏暗暗松了口气,就怕孩子有所抵触,如果孩子反对,她会……选择孩子的。

    赫连昭霆的心情很安逸,很平静,指着外面的两个黑衣男子,“这是老田,这是小李,以后就跟着你和宝宝。”

    小家伙的眼晴瞬间闪亮,他也有份?给他的?太好了!

    子熏愣了一下,“呃?什么意思?”

    这两个看着就很不简单,不是普通人,应该是保镖吧。

    赫连昭霆神情严肃,“你们母子是我的软肋,所以不要拒绝我,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子熏明白过来了,这是怕滕家报复,以防万一呢。

    她倒是无所谓,但儿子是绝对不能有事的。

    “谢谢,我收下了。”

    小家伙发出一声欢呼,满脸喜色,“太好了,我能跟着学武功吗?”

    子熏嘴角抽了抽,男孩子都这样吗?

    赫连昭霆微微一笑,“可以,只要你吃得了苦。”

    小家伙紧紧抱着子熏,小脸在她脖子处蹭了蹭,“我能吃苦,我要保护妈咪。”

    他要打倒那些坏人,谁让妈咪流眼泪,他就让谁流血!

    子熏感动的眼眶都红了,“乖。”

    赫连昭霆酸溜溜的开口,“不保护我吗?”

    小家伙皱着小鼻子,表示深深的唾弃,“你是大男人,让我一个小孩子保护好意思吗?”

    赫连昭霆故意逗他玩,“我老了就没力气,到时你长大,成大男人了。”

    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一双大眼晴突闪突闪,如黑宝石,熠熠生辉。

    “好吧,看在妈咪的面子上,我连你也一起保护了,那你要记得对我好点。”

    赫连昭霆呆了呆,子熏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

    城中最知名的私人会所,设施环境都是一流的,每年的会员费都要千万。

    壁球场,滕天阳不停的练习,练的满头大汗,永不疲倦。

    脑子里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混乱。

    他每次有心事,都会来这里打一场壁球,出一身汗,心情就会很快平复。

    但这一次显然没有效果,不管他怎么努力,那个女孩子的面容不停的在脑海转来转去。

    她的笑,她的眼泪,她的伤心,她的愤怒,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挥之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体力到了极限,他无力的躺在地上,气喘吁吁,整个人如河里捞起来,浑身湿透了。

    一个橘色的身影奔过来,跪倒在他面前,拿毛巾给他擦汗,将纯净水递到他嘴边,喂他喝。

    滕天阳睁开眼晴,看清眼前的人影,眉头皱了起来,猛的挥开她。“走开。”

    姜彩儿的眼眶一红,楚楚可怜。“天阳,不要这么对我,求你了。”

    滕天阳不耐烦的开口,“不要再来找我,对我们大家都不好,记住自己的身份。”

    她怎么又出现了?烦不烦?阴魂不散!

    姜彩儿如被打了一巴掌,不甘心的尖叫,“什么身分?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们快要订婚了。”

    短短几天,她瘦了十几斤,脸色苍白,眼神灰暗,像极了纸片人。

    她被残酷的现实击垮了,病了好几天,她眼巴巴的等着他来看她,可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他真的不要她了?真的不念旧情?

    滕天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接受现实吧,你已经是我爹地的女人,好好的跟着他,他不会亏待你的。”

    爹地在外面的女人很多,不差这一个,大家都习惯了,连他妈咪都想通不在乎了。

    姜彩儿的脸色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那是一场误会,谁都不想的,我爱的人是你。”

    她始终不愿面对现实,一味的抱着幻想,还指望着跟他重修旧好。

    滕天阳不知跟她说了多少遍,她一直听不进去。

    “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彩儿,清醒点,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姜彩儿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不放,眼含热泪,伤心欲绝。

    “就当我们做了场恶梦,谁都不要再提起,那样就行了。”

    不就是跟老头子睡了一觉吗?上流社会这样的事情不少,别人能行,为什么她不行?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半点怜惜。

    “不可能,不要再自欺欺人。”

    他不是那种人,也受不了绿帽罩顶的屈辱。

    其实吧,他对她没有爱情,她没有重要到他豁出一切!

    姜彩儿肝肠寸断,伤心不已,忽然眼中射出一道冷光,杀气腾腾,“全怪温子熏,要不是她故意陷害,我也不会这么惨。”

    千错万错,全是温子熏的错!那个贱人,她不会放过她的!

    滕天阳微微皱眉,有一丝不悦,“回去吧,不要多想,从此以后,我和你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