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61章 满满是爱

    “好。”他眼中的温柔,让子熏鼻子一酸,眼眶泛红了,“抱歉,我总是不合时宜。”

    换了别的女人,早就激动的答应了,可她……

    赫连昭霆摸摸她的发丝,“傻姑娘,是我疏忽了你的感受,放下仇恨,让地下的父母安息,毫无遗憾的重新开始,你这才是真正的负责,我很喜欢,也很开心。”

    她的骄傲,她的骨气,让他越发的敬佩和怜惜。

    子熏感动的热泪盈眶,“谢谢你的理解。”

    为了这一句话,哪怕赔上一生的幸福,她也不后悔。

    赫连昭霆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我会保护宝宝,你不用牵肠挂肚,全身心的投入属于自己的战斗吧。”

    子熏内心一阵沸腾,主动投入他怀里,惦起脚尖,主动送上香吻,“赫连昭霆,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有。”

    “呃?”子熏呆了呆,“什么时候?”她怎么不记得?

    “秘密。”赫连昭霆故作神秘。

    子熏抱着他的脖子,软软的撒娇,“说嘛,我想知道。”

    “亲一下。”赫连昭霆将俊脸凑过来,笑容灿烂。

    “讨厌。”子熏羞红了脸,却勇敢的凑过去,亲上他的嘴唇,一触就闪,却被他揽住腰肢,热情的吻回去……

    虽然没有穷追不舍的追求,没有甜蜜的告白,而直接跳到了求婚阶段,一升就是好几级。

    最后没有求婚成功,却顺利的成了男女朋友关系,他的手段可见一斑。

    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入她的生活,走入她的生命,让戒心很重的她和宝宝都莫名其妙的放松了警惕,迂回战术很成功,不得不说,他是个很厉害的男人。

    子熏时不时的发呆,魂不守舍,脑子里塞满了那个男人,他的吻,他的笑容,他的眼神,每一样都细细回味。

    她如同回到了青涩岁月,为一个男人乱了心神。

    小家伙在她面前转了几圈,见妈咪呆顾着发呆,没有看到他,心里酸酸的,扯了扯她的衣服。

    子熏回过神,将儿子抱在腿上,柔声问道,“宝宝,怎么了?”

    小家伙嘟着小嘴,很郁闷的样子。

    “妈咪,你要是跟坏叔叔结婚,还会疼我吗?”

    一直以来,他们母子相依为命,习惯了生命中只有彼此,忽然杀出一个赫连昭霆,他心里很不安。

    他看的出来,妈咪很喜欢坏叔叔,其实,他自己也一点点……喜欢他,只有一点点哦。

    但是,他不想妈咪的爱和注意力全被抢走,他想独占妈咪,妈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可那样,妈咪就不会开心。

    哎,好矛盾啊,真不想长大。

    子熏怔了怔,心里有些发酸,这孩子跟她一样,都没有安全感。“傻孩子,你永远是妈咪最爱的人,谁都比不上你。”

    小家伙的神情稍松,“可你以后要是再生个孩子呢?”

    那他就失宠了,肿么办?

    子熏无语望天,这孩子想的好长远,她耐着性子安抚,“你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意义非凡,这是谁都代替不了的。”

    小家伙眼晴一亮,“真的吗?”

    子熏心疼的亲了亲宝宝的小脸,“直的,我保证。”

    没有父亲陪伴在身边,小家伙再聪明再机灵,始终有些不安。

    如果可以,她也想给孩子一个健全的家。

    小家伙害羞的笑了,“嘻嘻,妈咪,宝宝是不是很小气?”

    子熏心软的一塌糊涂,“小孩子可以小气的,等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宝宝和妻子,妈咪就不是最重要的人啦。”

    小家伙粘着她不放,笑的甜甜的,“不会的,妈咪永远是我最爱的人。”

    母子俩腻歪了半天,说说笑笑,时间过的飞快。

    滕氏总经理办公室。

    滕天阳看着桌上的信,眉头微蹙。“这是什么?”

    子熏淡淡的道,“我的辞职信。”

    本来是交给经理的,经理说什么都不敢收,踢皮球踢到了这里。

    天阳的心情非常的复杂,他亲眼见证了她的蜕变,从一个单纯不知世事的千金大小姐,一转眼成了心思缜密隐忍的女子。

    他本该愤怒的,可是,心底只有淡淡的悲凉。

    要经历多少磨难,才会完成如此鲜明的蜕变?

    而他是其中最大的推手,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

    “你不用这样,还是可以在滕氏上班。”

    子熏挑了挑眉,打量了她几眼,“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你知道吗?”

    天阳一怔,“是什么?”

    子熏微微摇头,“虚伪,贪心,什么都想要。”

    野心勃勃,有心计有手段,是无数女孩子的梦中情人,但对她来说,是一个恶梦。

    幸好,梦醒了。

    天阳的心底浮起一丝苦涩,却坦然的看着她,“我不觉得是缺点,是很大的优点,只有贪心,才能不停的往前冲。只有虚伪,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你……”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天经地义。

    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在她手上,神情一变,“这是什么?”

    子熏举起左手,钻石戒指熠熠生辉,和甜美的笑容相映成辉,“戒指。”

    她本来想还给赫连昭霆的,但他死活不许她摘下来。

    那好吧,就戴着呗,她还蛮喜欢这枚戒指的。

    谁问她这个?天阳心乱如麻,“谁送的?”

    子熏看着戒指,满脸的甜蜜,“你说呢?”

    他是聪明人,不可能猜不到。

    天阳的心口一痛,脑子里浮起一个人的身影,“赫连昭霆?你真的要跟他结婚?”

    那个男人很出色,足以虏获一大票小女生的心,但不该是子熏啊。

    子熏微微颌首,想起那个男人,心口暖暖的,有生之年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她很幸运。

    “我们男未娶女未嫁,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天阳看着她温柔的神情,一颗心如被钝刀割,原来他的心里一直有她。

    就算他不肯面对,不肯承认,但依旧存在。

    “子熏,那个男人你了解多少?对你有多少真心?他还有一个儿子,那么复杂的过去,根本不适合单纯的你。”

    子熏神情淡漠至极,“我只知道一点,他永远不会害我家破人亡,不会骗我,不会伤害我。”

    她的话如淬毒的箭,刺在胸口,生疼生疼的。

    天阳的脸色惨白如纸,“你还是怪我?那是一个意外,谁都不想的。”

    那段过去是他们绕不开的一道坎,也是他们心底的一根刺。

    子熏嗤之以鼻,“我不是傻子。”

    当年没有弄死她,那就轮到她出手了。

    风水轮流转,天道循环。

    天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张了张嘴,到嘴的话却变了味,“我还没有同意你辞职,你还是公司的员工,上班去。”

    “那你开除我吧。”子熏已经有了新的想法,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她转身离去,毫不眷念,天阳看着她的背影,难掩伤痛之色。

    “子熏。”

    他的呼唤没有唤回她,甚至她没有回头看一眼。

    他心中满满是挫败,“shit。”

    子熏小心翼翼的开着车,照着电子仪器一步步照做,本来就是路痴,所幸这仪器蛮准的。

    她开的很慢,眼观六方,耳听八方,很小心了,但还是不巧,被一部从弯角处出来的车子追尾了。

    “呯。”

    车子剧烈碰撞,子熏撞的头晕眼花,吓出一身冷汗,怒气冲冲的解开安全带冲下去。

    自己的车后尾凹进去一大块,对方的车子更惨烈,车头全毁了,惨不忍睹。

    一个男子从车子里钻出来,主动迎上来,满脸堆笑,一迭声的道歉。

    “抱歉,是我的错,非常的不好意思,我负责所有的赔偿。”

    子熏打量了他几眼,是个帅哥,花样美男型,年纪很轻,看着比她还小几岁。

    他很会说话,态度也不错,她也不好说什么,“怎么逆向行驶?很危险的。”

    年轻男子满脸羞愧,“家中有急事……”

    他的态度很诚恳,“对不起,这是我的名片,你的名片呢?我到时联系你。”

    子熏接过来看了一眼,周清远,是酒店经理。

    看他似乎很着急,子熏也不为难他,“不用,你有急事先走吧,我车子有保险。”

    不过要被宝宝数落一通,估计以后摸不到方向盘了。

    她就是偶尔开一开,还遇到这种事情,看来她不适合开车。

    周清远拦住她的去路,“不行,一桩归一桩,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否则良心不安。”

    子熏见他这么一说,对他的印象也好了几分。

    “真的没事,不用介意。”

    周清远提了好几次,子熏都婉言谢绝,周清远重重吁了口气,抹了把冷汗,“你人真好。”

    他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被她清灵优雅的气质吸引。

    子熏淡淡的点头,“与人方便,就是与已方便。”

    她打了110,等着警察来了,才拦车离开,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

    小家伙兴高采烈的拉着子熏的手,将她拉着走向电梯。

    “妈咪快走。”

    子熏被拖着走,茫然的看着宝宝,“去哪里?”

    小家伙神秘兮兮的,“下去就知道了。”

    楼下停着一部宝蓝色的保时捷,闪闪发亮,全新的,刚上的牌照。

    保时捷的门开了,走下来一个挺拔高大的男子,是赫连昭霆,他戴着大墨镜,剑眉挺鼻,帅呆了。

    “子熏,你喜欢这车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