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9章 割肉

    子熏冷笑一声,所谓的归还,也不过是还个壳子,大部分的资产已经被拆分吞并,差不多消耗怠尽。

    赫连昭霆也光棍,“行,那我五年内不动滕氏。”

    滕家诚头痛欲裂,被人盯上的感觉真不好。

    “赫连大少,你不能这样。”

    滕天阳在旁边劝道,“温子熏,你劝劝他,以和为贵,做人留一线,不要将后路都断了,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不要争那些没用的闲气。”

    子熏不得不佩服他们父子的厚脸皮,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出现在他面前?

    “滕家诚,你对我做的事情,我片刻不敢忘,赫连昭霆,他对我下药……”

    “轰。”赫连昭霆冷若冰霜,恶狠狠的一拳挥出去,正中滕家诚的鼻子,鼻血狂喷。

    滕家诚捂着鼻子,气极败坏的大吼,“赫连昭霆。”

    赫连昭霆冷傲的不可一世,吹了吹拳头,满脸的不悦。

    “我的女人都敢动,不知死活,这是我的小小回礼,不要客气,必务要收下。”

    得了,滕家诚终于明白过来,这场恶意收购就是为了那件事情。

    女人是祸水,这话一点都没错。

    “好,全部还给她,就当是赔罪,赫连大少,这下你满意了吗?”

    赫连昭霆直接看向子熏,“子熏,你满意了吗?”

    滕家诚嘴角直抽,这还算什么男人?有这么讨好女人的吗?

    子熏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冰冰冷冷,“不动产都还回来,至于公司,你都合并了,打算怎么还?”

    她恨极了这对父子,不给他们留一点余地。

    滕家诚面色狰狞的可怕,“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

    死丫头,得寸进尺,也不想想自己算什么东西。

    要是没有赫连大少,她算个屁?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就是一巴掌挥过去,“啪。”

    他出手太快,没有任何预兆,滕家诚没来得及闪开,脸被打肿了。

    他气的浑身发抖,打人不打脸,这混蛋倒好,总打他的脸!

    “赫连大少。”

    顶着这张脸,他还怎么出门见人?

    赫连昭霆冷傲至极,眼中无尘。“有本事告我啊。”

    滕家诚气歪了嘴巴,这是赫连大少借机揍他呢,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滕天阳扶着爹地,脸色发黑,“温子熏,你想怎么样?”

    这种场合,由他出面谈判是最合适的,万一哪里不对,还有机会缓冲。

    子熏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晴,显得很无辜,但说出来的话能气死人,“很简单,要么,留下这些股份,要么折现,你们选择吧。”

    滕天阳倒抽一口冷气,“别过份了,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何况是人呢?”

    他第一次认清楚她的真面目,外表纯良,其实是腹黑的小狐狸。

    以前,他被她耍了!

    子熏已经懒的再掩饰,事已至此,穷图匕见了。

    “那就咬呗,兔子咬人又不疼。”

    “你……”滕天阳暗暗磨牙,太心狠了,“这样苛刻的条件,我们不能答应。”

    赫连昭霆云淡风轻,浑然不在意,“无所谓啊,不答应更好,继续玩下去,你们也给力点,势均力敌才好玩。”

    居高临下的语气,透着浓浓的傲气和不屑。

    滕家父子相视一眼,滕家诚冲儿子使了个眼色,滕天阳在心里叹了口气,忍的很辛苦,“折现,你开个价吧。”

    子熏沉吟半响,“二十亿。”

    滕氏父子俩猛的起身,断然喝斥,“狮子大开口,做梦,我们走。”

    真是要人命,20亿,是滕氏市值的五分之一。

    两个人怒气冲冲的往门口走去,子熏在后面凉凉的叫道,“走好不送。”

    赫连昭霆摸摸下巴,面带笑意,“看来我要邀请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玩这场游戏。”

    父子俩僵住了再也走不动路,滕家诚气的肝疼,他的朋友不就是那些金融大鳄吗?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更可怕的是,个个有钱有手段,联手围剿滕氏,那滕氏只有死路一条。

    滕家诚猛的回头,“打个五折。”

    “八五折。”子熏眼晴一眨不眨的吐出三个字。

    最后讨价还价以十七亿成交,滕家父子咬牙切齿,恨的不行,但是,回天乏术!

    双方的办事效率都很高,半个小时后,双方的律师已经拟好合同,交由双方签字。

    赫连昭霆随手写上自己的名字,“那就这样吧。”

    滕家诚肉疼不已,抖着手签名,感觉被生生的挖走一块大肥肉,生疼生疼的。

    但是,他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好,相信赫连大少一言九鼎,会遵守承诺。”

    拿回15%的股份,拿到赫连大少的保证,并不算吃亏。

    就当是钱暂时放在温子熏手中保管着,过段时间再拿回来。

    赫连昭霆面色不变,依旧冷冷的,“我也希望不再有那样的事情,否则……”

    他一双冰雪般的眸子寒恻恻的,充满了凛然的气息。

    滕家诚后背一寒,“你已经签了合约。”

    出尔反尔会被天下人耻笑的。

    赫连昭霆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淡淡的嘲讽,“那不表示任由你们欺负,而不反手。”

    滕家诚的心事被看穿了,老脸涨的通红,他已经想了上百种暗算的办法,要收拾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绰绰有余。

    但当众被拆穿,他的脸皮再厚,也扛不住。

    “那你能保证温子熏不会针对我们?”

    赫连昭霆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有如真正的王者,气势逼人,“不能,所以只能是她欺负你们,你们却不能动她一根手指头。”

    卧槽,太无耻了。

    17亿不是小数目,滕家也没有那么多现金周转,于是签了分期协议,要是预期不还,就用滕氏的股份和不动产来抵。

    赫连昭霆当见证人,全程监督。

    双方签上自己的名字,滕家诚全程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可怕,直接拂袖而去,这次的血出的太狠,疼的要死要活。

    滕天阳看着眼前娇美的女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子熏,恭喜你。”

    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有脑子的女人,有心计,而且心狠,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富家千金。

    他邀请她回国,是引狼入室,但是,来不及了。

    或许从他对温家出手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对立的局面。

    他不后悔,只是……心中淡淡的惆怅。

    子熏淡淡的嘲讽,“恭喜我拿回原属于自己的一切?”

    她的恨,她的怨,他都看在眼里,莫名的心慌,“就到此为止吧,怨怨相报何时了。”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已经够了。

    子熏眼珠一转,微微一笑。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想而已,至于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也不想逼狗急跳墙,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滕天阳半信半疑,却没有深究,他从来没想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子熏,要是他对你不好,我随时等着你回头。”

    赫连昭霆占有性的抱住子熏的腰,霸道极了,“下辈子吧。”

    滕天阳黯淡离去,临走时深深的看了子熏一眼,眉眼传情,似有万千情意。

    把赫连昭霆恶心坏了,下意识的看向子熏,她的脸上没有笑容,神情非常的古怪。

    “不开心吗?”

    任谁得到这大笔的资金,都会欣喜若狂。唯有她淡然处之,不喜不悲。

    子熏只觉得浑身无力,如泄气的皮球,将脸深深的埋在他怀里,闻着熟悉的味道,一颗无处安处的心终于落到实地。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惆怅,如果可以,我宁愿一无所有,只求父母活过来。”

    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一生的遗憾。

    这才是她最恨的地方,家破人亡,双亲离世,只留下她孤苦无依的活在世上。

    若不是发现怀孕了,她恐怕早就追随父母而去。

    原来如此,赫连昭霆暗暗松了口气,“别难过,他们那么爱你,一定想看到你幸福。”

    子熏总觉得是她害死了父母,心中始终耿耿于怀,“是吗?”

    赫连昭霆紧紧抱住她,心中充满了怜惜,“当然,你父母不是你害死的,不要胡思乱想。”

    子熏猛的抬头,震惊万分,他怎么会猜到她的想法?

    他能看穿别人的心事?

    赫连昭霆的心口隐隐作痛,真是个傻瓜,这么年一直背负着罪恶感,她是怎么撑下来的?

    “你是受害者,是滕家太过卑鄙,精心设下的局,是他们的错。”

    子熏泫然欲泣,每每想起那件事,就难受极了,“可是,如果不是我,爹地就不会发生车祸……”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滕家诚说过,她有个弟弟,是真的吗?

    赫连昭霆抱着她轻哄,“有没有你,都一样,只要让他们得到惩罚,你父母就能瞑目了。”

    子熏眼晴一亮,精神大震,“对,你说的对极了。”

    一直以来,压抑在心口的一股郁气,不知不觉中消散。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才是她要做的!

    世面上很快爆出赫连家族要跟滕家合作的消息,一经传出,引起巨大的反响,滕氏的股价一夜之间暴涨,连续几天涨停。

    一时之间,滕家父子成了最具话题性的人物,就连前几天的丑闻也被挖了出来,热闹的不行。

    子熏随意浏览页面,嘴角微翘,嘲讽意味十足,不愧是老狐狸,想出这么一招弥补损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