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8章 谈判

    子熏没有回头看一眼,眼中只有宝贝儿子,给孩子洗手才是最重要的事。

    什么求婚,什么利用,什么人言可谓,统统滚一边去,没有比喂饱儿子更重要的事了。

    滕天阳被当众打脸,气恼不已,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离开。

    三个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慢慢用餐。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赶紧找了个附近的位置,边吃边偷听。

    小家伙吃的津津有味,子熏不停的给他挟菜,吃的小脸鼓鼓,的,满嘴是油。

    他忽然挤了挤眼,顽皮的笑道,“妈咪,你们昨晚玩亲亲,我都看到了,嘻嘻。”

    子熏的动作一顿,满面烧红,狠狠瞪了赫连昭霆一眼。

    让他收敛点,就是不听,看,让孩子都见了,还当众说出来。

    好丢人,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滕天阳如被人打了一拳,脸色忽青忽白,双手紧握成拳。

    赫连昭霆的嘴角翘了翘,颇为自得,又不是什么坏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臭小子,又偷看。”

    小家伙振振有语,满嘴都是道理,“谁让你们动静那么大,屋子又那么小。”

    就那么点地方,能怎么着呀?

    子熏的脑袋快埋进饭里,这孩子怎么这么大嘴巴?

    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屋子那么小?这是什么意思?”

    小家伙撇了撇小嘴,像白痴般看着对方,“你好笨呀,我们睡在一起呗。”

    众人风中凌乱了,睡在一起……一起……

    得,他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赫连家的小公子要叫温大小姐妈咪了。

    这跟一家人没区别嘛。

    滕天阳脑袋轰隆隆作响,被刺激的够呛,“子熏你居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怎么能这么对他?太残忍了!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这么自以为是的男人真是可笑,子熏怒极反笑了,“我和你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你这样算是职场性骚扰了,再有下次,就找劳动仲裁办处理。”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她都不会接受。

    这样一个男人,心机太深,相处起来好累,一不小心就被卖了。

    她的绝情让滕天阳气白了脸,嘴唇直哆嗦,“算你狠。”

    女人翻起脸,比男人更可怕。

    子熏忍耐到了极限,装什么深情啊,他从来都不是深情的主。

    她眼珠一转,流露出同情之色,“我也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女朋友跟自己老爸搞上了,你头上戴了绿帽子,但也不能用这样的办法转移注意力,没好处的。”

    这消息也不算秘密,但在滕氏绝对不能提,是属于限制极的话题。

    但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有兴趣八卦。

    滕天阳恼羞成怒,“我不爱她,我爱的人始终是你,我们的婚约是长辈定下的,谁都不能反对。”

    子熏对他的无耻叹为观止,怎么能做到这么不要脸?

    “你好像忘了,在我父母的灵堂上,你亲口说过的话,你说,我这个贱人配不上你,我们的婚约解除了……”

    不好的回忆总让人不舒服,滕天阳断然喝止,“不要再说了。”

    子熏狠狠打脸,这是他自找的,“有什么目的就直说,不要装了,你对我无情,对姜彩儿无义,无情无义的人装什么深情,没的被人耻笑。”

    滕天阳当众被打了脸面,气的嘴唇发白,“我问你最后一次,你肯嫁给我吗?”

    他不甘心,无法忍受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子熏冷若冰霜,“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

    “好好,你别后悔。”滕天阳快要气疯了,转身就要走。

    赫连昭霆叫住他,“站住,滕天阳,我将收购滕氏,你们父子做好准备吧。”

    他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毫无顾忌,却给了对手巨大的压力。

    所有人都呆住了,滕天阳最受刺激。“你说什么?”

    赫连昭霆高傲的不可一功,自信满满,“经营权,我志在必得。”

    “你敢?”滕天阳惊怒交加,浑身的血液往上冲,脑袋嗡嗡作响。

    他知道最近股价不对劲,如做了过山车,忽上忽下,考验着他的神经,但是,他没有料到真的是赫连大少的手笔。

    赫连昭霆神情严肃,室内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围观的人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缩在一边,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我已经在股票市场收入16%的股份,接下来还会收。”

    滕天阳被彻底激怒了,“赫连昭霆,你欺人太甚。”

    “走吧。”赫连昭霆轻轻揽着子熏的肩膀,动作温柔似水,转身就走,没有再搭理他。

    扔下一个炸弹就走人,太不厚道了,滕天阳想吐血的心都有了。

    众人却很羡慕,两个出色的男人都围着她转,不知何德何能。

    “赫连大少,两位真的在一起吗?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赫连昭霆深情的看了子熏一眼,“有。”

    子熏的心口一震,又甜又酸又涩,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滕家诚第一时间找上门,子熏正守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儿子做菜,口水都快流下来。

    小家伙臭屁又得意,不停的显摆,母子俩你一言我一语闹腾的不行,赫连昭霆被他们吵的没办法办公,情不自禁的走出房间,含笑看着这对鬼马精灵的母子档,一来一往,非常有爱温馨。

    欢笑声,打趣声,撒娇声,声声都那么动听,这才是生活。

    他的心口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畅,他们母子带给他的欢乐是巨大的,超出了他的想像。

    有这样的妻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子熏一转身就见到他的笑脸,有些心虚,“笑什么呢?嘲笑我?”

    她是有点笨,儿子比她多了,自家的儿子是天才宝宝嘛。

    赫连昭霆嘴角的笑意微敛,“我哪敢?只是觉得星宇好厉害。”

    夸她的儿子,比夸她更开心。

    小家伙在旁边洋洋得意的插了一句,“那当然,看谁生的。”

    子熏开心的笑了,眉眼弯弯,笑的小脸通红,粉粉嫩嫩,气色极好。

    赫连昭霆见状,眼眸一深,凑过去亲了一口。

    子熏的小脸更红了,小拳头轻轻捶他的胸口,却没有多少力气,“色狼,别乱亲。”

    他动不动亲她,亲的她芳心大乱,心境再也不复以前的平静,这可怎么办?

    赫连昭霆很自然的揽住纤纤细腰,她娇小的个子正好到他下巴,最佳的亲吻高度,想亲就亲喽。

    喜欢的人,就是要娶她,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

    习惯成自然,子熏已经有些习惯他时不时的偷袭,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的存在,他的味道。

    就连小星宇都习惯了他们动不动就玩亲亲,视若无睹麻木了。

    不过呢,照常要念唠一番,“不要乱吃我妈咪豆腐,没名没份的。”

    两个大人晕倒,人小鬼大,看来以后不能让他看八点档狗血剧。

    门铃声响起,子熏愣了一下,谁会来?

    赫连昭霆亲自去开的门,是滕家父子,两个人西装笔挺,站的端端正正,笑容满面,但眼神难掩紧张之色。

    两个人一进来,就扫视四周,很简单的两居室,很小很小,还没有他们家一个浴室大。

    滕天阳百思不得其解,高高在上的赫连大少怎么会愿意住在这种鬼地方?

    又不差钱!

    塍家诚却有不一样的看法,暗暗叹气。

    “赫连大少,我们谈谈。”

    谁都没有料到赫连大少会这么在乎一个女人,为了她甚至连这种狗屋都住。

    再睿智再聪明的男人,一旦陷入情海,也成了不讲理的白痴。

    赫连昭霆有些不耐烦,“有这个必要吗?没事的话,别妨碍我们一家三口吃晚饭。”

    一家三口?滕天阳的心一刺,说不出的难受。

    滕家诚的眼神一缩,开门见山。“你想要什么?”

    姜还是老的辣,赫连昭霆翘起二郎腿,潇洒自在,“公司的经营权。”

    这话一出,滕家父子的脸色剧变。

    滕家诚断然拒绝,“这个不可能,滕氏传了三代,是百年的祖业,我不会当一个败家的不孝子,赫连大少,你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在他眼里,所有的女人都是标价的,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包括绝色女子。

    爱情?能吃吗?男人不可一日无权,只有权势才是永恒的。

    赫连昭霆的眼中多了一丝柔意,“值得。”

    子熏猛的抬头,惊喜万分,这是天底下最动听的情话,她好喜欢。

    两个人眼神紧紧缠在一起,缠绵悱恻,浑然忘了外界的一切。

    滕天阳看在眼里,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却不敢说什么。

    滕冢诚懊恼不已,这摆明了为温子熏撑腰,太可恨了。

    “用当年温家一半的家业换取你这16%的股份,以及这辈子都不会对滕氏下手的承诺。”

    16%的股份价值数亿,而且关键是最后一句话,赫连昭霆才是最可怕的。

    他的恶意收购,特意放出话去,早就引起业界沸腾,好多国内外的资本大鳄闻风而动,都虎视眈眈等着瓜分滕氏。

    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低头。

    赫连昭霆不想思索,一口拒绝,“太低廉了,我不喜欢。”

    滕家父子不禁苦笑,有钱就任性的土豪,真让人头疼。

    滕家诚咬了咬牙,痛下决心,“三分之二的产业。不能再多了。”

    这么一大块肉要吐出去,心疼死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