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7章 忽如其来的求婚

    他的吻霸道强势,吻的子熏喘不过气来,无助在他怀里轻颤。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松开她的唇,却没有放开她,紧锢住她腰肢。

    子熏的脑袋缺氧,一片空白,大口大口的喘气,浑身发软无力,小脸潮红,一转头就看到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晴。

    她大惊失色,猛的坐起来,又羞又急,“赫连昭霆。”

    呜呜,被儿子都看到了,肿么办?

    赫连昭霆心满意足,脾气也好了许多,“小子,转过头去。”

    小家伙翻了个白眼,“这么小儿科,谁稀罕呀,我早就看腻了。”

    子熏的脸色变了变,“看腻了?”

    小家伙瞠目结舌,糟糕,说漏嘴了,“啊,我是说,说……”

    赫连昭霆见惯了机灵伶俐的小星宇,难得见到他结结巴巴紧张的样子,深感好笑,“你偷看动作片。”

    小家伙的脸红通通的,又恼又羞,“你才偷看呢,我只是……随便浏览了几个网站,不小心看到别人妖精打架,好丑哦。”

    真的好无趣,没劲。

    子熏抚额,臭小子。

    12点,总经理秘书办,各色风情的秘书不急着吃饭,而是慢条斯理的打扮。

    没有一点瑕疵了,大家才挺起胸口,扭着腰肢去餐厅,不管在什么时候,她们都是公司最亮丽的风景线。

    子熏已经习惯了她们的作派,忙着收拾桌子,一边的小助理笑眯眯的凑过来,“温小姐,去食堂吃饭吧。”

    子熏手头加快速度,“好,等我收拾一下。”

    两个人拿着饭卡向餐厅挺进,餐厅里的人好多好多,咦,怎么有花?

    一大束鲜花围成心形,几十根红蜡烛摇曳生姿,紫色的气球挂满了整个餐厅,浪漫的不可思议。

    众人们没心情吃饭了,齐齐围观。

    小助理发出一声尖叫,“咦,好漂亮,好多鲜花,还有气球,搞什么活动呢?”

    “不会是谁要求婚吧?”

    “求婚?哇。”

    这是经典的求婚场景,大家都很期待男女主角是谁。

    一个身着白西服的男子手着红玫瑰,出现在众人眼前。

    “天啊,居然是小老板,他要求婚吗?跟谁求婚?”

    现场一片哗然,大家都激动的猜测,谁是那个幸运儿?

    滕天阳一步步走到子熏面前,深情款款。

    “温子熏小姐,我们认识二十年,一起长大,一起上下学,一起旅行,一起玩,对我来说,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你离开的这些年,我越发清楚的意识到,我不能没有你。”

    他忽然跪下来,拿出一个锦盒,表情温柔而真挚,“我爱你,嫁给我吧,我会待你如公主,此生都爱若珍宝。”

    女员工羡慕嫉妒恨,那个幸运儿居然是温子熏。

    小老板真是情圣,太念旧情了,痴心不改,为什么那个幸运的女人不是自己?

    众人纷纷起哄,“答应他,答应他。”

    “你算是高攀了,不要摆架子了。”

    “错过这么好的男人,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不管是男是女,都一面倒,众人都下意识的支持小老板。

    小老板年轻多金,有钱有势,还是深情的好男人。

    温子熏算什么呀,不过是落魄的千金小姐,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子熏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有如旁观者,好热闹的戏,他到底想怎么样?

    滕天阳还在深情款款的示爱,“子熏,过去的种种就当是对我们感情的一种考验,我对你的感情,没人能代替,爱你二十年,将来还会爱五十年,子熏,求你嫁给我。”

    子熏抚着肚子,苦兮兮的惨叫,“我肚子好饿,没得饭吃吗?”

    众人晕倒,这种时候吃个毛啊?她是不是不正常啊啊啊。

    滕天阳嘴角抽搐,越发的温柔,“子熏,我父母都同意了,只要你一点头,我们马上去民政局登记,至于婚礼,就听你的安排,你不是想去海边举办婚礼吗?我包下一个海岛,会给你一个盛大隆重的婚礼,独一无二,而且值得一生回味的婚礼。”

    这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嫁给出色有钱深情的男人,办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让天下人都羡慕自己。

    一道微冷的声音响起,“好热闹。”

    一个英俊的男子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不知何时站在门口。

    小家伙仰起小脸,“爹地,这是在拍剧吗?妈咪是女主角?”

    漂亮可爱的小脸蛋,稚气的话语,让人怜爱不已。

    好粉嫩的娃啊,好想捏一把。

    赫连昭霆眼中浮起一丝笑意,“对,但她不合适。”

    他们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太出色,太抢眼了。

    这是赫连家的太子爷?这小娃娃是谁?长的有几分相似,又叫的是爹地,看来是赫连家的小少爷。

    不过怎么叫子熏妈咪呢?

    小家伙蹭蹭蹭的跑到子熏身边,紧紧牵住她的手,“妈咪,别跟他玩了,长的丑,又小气,求婚要送顶级的加州红玫瑰,这种路边小店买的,一点诚意都木有,戒指要送名家设计的十克拉以上的钻戒,你就送一克拉的,我都替你感到丢人,这么穷,滕家要倒闭了吗?”

    擦,所有人汗颜了,好毒舌的小家伙,好生猛。

    不过被他一说,确实有点小气,没多少诚意了。

    又不是没钱,他可是滕家的继承人,一生一次的求婚至于这么随便吗?

    滕天阳尴尬的满脸通红,这小子的火力很猛,他早就领教过了。

    他很想抽这个小屁孩,没大没小。

    但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哪敢当着赫连大少的面欺负小孩子?

    他的话很客气,“小公子,这是我和子熏之间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小家伙才不吃这一套呢,这是个坏人,以前欺负过妈咪,“你这个第三者,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

    众人惊呆了,“第三者?谁?”

    滕天阳也很震惊,他什么时候变成第三者了?他怎么不知道?

    小家伙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滕天阳,粉嫩嫩的小脸是鄙视,“你呀,我爹地妈咪才是天生的一对,你说说你哪一点比得上我爹地,只要有眼睛的人,都会选我爹地,妈咪,你说呢?”

    “对。”子熏毫不犹豫的站在儿子这一边。

    众人齐齐昏倒,真是虐。

    但不可否认,这孩子说的有道理,一山还比一山高,小老板是城中最闪闪发光的金龟婿,但是,人家是赫连家的太子爷,牛逼哄哄,段数比小老板高出数倍。

    滕天阳一口气堵的喉咙口,咽不下吐不出,卡的难受。

    “赫连大少,看好你的儿子,好好教导他,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得罪我是小,将来得罪了大人物,哭都来不及。”

    他太郁闷了,跟小孩子不能一般计较,否则显得很没有风度。

    有些话小孩子能说,但他不行。

    赫连昭霆挑了挑眉,邪魅之气丛生。“星宇,你这就不对了。”

    小家伙小嘴一撇,眼晴瞪的圆圆的,别提有多委屈了。

    “我哪里不对?”

    赫连昭霆淡淡的一笑,“欺负弱小,非君子所为,他这么弱,欺负起来也没意思。”

    滕天阳差点气晕过去,全不是好东西。

    小家伙恍然大悟,“哦哦,他不惹我,我就不欺负他,一把年纪了还娶不到老婆,这么老,没人爱,真可怜。”

    他们一搭一档,配合默契,将对方奚落了一通。

    滕天阳一口血喷出来,“一把年纪?这么老?”

    他明明是青年才俊,人人称羡。

    小家伙眨巴着无辜的大眼晴,“本来就很老,比我老多了。”

    滕天阳居然无言以对,他说的好有道理。

    众人笑的不行,这小孩子太好玩了,好逼。

    子熏也笑眯了眼晴,她生的就是可爱。

    滕天阳老脸火辣辣的烫,强撑着继续,“温子熏,我是认真的,我们注定是夫……”

    他只能当这对父子不存在,但人家不肯配合啊。

    小家伙皱着好看的小眉头,“说不过人家,就转移话题,爹地,这是顾其言而他吗?”

    “真聪明。”赫连昭霆嘴角挂着笑容,难掩骄傲之色。

    滕天阳快要崩溃了,真是讨厌,一对讨债鬼,都不是东西,“麻烦你们不要打扰我的人生大事。”

    小家伙一点都不买账,捂着小肚子,可怜兮兮看着子熏。

    “妈咪,我肚子好饿,爹地没给我吃东西。”

    “什么?”子熏心疼坏了,一把抱起儿子,走到打菜的窗口,“想吃什么?”

    小家伙看到一排排热气腾腾的菜,口水直流,“我要吃咖喱鸡块,红烧肉,辣炒猪肚丝……”

    他全都点了一遍,都想吃。

    子熏对儿子是百依百顺,“好,都依你。”

    打菜的师傅很喜欢古灵精怪的小家伙,特意多给了份量。

    好几盘菜,够他们三个人吃的。

    赫连昭霆小心帮忙拿盘子,碗筷,子熏带着小家伙洗手,两个人分工明确,配合极为默契,一看就知是长期磨合出来的。

    众人面面相视,想法各异,感觉怪怪的。

    滕天阳的眼晴都红了,追在后面,大声追问,“温子熏,你的答案呢?”

    他还不肯放弃,死皮赖脸,毫无形象可言。

    众人看的很不是滋味,说什么的都有。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一个女人,至于这样低声下气吗?

    有的人觉得他太丢人,不停的摇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