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6章 火星撞地球

    滕家诚看后,勃然大怒,“赫连昭霆这是要跟我们滕家死战到底吗?”

    就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他真心无法理解一怒为红颜的行为,那是傻子才干的。

    滕天阳眼神一闪,“爹地不必生气,总有一天会出这口恶气。”

    滕家诚还是很信任自己的儿子,他一手教出来的儿子,不会那么糊涂,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也罢,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我相信你不会感情用事。”

    滕天阳拍着胸口保证,“放心吧。”

    滕家诚忽然想起一事,“那个女人怎么处理?”

    父子俩交换了一个眼色,心知肚明指的是姜彩儿。

    毕竟是儿子的女人,他脸皮再厚,也有些尴尬,更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跟儿子有隔阂。

    滕天阳毫不犹豫的表态,“随您喜欢。”

    从小到大,爹地都教他,男人当以事业为重,家族为重,其他是浮云。

    滕家诚有些不自在,“你真的不介意?”

    滕天阳淡淡一笑,“女人如衣服,哪里比得上我们父子亲情。”

    说句实话,姜彩儿行事越来越没分寸,对他看的太紧,走到哪里都要跟着,他早就烦透了。

    滕家诚见他说的真诚,放下一桩心事。“改天我将名下百分之五的公司股份转给你,你在董事会上就更有发言权。”

    这是补偿,他知,滕天阳也知。

    滕天阳笑容满面,喜气洋洋,越发的恭谨,“谢谢爹地。”

    一个女人换百分之五的股份,并不吃亏。

    滕家诚见他收下了,暗暗松了口气。

    “好好干,公司迟早是你的。”

    “我全听爹地的。”滕家成浑然不在意,父慈子孝,一团和气。

    “咚咚。”敲门声响起。

    父子俩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谁这么不识相?

    秘书连滚带爬冲进来,脸色惨白,“董事长,总经理,公司股价有些不对劲。”

    父子俩大吃一惊,一前一后扑到电脑旁边,看着自家的股票。

    不知不觉中股价涨停了,而且情况不对劲。

    滕天阳的眉头皱的很紧,“似乎有人在抬高股价,k线图明显有异。”

    短短五分钟内,大笔资金进入,这是想干什么?

    滕家诚有些担心,“仔细盯着,随时向我报告。”

    “是。”秘书应了一声,连忙出去。

    滕家诚皱着眉头,总觉得怪异。“是谁?”

    滕天阳脑海里浮起一个身影,“会不会是赫连昭霆?”

    最近得罪的,而且有能力这么做的,只有那个男人。

    滕家诚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打电话给他,试探一下。”

    他心里很烦,最近太不顺心了,得罪了赫连大少,让他忧心忡忡。

    听说他是出了名的护短,想想就担心。

    滕天阳连拨了几个电话,眉头紧锁。“根本不接电话,真操蛋。”

    那个男人真的要跟滕家过不去?

    滕家诚的心一凉,“去打听他的行踪,要快。”

    他们父子的焦燥,子熏一无所知,悠闲自得的看着文件。

    一个身影站在她面前,“子熏,跟我进办公室。”

    子熏没有站起来,淡淡的反问,“有什么事吗?”

    其他秘书倒吸一口冷气,太大牌了。

    滕天阳没有生气,反而好言好语,“打个电话给赫连大少,请他罢手,不要再跟我们过不去。”

    他紧紧的盯着子熏,目光灼灼。

    “呃?”子熏怔了怔,很是惊讶,“过不去?什么意思?”

    滕天阳居然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你真的不知道?”

    子熏不乐意了,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会知道?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滕家诚气极败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公司的一员,公司出了大事,你去负责解决。”

    他的脸色很差,恶狠狠的瞪着子熏。

    子熏冷若冰霜,很不待见他。

    “我只是一个没本事的小透明,打打杂没问题,干不了大事。”

    滕家诚勃然大怒,没见过这么胆大的员工。

    “你是不想干了?”

    子熏丝毫不畏惧,昂首挺胸,“这是威胁我吗?好吧,我可以辞……”

    滕家诚火冒三丈,“闭嘴,还不快去找赫连昭霆。”

    子熏满满的嫌恶,懒的掩饰情绪,“如果董事长对我不满,我可以辞职。”

    作出那样的事情,还有脸对她凶?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众人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董事长这么郁闷,难道是有什么把柄落在温子熏手里?

    滕家诚又气又恼,“死丫头。”

    滕天阳连忙阻止,“爹地,不要着急,她吃软不吃硬,要哄着来。”

    滕家诚甩袖而去,不想再看到这个丫头,“哼,你来处理。”

    子熏嘴角扬起淡淡的嘲讽,老色狼,老混蛋,这就急了?

    滕天阳劝了半天,子熏都无动于衷,不得不离开,另想办法。

    子熏一回到家,小家伙就迎了上来,抱着妈咪的腿腻歪,很是亲热。

    “妈咪,晚上煮你最喜欢吃的培根炒饭和海鲜汤。”

    小家伙的脸甜甜的,只要一看到他的笑脸,子熏就浑身充满力量。“好乖,赫连叔叔呢?”

    赫连昭霆不去住高级酒店,不去住自家的豪华别墅,却硬是过来跟他们一起住,本来就只有二室二厅的小房,小的可怜,难为养尊处优的赫连大少住的这么欢,打死都不肯离开。

    但这样住着住着,却有了一家人的感觉。

    小家伙挺喜欢这样的日子,和妈咪和坏叔叔一起生活,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天知道,他多渴望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爹地,哄他疼他,爱妈咪的男人。

    他们像最普通的一家三口,一起起床,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看电视,一起聊天,很充实很快乐。

    “在他自己房间呢。”

    子熏想了想,“好,我去找他。”

    小家伙牵着子熏的手不放,“妈咪,我跟你一起去。”

    子熏没有细想,一心想问个清楚,“赫连昭霆,我有话要说。”

    赫连昭霆手头全是报表,堆积如山,大屏幕上是各种股票数据。

    他摸摸星宇的小脑袋,暖暖一笑,相处久了,培养出了几分亲情。

    小家伙的古灵精怪,每每让他会心一笑。

    “小家伙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星宇嘟了嘟小嘴,小脸鼓鼓的,很可爱。“不要,男女授手不清,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好,万一你欺负我妈咪,怎么办?”

    两个大人嘴直直抽,相视一眼,齐齐摇头苦笑。

    怎么整的像家长?而他们是早恋的小儿女呢?

    房间不大,只有十几平方,除了床衣柜和书桌外,其他都放不下了。

    赫连昭霆安之若素,住的有滋有味,没有离开的打算。

    子熏随手拿起报表,目光一凝,是滕家的业务报表。

    “是你做的?”

    没头没尾的话,赫连昭霆却听懂了,“对,怎么?有问题?”

    子熏深吸了口气,一双眼晴清澄如水,“这是我的事。”

    她很坚持这一点,自己的仇自己报,那才能一雪前耻。

    赫连昭霆淡淡的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家伙猛的跳起来,眼晴晶晶亮,“对,坏叔叔,你总算说对了一件事。”

    他一直担心妈咪呢,不过有坏叔叔在,他放心多了。

    赫连昭霆眼晴一亮,这是第一次夸他呢。

    “你看,儿子都这么说。”

    他亲昵的语气,太自来熟,好像这是他的亲生儿子,子熏心中腹诽,“是我的儿子。”

    小家伙笑眯了眼,很是开心。

    赫连昭霆眼神宠溺,像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好好,你的,也是我的。”

    子熏的小脸一红,心口烫烫的,说不出的欢喜。

    他能视星宇如已出,是他们母子的福份。

    小家伙心中盈满了骄傲,争抢他哟。“坏叔叔,你偶尔也挺帅的。”

    赫连昭霆嘴角抽了抽,这什么话呀?

    “能把偶尔去掉吗?”

    “不好。”小家伙抱着子熏的胳膊,笑的很甜,有如一家人,和乐融融。

    子熏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中百味俱杂。

    “赫连昭霆,你不必对我这么好,我……怕还不起。”

    不止一次的遗憾,如果他们相逢在悲剧未发生之前。

    但如果那样,就没有小星宇了,她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赫连昭霆一怔,故作轻松的笑道,“你别想的太多,是我看滕天阳不顺眼,想给他一点教训。”

    喜欢她,喜欢到不愿增加她的负担,不愿让她愧疚,在她面前装的云淡风轻。

    子熏的心酸酸涩涩的,“我……”

    赫连昭霆不愿让她扛太大的压力,她已经够辛苦了,“我明白,会给你表现的机会。”

    子熏奇迹般好受了许多,“我不知该怎么回报你。”

    赫连昭霆难得的起了捉弄之心,“一个吻。”

    “什么?”子熏愣了一下。

    赫连昭霆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笑的很得意,“换你一个心甘情愿的吻。”

    话音刚落,她惦起脚尖,凑过去在他嘴角落下一个轻吻,很快退开,小脸涨的通红。

    向来英明神舞的赫连家太子爷第一次瞠目结舌,呆若木鸡,脸滚烫。

    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不算,这太敷衍了。”

    子熏的脸火辣辣的烫,像熟透的小番茄,“喂,怎么不算……”

    赫连昭霆伸出长手,将她拥住,亲了下来,“这才是真正的吻。”

    两唇相触,辗转反侧,缠绵悱恻,一时之间吻的如火如荼,激烈的如火星撞地球。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