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5章 费尽心机

    “什么?报复?”子熏茫然四顾,匪夷所思状,“你想多了,我只是一介弱女子,哪有这个本事算计滕家的家主?你们那些龌龊的事情,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不好意思,我没办法同情你。”

    姜彩儿身体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已经看穿了一切?不可能!

    “什么?你早上明明承认了,温子熏,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我如今名声尽毁,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活的生不如死,我不敢求什么,只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放我一马吧。”

    温子熏的眉头皱了起来,很不爽的反问。

    “奇怪,你跟人通奸,难道还是我逼你的?你向来喜欢用美色换利益,又不是第一次,对了,你第一次被曝光,有些扛不住了?那就不要做那种肮脏的交易啊。”

    她越说越激动,非常的不高兴,“钱再多,靠身体换来的,有什么意思?我跟你是不一样,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可不想被人误会,也丢不起这个脸。”

    她徐徐拉上车窗,姜彩儿扑了上来,双手卡住车窗,歇斯底里,有如恶鬼,“温子熏,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怎么样才能放过我?要让我给你跪下吗?”

    子熏嘴角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动不动装可怜,有意思吗?你又要算计我什么?跟你说话,真心太累了,赶紧松手,我要走了。”

    她连车子都不肯下,来去匆匆。

    姜彩儿还没有达到目的,怎么可能放她离开?眼泪哗拉拉的流下来,“不要走,子熏,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

    曾经?子熏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很后悔。”

    “什么?”姜彩儿只当她心软了,眼晴一亮。

    子熏满脸的痛悔,“后悔认识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有眼无珠,引狼入室,害惨了自己,也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如果可以,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了。”

    这话太狠了,姜彩儿眼前一阵发黑,“子熏,我已经这么惨了,你还要落井下石,太过份了,是不是我死了,你才会开心?”

    她含着热泪,楚楚可怜,像一朵小白花,无助极了,要是换了个男人,早就心软的一塌糊涂了。

    子熏早就看穿她的那点小心思,故意陪她玩玩,“一哭二闹三上吊,动不动就说死的人,脸皮奇厚,心理承受能力也很强大,可惜我不喜欢,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我劝你一句,跟公众道歉,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做个好人啊。”

    她明晃晃的打脸,只差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一声,贱人。

    姜彩儿眼眶通红,失声痛哭,“是你给我发的信息,让我过去捉奸,又叫来滕先生,在我们的酒里下药,害的我们失去理智,才做错事情,温子熏,你的计谋环环相扣,太可怕了。”

    子熏眼珠一转,不动声色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哈哈,姜彩儿,你编造故事,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真的有意思吗?我明白了,你是让我用这番话,在公众面前为你开脱,你就能顺利脱罪了。”

    她大声怒斥,毫不心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怎么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姜彩儿,你是我此生唯一见过的奇葩,恕我不愿成全你的私心。”

    这番动静早就将里面的媒体吸引过来了,不约而同的喝道,“对,不能答应。”

    “自己做错事情,还编出这么可笑的谎言,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还逼别人为她扛罪,妈呀,怎么会有这种人?”

    子熏早就料到了这一出,却装出吓了一大跳的表情,“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记者们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一边,“温小姐不要紧张,我们是姜彩儿事先请来的,说是有一场惊天大秘密让我们欣赏。”

    “这确实是一出好戏,姜小姐,你太自私了。”

    有这样的好朋友,确实是大不幸。

    “姜彩儿,你居心叵测,太可怕了,以后不要再联系我,我怕忍不住打你几巴掌。”子熏脸色大变,气极败坏的推了她一把,但姜彩儿死拽着方向盘不放。

    其他记者见状,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前帮忙,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姜彩儿拖开。

    姜彩儿快要气疯了,状若疯癫,眼神阴沉的可怕,“温子熏,你别装无辜了,本来就是你安排的,你别想推的干干净净。”

    子熏冷冷的看着她,摇头叹息,“做了亏心事,得到报应,就害怕了?唉,看来你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晚上有没有做过恶梦?那些枉死的人半夜有没有去找你?”

    姜彩儿的身体一抖,脸色惨白如纸。

    子熏冷哼一声,“我虽与人为善,但不怕别人的挑衅,我知道你准备了无数阴谋诡计对付我,我随时接招。”

    扔下这句话,她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温子熏。”姜彩儿流下了绝望的眼泪,镁光灯闪成一片,白花花的,闪花人眼。

    姜彩儿猛的惊醒,捂着脸尖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狼狈不堪。

    “不要再拍了,听到没有?耳朵聋了?统统给我滚!”

    她已经毫无形象可言,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像个疯子般乱骂乱叫。

    众人看呆了,面面相视,“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果然是蛇蝎美人。”

    “一味的算计别人,太让人心寒了。”

    “快把她的真面目拍下来,正好再做一个专题。”

    “去死。”姜彩儿快要气晕了,被围在人群里左闪右避,狼狈的不行。

    早晨的空气真好,子熏哼着歌,泡了一杯玫瑰花茶,天天来上一杯,美容又解渴。

    她转过身体,被站在后面的人吓了一跳,“你怎么不吭声呢?”

    滕天阳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仔仔细细的盯着她看,眼神极为古怪。

    “没想到你还会来上班。”

    子熏微微一笑,气定神闪,任由他打量,“为什么不来?难道小老板要开除我吗?”

    她的反应让天阳大感意外,如今的她心思深沉,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女孩子了。

    不知为何,他心中升起一丝淡淡的怅然,“这下子你满意了。”

    “什么意思?”子熏淡淡的反问。

    天阳深深的看着她,心情越发的复杂,“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温子熏,我看错了你。”

    子熏像学鹦鹉说话,“看错?”

    天阳很无语,非要让他把话说出来吗?

    “我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懦弱单纯,需要人保护的温子熏,但我看走眼了,你变的攻于心计,狡猾如狐,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

    子熏不但不生气,反而嫣然一笑,“扑哧,谢谢你的夸奖。”

    得了,人家当夸奖了,根本不在乎他的看法。

    天阳眼神连闪,“我决定调你到我身边,当我的私人秘书,24小时陪在我身边。”

    子熏愣了一下,真的惊讶,“呃?你就不怕被我卖了吗?”

    这个男人打的什么鬼主意?

    天阳另有打算,她太危险了,放在眼皮底下,看住她,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我愿赌服输。”

    子熏淡淡一笑,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她当然不会退缩。

    “行,不过我只打算工作八小时。”

    她还要照顾儿子呢,不管滕天阳打什么主意,她都无所畏惧。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呗。

    她一开口就是条件,极为大胆。天阳却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好。”

    他直接跟部门经理打了个招呼,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将子熏带走。

    “这是你的座位,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不愧是小老板办公的地方,布置的极为清幽,会客区,秘书区都划分的很清晰。

    “ok。”子熏在指定的位置坐下,正坐着小老板的办公室,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她的动静。

    天阳婉拒其他秘书的殷勤,亲自带她转了一圈,介绍工作环境,“你的工作是负责打点我的私人事宜,包括泡咖啡,准备三餐……”

    门口一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天阳,晚上有个宴会,你……”

    滕家诚看到子熏的脸,顿时脸色大变,“温子熏,你怎么在这里?”

    他深受流言困扰,出外不方便,应酬也不肯去了,全让儿子代替。

    公司员工的异样眼神,也让他非常不痛快,这一切全要拜温子熏这个丫头所赐。

    子熏笑眯眯的道,“我如今是总经理的私人秘书,以后还请董事长多多关照。”

    滕家诚大为震惊,“什么?天阳,你疯了?”

    将这么危险的人放在身边,就不怕被咬一口吗?

    他深受其害,不敢再小看她的杀伤力。

    天阳拉着父亲进办公室,将门轻轻关上。

    一进办公室,滕家诚就怒不可遏的下令。“天阳,马上开除她。”

    天阳淡淡的道,“爹地,一个危险的炸弹还是放在眼皮底下最安全。”

    滕家诚愣了一下,清醒了几分,却放心不下,“当心玩火自焚。”

    天阳拿起一份资料递给她,“不会,只要赫连昭霆不帮她,她什么都不是。”

    他对前两天那件事情做了仔细的调查,结果发现温子熏跟赫连昭霆在一起待了一整晚。

    可以想像,那个男人在整件事情上起了关键性作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