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4章 你的一切统统喜欢

    他扔下这句话,绝情的离开,姜彩儿双脚如粘在地上,动弹不住,哭声凄厉而又绝望。“天阳,天阳。”

    滕月明眼珠一转,匆匆追上去,“哥哥,你别难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滕太太隐忍多时,再也忍不住了,“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好货色,勾引完我儿子,还来勾引我老公,贱人。”

    她扑过去,如雨点般的巴掌拍下去,噼里啪啦作响。

    姜彩儿一边闪避,一边哭叫,“不要再打了,求求你,我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无辜?滕太太冷冷一笑,做了婊子还要贞节牌坊,真是恶心,“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的丑事了,居然还敢装可怜,你死心吧,我的儿子不会再要你这种烂货。”

    以前有多喜欢,如今就有多讨厌,恨不得她立马在眼前消失掉。

    滕家诚见闹的不像话,连忙上前抱住妻子,温言软语的劝道,“老婆,不要生气,我们回去吧。”

    滕太太这才罢手,挽着老公的胳膊,趾高气扬的离开。

    空荡荡的室内,一片狼藉,只剩下姜彩儿孤零零的一个人,“啊啊啊。”

    灸热的光线打在身上,子熏不适的皱起眉头,翻了个身,触到一个温热的物体……物体?子熏感觉不对劲,睁开眼晴一看,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弹跳起来,“啊,赫连昭霆,你怎么睡在我床上?”

    混蛋,他怎么能这么做?

    她挥起小拳头打过去,赫连昭霆伸手一挡,顺势握住她软绵绵的小手,挑了挑眉,露出修长的脖子,性感而又慵懒,“你床上?”

    “这……”子熏使劲挣扎,却挣不开他的束缚,又羞又恼,“这是哪里?你对我做了什么?”

    赫连昭霆坐起来,开始解衣扣,子熏呆呆的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小手捂着脸,不敢乱看,“你这个变态,干吗脱衣服?”

    赫连昭霆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只是让你看清楚,你昨晚对我干了什么?”

    “呃?这……”子熏好奇的偷偷看了一眼,不禁呆住了,他的身体青青紫紫,还有许多淤痕血丝,看上去像是被人抓破的,“不是我干的,你别诬赖我。”

    她打死都不认,但脑海里浮起许多香艳的画片,不知是真是假,却足以让她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赫连昭霆嘴角扬起一抹坏坏的笑,邪气横生,“哭着喊着要我抱的时候,最可爱。”

    “轰”子熏的脑袋炸开了,从头红到脚,浑身红通通的,“胡说八道,我才不会。”

    赫连昭霆眼中闪过一丝异彩,“你昨晚说了,要对我负责,我等着。”

    子熏惊呆了,“什么?我对你负责?不可能。”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赫连昭霆的脸一沉,“温子熏,你不想负责?”

    忽如其来的冷气,让子熏打了个冷战,吓的直摇头,“不不不。”

    赫连昭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这才乖,我饿了,给我准备早餐。”

    他特别大爷,一副吃饱喝足,心满意足的模样。

    他翻身起床,随手披了一件睡衣,才慢吞吞的走进洗手间。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子熏绷紧的神经松懈下来,欲哭无泪,感觉被坑了。

    她迫不及待的检查身体,衣服还穿在身上,没有动过的痕迹,不禁轻轻吁了口气。

    忽然她想起昨晚的事情,身体一僵,恨的牙痒痒,一群贱人,都不是东西。

    草草吃了早饭,她洗了个澡化了个淡妆,掩饰掉昨晚的痕迹,赫连昭霆坚持送她回家,她拒绝也没用。

    一路上,子熏浑身不自在,不停的扯衣服。

    赫连昭霆神清气爽,笑容满面,跟紧张兮兮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不用紧张,我开玩笑的。”

    “昨晚……”子熏咬了咬嘴唇,有些不放心,“没发生什么吧?”

    记忆太过混乱,她已经分不清是梦是幻,脑袋更是乱糟糟的,没有了方向。

    赫连昭霆笑的贱兮兮的,“该摸的都摸了,该做的都做了……”

    “闭嘴。”子熏气的直瞪眼,这混蛋说什么鬼话?亏她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呢。

    赫连昭霆的目光在她胸口扫过,似笑非笑,“多喝点牛奶,手感不是很好。”

    “赫连昭霆。”子熏下意识的抱住胸口,恼羞成怒,没办法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哈哈哈。”

    送到离租屋不远处,子熏就让他停车,自己下车步行,本来就够招风的,还是低调些吧。

    刚走到小区门房,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拦住子熏的去路,“温子熏,你怎么能做出这么灭绝人性的事情?你还是人吗?不,你是恶魔。”

    是姜彩儿,她激动的满面通红,眼神狂乱,情绪失控了。

    子熏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笑眯眯的开口,“怎么这么激动?难道遇到了什么好事?”

    姜彩儿将所有的怨恨都记在子熏头上,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温子熏,你别装了,你毁了我的清白,让我无法面对滕家人,让天阳嫌弃我,全是你的错,你要全部负责。”

    “负责?”子熏一愣,晕,这是什么日子?怎么人人让她负责?

    “对。”姜彩儿理直气壮的提出要求,愤怒、委屈、难过、痛苦全都混和在一起,复杂的无法用言语形容,“你开记者招待会,将事情解释清楚,当众向我赔礼道歉,并且赔偿所有损失。”

    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但死也要拖个垫背的。

    子熏被逗乐了,“哈哈哈。”

    她没病吧?怎么好像受刺激太重,神智不清了?

    “你还有脸笑?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晚上七点,在xx大酒店,我有事情跟你商量。”

    她头发散乱,脸上的残妆跟鬼似的,惨不忍睹。但到了这种时候,她还死不悔改,满腹的算计。

    子熏嘴角翘了翘,“商量?你跟我有什么好商量的?”

    姜彩儿故意激她,“你不敢来?”

    “我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不敢的?我当然会来。”子熏的声音顿了顿,嘴角微翘,“怎么样?滋味如何?”

    姜彩儿如被打了一拳,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生不如死的感觉不错吧。”子熏附在她耳边低语,声音充满了嘲讽,“谢谢你教会了我这个计策,所谓名师出高徒,我也不赖吧。”

    “温子熏,你……”姜彩儿气的浑身直哆嗦。

    子熏浅浅一笑,云淡风轻,看在姜彩儿眼里,有如恶鬼。

    “六年前,你毁了我清白的时候,应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报应,总会来的。”

    姜彩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你好可怕。”

    “这只是个开始。”子熏拂了拂衣袖,扭头就走,“姜彩儿,慢慢受着吧。”

    “温子熏。”姜彩儿失控的尖叫,一颗心紧缩,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挥起胳膊冲向子熏。

    子熏没有回头,等她发现风声不对时,已经闪避不及,眼见巴掌就要挥下来,一只大手伸过来,拽住姜彩儿的胳膊,重重一挥,“滚。”

    赫连昭霆远远的看见姜彩儿纠缠子熏,不放心的跟过来,所幸来的及时。

    姜彩儿见到赫连昭霆,如老鼠见到猫,屁都不放一下,落荒而逃。

    子熏微微摇头,怎么就不怕她呢?她看上去好欺负?

    她收回视线,正好撞上一道幽深的目光,太过深沉,包含了太多的意思,她解读不出来。“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也觉得我很可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她的心微微刺痛,却故意忽视掉了。

    赫连昭霆温柔的轻抚她的额头,“我喜欢你温柔慈爱的一面,更喜欢你果断绝决的模样。”

    “你……”子熏的心口大跳,喉咙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百感交集。

    赫连昭霆只会怜惜她所受的苦,“不管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你就是你,真实鲜活的你,无须做任何改变。”

    这话如同天底下最甜蜜的情话,深深的打动了温子熏,不禁热泪盈眶,一颗心不由自主的动摇起来。

    这个男人很好很好,可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出现?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她豁出去的时候?

    晚上时分,xx大酒店,媒体们早就严阵以待,当事人神秘兮兮的打电话过来,说有独家猛料,他们当然要过来看看喽。

    姜彩儿早早的守在门口中,翘首以盼,又急又慌,但她相信温子熏会来的。

    因为她是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自负,面对挑战不会闪避。

    果然不出她所料,温子熏开着跑车出现了,一下车子就被姜彩儿堵住去路,“温子熏,没想到你会来。”

    子熏坐着不动,拉下车窗,不慌不忙的反问,“为什么不来?”

    姜彩儿没有刻意打扮,也没有浓妆艳抹,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为什么要这么害我?温子熏,非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吗?当年的事情,我可以向你道歉。”

    子熏惊讶的反问,“害我身败名裂,害我父母惨死,就想用一句道歉解决?”

    姜彩儿眼神一闪,声音猛的提高,“是,我做错了,但你对相同的手段报复我,太狠心了。”

    她痛心疾首,一整天都不好受,每一分每一秒对她都是一种折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