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3章 自作自受

    记者们面面相视,在利益面前,再好的关系也没用。

    “这不好吧。”

    这新闻太轰动了,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爆出来。

    滕家诚一眼就看出他们的想法,二话不说就做出保证,“凡是来的记者朋友,每人二万块的商场礼品券,还请笑纳。”

    二万块?好大的手笔,众人心动了。“看在滕先生的面子上,我们就暂时保密。”

    暂时哦,他们还要回去跟领导商量一下。

    滕家诚懊恼的不行,这一次是要大出血了,光是买回这些照片,就得花上一大笔钱。

    但面上丝毫不露,笑的很是真诚,“多谢各位了。”

    他长袖善舞,才将这些人哄住,至于后面的善后事宜,全交给公司的公关部处理。

    等人一走,滕太太就一巴掌打过去,“啪。”

    “伯母。”姜彩儿捂着脸颊,哭的很伤心。

    但滕太太一点都不同情,愤恨不已,“不要叫我伯母,让我恶心。”

    以前她怎么会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女人,虽然家世不好,但是,胜在对儿子一片痴情,本来还想如果做不了她的正牌儿媳妇,当外室也不错,她会多偏袒些。

    结果发现,她看走了眼,被这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什么真心,什么痴情,全是骗人的鬼话。

    姜彩儿百口莫辩,“我真的是被陷害的,我以为温子熏跟天阳幽会,才找过来的,结果……”

    她是被人误导了,但也是因为她太爱天阳,发生这样的事,不是她的错。

    滕太太根本不想听她说话,一听到她的声音,怒火狂燃,暴戾的想揍人,“贱人,你给我滚,滚的远远的,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不要再靠近我的儿子。”

    姜彩儿的身体一软,哭的伤心欲绝,“伯母,我很爱天阳,这些年我对他始终一心一意……”

    她那么努力,才走到天阳的身边,得到滕家人的认可,眼看就要嫁进滕家,这下子全完了。

    别说嫁进滕家了,连留在天阳身边,都不大可能了。

    她心中伤痛不已,更多的是怨恨,将所有的恨意全记在子熏头上。

    滕月明冷笑一声,“呵呵,跟他的爹地上床,这样的一心一意,真让人承受不了。”

    她心里暗暗欢喜,出了这样的事情,姜彩儿算是彻底完蛋了。

    姜彩儿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强忍着怒气苦苦哀求,“月明,求你不要这么说,我受不了,我对不起天阳,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滕月明心中称快,巴不得她倒霉呢,“事实摆在我们眼前,难道还要装作没发生过吗?”

    姜彩儿猛的抬头,滕月明面露不屑之色,滕太太满面怒气,气的不轻。

    而滕家诚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姜彩儿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这种事情曝光,伤害最大的是滕家,我倒是无所谓,只有烂命一条,可是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她心口一阵阵刺痛,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却像是做错事情的罪人,凭什么?

    “唯有将事情压下来,瞒的一丝不漏才是最好的办法,至于天阳那边,希望也瞒下来,他受不了这样的屈辱。”

    事情都发生了,再懊恼也来不及,只有想办法善后。

    最好是一点风声都不露,一切照旧。

    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滕月明眼神一冷,“行,只要你离开我哥哥,一切都好商量。”

    以前她还会收敛点,而此时,她毫不隐瞒对这个女人的不喜。

    这样一个女人,还痴心妄想嫁进滕家,真是白日做梦。

    这下好了,不用她再纠结,全都解决了。

    姜彩儿的脸色一白,拼命摇头,“不行。我就算死,也不会离开他。”

    滕太太愣住了,被她的无耻震惊到了,“你说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想继续留在他身边?”

    难道想让父子相残吗?

    姜彩儿眼角豆大的泪珠滚下来,“没有他,我活不了。”

    她是真的伤心,她比谁都痛苦,比谁都不想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

    但切切实实的发生了,而且让无数人撞见了,还拍到了。

    她真想死一死!

    滕太太勃然大怒,“你休想。”

    姜彩儿见哀求打动不了他们,立马换了花样,“天阳心高气傲,受不了双重背叛带来的打击,你们都是他最亲的人,难道要伤害他吗?”

    她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才是正理,全是为了天阳着想。

    但细细品品,感觉不对味啊。

    滕太太有些糊涂了,“你……”

    姜彩儿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滕先生,滕太太,希望今晚的事情当作一场恶梦,谁都不要提起。”

    她心苦如黄连,处境堪忧,却还要打碎牙齿和血吞。

    滕家诚眼神微沉,一口答应下来。

    “好,就这么办。”他是占了便宜的男人,没有什么损失。

    滕太太郁闷的不行,张了张嘴,却发现这是最好的办法。

    姜彩儿暗暗松了口气,再接再厉,“滕先生,温子熏……”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助理像阵风般冲进来,满脸的惊惶,“不好了。”

    滕家诚的心一沉,顾不得骂他不敲门,“出了什么事?”

    助理将最新款的pad递到老板面前,“董事长,您看。”

    不堪入目的照片伴随着惊悚的标题,出现在各个网站,短短几分钟,就在网上掀起一阵巨浪。

    滕家诚极力要按下的事情,居然没效果,是谁阴奉阳违摆了他一道?

    明明所有人都拿了他的钱,答应保密了。

    才一刻钟就传遍了网上,成了本年度最轰动的新闻,排山倒海的评论涌来,网友们纷纷表示谴责和唾弃。

    更有兴风作浪的人,点名道姓骂他不知羞耻,丧尽天良,连儿子的女人都不放过,色狼中的极品。

    各种难听话挡不住,整个网络都引爆了。

    滕家诚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辛苦维护了几十年的名声全毁了,臭不可闻。

    “shit。”

    他愤怒的质问,“不是已经安抚那些记者们?怎么还是曝光了?”

    助理也很苦逼,他们尽力了,谁知道记者一转身就翻脸不认人呢。

    到底是谁这么阴险?

    滕家诚顾不得其他人,一一发下指令,“马上压下新闻,快快,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压下去。”

    “各大网站的领导重金打点,务必要将新闻撤下来,同时想办法洗白,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完美的完成任务。”

    生意人,名声最要紧,背地里再龌龊,再不堪,对外的形象必须完美无暇。

    助理面有难色,“恐怕很困难,不仅国内各大网站曝光了,国外的各种社交论坛,各大媒体都传载了这条新闻。”

    这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连国外的媒体都插了一脚。

    姜彩儿如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从头凉到脚,整个人都不好了。

    滕家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怎么可能?”

    助理只想到了一个答案,“有人在背后操纵。”

    姜彩儿不敢相信这一切,“温子熏真的这么厉害?”

    怎么可能?温子熏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

    滕家诚面沉如水,眼神阴暗无比,“不是她。”

    姜彩儿一愣,“那是谁?”

    滕家诚咬牙切齿,恨意毫不掩饰的流泄出来,“赫连昭霆。”

    只有这个男人有这个翻云覆雨的能力。

    “赫连昭霆。”同一时间响起另一道冰冷的声音。

    所有人看向门口,滕天阳不知何时来的,脸色很难看。

    “哥哥。”

    “儿子。”滕家夫妻慌了手脚,面面相视,不知所措。

    姜彩儿面如死灰,身体微微颤抖,痛苦的哭了起来,“天阳,你听我解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比谁都痛心,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从来没变过,天阳,我被温子熏害惨了,你要为我报仇啊。”

    滕天阳闭了闭眼晴,不愿多看,神情沉痛至极。

    “爹地,你应该事先跟我商量下。”

    他不是傻子,略一思索就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结果玩过头,玩出火了。

    这么阴险的招数都出来了,这让世人怎么看?让他情何以堪?

    滕家诚莫名的心虚,不敢直视儿子的目光,“这种小事没必要。”

    滕天阳心头的火蹭的上来了,“好,那你想办法善后吧。”

    他甩头就走,怒气冲冲,姜彩儿不禁急了,追了上去。

    “天阳,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滕天阳一把推开她,“你已经是我爹地的女人,好自为之。”

    他没有那么好的胃口,生冷不忌,不屑于跟老子争一个女人。

    姜彩儿心如刀割,泪如泉涌,“你明知道我不是心甘情愿,受了天大的委屈,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我的心好痛。”

    滕天阳心里隔应,满脸的嫌弃,“我不是捡破烂的。”

    姜彩儿的心被深深的刺伤了,痛不可挡,“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你是知道的,你这么说,不如杀了我吧。”

    这一刻,她真的生不如死,她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结局。

    多年的努力在一夕之间化为泡影,她也成了所有人鄙视的荡妇淫娃。

    老天爷为什么对她如此残忍?

    滕天阳是绝对不会再接受她,看到她就心里不舒服,“我没有那么大的肚量,我是个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