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1章 心火

    子熏将茶水一口饮尽,想浇灭心中的那股火,但是,不但没熄灭,反而烧的更旺,更难受了,心脏也加快了,身体瘙痒难耐。

    她咬着嘴唇,拼命想压下那股邪火,无意中抬头,看到滕家诚阴邪的眼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禁打了个冷战。

    她当机立断摆了摆手,“等一下,我想上洗手间。”

    滕家诚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包厢里有洗手间,你用吧。”

    子熏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但当着他的面,她不动声色,浑然无人般去洗手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没进去,嫌弃的不行,“很脏,换一个。”

    洗手间居然没锁,她哪里敢进去?

    她不动声色的转身,往外面走去,极力让自己神色如常,不露出半点异样。

    滕家诚挡在她面前,色眯眯的打量子熏的身体,“你太挑剔了,这样很不好,我的时间很宝贵,一分钟要赚千万,你不要浪费我的金钱和时间。”

    子熏心跳的厉害,后背的衣服都温透了。“关我什么事?走开。”

    滕家诚狞笑着伸出双手抓过来,“既然来了,还想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

    子熏的脑袋一歪,避开他的攻击,气的满面通红,“你想干什么?”

    滕家诚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露出狰狞的真面目。

    “敬酒不吃吃罚酒,自找的,等你成了你的女人,赫连大少还会要你这种烂货吗?”

    子熏浑身发软,想逃也逃不了,恶心的快吐了,“你好卑鄙,你也算是我的长辈,做出这样的丑事,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滕家诚得意的哈哈大笑,“你的老头子都死在我手里,我照样活的好好的,还想看我的报应?下辈子都不可能。”

    他胜券在握,不急着下手,如耍弄老鼠的猫,享受老鼠临死前的恐慌。

    子熏的身体越来越热,眼前一阵阵发黑,头晕眼花,躁热难忍,恨不得浸在冰水中。

    她咬破嘴唇,刺楚感让她的神智清醒了几分,冷冷的看着那个卑鄙的男人。

    “全是你干的,刚才的话全是骗我的,对吧?我爹地和你相交几十年,你怎么忍心?”

    滕家诚眼神阴冷的可怕,“挡我路者,死!”

    子熏心神巨震,这就是答案?

    因为防碍了他,他就将多年的朋友害死?

    果然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你疯了,真的疯了。放我出去,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

    她的脑子昏昏沉沉,身体滚烫,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内心骚动不止。

    但她强撑着站好,努力拉回理智,摇摇晃晃的走向大门。

    滕家诚站着不动,别提有多嚣张了,“别挣扎,没用的,药性发作了,你撑不了多久。”

    子熏摸到门口,门被反锁了,气的浑身发抖,“无耻下流。”

    她以前怎么会认为这是一个慈爱的长辈?

    瞎了眼!

    爹地也被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骗了!

    滕家诚一步步逼近,笑的很张扬,“哈哈,我就等着你主动求我……上你!”

    淫秽的语气,让人作呕,子熏的脑袋越来越晕,她一抬手,给了自己两巴掌,清脆的声音在室内回响,触目惊心。

    刺痛感让她清醒了些,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面罩寒霜,“我不会放过你的,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里。”

    她发誓,折辱她的,将百倍的奉还。

    滕家诚根本没放在眼里,困兽犹斗,不足挂齿,“我很乐意死在你的床上,哈哈哈。”

    他笑的得意洋洋,伸出魔爪去抱子熏,刚碰到她的衣服,忽然子熏举起一物,重重挥过来。

    “呯。”

    一波电流在身体窜过,滕家诚眼前一阵阵发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晴,“温子熏,你……”

    来不及说完,他的身体软软的倒下,昏迷倒在地上。

    子熏紧紧握住电击棒,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狠狠踩了滕家诚几脚。

    电击棒的威力虽大,却不能持久,挺多让他昏迷十分钟,子熏不敢久待,在滕家诚身上翻出钥匙。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熟悉的声音尖锐的响起。

    “给我开门,快开门。”

    是姜彩儿抓狂的声音,似乎很焦急。

    子熏打开房门,嫣然一笑。“你终于来了。”

    姜彩儿的眼晴都红了,恶狠狠的瞪着她,“温子熏,果然是你,他人呢?”

    子熏一脸的惊讶,“他是谁?”

    姜彩儿见她脸色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晴媚意太深,气的浑身发抖,一把推开她,冲进包厢,“你别再装了,有人跟我告密了,你背着我跟我的男人勾勾搭搭,太不要脸了,他在哪里?”

    子熏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空气,昏昏沉沉的脑袋好受多了,“他睡着了。”

    姜彩儿看到趴在地上的男人,鼻子一酸,眼眶都红了,嫉妒的发疯,“你们做了什么?啊?说话啊。”

    子熏的身体越来越热,快要炸了,强忍着不适顶了一句,“我好像没有这个义务向你交待。”

    扔下这句话,她扭头就走,顺手关上房门。

    再待下去,她非出丑不可。

    她一步步艰难的走向电梯,每走一步,浑身发颤,汗如雨下,走的困难无比,所幸通道的灯光昏暗,没有什么人走动。

    姜彩儿气的直跺脚,“温子熏,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你给我等着,等着。”

    她追了两步,回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又气又恨又心疼,“滕天阳,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答应过我什么?你明明说,最爱的人是我,这辈子都会跟我在一起,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她又哭又骂,喋喋不休,像个疯婆子,一味的发泄内心的痛楚。

    骂了将近十分钟,骂的口干舌燥,还在骂,“你太狠心了,太残忍了。”

    她心口的怒气难消,明明快得到想要的一切了,却因为温子熏的出现,破坏了她的美梦。

    而这个男人的心明显不在她身上,这让她心里怎么不痛?

    “我爱你啊,那么掏心掏肺的爱,就换不回你半点怜惜……”

    躺在地上的男人面朝地,忽然动了动,姜彩儿心中有气,“天阳,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她看清对方的脸,声音噎在喉咙里,震惊万分,“滕伯父,怎么是你?天阳呢?”

    看着对方血红的眼晴,她下意识的倒退两步,莫名的心惊。

    滕家诚的眼神说不出的古怪,猛的扑过来,把她扑倒在地,雨点般的吻落下来。

    姜彩儿整个人惊呆了,身体僵硬,吓的浑身索索发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想伸手推他,却发现双手无力,身体莫名的发热,主动贴了上去……

    子熏走到电梯口,气喘吁吁,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摇摇欲坠。

    每一秒都漫长的如同一场煎熬,体内的烈焰快要逼疯她,随时都会倒下去,或者扑向任何一个男人。

    不行,坚持住,不能倒下。

    她后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蹭来蹭去,狠狈不堪。

    电梯的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子匆匆走出来,一看到子熏,眼晴一亮,一把接住她,“子熏,你还好吗?”

    子熏脑袋越来越迷糊,听到熟悉的让她安心的声音,勉强提着的心落回原地,“麻烦你带我去医院。”

    她安心的放任自己倒在熟悉的怀抱中,小脸红的惊人。

    赫连昭霆只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气恼又愤怒。

    他横着一把抱起她,走进电梯,“坚持住。”

    子熏似醒非醒,双眼微闭,轻轻呼唤,“赫连昭霆。”

    赫连昭霆的心不受控制的乱跳,女子淡雅的清香在鼻端萦绕,第一次有种化身狼人的冲动。

    “是我,乖,没事的。”

    刚坐进车子里,子熏忽然动了,眼神迷离,身体不安份的扭来扭去,浑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她紧紧抱住赫连昭霆不放,又亲又摸,行为全然失控了。

    赫连昭霆的心湖大乱,喜欢的女人就在身边,还这么亲近,能忍得住才怪!

    很想很想抱着亲回去,但是,他强忍着内心的骚动,将她轻轻拉开。

    “子熏,不要乱动,忍忍,马上就好了。”

    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不愿趁火打劫,越是喜欢,越是尊重,不愿污了这份心意。

    子熏脑袋晕乎乎的,不停的蹭来蹭去,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架式。

    赫连昭霆被蹭的心火狂燃,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心爱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他怎么可能不心动?

    很想,很想将她一口口吞下肚子里,彻底变成他的。

    但是,他咬着牙将她推开,狠狠心举起手,想将她打昏。

    忽然子熏发出轻微的嘤咛声,“赫连昭霆,很帅,对我好好,我喜欢。”

    赫连昭霆的手僵在空中,不敢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女人。

    她在说什么?

    子熏的眼眶红了,似乎很痛苦,眼泪哗拉拉的流下来,“其实我很喜欢你,你对我的好,我都能感受到,可是,呜呜,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心里好难受,你知不知道?”

    她一边哭一边倾吐衷肠,好像喜欢上他,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赫连昭霆的心微微抽痛,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她柔软的小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