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滢滢 作品

第50章 圈套

    月明被个孩子噎住了,脸涨的通红。

    “小盆友,你被她骗了,她想干掉你妈咪,想做你的后妈,等她进了你家的门,你的苦日子就到了,所以你一定不能相信她的鬼话,她不会放过你的……”

    小家伙震惊的看着她,滕月明以为他听进去了,越发来劲,“小盆友,她就是一个心机婊,想取而代之,抢走你们母子的一切。”

    小家伙太惊讶了,一大把年纪还这么愚蠢,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白痴。”

    滕月明的话梗在喉咙口,呛的直咳嗽,“你说什么?”

    小家伙冷嘲热讽,“这么蠢,怎么还好意思活在这世上?”

    当着他的面说妈咪的坏话,不抽死她,他就不姓温。

    滕月明花容失色,不敢置信,“小朋友,我们是为了你好,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天底下的后妈没一个是好东西。”

    滕太太回过神,连忙帮腔,“对啊,她现在捧着你哄着你,讨好你,只是想嫁进赫连家,等她成功后,就要过河拆桥,你不要中她的计。”

    她们最大的目的,就是阻止温子熏攀上高枝,免得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小家伙扑到子熏身边,亲亲热热的抱着她的大腿,“我高兴,我就喜欢她,我就想叫她妈咪,怎么着?你们管得着吗?”

    滕家人面面相视,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情况?

    小家伙才不理会他们呢,笑眯眯的叫道,“妈咪,快坐下来,不要理这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他们可坏了,巴不得我们闹翻,他们才好……”

    他毕竟年纪小,一下子卡壳了,一双水汪汪的眼晴扑闪扑闪的,特别无辜。

    子熏微微一笑,“渔翁得利。”

    小家伙甜甜的笑了,小脑袋亲昵的蹭了蹭子熏,“妈咪好聪明,我好喜欢哦,要抱抱。”

    子熏一把抱起儿子,放在腿上,动作如行云流水,极其自然,仿若天生如此。

    赫连昭霆含笑看着这对母子,温情脉脉,有如亲密无间的一家人。

    滕月明心火蹭的升起,这一幕太过碍眼了,“小朋友,你怎么这么傻?她是在利用你,不是真心的。”

    小家伙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那你呢?你对我就是真心的?别欺负我年纪小不懂事。”

    “……”月明呆若木鸡,摔,这年头的破小孩都这么难缠吗?

    小家伙还嫌不过瘾,又捅了一刀,“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爹地娶你这种脑残的。”

    脑残?被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指着鼻子骂脑残,滕月明的心森森破裂,碎了一地。

    她不好受,当然不能让别人开心。

    “赫连大少,你不要犯傻,她是利用你的权势报仇呢。”

    赫连昭霆一愣,面露凶光,“报仇?子熏,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让人直接做掉他们,一个都不留。”

    好凶残,有没有?

    滕家人又气又急,满头大汗,狼狈不堪。

    滕月明张着嘴巴,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这么奇怪的男人,让人招架不住。

    滕天阳心口一阵阵刺痛,“子熏,伯父伯母要是活着,看到你如此自甘堕落,一定会伤心的。”

    子熏被恶心的快吐了,“这关你什么事?这是我的人生,我想怎么走,是我的自由。”

    滕天阳被堵住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知道你有所误会,心气不平,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许多事情我是不知情的,我是身不由已。”

    子熏笑喷了,“哈哈,身不由已,这个借口很好,我以后如果做了亏心事,就拿来当借口。”

    滕天阳脸色发白,捂着胸口,“你这样,我真的很痛心,子熏啊,不要让我这么难过,好吗?”

    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很是悲怆。

    小星宇看了半天的好戏,忍不住插了一句,“白皮猴,你应该一边捂着胸口,一边伤心的哭泣,一边可怜的哀求,那才有震憾效果。”

    所有人目瞪口呆,被这小屁孩弄傻眼了,太虐了。

    滕天阳更是郁闷的不行,骂他白皮猴?给他起这么难听的绰号?还奚落他?

    他很窝火,但面对着一个小孩子,天大的怒火也不能发作出来。

    以大欺小是好名声吗?

    何况他也不想得罪赫连家族!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

    小星宇古灵精怪的笑了起来,“我懂啊,不就是做了亏心事,又跑过来想糊弄妈咪吗?还要装好人,装可怜,我都懂。”

    卧槽,这么小就这么厉害,还让不让大人活了?

    滕家人的脸都黑了,不敢置信。

    赫连昭霆朗声大笑,轻抚小家伙的脑袋,“不愧是我的儿子,真聪明。”

    小星宇一脸的得意,“妈咪啊,你不要上当,要学的聪明点哦。”

    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很是可爱,子熏当然很配合,“好。”

    滕家人再也待不下去,灰溜溜的走了,但心口都憋着一股气,尤其是滕月明,一出了酒店大门,就气呼呼的直翻白眼,“气死我了,全不是东西,爹地妈咪,哥哥,不能就这么算了。”

    滕太太心浮气躁,烦不胜烦的低喝一声。

    “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滕月明噎住了,眼珠一转,看向兄长,“哥哥,你最有本事,快收拾那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滕天阳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不要吵。”

    “哥。”滕月明不依的叫了一声。

    滕家诚眼神阴沉的可怕,“好啦,总有办法的,不要急。”

    子熏忽然收到一个陌生的短信,“想知道温宽的真正死因和隐私,晚上八点,狼啸酒吧503包厢,过时不侯。”

    子熏脸色大变,震惊万分,爹地的真正死因?难道不是出了车祸吗?

    隐私又是指什么?不得不说,这条短信深深的勾起了她的迷惑和好奇,还有那浓浓的歉疚。

    对父母的死,她始终耿耿于怀。

    但,是谁要见她?

    是善意?还是恶意?

    她咬了咬牙,面色凝重至极,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她都要闯一闯。

    八点,夜色渐浓,街上灯光璀璨,狼啸酒吧开始热闹起来,两两三三的客人进进出出。

    子熏站在503的包厢门前,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一推,包厢内灯光昏暗,一室的迷离气氛,一股淡淡的异香迎面扑来。

    一个中年男子西装笔挺的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一双如鹰般的眸子扫过来。

    子熏一怔,“是你?”

    “是我。”滕家诚没有站起来,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她坐下,端着高不可攀的架子。

    子熏面沉似水,站着不动。

    滕家诚微微蹙眉,“你不想知道真相吗?”

    子熏的心一动,默默走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还需要说吗?”

    滕家诚眼神一闪,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你可能不知道,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如一颗重磅炸弹在耳边炸开,子熏惊呆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怎么可能?她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没有兄弟姐妹。

    滕家诚难掩得色,“他才是你爹地出事的真正原因。”

    子熏的心绷的紧紧的,心乱如麻,“把话说清楚。”

    滕家诚却气定神闲,“喝茶?还是咖啡?”

    子熏心不在焉,“茶。”

    滕家诚双手一拍,一名服务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上了两杯茶,几样小点心,才必恭必敬的退了下去。

    子熏随手拿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滕家诚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笑容越发的亲切,“其实吧,这件事只有我和你爹地知道,说起来话就长了。”

    见他还要卖关子,子熏有些不耐烦了,“长话短说。”

    滕家诚微微一笑,“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是,有条件。”

    子熏早就料到了,“说吧。”

    滕家诚脸上浮起一丝冷意,“你跟赫连大少断绝往来,不许再见面,更不能挑拨他和我们滕家的关系。”

    子熏知道他们忌惮赫连昭霆,但没想到忌惮的这么深,心思转了无数个,“……我想想。”

    滕家诚立马翻脸了,脸色很是难看,“难道你的亲弟弟还比不上一个男人重要?你爹地真正的死因比不上你的虚荣心?那太让人失望了,我真替老温感到悲哀,疼了那么多年的掌上明珠居然是这种凉薄无情的人。”

    他越骂越难听,东拉西扯,将子熏骂了个狗血喷头。

    子熏的眼眶都红了,咬着嘴唇,很是难过,“好,我答应你。”

    心中却冷笑一声,对待这种人,何须守承诺讲道义呢?

    滕家诚得逞的笑了,不过是个没见识的女人,照样能将她捏在手掌心,让她生就生,让她死就死。

    “其实很简单,你弟弟是私生子,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就想认祖归宗,结果你爹地不想破坏现有的家庭,不肯认他……”

    子熏默默的听着,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相信爹地的为人,父母又那么恩爱,有目共睹,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但是,看滕家诚说的头头是道,煞有其事的样子,心中直打鼓。

    “然后呢?”

    滕家诚的眼神变了,似笑非笑,“然后他怀恨在心,设下一个圈套……”

    子熏的心底升起一股虚火,迅速朝四肢蔓延开来,烧的浑身难受。

    滕家诚的声音在耳边飘浮不定,时近时远。

    怎么回事?病了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